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1章:不许哥偷看

    “假如鉴定结果是真实的,那问题就出来了,为啥我二叔跟牛牛鉴定不是亲生的,但我爷爷跟牛牛鉴定就是亲孙子了?”牛畅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不是说瞿凤霞是跟你爷爷的私生子生下的牛牛嘛……”黄幼祥也听说了这个梗……

    “胡扯,爷爷说的那个私生子肯定是编造出来的!”牛畅立即否定了这个说法。

    “假如真是编造出来的,那就奇怪了,除非……”黄幼祥却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牛畅很是警觉,以为黄幼祥因此会说出有价值的信息来,就马上这样逼问。

    “我不敢说……”

    “为什么不敢说?”

    “我怕说了你未必信……”黄幼祥居然这样回应。

    “那也必须说!”牛畅几乎是在命令对方。

    “那你保证我说了你不怪我……”黄幼祥算是怕了这个小姑奶奶了。

    “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咋这么磨叽呢,说,再不说我就急眼了!”牛畅还真是要动横了……

    “我觉得,除非有一种可能才会出这样的情况……”黄幼祥一看不说是不行了,就这样铺垫说。

    “什么可能?”

    “就是你这个二叔不是你爷爷亲生的!”黄幼祥居然给出了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

    “对呀,我咋没想到呢?不对,假如不是亲生的,那为什么我爷爷跟牛牛又是爷孙关系呢?”牛畅开始还以为这个说法是个突破口,可是转而就给否定了……

    “那就应该是有个私生子存在过吧……”黄幼祥又把话头给扯回去了……

    “绝对没有,从来没听说过,咋会突然冒出来呢!”牛畅还是断然否认。

    “假如没有私生子的话,我的假设也就不成立了……”黄幼祥只好这样承认说。

    “那,有没有可能,我的这个二叔压根儿就是个假冒的,根本就不是我原先的那个二叔了呢?”牛畅试着这样问。

    “天哪,这个我可从来没敢假设过——假如他是假冒的,难道他老婆徐美仑会认不出来?假如他不是你爷爷的儿子,你爷爷再老糊涂,也不会发现不了蛛丝马迹吧!”黄幼祥听牛畅这样问,还真的吓了一跳,马上找出诸多理由予以否定。

    “其实我们发现了很多二叔的可疑之处,但就是拿不出真正的证据来证明他是个假二叔!”牛畅也在琢磨,这个话题要不要深入下去了……

    “我觉得吧,不会是假的,假如这件事儿出了某种蹊跷的话,十有**是在你爷爷和牛牛的亲缘鉴定环节上……”黄幼祥凭借他的经验和观察,以为问题应该处在这个环节上,就这样回应说。

    “你的意思是?”牛畅想知道真相。

    “当然,这只是推测,完全不能当做事实……”黄幼祥就怕说错话。

    “你就痛快说吧!”牛畅立即逼迫说。

    “牛牛和你二叔的两次亲子鉴定都是我亲自经手的,我敢保证中间没做任何手脚,但你二叔带着牛牛和你爷爷的样本去了省里的检测中心检测出的结果,我可就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没做任何手脚了……”黄幼祥这样猜测说。

    “可是我不明白,二叔和我爷爷为啥要做这个手脚呢?”牛畅却提出了这样的诘问。

    “这样的话,收养起来就名正言顺呗——你想啊,你二婶一时半会儿生不出孩子来,所以,牛牛成了你二叔家的挡箭牌,万一你爷爷突然撒手人寰了,牛家的万贯家财如何继承那说道可就大了去了,有牛牛和没牛牛,那可就有了天壤之别了——而且,牛牛跟牛家有没有亲缘关系也至关重要,所以,你二叔到省里做的这个牛牛和你爷爷的亲缘鉴定比之前牛牛和你二叔做的亲子鉴定还要至关重要……”黄幼祥凭借他的理解,这样解释给牛畅听。

    “为什么这么说?”牛畅并没全听懂。

    “因为牛牛要继承的不是你二叔的遗产,而是你爷爷的遗产呗!”黄幼祥这样解释说。

    “嗯,听你这么说,还真有几分道理……”牛畅这下听懂了好像。

    “我对天发誓,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假如你证明我说了假话的话,你立马到你爷爷那里去揭发我今天对你的糟蹋,我认打认罚!”一看牛畅听懂了自己说的,黄幼祥趁机马上这样发誓说。

    “好吧,我信你说的都是真的了,不过我还要提醒你,今天发生的事儿,把柄在我手里,你休想毁灭证据,更别想借此来做什么文章!”牛畅开始准备结束这次行动了。

    “我哪里还有心情做什么文章啊,这样吧,我保险柜里的二十万你拿走吧,算是我对你非礼的一点点补偿,咱俩因此也有个君子协定,这事儿哪说哪了,到此为止,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黄幼祥有这样保证说。

