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9章:再糟蹋一遍

    “我看差不多,不过也得根据具体情况来变化——反正五十万以下金额你都不用跟我商量,只要需要,你只管动用好了……”牛旺天居然给出了这么大权限!

    “知道了老爸,我这就开始运作了……”马到成挂断牛旺天的电话,马上对何招娣说:“走吧,到银行去……”

    “去银行干嘛呀?”何招娣不知道牛先生这是要干啥。

    “我跟老爸商量了一下,估算有三十万的启动资金差不多够了,我这就到银行给你的卡里打三十万,作为你开这个炖菜馆的启动资金……”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天哪,一下子给我那么钱呀,我能管理好吗?”一听牛先生要一下子给她这么多钱,何招娣真觉得有点难以承受的样子了。

    “这样吧,你有时间就到类似的餐馆去参观打探,看看需要购置什么样的厨具,碗筷桌椅之类的,回头心里也就有数了……”马到成也不知道这钱是多还是少,就这样提议说。

    “那就等那个时候再给我启动资金也不晚呀!”何招娣还是觉得,手里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有点麻爪的感觉。

    “这个你就不懂了,我跟老爸说完必须尽快把钱抠出来,不然的话,他忘了这事儿,我还得重新申请,所以,落袋为安,先把钱打到你的卡里再说,多了就作为后续的现金流,不够我再帮你申请……”马到成却透露出了这样一个信息给对方。

    “你对我可真是太好了,真不知道该怎样说我爱你了……”何招娣看着这个不但十分受用还如此慷慨大方的男人,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给我的已经很多了,我很满足了,现在该我回报你的了……”马到成居然反过来这样说。

    “你这样的男人绝对是空前绝后绝无仅有,能遇上你,真是我们何家姐妹三生有幸啊!”何招娣真是发自肺腑地彻底爱上这个“二妹夫”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快点去银行吧……”马到成知道她为什么这样感激自己,但却知道接下来应该尽快做什么,就带她去了附近的银行……

    由于何招娣身上从来没有什么银行卡,就只好先办了一张,然后,马到成通过atm机转账的方式,从牛旺天的那张可以无限透支的银行卡中,转了30万现金到了何招娣的那张刚刚办好的银行卡里……

    拿着那张卡,何招娣都傻掉了,久久地抱在心口窝,不知道该如何说感激的话了……

    黄幼祥近一个时期可谓是身心疲惫,自打没经得住瞿凤霞的魅惑跟她有了一腿之后,各种危机就纷至沓来,就因为那一个粉红色的套子,差点儿丢了他年薪五六十万的好工作!

    戴罪立功的心理才让他硬着头皮两次担当了牛得宝和牛牛亲子鉴定任务,本以为牛得宝答应收养牛牛就能了结此事,让他消停下来呢,却因为从京城回来的路上出了离奇的车祸,导致那辆丰田霸道报废,瞿凤霞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严重后果……

    还好,他和牛牛侥幸活命,之后,牛牛也被牛得宝给顺利收养了——这才让他缓了一口气,听说周六周日又要加班,趁周五比较清闲,就请了半天假,打算回自己的住处好好休息一下……

    黄幼祥属于牛旺天高薪聘来的高级医疗专家,不但给了他一个副院长的职位头衔,还特地给他这个级别的人,在旺天大厦的16层装修了几套豪华公寓,虽然面积只有百八十平米,但舒适程度很高,作为老婆孩子在国外,独居于此的黄幼祥来说,已经足够用的了……

    别看18层距离16层近在咫尺,可是一连多天黄幼祥硬是昼夜辛劳没回过这套专属他的豪华公寓来休息过夜!

    今天终于得闲回来了,打算好好洗个澡,换上休闲的衣服,听听自己最爱听的音乐,然后好好睡上一觉,攒足了精神,也好继续回到班上,让这个高薪的职位得以保持下去,也好让国外求学和陪读的孩子和老婆有足够的资金得以维持……

    可是令黄幼祥万万想不到的是,刚刚打开豪华公寓的门,就发现有点异常——为什么摆放好的脱鞋不见了?为什么看见地上有凌乱的东西?为什么冰箱的门被打开了,里边的东西散落在地上?再看客厅卧室,更是被弄得杯盘狼藉一地鸡毛的感觉——不好,这是来贼了!

    虽然没听到任何动静,但黄幼祥还是觉得毛骨悚然,赶紧到厨房抓起一把尖刀,屏住呼吸,开始逡巡公寓里的每个角落,假如这个该死的贼还在公寓里的话,至少用这把尖刀把他吓跑吧!

