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15章:曾经的诺言

    马到成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上午九点了。老远就看见美奂将一大堆东西堆放在了门口,何来娣站在一边满脸通红,一定是被美奂抓了“劳工”将这么多东西都从三楼或者别的地方给搬了出来……

    “带这么多东西干嘛呀?”马到成一看,各种东西堆积得像个小山包,就这样问道。

    “那边冰箱是空的,所以,吃的喝的要带够吧;那边的被子褥子一定很潮吧,所以,被子褥子得带吧,那边的……”美奂滔滔不绝地这样解释说。

    “好了好了,只要车里能放得下,你带什么我都没意见……”马到成立马打断了美奂的絮叨,直接这样说。

    趁美奂和何来娣往车上装东西这工夫,马到成去跟美仑说话:“这两天我和美奂不在家,你可要多加小心呀,总感觉有人在暗中要算计咱们的感觉……”

    “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叫唐小鸥还有何盼娣过来陪我,肯定没事儿的……”美仑倒是没马到成那么担惊受怕。

    “嗯,这样我还心里踏实一些。”马到成一听,美仑是让唐小鸥和何盼娣同时来陪伴她过这个周末,心里还真是踏实了很多。

    “你跟美奂到了别墅也要多加小心,毕竟那边不常住人,每个细节都要多注意才行,特别是美奂是个粗心大意的人,时时处处都要你来提醒她才行……”美仑反过来又这对于提醒马到成说。

    “放心吧,我会应付一切的……”马到成的意思是,有我在,从来都是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的,所以,只管放心好了……

    “嗯,也就是跟你去吧,不然的话,美奂离开我,我的心里可就没底了……”

    听到美仑这样信赖自己,马到成的心里也觉得很是滋味,这个时候美奂指使何来娣将那些东西基本上都塞进车里了,就连副驾驶席的脚前空位还有车子顶部都堆满了东西……

    临出发前,何来娣迟迟疑疑地对马到成说:“牛先生……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有啥话快说吧……”一看何来娣一说话就脸红的娇羞样子,马到成有一种说不出缘由的喜欢。

    “头一个是,您给我买羊饲料的钱没花完……”何来娣边说,边将剩下的钱都掏了出来……

    “剩下的就放你那里吧……等在需要了也就不用再跟我要了……”马到成却这样吩咐说。

    “还有,我想明天去看看我爹……”何来娣的意思是,她一直在牛家侍弄两只奶羊,父亲住院还有截肢她都没去过医院,所以,趁周六周日她想去看看父亲。

    “行啊,今天晚上你二姐就来这里过夜,你跟她商量,让她替你管一天的奶羊,你不就可以腾出身子去看你爹了吗?”马到成这样给她出主意说。

    “好了,我没别的事儿了……”何来娣一听二姐今天晚上要来这里了,也就这样答应说。

    “那我走了,这两天,你多长点心眼儿,里里外外的,多帮你嫂子照应点儿……”马到成还真是愿意看何来娣那不敢看他眼睛的羞涩样子,趁这样叮嘱的时候,多看她几眼。

    “放心吧牛先生,我肯定多长眼力见儿的……”本来这样一句话没什么可害羞的吧,可是何来娣的脸却羞涩得像了红苹果……

    “那好,那我出发了……”等到马到成上了车,看见美奂手里还拎着两包东西才上了副驾驶席,就对她说:“看你这个样子,住上半个月都用不完这些东西……”

    “别嘲笑人家,等到了地方,缺这个少那个的,可就抓瞎了……”美奂还觉得她带这些东西到别墅十分有理。

    “好了,我们快出发吧,眼瞅都快中午了……”马到成还真不是夸张,出发的那一刻,都已经十点多了……

    牛畅一大早就被牛欢给喊了起来:“你今天早点去见邓汇清吧……”

    “还见他干嘛呀?”牛畅有些疲倦,懒床不爱起来的样子。

    “再摸摸他的底细,看看还有没有别的狠招对付二叔……”牛欢认定要联手邓汇清来干掉二叔牛得宝,所以,还指望靠牛畅这样的美人作为武器,去摸清邓汇清是否还有别的阴招来对付二叔。

    “他那样的人,还能想出什么别的招数啊,像昨天那样的火弩,我早就说过过于原始和笨重,果不其然没管用吧……”牛畅马上举出具体例子来说明邓汇清是个什么货色的人。

    “昨天不是因为即将发射的时候,二叔突然离开目标了吗……”牛欢居然给邓汇清找台阶下。

    “那也是因为那个火弩过于迟钝了,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从点火到发射需要那么长时间,而一旦发现目标消失了,想要灭火还让人提心吊胆的,若不是我正好憋着一泡尿,怕是真要放空炮,一下子就把什么都暴露了……”牛畅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邓汇清所谓威力强大的火弩弊端缺陷在什么地方。

