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14章:声音很急切

    第二天早上醒来,马到成发现,唐小鸥早已经悄然离开了,在枕边,看见了唐小鸥留下的纸条:谢谢宝哥哥给我的美好夜晚,我先离开了,为的是不让对门的何家姐妹看到我……”

    马到成再次感觉到了唐小鸥对自己的理解,也更加喜欢这个邻家女孩模样的她了……

    想起了昨夜好事过后,与唐小鸥的对话,马到成更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可亲可敬又可爱了……

    “这么好的样板房,你真的不动心拥有它?”马到成还是旧事重提,想知道,唐小鸥现在是不是改主意了。

    “当然动心啦,但动心归动心,什么是我该有的,什么是我不该有的,我的心里很清楚,与其拥有这样的婚房失去了现有的幸福,还不如在他单位的单身宿舍里结婚来得现实呢——其实婚房在哪儿,是个什么样子我真不是很在乎,关键是能跟宝哥哥有这样的缘分,今生今世能怀上宝哥哥的孩子,却又不为人知地将他养大成人,这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儿了……”唐小鸥十分饱足地这样回应说。

    “假如买彩票,你突然中了五百万的大奖,你会不会买下这样一套奢华的婚房呢?”马到成给出这样的假设,就是心里突然有了冲动,假如自己有了五百万的话,就给到唐小鸥的手里,让她对外声称,是中了五百万的大奖,那样的话,她岂不是可以拥有这套奢华的婚房了吗?

    “那也不会……”

    “为什么?”

    “假如我中了五百万,那就都存起来,作为把孩子养大成人的基金呀,每年的利息也有十万二十万的吧,那将来孩子长大了,上大学呀,出国深造呀,结婚生子什么的都够了……”唐小鸥居然是这样的想法!

    “你的想法可真是传统极了……”马到成还真是对唐小鸥刮目相看了,像她这样年纪的女孩子,咋会如此超然物外,甘愿过一辈子普普通通的生活,而将财富都用于他人身上呢?

    “我就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嘛,从来没奢望过大富大贵,什么都全凭勤奋的本事来吃饭的,其他多余的,反倒无福消受了……”唐小鸥这样解释自己为啥是这样的选择。

    “那我让老爸给你加工资吧……”唐小鸥越是这样,马到成就越是想变着法地多给唐小鸥点什么……

    “千万别,现在护士长的工资已经比当护士高出一两倍了,已经够很多人羡慕嫉妒恨了,可别再让我遭更多的人嫉恨了……”唐小鸥却马上这样回绝说。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呢?”马到成真是有点看不懂唐小鸥了,为啥什么额外的财富对于她都没有诱惑力呢?

    “宝哥哥是说我傻是吧,到了眼前的利益还要挑三拣四地这个不要那个回绝的——其实我不是不爱财富,也不是不想一夜暴富,只是我知道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一旦拥有了跟身份不相符的财富,可能就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性命危险——我可没有那样的担当能力,我的胆子可小了,所以,本本分分,够吃够花也就心满意足了,何况,现在有宝哥哥帮忙,解决了我人生最大的难题,我还有什么可求的了呢!”

    想起昨晚跟唐小鸥的这些对话,马到成更是觉得,唐小鸥可以做一辈子的红颜知己了,只要她一声招呼,让老子为她做什么都在所不辞吧……

    牛畅带着邓汇清迅速撤离现场,用她熟悉的路径很快出了小区,到了他们停靠车子的地方,将被尿液浸湿而停止发射的火弩装进车里,俩人上了车,邓汇清才骂道:“奶奶的,居然让他逃脱了——是不是被他发现了呀!”

    “不可能,一定是他突然遇到什么需要处理的事件了,不然的话,不能离开的那么匆忙……”牛畅却这样分析说。

    “算他命大,下次肯定一炮轰死他……”邓汇清余怒未消地说。

    “放心吧,只要我们有决心,迟早他会死在咱们手里的……”牛畅却这样安慰对方说。

    “那现在咱们去哪里?”邓汇清居然开始听从牛畅的指挥了。

    “我该回家了,你也该回家了吧……”牛畅这样回应说。

    “我老婆回了娘家,我那个家回不回的还有啥意思,除非你跟我一起回去……”邓汇清很无耻地这样说道。

    “邓哥,今天给你的够多了,别再贪得无厌了好不好!”牛畅的意思是,今天一有机会你就**,还觉得不够本呀!

