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18章:揭开的被窝

    定睛一看,揭开的被窝里,居然有十几二十条一米多长的毒蛇在攀爬缠绕!

    不可能!美奂刚刚铺的被窝咋会突然冒出这么多毒蛇呢?!

    分明是有人趁刚才老子和美奂在一楼沐浴的时候,悄悄潜入放进被窝的!

    这是成心要害死老子,还要连累美奂呀!

    再看美奂,早已被这些狰狞的冷血动物给吓得魂飞魄散,一头就栽倒在了铺榻上!

    幸亏马到成早在当年进山跟肖老道学那几样功夫的时候,就顺带跟二师父葛大壮学过如何捕杀毒蛇,知道了毒蛇的弱点和致命短处,所以才没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给吓晕,当即一把将铺榻上已经不省人事的美奂给拉拽下来,却不敢将其放在任何地方,生怕别的地方也被放了毒蛇,就只好先扛在肩上!

    然后,腾出一只手试图来个人蛇大战!

    可是尝试了几下,不行,那些毒蛇好像受过专业训练一样,不像野生的那么好对付,马到成只好寻觅了四周,发现有个大衣柜可以暂时放置昏迷的美奂,就走过去,拉开大衣柜,正要将美奂放在中间的隔断上,却惊异地发现——里边居然有好几十只正在蠢蠢欲动的黑蝎子!

    天哪,见过置人于死地的阴毒招法,没见过这么阴毒到家的毒招啊!

    没办法,只好继续扛着美奂,关闭大衣柜,退后几步,本想离开这个房间,到别处去寻找安全地带,可是到了门口,突然听到了细微的动静,立即止住了脚步,心想:或许来谋杀的人就等在门外呢,一旦老子扛着美奂出去,他就会趁机下手吧!

    不行,不能离开这个房间,必须将屋里的蛇蝎都给消灭铲除掉,才是目前最稳妥最安全的做法!

    想到这里,马到成立即返回屋子的中间,用一只脚将地上的一件浴衣给挑起来,披在了美奂的身上,然后,才将她缓缓地放在了地中间比较空旷的地方——这个地方蛇蝎想过来还有段距离,发现了,现场扑杀都来得及!

    一旦马到成的双手都腾出来了,也就有了斗败这些人为放置的蛇蝎的信心了……

    先来对付铺榻上的那些毒蛇吧!

    记得当年葛大壮教自己捕蛇的时候说过,打蛇打七寸,经过多次试验才知道,原来是从蛇头向下七寸的地方就是蛇的心脏,一旦击中这个部位,蛇也就失去了战斗力!

    可是现在手头连个当年的镰刀棍棒之类都没有,想要徒手击打毒蛇的七寸,谈何容易!

    然而,时间不等人,必须立即想办法消灭这些毒蛇才会给自己和美奂赢得获胜的时间!

    马到成又想起了当年葛大壮还告诉他一个绝招,就是瞅准了,一下子抓住蛇尾,然后迅速摇动,这样转上几圈儿,毒蛇就会因为惯性而“脱节”就像人的椎骨脱节了一样,蛇的骨骼被甩脱节了,也就失去了战斗力……

    现在也只有靠这招来对付这些毒蛇了!

    这样想着,瞅准了,真的拎起了一条毒蛇的尾巴,然后使劲儿轮转起来,居然听到了某种筋骨断裂的细微声响,知道这条毒蛇八层是报废了,将其放在地上,果然僵直在哪里,真的“瘫痪”了!

    再接再厉,一鼓作气,将床上的二十来条毒蛇都给这样弄“残废”了,这才气喘吁吁地坐在了还没醒来的美奂身边,打算歇口气……

    哪成想,这工夫从床下又爬出了好几条毒蛇来!

    奶奶的,这是放了多少毒蛇进来呀,这一定是真的要老子和美奂的小命啊!

    铺榻上的毒蛇似乎还好捉,地上的就没那么容易了,特别是它们潜伏在床底下,这样的铺榻下边的缝隙只有一寸那么个高,看不见里边到底隐藏着多少毒蛇!

    看来,要想彻底清除,就必须将整个铺榻给掀开,看看底下到底有多少毒蛇在隐藏……

    一铆劲儿,将床铺给掫起来,撤离一步再看!

    奶奶的,居然比铺榻上的还多!

    加起来,估计要装多半箩筐吧!

    这样的“手笔”不像牛欢和牛畅干的呀!

    他们俩最爱玩儿的用机动车作案,啥时候玩儿这些冷血动物的把戏了?

    现在没时间想这些,还是想办法将这些毒蛇先都弄瘫痪残废了再说吧!

    幸亏马到成胆大心细,幸亏当年有过捕蛇的经验,也幸亏这些毒蛇并非野生的毒蛇,冷丁到了这样相对干燥的地方,一时还没法适应,不然的话,马到成一个人要对付这么多的毒蛇,还真没法想象结果是啥!

