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9章:瞅准了机会

    “你说的是那个开宝马的牛先生?”邓汇清顿时惊异得目瞪口呆——这个妙龄少女为啥跟自己是一个仇人呢?

    “对,就是他!”

    “你跟他有仇?”

    “不是一般的仇,是那种刻骨铭心死不瞑目的仇……”

    “到底咋回事儿呀?”

    “我还没成人就被他糟蹋了,等我出息成美少女了,他又将我送给了一帮禽兽来糟蹋,害得我这辈子都无法逃脱他的胁迫和阴影,没办法,只能找个可以一辈子依赖的男人帮我除掉他了……”牛畅居然编造出如此骇人听闻的故事来说明她和牛先生之间的恩怨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你就选中了我?”邓汇清似乎更加惊异了。

    “对呀,我一直跟踪牛先生的行踪,见过他多次欺辱你的过程,知道你也恨不能抽了他的筋,剥了他的皮,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找到了您……”牛畅又给出了这样的佐证。

    “原来是这样啊,不瞒你说,我连做梦都想弄死他,可就是无奈弄不到他行踪,连他家住哪里都没搞清楚……”邓汇清一听,原来对方跟自己一个仇人,马上这样解释说。

    “这个您放心,我做内应,提供所有他的行踪和作息时间,然后制定一个弄死他的计划……”牛畅这样安慰说。

    “可是,弄死人是要偿命的!”邓汇清居然这样说。

    “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他,他找谁来偿命呢?”牛畅却这样圈拢说。

    “咋样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呢?”邓汇清真是看不出来,眼前这样年轻貌美的妙龄少女,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周密的计划,巧妙的绝杀!”牛畅再次显露出了女杀手的那股子冷峻神情。

    “说说看!”邓汇清还真开始信赖对方了……

    “先说您都有什么办法弄死他吧……”牛畅却要先知道,对方都有什么手段能置仇人于死地

    “我本来想用火弩一炮轰死他的……”邓汇清居然开口就这样来了一句。

    “火弩?什么是火弩?”牛畅一时没这个概念。

    “你跟我来……”邓汇清边说,边将牛畅带到了大仓库的一个秘密房间里,向她展示他秘密设计反复试验,已经具有极强杀伤力的“火弩”是什么原理,什么结构,具体射程和爆炸的威力……邓汇清感激这样解读说。

    “太好了,有了这个,今天晚上就可以让他上西天了!”牛畅居然一下子兴奋起来。

    “可是,这个火弩的发射需要平台,目标也必须在五十米之内,发射完毕还要安全撤离,这些条件你能满足吗?”邓汇清却提出了诸多难题。

    “当然能啊,早就想有这样一个神奇的武器了,就是苦于没处淘换,想不到,我今天还真是找对人了——您能保证这个东西可以精准打击目标,然后爆炸威力足以令其致命?”牛畅却觉得可以实施……

    “已经经过多次试验了,五六十米以外的误差不到一米,杀伤力足以让一头牛瞬间面目全非!”邓汇清好像很有把握的样子。

    “太好了,那咱们现在就研究行动计划吧……”牛畅还真是急于求成。

    “现在不行……”邓汇清却突然迟疑地回应说。

    “为什么不行……”牛畅莫名其妙地问。

    “因为我还想再跟你……”邓汇清再次趁机提出了那方面的要求。

    “来吧,还等啥呢……”牛畅居然是来者不拒!

    与此同时,何盼娣为了节省家教费请来的那个贪吃的胖妞家教,一旦获得了食物还真是能吃,何招娣单独为她炖了一锅肉菜又单独焖了一锅米饭,居然都被她轻易给消灭掉了——大概单凭这一点,何来娣身下的四个妹妹还有何八全就对这个老师肃然起敬了——本来他们这些生活在山洞里的穷孩子见了食物就已经算是饕餮了,可是跟这个胖妞老师比起来,立马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虽然超级能吃,但何盼娣还是让胖妞留了下来,因为旁听了一堂她讲的课,还真是深入浅出通俗易懂,让几个打算上学的弟弟妹妹们听得饶有兴趣……

    “晚上就让她跟我一起睡保姆房吧……”给胖妞安排住处的时候,大姐何招娣这样提议说。

    “不行不行,我必须单独睡……”胖妞别的还都好商量,唯独在睡觉的问题上,却这样坚持说。

    “你还讲究什么,难道怕我大姐打扰你睡觉不成吗?”何盼娣马上这样问道!

