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16章:可以一起洗

    “别没正经的,快叫叫外卖,不然信不信我掉头就走!”牛畅立即这样严肃地制止他继续下道……

    “好好好,小姑奶奶,我这就叫外卖!”一看牛畅被他低级下流的话给激怒了,马上收敛,并且叫了一家外卖,让快点送来……

    很快就有早点送到了车行,邓汇清却觉得这顿早餐完全没了滋味,因为眼前的这个靓妞才是真正的秀色可餐……囫囵着吃完了,邓汇清才问:“你今天来,应该又是带着任务来的吧……”

    “当然了,昨天没做掉他,很遗憾,就想知道,你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一招致命的……”牛畅算是说明了来意——步入是否行动,就看你还有没有什么克敌制胜的绝招了。

    “当然有啊……”邓汇清似乎还真有绝招,马上这样应答说。

    “那就亮出来看看吧,若是可行的话,今天继续行动……”

    “我的招法可多了,不过,你要先让我在你的水田里插完秧我才会告诉你……”一听靓妞有求于自己了,邓汇清的“老毛病”又犯了。

    “昨天都快被你插秃噜皮了,你还没够啊!”牛畅这样抱怨说。

    “这样好事儿,男人哪里有个够呢!”邓汇清继续坚持他的请求……

    “那你快点来吧,我还等着看你到底还有什么致命的绝招呢!”牛畅的可怕之处大概就在这里,她将这样的事儿完全不当回事儿了,没有任何羞耻感和禁忌制约束缚她,只要需要,她便可以像跟谁握个手一样轻松随便,所以,她才会所向披靡,遇到好涩之徒百分之百都能用这招给拿下,为她所用……之前的胡子大叔,黄幼祥,都是典型的好例子……

    邓汇清立即兴高采烈地插了一阵秧,然后得意洋洋地对牛畅说:“除了火弩,老子还有个致命的绝招儿!”

    “亮出来给我看看就知道绝不绝了……”牛畅心说,是骡子是马,你倒是拉出来溜溜啊!

    于是,邓汇清再次带牛畅到了那个大仓库,在一个房间里,拿出一把特制的鞭子来……

    “这算什么绝招呢?”牛畅有点没法理解。

    “这不是扑通的鞭子,这是一条毒鞭!”邓汇清边说,还边亮出招式将鞭子甩出几个响来给牛畅听……

    “毒鞭?”牛畅有点莫名其妙。

    “对呀,你看这鞭梢儿,是用五毒浸泡过的,一旦抽在谁的身上脸上,只要开了口子,对方的伤口就会迅速中毒溃烂,基本上没等救治人就不行了……”邓汇清这样解释说。

    “是够狠绝的,不过,用鞭子抽人需要接近对方,这样岂不是暴露了自己?还有,万一对方是高手躲过了,甚至夺过了你的毒鞭,反过来抽你一鞭子,你觉得胜算的可能性还大吗?”牛畅却给出了这样的细致分析。

    “你是说这个毒鞭派不是用场了?”邓汇清顿时有了失落感。

    “至少对付姓牛的肯定不行,他这个人我了解,虽然格斗的功夫没有,但是跑功跳功和投掷的功夫十分了得,怕是你还没持这把毒鞭接近他,他手起石落已经将你的毒鞭给击落在地了……”牛畅知道二叔不是一般战士,对付这样的毒鞭一定会是小菜一碟不在话下的……

    “若是毒鞭不行的话,那你再看这个……”邓汇清边说,边又在那个仓库里翻找出一包特制的东西来,表面上根本看不出到底是什么……

    “这又是什么?”牛畅还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我取名叫‘狼烟’!”

    “狼烟?”

    “就是用多种剧毒配制的易燃物,不起明火只冒烟,假如借着风势点燃之后,下游被烟熏到的地方,人就会因为吸入这些有毒气体而剧烈咳嗽甚至呼吸困难,甚至直接窒息身亡……”邓汇清说出了这款狼烟到底威力如何。

    “嗯,听起来杀伤力挺大的,可是想用这样的法子来弄死那个姓牛的,怕是不行……”牛畅再度给否定了……

    “咋不行?”邓汇清也再次有了失落感。

    “刚才我说过,他会跑功,一旦遇到你的狼烟,他一跑就跑出你狼烟熏他的范围之外了,即便是你趁他睡着了,在附近点燃你的狼烟,让狼烟从他睡觉的窗户飘进去,可是你想过没有,狼烟是不是能有效控制只步入他的窗口,会不会殃及到周边人员的安全,万一误杀了无辜的人,回头造成群死群伤事件,怕是公安部门就会动用全部的警力来追查破案,你觉得,你点狼烟的地方能一点痕迹都不留吗?万一被查出来,你我的小命还保得住吗?”牛畅还真是有理有据地给来个透彻的分析。

    “看来,我必须亮出我最拿手的绝活才能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撒手锏了……”邓汇清一看,亮出两个绝招都被靓妞给否定了,一咬牙,将他最阴毒的冷血绝招都给亮出来了……

    牛畅一看邓汇清亮出的这个冷血绝招,眼前一亮:“嗯,这个我喜欢,这个肯定行!”

