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8章:既然不想卖

    “不卖!”邓汇清越发对这个妙龄少女产生狐疑了。

    “既然摆在车行里,为什么不卖?”妙龄少女却很是执着地在争辩。

    “对不起,我这里是电动车行,这辆摩托车是我自用的交通工具……”邓汇清边起身走过来,边这样耐着性子解释说。

    “既然你是经营电动车行的,为什么不用经营的电动摩托当交通工具呢?”妙龄少女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电动摩托的续航里程比较短,而且一旦没地方充电就寸步难行了,所以,我得考虑一种跟电动车不一样动力的车子作为交通工具——这很正常吧……”邓汇清觉得来者不善,边这样解释,边更加靠近了对方。

    “可是我偏偏看中了这辆摩托车,说吧,多少钱你能卖?”妙龄少女边说,还边一个撩人的跨步骑上了那辆摩托车。

    “多少钱都不卖……”邓汇清的心里更是没底了,只能这样坚持说。

    “那交易呢?”妙龄少女在摩托车上摆出了一个炫酷潇洒的骑行姿态,回眸一笑这样说道。

    “交易?用什么交易?”邓汇清被对方抛来的这个媚眼给弄得像触电了一样,居然浑身一阵电麻!

    “这里说话不方便,不如借一步,老板骑上这辆摩托车,带我到别的地方去说话……”妙龄少女居然给出了如此令人出乎意料的回答。

    听妙龄少女的谈吐,看妙龄少女的气度,邓汇清居然被她那种特有的魅力给迷惑了,情不自禁就答应说:“好啊,你有胆跟我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谈,那哥就陪你去……”

    其实邓汇清的心里瞬间产生了某种歹意邪念——这样一个送上门来,到了嘴边的肥肉,哪里会这样轻易放弃呢?自打跟何招娣闹翻了,这些时日还真是有需求没地方宣泄了,现在好,来了这么个像是**的顾客,给出了这么多的暗示让老子跟她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办好事,哪里还有理由回绝不去呢!

    于是,从办公室里拿出两个头盔,递给妙龄少女一个,自己戴上一个,跨上那辆大号叫“春风夜猫”的摩托车,就驶出了他的车行,招呼手下照看好车行,他要出去办点儿重要的事儿……

    邓汇清在当地算是一霸,玩儿摩托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在当地倒腾的就是各种型号的摩托车,但后来摩托车被各级部门横加了很多限制,也就没了来钱道,后来受人点拨,才发现,电动车开始形成市场,也就第一个在湖畔镇开起了电动车行……

    生意做得不温不火,却也在当地算是小小的土豪,正是因为手里有了钱,才增加助长了他欺男霸女的气焰,在一次外出的时候,偶遇何家的大丫头何招娣,先是被其水嫩的样貌给吸引,再被其柔媚的眼神给电晕,再加上何招娣那修长的两腿令人心荡神摇,末了再被何招娣身上的香气所魅惑,邓汇清就完全丧失了理性,凭借一股子难以遏制的冲动,将何招娣给糟蹋了……

    威逼利诱,死缠烂打,终于将何招娣娶回家里,然而无论咋折腾,就是生不出孩子来。

    本来就被父母骂——娶个穷掉底儿才肯出嫁的女人原来是只不会下蛋的鸡——邓汇清就十分恼火,撕破原有的伪善面具,开始对何招娣家暴,渐渐升级,直闹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何招娣回到娘家就再也不肯回来了!

    经过几次的较量,居然被何家的“二姐夫”给弄得丢盔卸甲狼狈不堪,被马蜂蛰得鼻青脸肿,更是让他怀恨在心,只不过,没了何招娣作为他宣泄的工具,也就憋坏了他这个性大的禽兽,最近没少到城乡结合部的“十元店”去消遣,也时常跑到城里有这方面服务的发廊养生会所去找乐子,只不过,所有接触到的跟何招娣比起来,立马就都不是东西了!

    然而,今天突然冒出的这个妙龄少女,居然让邓汇清的那颗兽心砰然一动——这样一个妖冶魅浪的妙龄少女,若是划拉到手,估计比何招娣要舒爽多了吧……

    正是这样的心理活动,才让邓汇清放松了警惕,三言五语的,就按照妙龄少女的意图,骑上那辆春风夜猫,离开他的大本营——电动车行,直奔郊外而去……

    坐在邓汇清摩托车后座上的牛畅不为人知轻蔑地一笑,心里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男人敌得过小姑奶奶我的魅惑吧……

    平行空间里,马到成开车回到海龙花园,停好车子,带着何盼娣和胖妞一起往样板房的家里走,何盼娣却趁机小声问马到成:“牛先生刚才跟那个女人干嘛去了?”