    “这样的事儿,男人哪里有嫌多呢!”邓汇清更是一脸的下作无耻了。

    “可是我太疲惫了,必须回家睡觉去了,还要想想明天咋弄死那个该死的家伙呢……”牛畅不想再给对方机会了。

    “你是说,明天还有行动?”一听这话,邓汇清就有无名的亢奋!

    “当然了,不弄死他咱们就不该停歇……”牛畅似乎铁了心肠要弄死该死的二叔和那个牛牛的。

    “想让我明天继续行动,你今天必须再跟我那个一次!”邓汇清居然趁火打劫起来。

    “想得美,不给了……”牛畅说完就要逃离。

    “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邓汇清哪里肯听这个妙龄少女的回绝,直接扑上去,将牛畅给囫囵按倒……

    牛畅回到家里的时候,简直筋疲力尽到家了……

    一看妹妹这副德行,牛欢就问:“失手了?”

    “火都点了,想不到二叔居然在那一瞬间,突然离开了房间,害得我撒了一泡尿才将火弩的引信给浇灭了……”牛畅像浑身散了架一样坐在了凳子上……

    “难道是二叔发觉了?”牛欢居然也这样问。

    “我也怀疑了,可是刚才我去调查了一番,从黄幼祥那里得知,二叔是为了救一个被撑死的胖子才突然从家里出来的……”原来跟邓汇清分手后,牛畅又不辞辛苦地调查出了这样一些相关情况。

    “被撑死的胖子?”牛欢不知道牛畅指的是谁,就这样惊异地问。

    “其实就是何家为了省钱,请了一个不要钱,只要管吃管住的家教,想不到,多给她吃了两盆饭菜,居然就给撑死了……”牛畅连这个都调查出来了。

    “真出人命了?”牛欢也觉得很意外,就这样问。

    “幸亏二叔及时送到了咱家医院,黄幼祥医术高明,才给抢救过来了……所以,二叔不是发觉今天要做掉他了,纯属突然事件,才让他幸免于难的……”牛畅这样分析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二叔真是命大……那个姓邓的,还算配合吧?”牛欢转而这样问。

    “一天下来,被他都快插秃噜屁了,还能不配合?”牛畅居然这样抱怨说。

    “你就没从中获得半点儿乐趣?”牛欢皮笑肉不笑地这样嘲弄说。

    “哥说什么呢,一点感情都没有,哪有什么乐趣可言呀,纯属给他当了谢雨工具!”牛畅虽然当初经过非人的训练已经在男女之事上没了任何的羞耻感和心理障碍,可是听哥哥这样嘲弄她,还是这样来了一句。

    “好啦好啦,算哥口误——快去歇了吧,今天给你两包……”牛欢边说边一下子给了平时双份儿的量……

    “谢哥了……”虽然牛畅说了谢谢,但不像往日那么兴高采烈,看来,还真是被邓汇清给插得够呛,这会儿,只想好好洗个澡,然后倒在铺上睡上一大觉了……

    马到成醒来,发现唐小鸥为了避嫌早早就离开了,很是感动,起身穿好衣服,从三套样板房东边这套里出来,居然被一大早从医院赶回来给弟弟妹妹们做早饭顺带到早市买菜的何招娣给发现了:“你从哪里来?这么早?”

    “早上起来跑步锻炼,想起你的早餐好吃,就不知不觉跑到这里来了……”马到成灵机一动,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那块进来吧,我这就给你做最爱吃的早饭……”

    吃过何招娣做的可口早餐,时间也才不到七点钟,马到成就说:“走吧,我带你去门市房,把你画好的图纸给他们看吧……”

    “他们能起这么早吗?”何招娣还这样问了一句。

    “等咱们到了,估计也就起来了吧……假如还没起来,我就……”马到成的意思是,他们看见老子到了,还敢偷懒不起床!

    “好好好,我跟你去……”何招娣赶紧解下围裙,简单梳洗了一下,就跟马到成出来了……

    刚刚带何招娣把门市房装修的意见稿跟装修的师傅们说完,美奂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姐夫呀,人家还等着跟姐夫一起去别墅呢,啥时候回来呀!”

    “这就回去了,稍等我一会儿……”马到成当然记得,昨天夜里从美奂身边因为胖妞突然出事儿而离开她,并且承诺今天带她到凯撒庄园小住的承诺,就这样答应说。

    “姐夫快点呀!人家东西都收拾好了,就等姐夫回来了……”美奂的声音很急切……

    “好好好,我这就回去了……”马到成只能先这样敷衍一句,因为他明显感觉到,何招娣的眼神在召唤他,图纸看完了,要跟他去毛坯的门市房去一趟,趁装修师傅还没进驻,再跟他用那种特殊的方式好一把,所以,才这样应付美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