    而就在这个时候,牛欢正好给牛畅打来电话:“有进展吗?”

    “有进展,可以行动……”牛畅似乎对邓汇清最后亮出的阴毒绝招很满意,就这样回应牛欢说……

    “那好,那你们开始立即到一个地方去吧……”牛欢说出了具体的地点……

    马到成带着美奂和满载的各种东西抵达凯撒庄园88号别墅的时候,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进了别墅那宽敞高挑豪华气派的大堂,美奂居然直奔了那架斯坦威白色三角钢琴,坐下就弹奏出一段优美的旋律……

    “是致爱丽丝吧!”马到成再**丝,也听得出这段耳熟能详的钢琴曲叫啥名,就边搬东西进屋,边这样问一句。

    “是致姐夫!”美奂倒是会移花接木。

    “我爱听四小天鹅!”马到成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好啊,那我这就弹给姐夫听……”于是,又从美奂那纤纤玉手的手指间,流淌出了一连串欢快愉悦的旋律,在整个别墅的里悦耳地回荡……

    在城里美奂可以抓何来娣帮她干活,可是到了这里,没别人可抓了,当然也就撒娇地以弹钢琴为由,让马到成充当苦力了……

    倒腾了半天才将那些有用没用的东西给搬进别墅,然后,分派到各个角落,经过这一顿忙活,马到成还真是累出了一身臭汗,就求美奂说:“不行了,浑身都湿透了,我必须马上洗个澡了……”

    “人家也湿透了嘛,人家要跟姐夫一起洗……”美奂边撒娇,边还展示她身上湿了的地方。

    “可以一起洗,但你要谨遵你跟你姐姐许下的诺言……”马到成却先把丑话说在前边……

    “我跟姐姐许下什么诺言了?”美奂却睁着眼睛啥都不承认了。

    “你看,还没咋地就想抵赖是不是!”马到成准知道美奂是这样性格的女孩子,所以,马上这样揭穿说。

    “我咋不记得跟我姐姐许下什么诺言了呀!”美奂还在继续装糊涂。

    “那我提醒你吧,你姐姐说千万别把我当成永动机,也被当成自来水,而你可是答应你姐这两天只给我做滋补身体的好吃的,却不许过量开采掠夺我身上的矿藏呢!”马到成只好将美奂曾经做出过的承诺具体是啥给说了出来,看她在铁的事实面前作何解释!

    “我是答应过问姐,可是,那是在昨天晚上姐夫跟我过夜,完全满足了我的要求之后,再来别墅的时候,我会那个样子,可是,昨天夜里,被那个撑死的胖妞给弄得我根本就没跟姐夫好过一次,所以,至少来别墅的第一天,我之前说的话可以不算数!”美奂却从这个角度来推翻了她曾经给过的承诺。

    “你咋这么不讲道理呢!”马到成听了美奂的争辩,差点就无语了。

    “明明是姐夫欠人家的,咋还说是人家不讲道理呢?”美奂反倒觉得自己有理了。

    “得得得,算我不讲道理,我必须洗个澡去了……”马到成知道,遇到美奂这样的女孩子,就像秀才遇到兵,有理根本就说不清,索性也就不再跟她计较了……

    “我也跟姐夫一起去……”美奂完全不在乎马到成的感受,搀扶住姐夫的胳膊,就跟他一起进了一楼的卫生间……

    “好了,他们一起进到一楼的卫生间了,开始行动吧!”牛欢将牛畅叫起来,做通了她的工作,解除了她的心理负担,眼瞅她愉快出发去会邓汇清之后,他自己也一刻没闲着,立即骑上电动摩托车,开始寻找二叔牛得宝的行踪,很快,就在海龙花园发现了二叔那辆胭脂红的宝马车,之后,看见二叔带着何家的大丫头去了门市房,从里边出来,就一路回了他自己的家……

    牛欢很快发现了美奂在准备一大堆东西搬到了门口,嗯,这一定是要出门呀,至于去哪里,暂时还不知道,但出门是一定的了,也就更加密切注意……

    直到二叔驾车带着美奂离开了家,车子出了林海市区,直奔郊外的方向,牛欢才判断出,这一定是二叔带着心爱的小姨子,到凯撒庄园的别墅去度周末了——看来,这是个除掉二叔的绝佳机会呀!立即兴奋地通知牛畅准备行动,牛畅接到命令,也就带着邓汇清和他最冷血的秘密武器,直奔凯撒庄园而去……

    由于湖畔镇距离凯撒庄园比较近,所以,在马到成和美奂没抵达之前,反倒是牛畅和邓汇清先期抵达了……

    而随后抵达的牛欢并没露面,而是躲在一个可以观察到别墅内部情况的一个高处,用望远镜观察里边的情况,当看到二叔和小姨子美奂卸完了东西,就一起去卫生间洗澡去了的时候,就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牛畅和邓汇清也就立即开始了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