    “她是我高中同学,母亲生病了,需要同学们捐款,我就跟她去看了她母亲……”马到成算是实话实说吧。

    “牛先生捐了多少呢?”何盼娣似乎还要追问细节。

    “20万!”马到成觉得,没必要在捐助数目上隐瞒什么吧,就直接这样说。

    “捐了那么多?”一听牛先生捐了20万之多,何盼娣很是吃惊的样子。

    “她母亲要做肝移植手术,这些钱未必够呢……”马到成马上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牛先生,跟那个女人真的没去干别的?”原来何盼娣提及此事是为了问这句她最关心的话!

    “一共这点时间够干什么的呢?”马到成笑了一下,这样反问何盼娣说。

    “男女之间做点好事,大概有几分钟就够了吧……”何盼娣这样说,好像知道牛先生跟她大姐在试衣间里只用了两三分钟就解决战斗的好事儿一样!

    “你这话什么意思呀,你把我想象成什么人了!”马到成还真是心头一紧——难不成她们姐妹通气儿了?何招娣将那天的事儿告诉二妹何盼娣了?

    “牛先生不是那种人就好……”一听牛先生这样回答,何盼娣好像如释重负了一样,举手就去按门铃了……

    面对何盼娣的盘问和最后的结论,马到成也只好苦笑了一下——老子还真是那样的人,只不过,今天做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决断——虽然是暗恋多年的初恋恋人完全敞开了给老子,但老子愣是没要她!

    一旦心理有了这样的想法,马到成都觉得身心十分愉悦——并非男人得到了某个女人吃感觉愉悦,有时候,回绝和放弃更加令人开心和有成就感!

    邓汇清将摩托车后座上的妙龄少女带到了郊外的一个大院套,才停了下来……

    “这是哪里?”妙龄少女摘下头盔,定睛一看,居然是占地上千平米的一个蓝顶的大型厂房抑或是库房,就这样问道……

    “这是我家车行的组装基地和存放仓库……”邓汇清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这里安全?”

    “当然安全,方圆十里很少有人来这里,这里完全是哥的地盘——好了,你不是要借一步说话吗,说吧!”邓汇清边解释,边说回了来时的那个话题。

    “我喜欢这辆车,开个价吧……”妙龄少女还是拿那辆春风夜猫说事儿。

    “我说过不卖,就像你到澡堂子去买拖鞋一样,谁会卖给你呢?”邓汇清还是坚持原本的说法。

    “既然不想卖,为什么还带我到这里来?”妙龄少女反倒挑对方的理了。

    “是你有言在先,说可以做别的交易,我才带你来的……”邓汇清赶紧这样强调说。

    “那——你开个条件!”妙龄少女居然马上就妥协了……

    “除非你免费给我人,我就免费给你车……”邓汇清毫不犹豫就说出了他的交易方式!

    “我给人你敢要?”妙龄少女乜斜着勾魂的眼神这样问道。

    “即便你是蛇精狐狸精变的哥也敢要……”邓汇清已经彻底被对方的狐媚给迷住了……

    “你敢要小妹就敢给!”妙龄少女十分爽快地答应说。

    “那好啊,成交!”邓汇清顿时心花怒放,上前抱起妙龄少女就冲进了仓库的一个空置房间……

    半个小时过后,邓汇清带着牛畅从仓库深处的一个库房里出来,拍拍那辆春风夜猫说:“现在归你了,只不过,你要每周来一趟,满足我一个月后,哥才能给你办过户手续……”

    “我可以每周都来,满足你一个月也没问题,而且,这辆摩托车也不是我真正想要的……”牛畅却给出了这样出乎意料的回答。

    “不要摩托车——那你要什么?”邓汇清再次惊异了——人都被哥用过了,你咋又说不要摩托车了呢?

    “我要一个人的小命……”牛畅的脸上立即浮现出只要杀手才会有的冷酷表情……

    “你可别吓唬哥,哥只不过是没了老婆太想女人了,才跟你出来玩耍的,你可千万别使阴招糊弄哥,回头在要了哥的小命啊!”妙龄少女的话语和表情,居然让邓汇清不寒而栗,马上这样心惊胆战地回应说。

    “看把你吓的,我要小命的不是你……”牛畅的冷酷表情转而就变成了妩媚的和蔼……

    “那是谁呀?”邓汇清稍微舒缓了一些。

    “这个人也是你的仇人……”牛畅这样提醒说。

    “你到底说的是谁?”邓汇清刨根问底。

    “就是何家那些姐弟的‘二姐夫’呀!”牛畅直接说出了具体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