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7章:开始冒虚汗

    “想不到,你的命也够苦的……”何盼娣开始同情这个命运多舛的胖妞了……

    “本来他自杀前我体重才90公斤,可是他一死,我居然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又爆肥了90斤,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胖妞进一步解释她为什么胖到了现在这个程度。

    “那你一天能吃多少东西呀?”何盼娣开始关心胖妞本身了。

    “没数!”

    “没数是多少?”

    “就是一刻不停地吃都不觉得饱足……”胖妞如实回答她的状况……

    “也就是说,现在就饿着呢?”何盼娣还真是善解人意。

    “是啊,再不吃东西,我的腿就开始发抖,浑身就开始冒虚汗了……”胖妞其实早已饿得不行了,只不过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

    “你现在已经开始冒虚汗了……这样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吧……”何盼娣只好下车,带着胖妞去吃东西……

    就在马到成抛开一切想法,舍弃所有原则,突破全部底线,拉开架势,箭在弦上,就要领受她给予的补偿的时候,却听她小声说:“前边不行……”

    马到成一愣,这是什么东东,为啥前边不行?

    “前边是我丈夫专属的,你只能用后边……”夏欣欣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奇葩解释!

    原本马到成就是被夏欣欣的哭泣给弄得丧失了理性,头脑一热才要豁出一切实现她的愿望,毁掉自己念想的,然而一听夏欣欣这样说,立即心里喊道:“不是说要全部敞开了来补偿老子吗,咋到了关键时刻还含着骨头露着肉,舍一半留一半呢?

    理性趁机恢复常态,但箭在弦上似乎又不能不发,骑虎难下之际,手机突然响了。

    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马到成立即停止那个一触即发的动作,拿起手机一看是何盼娣打来的,马上问:“有急事儿?”

    “当然啊,我找到理想的家教了,可是干等你也不回来,再不回来,我都快被她给吃穷了!”何盼娣这样抱怨说。

    “好好好,我这就回去,等我几分钟!”马到成知道这是个救命的电话,马上借题发挥说:“我的那个乡下亲戚跟人家闹翻了,我必须去解决……”说完,穿上衣服就往外走。

    “那我在这里等你吧……”夏欣欣还以为马到成办完事儿还能回来。

    “不用了,快点去陪你母亲吧,什么时候手术打电话给我,我过来帮你……”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并且说完,片刻不留,夺门而出,就逃之夭夭了……

    夏欣欣的眼泪又下来了,但她却不知道真正的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自己都这样敞开了给他,他还不成心要呢?百思不得其解,但也无奈,掉了好一阵的眼泪,忽然想起母亲还在等她回去呢,马上穿好衣服,离开旅店,带着马到成给的那20万块钱,回去跟母亲报喜去了……

    而逃离了夏欣欣的马到成,跑出旅店的瞬间,脑海中出现的竟是这样两句话:再见了我的青葱岁月,永别了我的苦涩初恋……

    虽然马到成并没有真的领受夏欣欣说的那种补偿,根本就没触碰到她的身体,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说出那句:前边是她丈夫的专属,后边才是给他的补偿的时候,所有之前的执念居然瞬间全部崩塌!

    那个年轻时代暗恋的夏欣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这个夏欣欣,虽然哭哭啼啼的本色还没改,但早已不是从前的她了,她是那么的世故,那么的封建,那么的保守,就那么的自私,想要补偿老子的想法,充其量不过是为了回报老子刚刚存到她银行卡了的20万,舍出一把身子,将来这个钱就可还可不还了吧……

    既然只舍出一半给老子,那老子索性全都不要了,本来也不属于老子的东西,又何必勉强接受呢!

    所以,何盼娣来的电话算是救命稻草,让马到成找到了逃离夏欣欣的借口,于是毫不留恋,当机立断……

    一旦离开了那个旅馆,马到成顿时觉得阳光明媚,自由无限——压抑在心底多年的初恋情怀忽然得到了彻底释放,再也不用为之伤感忧虑了,今天与夏欣欣的偶遇,算是来了一个真正的了断——虽然花掉了二十万,但也真的值当了……

    马到成看到自己那辆胭脂红的宝马车的时候,何盼娣也看到了他,立即从车上下来,迎上来几步,显然是要背着请来的家教跟牛先生单独汇报情况:“你可算回来了……”

    “请到理想的家教了?”马到成立即这样问。

    “现在有点后悔了……”何盼娣的声音很小,生怕车里的那个胖妞听见似的。

    “为啥呢?”马到成不懂何盼娣是啥意思。

    “本来以为她不要钱,管吃管住就行,想不到,刚刚请她去吃东西,硬是吃了一百多块还没填饱肚子呢!”何盼娣算是圆了刚才电话里,对马到成说的你再不回来她就把我吃穷了那句话……

    “为啥这么能吃呢?”