    蹑手蹑脚地查找,提心吊胆地寻觅,最后居然在客厅的沙发上,听到了有人酣睡的呼噜声!

    立即将尖刀对向了那个方向,然后,极力控制加速的心跳,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过去……

    天哪,一个惊人的场面让他本来就心动过速的心跳几乎一下子停跳了!

    沙发上居然躺着一个蒙面的女人,下半身几乎什么都没穿,就那么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让他一眼把什么都看见了……

    天哪,难道这个毛贼是女人?

    偷了东西没走,看见冰箱里有酒有吃的,就大吃二喝起来,直到把自己弄醉了,就斗胆睡在了这里?

    一个毛骨悚然的想法瞬间跳入了他的脑海——难不成是瞿凤霞没死,这工夫回来了,就潜伏在了自己的公寓?

    这个想法差点没让黄幼祥休克过去,缓了一阵才镇定下来——还好,她现在睡着的状态,老子趁机绑了她,也就没有反抗能力了吧,然后再弄醒她,问问到底是啥回事儿吧!

    然后,将裙子撩起来,完全盖住了上半身和整个面目的女人还没等黄幼祥接近,就突然翻了个身,吓得黄幼祥立即退后了几步,生怕她一下子醒来,看见自己手持见到然后惊声尖叫将左邻右舍给招来,就屏住呼吸等待她的反应……

    结果,是虚惊一场,这个女人只不过是睡梦中翻了个身而已,转而又呼呼睡去了……只不过刚才四仰八叉的样子有所改变,不是变得收敛了,而是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地开放了,几乎把什么都露在外边了!

    尽管黄幼祥看了一眼就马上把目光移开了,但由于听到了对方在继续打呼噜,才算松了一口气……

    大概从老婆陪读跟孩子去了国外,黄幼祥就一直这样单着,所以才会见了瞿凤霞那样风情的女护士总是垂涎三尺,时不时就跟她开那种成人的玩笑,梦里也时不时的就跟她搞在了一起,然而,却一直没能得手,所以,那天她突然闯进办公室,直接拉开架势就让他直捣黄龙,他居然毫不迟疑就掉进了她深不可测的陷阱!

    虽然吃了那么大一个亏,差点丢了这个又体面又高薪的工作,但事后黄幼祥还是时常想起那天办公室里的桌震有多么的惊心动魄!

    只是后来去京城再次面对瞿凤霞的时候,虽然又“不用白不用”地送到了他的眼前,但由于那个时候他提心吊胆身心疲惫到了极限,所以才多次瘪茄子,没有再做成一件好事!

    然而,自打瞿凤霞出事儿后突然失踪人间蒸发之后,黄幼祥也开始回到了平静的生活中,却又时常想起了她,或者又开始蠢蠢欲动想女人了……

    今天,此刻,回到公寓,本想好好休息,却遇到了一个如此胆大妄为的女贼,特别是被她不经意间摆出的样子给弄得心慌意乱——奶奶的,这是在考验老子的定力呀!

    然而,这个当口,不经意间再看沙发前边的茶几,居然惊异地发现摆放着自己收藏的一款名贵的茅台酒——瓶盖已经打开,用手轻轻拿起来,尼玛,只剩下少半瓶了——还真他娘的能喝呀,这么好的酒,居然被她一个人这样给糟蹋了!

    再看房间其他地方,几乎每个地方都被她给翻乱和糟蹋得不成样子了……

    一股子邪火猛地蹿上了黄幼祥的脑门上,心里不住地狂骂道:“别管你是谁,既然你这样糟蹋了老子的好东西,那老子对你也就不客气了!也趁机糟蹋糟蹋你!”

    然而,都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了,这个医学专家居然在脑子里跳出了一个概念:不行啊,这样直接糟蹋对方,谁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的女人,万一带着脏病,岂不是没糟蹋成她,自己反被感染了吗!

    只是那股子报复的邪火不宣泄排遣,黄幼祥实在是难以遏制心中的怒火,立即翻找出了雨衣,披挂好了,然后一蹴而就就开始宣泄起来……一番糟蹋过后,这个酩酊大醉的女贼居然还没醒来!

    那就再糟蹋她一遍!

    三番两次之后,黄幼祥有些筋疲力尽了,这才有点恢复理性,忽然想起刚刚怀疑过,这算不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瞿凤霞归来了,一把将一直覆盖在她脸上的长裙给揭开,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天哪,怎么会是你!”黄幼祥身不由己情不自禁脱口而出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