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11章:屁股没坐稳

    “是啊,我就是你说的,整天活在太多的条条框框中,看似规矩,却真的将自己给束缚死了……”美仑却像一下子找到了一面镜子,照出了自己的缺点毛病。

    “你也不必太自责,家里没你这么个讲规矩,懂规则的人来操持,那得乱成什么样啊……”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安慰和评价。

    “难得你这样理解我……”美仑听马到成这样说,抬眼深情地望着他……

    正跟美仑说得热乎呢,美奂却闻知姐夫回来了,直奔姐姐美仑的房间,进来就埋怨说:“哎呀姐夫,回来咋不告诉人家一声就跑到这里来跟姐姐说话了呀!”

    “才回来,屁股还没坐稳呢!”一看美奂的神情,又像小别新婚般地渴望见到他的样子,马到成心里就打怵——美仑劝她的那些话,她会听?

    “跟我姐话都说完了吧,快跟我回去吧,我有好东西给姐夫看……”美奂估计也没别的把戏,总说有好东西给姐夫看,其实每次都是亮出她自己摆出萝莉的姿态给姐夫看,就算是“好东西”了……

    “快点跟她去看好东西吧,我有点累了,想一个人呆一会儿……”美仑知道妹妹想见姐夫心急如火,所以,很是同情和理解她,也就这样对马到成说。

    而马到成看着美仑的眼睛没说话,但意思是——刚才你可是说过,美奂不会像之前那么“使用”我了,可是看她的样子,哪里像个省油的灯啊!

    美仑看懂了马到成的眼神,却这样来了一句:“她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你只管批评和阻止她好了,你就把她当成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吧……”

    听美仑这样说,马到成很是无语,美仑这是把责任都推到了老子头上——美奂对你咋样,你自己要把握,不能全指望我这个当姐姐的约束她——唉,掉进美奂这样一个美人的漩涡,谁都会身不由己,深陷其中啊……

    此时此刻,对牛得宝居住的小区以及他家从一楼到三楼的结构了如指掌的牛畅,将急于复仇除掉牛先生的邓汇清带到了对面物业公司所在的三层楼房的房顶……

    从这里到二叔牛得宝家的距离不到五十米的距离,正好是邓汇清研制的火弩最佳射程之内……

    到了楼顶,邓汇清仔细观察地形,反复论证了如何发射,如何击中,如何撤离的方案,觉得有十分把握了,才停歇下来,等候牛畅提供的准确信息……

    牛畅则用带夜视功能的迷你红外线望远镜仔细观察二叔家里的情况,先是看见二叔开车回到了家里,先是在院子里跟那个何家的三丫头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是二嫂出来迎接,之后就到了二婶的房间说话,这个时候,邓汇清就猴急地问:“现在行了吧,直接射击二楼的窗户,一炮就解决问题了……”

    “再等等,我觉得还是等他跟那个小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在发射最好!”牛畅的意思是想利用邓汇清的火弩,将二叔牛得宝和那个该死的牛牛来个一勺烩!

    “小孩子是谁?”邓汇清却不知道,这次行动还要捎带一个小孩子!

    “是他刚刚收养的儿子……”牛畅这样解释说。

    “为啥要收养儿子?他不是有老婆孩子嘛!”邓汇清听妙龄少女说起死敌牛先生是个有妇之夫的时候,还骂过一句——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干嘛还撩拨我二小姨子——这工夫一听他还收养了一个孩子,就这样来了一句。

    “岂止是有老婆,还外带个小姨子呢!”牛畅撇撇嘴这样嘲讽说。

    “那他干嘛还要收养别人的孩子!”邓汇清更加难以理解了。

    “要不咋说他可恨呢,假如只除掉了他,留下那个孩子的话,就做不到斩草除根……”牛畅不能过多解读其中的道理,只能说这些表面现象。

    “为啥这样说?又不是他亲生的……”邓汇清果然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问题就在这里呀——不是亲生的,却要执意收养这个孩子,还不是为了他有什么不测,他的财富有人来继承啊!”牛畅这才算说到了点子上。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一不做二不休,除草就连根拔起!”一听这个孩子对该死的牛先生如此重要,邓汇清这次算同意了妙龄少女的提议……

    然而,马到成并没有像牛畅预想的那样,接下来会跟牛牛在一起,而是被美奂生拉硬扯给拽回了她的房间……

    进了美奂的房间,美奂就迫不及待要来个风卷残云,马到成立即说道:“咦,你姐姐告诉我,她跟你谈过了……”

    “谈过什么了?”美奂像是给忘却了。

    “你姐没告诉你,男人不是永动机,更不是自来水,不能过度使用吗?”马到成毫不客气,这样提醒她说。

    “说了呀!我也答应了呀!”美奂眨着大大的眼睛,这样承认说。

    “那你现在是在干嘛呢?”马到成立即这样逼问道。

    “我答应姐姐是明天去凯撒庄园别墅小住两天才那样的,今天晚上不算!”美奂给出的居然是这样的答案!