    “待会儿你见了本人就明白了……”

    “是个胖子?”马到成一听特别能吃,那理当就是个胖子了。

    “嗯,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胖……”

    “若是后悔现在还来得及吧……”马到成没见到胖妞本人,也不知道何盼娣都跟她说过些什么,所以,这样提醒何盼娣说。

    “可是我又很同情她的身世……”何盼娣还真被胖妞的身世给打动了好像。

    “她咋了?”马到成一脸懵懂地问道。

    “先是因为失恋把自己吃胖了,后来男朋友出事儿她说了不该说的狠话,导致男朋友自杀身亡,她就更是自暴自弃爆肥到了差不多三百斤!”何盼娣用最简短的描述说明了胖妞的身世。

    “你确定她不是骗你?”

    “这是她的身份证,跟本人完全判若两人了,由不得我不信……”

    “既然你信她说的,那还后悔啥呢?”

    “我真怕供不起她这个吃法呀……”何盼娣居然担心这个!

    “在外边吃当然吃不起,回家让你大姐大锅炖菜大锅烧饭,她再能吃,也供得起她吧,除非她挑食,不吃这不吃那的……”马到成马上出招说。

    “看出来了,有吃的就行,不挑食……”何盼娣却又这样说。

    “那就没问题吧,只是,她当家教是不是胜任呀!”马到成却这样提醒说。

    “她说她是他们县里的高考状元考上的大学,应该错不了吧……”

    “那就先试试再说吧……”马到成觉得,还是实用几天看看效果,不行再辞退也不晚……

    “那就听牛先生的,先试试再说吧……”何盼娣听牛先生这样说,也觉得有道理,这才跟马到成回到了车边,上了车,对胖妞介绍说:“这就是我男朋友,你叫牛先生就行……”

    “牛先生您好!”胖妞边说,边伸出了她那只像吹足了气儿的皮手套一样圆滚滚的手要跟马到成握手……

    却被何盼娣啪地一声给打了回去,还呵斥说:“忘了刚才我给你定的约法三章了!”

    “对不起,没忘,没忘……”

    原来,在车里等马到成回来的时候,何盼娣居然还给胖妞定下了约法三章:第一,不许跟我男朋友有任何来往接触;第二,教课不许任何方式的偷懒耍滑;第三,不许用任何方式打听雇主家里的任何情况,违背其中任何一条,马上就炒你鱿鱼!

    而胖妞一眼看见进到车里的这个男人,长相气质居然跟她死掉的男朋友有点类似相像,立即勾起了幸福的暗恋往事,口水险些掉了下来,情不自禁就把胖乎乎的手伸了出去,直到被雇主啪地一下打回来,才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马上承认了错误……

    马到成则对何盼娣的“蛮横”和对胖妞的“顺从”有点忍俊不禁——这个胖妞也够可怜的,因为失恋而爆肥,因为爆肥而贪吃,因为贪吃而贫困,因为贫困而当家教,尤其是当家教居然不要钱,能让她吃饱饭就行了——看来这个胖妞在吃的问题上还真是有点无可救药了呢!

    就在马到成带着何盼娣到地下商城去请家教,偶遇初恋恋人夏欣欣这段时间里,身在湖畔镇自家电动车行的邓汇清闲极无聊正想闭店打烊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个魔鬼身材,天使面容的妙龄少女走进了他的电动车行……就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难道来生意了?

    妙龄少女进了邓汇清的车行,这儿摸摸,那儿看看,俨然一副要买车子的样子。

    邓汇清的心里琢磨着——看这个妙龄少女的样子,不像是乡下人,估计连镇里和县里的都不是,穿衣打扮,样貌气质,绝对是市级以上生活水准熏陶出来的富家女孩,甚至有点高级小姐的意味——这样的妙龄少女到老子的店里到底是干嘛来了呢?继续密切关注。

    想不到,这个妙龄少女似乎对店里好几十款的各类电动车都不感兴趣,反倒对他作为交通工具的那辆双缸水冷摩托车看了又看,貌似看中了似的——奇怪了,明明老子经营的是电动车行,这个奇异的妙龄少女到这里来,却对不用电,只用油的摩托车感兴趣,到底是什么来头和意图呢!还有待观察!

    这工夫,妙龄少女终于开口说话了:“这辆摩托车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