    “可是黄叔叔真的糟蹋了我三五回呢……”牛畅趁机还提这事儿。

    “那不都是误会嘛,我都认罪了,拿着吧,这点钱就算我的一点点补偿了,行不?”黄幼祥双手奉上那二十万……

    “那好吧,这可是你硬给我,不是我主动要的,将来追究起来你可别往我身上赖!”牛畅还要这样来一句。

    “不会不会的,我巴不得再也不提这件事儿了呢……”黄幼祥发自内心地说。

    “那好,那我走了……”牛畅对黄幼祥的回答比较满意。

    “再见,不送你了……”目送牛畅拿着那二十万现金离开,黄幼祥才想从噩梦中醒来一样,瘫坐在沙发上,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

    早在制定这套行动计划的时候,牛畅就提出过反对意见:“哥真舍得我被那个半大老头子给糟蹋呀!”

    “这不是为了死死地套牢他,然后从他嘴里套出真话嘛……”牛欢当时是这样劝牛畅的。

    “可是,他若是真的糟蹋了我可咋办呀!”牛畅是在试探哥哥到底在不在乎她的贞洁。

    “你早就不是黄花闺女了,还怕什么糟蹋呀!”牛欢才不会珍惜这个妹妹的什么贞操呢,特别是在知道了她是牛家的种,而自己不是之后!

    “谁知道他是不是个畜生啊,被他糟蹋了之后,还有没有个人模样了呀!”牛畅当时并不知道黄幼祥是个什么货色,生怕被他糟蹋的时候受到严重伤害,才这样但心地争辩道。

    “我估计,像他那样的高级知识分子,不会兽性大发那种,甚至还会穿泳衣才肯行事的那种……所以,你要记得留住那些泳衣作为证据。”牛欢却完全没考虑牛畅会受到伤害之类的细节,这样回应她说。

    “这个哥就放心吧,假如他真的那么做了,我肯定趁其不备拿在手里……”牛畅一听哥哥根本就不在乎她是否被糟蹋,或者被糟蹋成什么样子,也就不再争辩什么了,因为哥哥的命令必须无条件执行,否则,今后就没有飘的好日子过了……

    “还有这个你带上,事先放在沙发对面的一个平台上……”牛欢边说,边递给牛畅一个很古怪的东西。

    “这是什么呀?”牛畅用手摆弄着这个貌似某种器材的东西问。

    “无线遥控探头,可以隔空录下屋里发生的一切!”牛欢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哥还要录像啊,那不是把他糟蹋我的镜头都给录上了吗!”牛畅一听是录像,马上这样担心地说。

    “当然了,这个比你保留泳衣还重要呢!”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必须做的一个环节,也是彻底拿住黄幼祥的主要手段!”牛欢却立即打消了牛畅任何抵触的念头!

    “那哥不许偷看!”牛畅只好提出了这样的小小要求。

    “放心吧,哥什么没见过,何况你是我亲妹妹,我有啥好看的!”牛欢似乎对妹妹被糟蹋一点儿观摩的兴趣都没有!

    “那好吧,这样也好,假如我真的有什么危险了,哥是不是还能及时上去救我呀!”牛畅却灵机一动这样来了一句。

    “那是当然……”牛欢随口答应说。

    “承认了吧,哥还是偷看到现场的我了……”原来牛畅是设了这样一个圈套让牛欢钻,他还真就钻了进来!

    “难道你还怕哥看到你?哥那是暗中保护你!”牛欢这样强调说……

    “好了好了,哥别说了,我去执行任务就是了,不过这次任务特殊,哥要加倍让我飘……”牛畅只是趁机提出了这样的恳求。

    “这个你放心,哥早就把功给你记好了……”牛欢立即这样答应说。

    整个计划执行中,唯独在黄幼祥保险柜里发现二十万这件事儿没预料到,只想套出真相就离开,想不到,居然还意外收获了20万,牛畅心想,虽然被糟蹋了几把,但却没伤着身体,还险些从中获得了某种特殊的快慰,但拿到了这20万,却令她十分高兴,急忙从黄幼祥的公寓出来,就下楼去,可是却不见了哥哥开来的悍马车——说好了哥哥在悍马车里录像的,咋不见了人影呢?

    牛畅立即拨通了牛欢的手机,问:“任务完成了,哥在哪里?”

    “出岔子了,你刚进去不久,就来了警车,就停在我开的悍马旁边,我不敢再多呆呀,生怕他们发现什么,就急忙开走了……”牛欢这样回答的时候,好像还有点紧张呢。

    “这么说,哥没录成像?”牛畅最关心这个了,因而心头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