    又是经过一番操作,将铺榻下的毒蛇也都一一给弄瘫弄残了,马到成也累得差不多筋疲力尽了……

    可是,没时间休息,又想起了大衣柜里的那些黑蝎子——毒蛇有过扑杀的实战经验,可是对毒蝎子却还是头回面对——要不,就一直让它们被关在大衣柜里不理它们?

    暂时没危险,就暂时不理它们吧……

    马到成这样想着,就将那些失去了战斗力的毒蛇都归置到了卫生间的浴盆里,防止它们“复活”马到成还找到一瓶专门灭杀蚊虫的喷雾剂,在那些毒蛇身上猛烈地喷洒了一番,看着它们确实都一动不动了,才回到屋里,将铺榻上的褥单整个掀掉,然后,将地上还在昏迷不醒的美奂给抱上去,这才有机会检查她到底有没被毒蛇给咬伤……

    不看还好,一看才发现,至少有三五个地方有毒蛇咬过的牙印!

    不好,这样下去,美奂的性命可能都有危险了!

    立马想起了二师父葛大壮告诉过他的救治被毒蛇咬了的人该如何处置——立即用嘴将蛇毒从伤口给裹出来,吐掉!

    马到成哪里还敢怠慢,立即对美奂身上被毒蛇咬过的伤口进行奋力裹咂,裹出蛇毒吐到地上,也不知道是蛇毒的作用,还是用力过猛,反正很快马到成就觉得自己的嘴巴开始酸麻起来……

    暂时停歇下来,才开始琢磨,如何才能带美奂离开这里,送到医院做进一步的救治……

    然而,明显感觉到,来害他的人还在附近等待他和美奂从这个房间出去,然后,用更加阴毒的办法来猎杀他和美奂,一旦意识到这一点,马到成也就没法马上带美奂从这里离开,反倒琢磨着,是不是要用点计谋来逗引前来猎杀他的人主动出现……

    只有一个办法能做到,那就是,前来毒杀的人听见屋里没了动静,以为他们放置的蛇蝎将目标都给咬死了呢,那样的话,他们就会潜入房间,检验他们的“胜利果实”只有等到那个时候,老子才会有机会知道他们到底是谁,或许能将他们给擒获也说不一定吧!

    有了这样的想法,马到成也就将美奂用被子给盖严实,自己也钻进被子,然后,假装在里边痛苦不堪地扭动挣扎抽搐了一阵,然后,就一动不动地猫在里边了……

    当然,这样做之前,马到成顺手从茶几上,将那把比较锋利的水果刀——一把红色的瑞士军刀紧紧地握在了手里,万一杀手步入房间,也不能赤手空拳面对他吧!

    这样沉寂了足有十来分钟,外边的人可能觉得里边的人真的被那么多的毒蛇和蝎子给咬死了,这才开始鼓捣房门,马到成从被子的缝隙看着房门一点一点地被弄开了,然后,一个带着面罩的人,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看他的体型就是个男人,但绝对不是牛欢!

    牛欢还是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可是这个男人尽管包裹严实,但一眼也能看出差不多三十多岁了吧!

    只是面部被面罩给全部遮掩,完全看不出他到底是谁!

    进来之后,仔细观察,发现铺榻上棉被下的轮廓,是有两个人的人形,一动不动,心里一定暗自高兴——这次终于得手了!

    但为了确认,他有蹑手蹑脚地持刀朝铺榻这边走了过来,势必要揭开被子,确认到底目标是否被真的毒蛇咬死了,才心里踏实吧!

    马到成等的就是这一刻,等的就是这个家伙接近铺榻之后,他趁其不备,猛地从铺榻上弹起来,用被子将对手给蒙住,然后……

    可是这个家伙接近铺榻还有两米的时候,却突然停止了脚步,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也就不敢轻举妄动再靠近了……

    马到成心想,距离这么远自己若是一跃而起的话,基本上扑不到对方,反而会被对方有反扑的机会——要么继续等,要么不计后果,直接揭开被子与之搏斗……

    思考了片刻,还是没轻举妄动,继续保持一动不动装死的姿势……

    倒是对方有了侥幸心理,以为他在这个房间里放了那么多的蛇蝎,现在一个都没出现,估计都在被窝里,继续啃咬它们的猎物吧,这才抛开了怀疑,进一步接近了铺榻,想的就是上前一步,揭开铺榻上的被子,看看里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想要弄死的人,是不是还活着,假如活着的话,趁机补他一刀,也绝不会让他再活着从这里离开!

    这样想着,他就一步上前,只是他的手,刚刚接触到被子一角,还不曾抓到的瞬间,却感觉整个被子都一下子飘飞起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被子已经铺天盖地地将他给蒙住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