    马到成彻底无语了,像一个待宰的羔羊一样,仰躺在那里任由美奂用无形的刀来宰割他所剩无几的精力……

    然而,就在马到成以为,今夜注定被美奂过度开采,完全无法阻止她的饕餮行动,索性由她去——既然无法逃脱,索性暗自消受,就像之前那样,也不失为一种特殊的享受吧……

    就在马到成难逃美奂的纠缠,只得放任她自由发挥尽情饕餮的时候,身处对面物业三层楼顶的邓汇清再也等不及了:“估计今天晚上他不会跟那个孩子在一起了吧!”

    “嗯,估计这一宿又是跟那个狐狸精的小姨子鬼混在一起了……”牛畅悻悻地说。

    “那就别等了吧,赶紧发射吧,再晚的话,撤离起来就没那么方便了……”邓汇清生怕在这样的楼顶被谁发现了,再撤离可就麻烦了。

    “那好吧,算那个小孩子命大,先让他多活几天吧,准备好,听我说好你就点火发射!”牛畅也觉得,可能今天晚上二叔牛得宝不会再跟牛牛在一起了,也就打算马上行动了……

    “好,都准备好了……”邓汇清再次检查了一下他的早已架好的火弩,这样回答说……

    “那你点火吧……”牛畅当即下达了必杀的命令……

    然而,谁都想不到,就在美奂按照她自己的喜好和心愿,几乎在马到成的身上得手的时候,马到成的手机却突然响了,本想不接,却被美奂提醒说:“是不是姐夫哪个相好来的电话呀!”就被她将手机给拿了过来,一看来电显示是何盼娣,美奂才嘟着嘴很不情愿地对他说:“又是何家的二丫头——真是晦气,偏偏在这个时候又来捣乱……”

    马到成一听是何盼娣打来的,心头还真是一惊,何盼娣这是咋了呢,假如没有重要的事情发生,她轻易不这么晚给老子打电话呀,一定是她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了!立即接通,就听何盼娣说:“牛先生,不好了,快点过来吧!”

    “出什么事儿了?”

    “胖妞吃多了,给撑死了!”

    “怎么可能呢!”马到成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胖妞会因为吃多了撑死了……

    “今天晚饭她就吃了很多,可是才过了一俩小时就吵吵又饿了,我姐好心又给她炖了一锅菜,焖了一锅饭,结果,她居然又都给吃下了,可是没过多大一会儿,就倒地打滚儿,说胃口疼的要命,没折腾多大一会儿,居然一下子就不动弹了,上前一摸,连呼吸都没有了!”何盼娣急三忙四地这样解释说。

    “那咋不赶紧送医院呢?”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们姐妹好几个试了好几次也挪动不动她,本来就三百来斤,加上没气儿了,就更是死沉死沉的,根本就搬不动她呀……”何盼娣还真说出了毋庸置疑的理由。

    “你确定她真的撑死了?”马到成的意思是,想知道人现在还有没有救。

    “现在身上还有热乎气儿……”何盼娣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那好,那我马上过去……”马到成没有不去的理由,只能这样答应说。

    “姐夫呀,到底出什么事儿呢?”美奂连衣服都没穿整齐,就这样起来问。

    “何盼娣给弟弟妹妹找了个胖妞当家教,结果是饿死鬼托生,吃东西没节制,把自己给撑死了……”马到成边穿衣服边这样解释说。

    “天哪,还有这样的人啊!”美奂一听居然还有人吃多了被撑死了!

    “你以为都像你这样衣食无忧啊……”马到成趁机这样调教了美奂一句。

    “碰上这样的事儿真晦气,姐夫能不能不去呀,打电话让医院派救护车去不就行了吗?”美奂却这样给马到成泼冷水。

    “人命关天,我能不出面吗!”马到成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主张找家教的是他,虽然选中胖妞是因为何盼娣贪图小便宜——只管吃住不给钱,但毕竟他没有坚持辞掉胖妞,给带回到了何家姐妹身边,万一真的出了人命,何家姐弟该如何应对呀!责任心,使命感,无论从哪个角度,他都没法不管呀!

    “可是,姐夫就这样把人家丢下不管了?”美奂的小心眼儿就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