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4章:使劲疼一下

    “我不想让牛先生的身边再多任何漂亮女生了……”何盼娣这样说的时候,眼神里释放出的全是满满的仰慕爱恋之情……

    “你这话什么意思呀!”马到成真的被对方的说法给弄得忍俊不禁了……

    “有我们何家‘七仙女’围绕身边,牛先生还觉得不够呀……”何盼娣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嗨,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那你到底要找个什么样的呢?”马到成被何盼娣的说法给逗乐了——是啊,何家的“七仙女”个个水灵漂亮,随便一个,都令人赏心悦目想入非非啊!

    “具体看看再说吧,反正男生不能帅,女生不能漂亮……”何盼娣还真是坚持自己的原则!

    “找个丑八怪你那些弟弟妹妹们就会安心学习了?”马到成成心这样逗弄对方说。

    “至少不会跟我们何家姐妹抢牛先生了吧!”何盼娣居然如此直白地表达心中的感觉。

    “那好,那就随便你了,你认准了,条件待遇我来谈……”马到成还真是无话可说了。

    下到地下商城的一个长长的过道,一眼就看见了形形色色的大学生们,举着各自亮出的招牌,简单地写着——家教——擅长文科理科或者是单项之类的。还真有帅哥,也真有漂亮女生,但在何盼娣的眼里都“视如粪土”地一扫而过,反倒对那些其丑无比的,长相奇葩的感兴趣……

    马到成大有观棋不语的心理——随便你选吧,反正就是带回去教她那些蒙昧初开的弟弟妹妹的,随便抓一个考过大学的,就都能胜任吧!

    然而,就在过道快到尽头的地方,居然站着一个低头顺目的,一眼看上去就不是大学生年龄的,三十来岁的女人——居然也来跟大学生们抢家教这个饭碗!

    而且,何盼娣见了这个岁数偏大的女人举牌做家教,居然感兴趣了,估计刨除帅哥美女,她对那些恐龙和丑八怪也觉得看不下眼去,所以,才把宝押在了这个看来已婚的妇女身上吧!

    跟随何盼娣的脚步,走了过去,听见何盼娣问:“您做一个月家教多少钱?”那个女人抬起头的一瞬间,马到成一下子傻掉了,天哪,这不是她嘛,咋会沦落到来当家教呢,顿时后背冒出半身冷汗!

    然而就在对方也认出了他,即将喊出他名字的时候,马到成突然抢先一步:“夏欣欣,咋会是你呢,多年不见,你还好吧!”

    马到成怕的就是被这个初恋的女同学认出他来,一旦叫出马到成的名字,回头就不好跟何盼娣解释了,所以,在对方叫出他名字之前,就这样封堵上去!

    “马到成?!真是你呀!“夏欣欣这句话还没出口之前,早被马到成一把拉住拽到一边去了,这似乎更令她吃惊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换个地方再说!”马到成立即在夏欣欣耳边这样嘀咕了一句,吓得夏欣欣以为遇到了什么特殊情况,也就点头答应了……

    “你们认识?”何盼娣当然也很惊异牛先生的这套动作,凑过来这样好疑惑地问道。

    “当然认识,她是高中同学,家里有事儿才从外地赶来的,她不适合做家教,你在这里继续选,我跟她到外边去有话说……”马到成说完,也不等何盼娣回应,也就拉着夏欣欣朝地下商城的出口奔去……

    “牛先生,我选完了在哪里等你呀!”

    “到我车里等我吧!”马到成说着,居然把车钥匙都丢给何盼娣了!

    看着牛先生这一系列古里古怪的行为举止,何盼娣还真是猜不透,这个与牛先生年龄相当的女人到底跟他什么关系,为啥见了面,立马就给拽走要单独说话呢?

    本来还想跟着出去看个究竟,可是牛先生把车钥匙丢在了手里,何盼娣知道,牛先生这是成心不想让自己去盯梢看他跟这个女人到底要干啥去呀——唉,这也是没办法,就像牛先生还有老婆还有漂亮的小姨子,外加那个美丽的女护士唐小鸥一样,谁能阻止他这样一个超级富二代跟某个女人有什么特殊来往呢?