    “不是怕大姐打扰我,是我打呼噜怕大姐受不了……”胖妞马上这样解释说。

    “你睡觉打呼噜?”何盼娣还将信将疑。

    “是啊,在宿舍,同学们都受不了,我同宿舍的另外三个女同学,一个回家住了,一个跑亲戚家去了,还剩一个,宁可跑外阳台去住,都不跟我一个房间了……”胖妞好不夸张地这样解释说。

    “你打呼噜到底有多响?”何盼娣还是将信将疑。

    “她们说,一旦打起来,就像躺在地铁旁边一样……轰轰隆隆的……”胖妞不好意思地这样说道。

    “没事儿,假如我真的受不了,我再到别的房间去挤一挤……”何招娣末了给出了这样的安排……

    不远不近听到这些的马到成,把何招娣给叫到一边小声对她说:“你今天就去住主卧吧……”

    “那咋行,没外人的时候我都要半夜去,何况是……”何招娣的意思是,我咋能公开跟牛先生住一个房间呢!

    “我今天夜里务必回家的……”马到成的意思是,你别误会呀,我不在这里住,所以,你才可以去主卧的。

    “为什么呀,找个理由不行吗?何盼娣可是等着你帮她那个大忙呢!”何招娣以为今天晚上,何盼娣就能跟这个“二姐夫”成了好事呢,就这样问道。

    “这几天怕是不行了,我老婆让我明天一早务必跟她到凯撒庄园的别墅去办事儿,所以,今天晚上我必须回家的……”马到成算是实话实说了。

    “既然这样,那谁都没法拦挡你,你回去吧——对了,你给我的那个门市房的平面图我需要装修的想法都给标记在上边了……”何招娣忽然想起了这件重要的事儿。

    “那就趁这工夫,我带你过去把图纸交给他们,并且当面说明情况吧……”马到成一看时间还早,就这样答应对方说。

    “那太好了……”何招娣一听牛先生办事这么雷厉风行,就叫来何盼娣说:“我这就跟牛先生到门市房去谈装修的事儿,你在家里管理照看他们吧……”

    “那——牛先生今晚还住这里吗?”何盼娣眼巴巴地看着就要跟大姐出门的牛先生这样问道。

    “他不住家里了,这几天都有重要的事儿要办呢,你就别等他了……”何招娣贴着何盼娣的耳朵这样说道……

    “可是,我很着急呀……”何盼娣小声在大姐的耳边嘀咕说。

    “这样的事儿可急不得,要有耐心,瞅准了机会,才会一蹴而就的……待会儿大姐再好好跟他说说这事儿,争取下周就让他帮上你这个大忙……”何招娣只好这样劝慰二妹了。

    “那好,那我都听大姐的……”何盼娣也只好这样说了。

    由于门市房就在小区最外边的一趟楼下,所以,马到成和何招娣很快就到了开发商的办公地点,找到了负责装修的师傅,一起去到了门市房,结合实际情况,何招娣讲解了图上标记的是什么样的装修要求,很快与装修师傅达成了一致,说明天开始铺开了装修,争取一个多月就完工……何招娣很是满意……

    送走了装修师傅,剩下何招娣和马到成俩人的时候,上了二楼找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何招娣就摆出了一个马到成一看就明白的姿势,一番绸缪几度欢洽,让马到成在夏欣欣身上留下的遗憾一扫而空……

    “跟我你能这么痛快淋漓,为什么跟何盼娣总是不给她这个机会呢?”何招娣贴服在马到成身上慵懒的时候,这样轻声问道。

    “她和你的情况可完全不同……”马到成紧紧地抱住何招娣,这样回答说。

    “你还有心理障碍?”

    “或许再沉淀一些时日,还会有新的情况发生吧,反正,我觉得给何盼娣帮这个忙不急……”马到成似乎还在等什么,但又说不出具体在等什么。

    “反正我们姐妹的幸福都是你给的,所以,我们姐妹的身子有一个算一个,你都随时随地可以享用,至于何盼娣这样的特殊情况,我还是恳请牛先生能尽早帮了她这个忙,省得她着急上火的,整天像丢了魂儿似的跟我磨叽……”何招娣说出了现在何盼娣的心理状态。

    “下周吧,这周遇到的事情太多了,我有点身心疲惫,下周我一定给她个满意的答复……”马到成觉得,这两天是跟美仑越好了去凯撒庄园别墅小住的,所以,无论如何都抽不出时间来帮何盼娣这个忙的。

    “不是满意的答复,而是满意的行动,就像咱俩这样,几分钟就能很好地解决问题了……”何招娣这样娇嗔地回应说。

    “她哪里有你这样的胆识和手段呢,怕是第一次还很怕疼都说不一定呢……”马到成却无意间说出了心里的某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