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6章:命根子没了

    “谁说的,从我们认识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你在暗恋我,可是,我从来都没把你放在眼里,就更是从来都没放在心上,甚至还很长时间都感谢刘德明阻止了你对我的追求……可是我错了,我真是有眼无珠,为什么没发现你的身体里,还有这样一颗善良赤城的心,为什么没感受到来自你心灵深处那火一般炽烈真挚的爱,现在我终于发现了,我不能再等了,我必须补偿你,把我现在还算娇艳的身体敞开了献给你,或许,我的心里还能好受些,我的心灵还能安慰些吧……”

    一口气,夏欣欣将压抑在内心深处的话,都爆发出来……

    听夏欣欣这样说,马到成还真是有点进退两难了。

    在他内心深处,永远都给他的初恋保留一块干干净净的地方,将那些美好的,青涩的,酸楚的,甚至有点伤感的记忆永远封存在哪里,作为一生一世的缅怀追忆,而作为记忆中的女主角,应该永远是那个十七八岁的夏欣欣,那个动不动就哭鼻子,让人看了就心疼,就又爱又怜的女孩子……

    而现在,那个女主角变成了成熟娇媚的女人,站在他的面前要将一切都献给他,作为过去慢待他的补偿,这让马到成有了某种不为人知的禁忌——一旦接受了她的补偿,那么内心深处留给青涩初恋的那块禁地就会瞬间摧毁,再也不会有那样一种从来都不要想起,但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蚀骨铭心的记忆了……

    就像谜底被解开,就像真相被大白,难道自己苦守了这么多年的这点神圣的念想,就这样被女主角的一次“补偿”给彻底摧毁夷为平地了?

    像她刚刚说的那样,是她的良心发现,忽然觉得必须敞开了给予这个傻傻地暗恋她多年的傻小子充分的补偿,她的心里才会好受些,她的心灵才会安慰些……

    然而,她好受了,她安慰了,但老子的心里却难受了,心灵却不得安宁了呀!

    假如老子真是那种滥情的男人,见到美女就像种马一样扑上去,也就不用在乎内心仅存的那块圣地,更不用扯出这么多的废话,既然你要补偿老子,那就欣然接受好了!

    然而,我马到成虽然摇身一变成了超级富二代牛得宝,可是在你夏欣欣面前,我永远都是那个傻小子马到成啊!无论如何,这辈子,在你眼里,老子都不会是别人了,同样,你也不会是别的女人了,你永远永远都是老子的初恋啊!

    “你说的句句在理,我也能理解你,可是我你突然要这样补偿我,我却确实没有任何心理准备……”马到成试图婉言谢绝,就是不像直接伤害到对方。

    “这用什么准备的,只要你答应,就什么都不用管了,把你交给我就行了……”夏欣欣的意思是,只要你答应接受我,剩下的就都别管了,只管受用就行了啦。

    “我的意思是,我想一辈子保留对你初恋的那种感觉,而一旦接受了你的补偿,那种感觉肯定瞬间就消失了……”马到成试图用这样的话语来说服对方。

    “你咋还长不大呢,那种感觉一定让你痛苦了很长时间,趁早抹掉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吧,这也是我豁出去了要补偿你的原因之一,既然你那么深爱过我,我就有责任有义务抹去给你曾经带来的痛楚,让你获得身心愉悦的补偿,只有这样了,我们才能逃离那些青葱岁月给我们设置的藩篱牢笼,抵达一片阳光灿烂的领地,开始我们全新的幸福生活……”夏欣欣再次强调了为什么要补偿对方的原因和道理。

    “可是,你描绘的越是美好,我内心就越是无法割舍从前对你初恋的那种感觉……”马到成也在坚持自己的原则。

    “你呀你,还是当年一模一样的性格——那我问你,在你眼里,我不再可爱了?”夏欣欣开始转变打法了。

    “当然可爱……”马到成还真不是撒谎,眼前的这个初恋虽然已经不在青春年少,但成熟少妇的美艳还是给人又爱又怜的感觉,所以,只能这样回答说。

    “我是嫁人了,但没生产过,难道你嫌弃我不是黄花闺女了?”夏欣欣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不是不是,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马到成当然要立即争辩。

    “那为什么我要敞开一切补偿你,你这样推三阻四犹犹豫豫地不肯要我呢?”夏欣欣立即这样诘问道。

    “你听我解释……”马到成似乎跟对方不在一个频道上,似乎是他还没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拒绝补偿……