    “所以呀,我让你今天早点去见邓汇清,打探一下,他除了火弩之外,还有没有再好一点儿的猎杀武器……”牛欢倒是会因势利导,马上这样回应说。

    “就他?我看不出来他还能有什么更好的撒手锏……”牛畅似乎半拉眼都没瞧上邓汇清这样的男人。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像他那样满心仇恨却又有钱的家伙,一定手里还藏着什么别的不可告人的家什没亮出来呢……”牛欢却笃信,邓汇清一定还憋着什么狠屁没放出来呢!

    “可是,我见了那个家伙他就像见了稻田一样,动不动就来我的水田插秧啊!”牛畅也真会比喻邓汇清是个什么样的狗东西。

    “为了执行任务,为了达到目的,你还在乎这些?”牛欢却提醒牛畅,你以为你是谁,既然你是靠执行任务才可以得到想要飘的东西,那就别挑肥拣瘦的还嫌弃任务中会遇到什么样的男人……

    “我咋不在乎啊,我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女孩子呀!”牛畅突然这样来了一句。

    “错,什么时候你把自己当成女孩子,什么时候你就毫无价值了知道了吗!”牛欢却针锋相对,马上这样提醒牛畅说,意思是,假如你真的把自己当成女孩子了,对不起,你存在的价值也就同时消失了,你想要的飘,也就虚无缥缈了……

    “哥别生气嘛,我只是特别讨厌邓汇清这样男人的无耻嘴脸,换个男人,哪怕是黄幼祥那样的男人我都可以忍受,唯独邓汇清这样的臭男人让人想起来就恶心……”牛畅一听牛欢这样说,马上服软了,因为对于她来说,不让她飘就相当于让她去死,所以,一旦知道了自己是谁,也就不再跟哥哥争辩了,马上这样辩解说。

    “即便是癞蛤蟆,任务需要你也必须忍受!”牛欢立即这样跟了一句。

    “那哥答应我,必要的时候,可以给姓邓的一点苦头吃……”牛畅却也有自己的小心眼儿。

    “你想咋样他?”牛欢很是警觉地这样问道。

    “在他太过分的时候,给他点小小惩罚呗!”牛畅似乎已经有了办法。

    “具体你想咋样?”牛欢还要知道,牛畅说的惩罚会用什么手段,能造成多大伤害。

    “我在里边放点暗器,让他疯狂的时候受点伤,这样的话,我也就可以清闲许多了……”牛畅马上这样解释说。

    “随你便,只要不耽误跟他合作干掉二叔就行!”牛欢心想,假如不是想利用邓汇清除掉二叔的话,像他那样的男人敢插我妹妹,连他都想给他来个一锤子爆头!

    “谢哥理解我,那我这就去了……”牛畅一听哥哥同意她可以惩罚邓汇清的过分,也就欣然接受了任务,收拾停当,立即出发,赶赴邓汇清所在的湖畔镇,他的那个电动车车行了……

    邓汇清万万想不到,昨天突然冒出个靓妞,不但解了他多日的渴望,还跟他差点儿没做掉恨之入骨的牛先生,虽然最后功亏一篑,回到车行倒在值班室的床上就呼呼睡去了,但整夜的梦里都是在那个靓妞的水田里不停地插秧……导致早上起来的时候,整个人还他娘的亢奋不已呢——若是这工夫靓妞在跟前就好了,手里的秧苗又他娘的一把一把的等着插呢!

    正做这样的白日梦呢,忽然看见那个靓妞又他娘的出现了——老子这是他娘的交了桃花运了吧,这个靓妞为了复仇还真他娘的送上门儿来满足老子了!

    “这么早就来了,没吃早饭吧……”邓汇清热情地招呼说。

    “还没呢,有啥吃的吗?”牛畅居然也不客气。

    “我打电话叫外卖吧……”邓汇清十分痛快地答应说。

    “镇里居然也有外卖?”牛畅撇嘴表示瞧不起这样的小镇里,也像城里一样,叫个早点也有外卖。

    “毕竟不是乡下嘛,湖畔镇差不多已经有县级规模了,所以,外卖早就普及了……”邓汇清却边翻找外卖的点火,边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就快点叫吧,我还真是饿了……”牛畅边说,边四脚拉叉地坐在了邓汇清对面的凳子上……

    “是不是下边也饿了呀!”听牛畅这样说,再看她坐下的那个啥都不在乎的样子,邓汇清立马这样色了吧唧地跟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