    既然是高中同学,或许是传说中初恋女友之类的吧,那就由他去吧,反正自己也无法阻拦他了,何盼娣也就开始重新开始在那几十个举牌待选的大学生中,挑选她认为合格的家教了……

    马到成将夏欣欣一直拉着到了地下商城外,才停了下来……

    “马到成,真的是你?”夏欣欣这次得以把那句话给说出来。

    “不是我,还能是谁!”马到成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干嘛要躲避刚才那个姑娘?她是谁?”夏欣欣有点不懂马到成为啥竭力回避跟他在一起来找家教的那个女孩子。

    “我的一个乡下亲戚……”马到成只好这样编瞎话说。

    “你不是孤儿吗,哪里来的亲戚?”夏欣欣很了解马到成的样子,就这样质疑说。

    “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马到成有点局促,只好这样回答。

    “你这是……帮你亲戚找家教?”夏欣欣这样问。

    “是啊,一下子来了六七个,都是上学的孩子,生怕暑期荒废了学业,就带着他们的二姐想找个家教——对了,你咋来这里要当家教呢?”马到成指着夏欣欣还没丢掉的牌子,这样问道。

    夏欣欣听了马到成话,居然一句话不说就低下头开始掉眼泪……

    那一瞬间,马到成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代,动不动就看见夏欣欣偷偷地跑个地方掉眼泪,心里还像当年一样,使劲儿疼了一下——唉,虽然时光荏苒,岁月流逝,可是爱哭的夏欣欣还是从前的性格,眉宇间的青春似乎早已逝去,但面庞上的妩媚却还是那么令人又爱又怜……

    “到底咋了,你别哭啊……”马到成的老毛病又犯了,只要是个女人在他面前哭,他就局促不安受不了……

    “刘德明应该都告诉你了吧……”哭了一会儿,夏欣欣才算是缓了过来,这样小声地回应说。

    “那天路遇到他,是提到了你,说是你母亲病了,正在筹集治病的钱……”马到成居然还记得这些。

    “是啊,现在愁的就是这个呢……”

    “你就因为这个要出来当家教?”

    “不然没别的办法了,我母亲得的是肝癌,需要肝移植手术,即便是我给我母亲提供肝脏源,手术费医疗费等医院也说要二三十万,我从大连来的时候带来了家里的储蓄十几万,刘德明他们听说了,帮我凑了三五万,就这样也才凑了一半的费用,我又没别的办法,我爱人在西半球的大海上航行呢,根本就帮不上忙,我母亲的病情也越来越严重,再不做手术,怕是熬不了几天了……”夏欣欣说明了具体情况。

    “那你当家教能赚几个钱呀!”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那也比一分钱不赚,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母亲死掉了强啊……”夏欣欣这样说的时候,又止不住泪流满面了……

    “说吧,还需要多少……”马到成立即决定帮对方这个忙了。

    “咋了,你现在很有钱吗?”夏欣欣抬起泪眼,居然这样问了一句,显然,在她心目中,马到成还是个穷小子呢,尽管听刘德明说,他现在给老板开上了好车,但也不至于发达到可以帮了她这么大的一个忙吧!

    “我没多少钱,但一定会竭尽全力来帮你!”马到成心说,你哪里知道老子现在变成什么人物了呀,但还是这样留有分寸地对她说。

    “有你这话,我的心里好受多了……”夏欣欣一听对方这样说,算是自我心理安慰,也算是给了对方一个委婉的答复吧。

    “20万够了吧……”马到成知道夏欣欣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能帮她多少,三百五百的,抑或是三千两千的,顶多使个天大的劲儿,拿出全部家当帮她个三万两万的顶天了,所以,一步到位,直接喊出了这样一个大数来!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听刘德明说,你之前一直都找不到像样工作,一直住地下室,为温饱发愁来的……”果然,在夏欣欣的心目中,马到成还是从前那个德行呢!

    “现在不是一步登天,傍上了一个大老板嘛……走吧,到银行去给你账户打20万,尽快让你母亲做成这个手术,让她别再遭罪,让她多活几年吧……”马到成一听夏欣欣的话,准知道她心目中的马到成还是老样子,虽然给大老板开宝马了,但毕竟还是个车豁子小司机而已,能发什么大财,又能赚什么大钱呢!

    而越是这样,马到成就越是要让对方感受到巨大的差异,居然拉起惊异的夏欣欣,直奔附近的一家银行……

    连银行的门儿都没用进,在银行外边的ATM机上,马到成就完成了20万的转账,眨眼的工夫,就把夏欣欣梦寐以求的款项给补足凑齐还富富有余了……

    看着那么大的一个钱数真的存到了自己的银行卡中,夏欣欣居然又扑簌簌地掉起了眼泪……

    “你咋又哭了呢?”马到成以为看见需要的救命钱到手了,夏欣欣会喜笑颜开呢,想不到,她的老毛病又犯了,又你们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说吧,你的钱是哪里来的?不干净的钱我可不要……”抬起泪眼,夏欣欣居然这样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