    “我不听你解释,就一句话,要还是不要!”夏欣欣边这样说,边三下五去二将身上的服饰都除掉了,就像她说的,敞开了一切要奉献给对方的架势。

    “你听我把话说完呀……”马到成想不到对方会疯狂到如此地步,有些慌乱,还试图解释自己的心里到底是咋想的……

    “没必要在多说废话了,给我个痛快话,到底要还是不要……”夏欣欣这是豁出去的口吻,给马到成下最后通牒了……

    “我需要点时间,再仔细想想……”然而,马到成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沉浸在刚才的那些思虑中,无法自拔,无法给出明确的答复……

    听马到成这样说,夏欣欣突然沉默来了,突然蹲在了床边,蜷缩着身体,慢慢的,就发出了嘤嘤的哭声……

    奶奶的,马到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人当着他的面儿哭泣!特别是夏欣欣的哭泣,就更是一把撒手锏,每次使用都百分之百地让马到成无法招架!

    看着啥都没穿蹲在地上不住啜泣的夏欣欣,马到成的心顿时乱了阵脚,大脑好像空白了一样,上前将她抱起来,放平在了平展的榻铺上……

    与此同时吧,何盼娣将那个选中的胖妞带出了地下商城,走到了牛先生的那辆胭脂红的宝马X6跟前,用要考试打开了车门,就钻了进去……

    “这是谁的车呀!”胖妞坐进去的瞬间,整个车子都朝一边倾斜了一下,也就是好车,不然的话,怕是减震都要被压坏了!

    “我男朋友的……”何盼娣只好这样回答。

    “哎呀,你男朋友一定很有钱吧!”胖妞进到这里,这摸摸,那看看的,很是羡慕不已的样子。

    “有钱也不能乱花的,咱们可是说好了,只管吃住不给钱的!”何盼娣却这样机灵地提醒说。

    “行行行,只要管吃管住就行……”胖妞马上这样回应说。

    “把你身份证给我看看吧……”何盼娣办事儿还真是谨慎小心,只知道她叫胖妞可不行,还要看了身份证,验明正身才可以……

    “还要看身份证啊!”胖妞似乎还有点不情愿。

    “咋了,你怕看呀!”何盼娣立即狐疑地问道。

    “是怕,不过不是你说的那种怕……”胖妞说出了这样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话。

    “那是哪种怕……”何盼娣更加狐疑了。

    “我怕你看了我的身份证——你自己看吧……”胖妞似乎说不清她到底怕的是什么,索性将身份证直接搥到了何盼娣的手里……

    “这是你本人吗?”何盼娣接过身份证,别的信息还没看,就对身份证上瓜子脸的漂亮女孩子提出了质疑。

    “那就是刚上大学的我……”胖妞居然把脸都羞红了……

    “不可能吧……”何盼娣无论如何都没法将胖妞和身份证上的照片联系在一起……

    “对不起,现在看,只有眼睛没变了……”胖妞似乎更加羞臊窘迫了。

    “你咋变成这样了呢?”何盼娣不可思议地问道。

    “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才一百零几斤,算得上是漂亮苗条的女孩子吧,你看我当时的照片……”胖妞说完,还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简易相册给何盼娣看……

    “天哪,那你为啥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呀!”看见简易相册里那些苗条可爱的女孩子,何盼娣真不敢相信这就是曾经的胖妞!

    “我喜欢的一个男同学跟我的一个胖闺蜜好上了,我去捉双竟被他给薅掉了一把头发,我一怒之下发誓,我会比那个胖闺蜜还胖,从而夺回我那个喜欢胖妞的男朋友!结果,我是爆肥了,可是没几天,我的那个男朋友竟抛弃了我的那个胖闺蜜,跟一个苗条的女同学好上了……于是我又努力减肥要把自己瘦回来,结果胖起来容易,瘦回来难,越是努力体重越长,越是挣扎体型越胖……”胖妞讲出了这样的故事,来说明她为什么突然爆肥发胖的原因。

    “那你现在的那个男朋友跟谁好了?”何盼娣居然还关心这事儿。

    “去年回老家过年,到山里去滑雪,迎面撞上一棵树……”

    “人就没了?”

    “人还在,命根子没了……”胖妞的神情有些暗淡……

    “活该他!”何盼娣就是那种嫉恶如仇的女孩子,所以,随口就这样来了一句!

    “别说了,就是听我当他面儿说了活该,他才从教学楼顶层跳了下去……”胖妞的故事一波三折,居然演绎出了这样悲剧的结果!

    “咋了,真的自杀了?”何盼娣简直不敢相信。

    “那还有个好儿!”胖妞的眼里似乎噙满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