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6章:别没正经的

    还好蓝梅沉着冷静,灵机一动这样回答说:“开发商赠送的呗!”

    “开发商还赠送席梦思?”王大力很是惊异地这样问。

    “还不是看在牛监理的面子上,给咱家特殊的照顾呀……当时问我要不要,我一看,现成的席梦思,不用白不用,正好放在空房子里,还有个临时休息的地方,我也就要了……”蓝梅编造出了为什么要了这个席梦思。

    “要得对——正好咱俩今天都没事儿,就在这个席梦思上,把洞房直接入了得了……”王大力边说边过来就揽住了蓝梅的腰肢……

    “别没正经的,快点松开我……”蓝梅满心都是二公子的音容笑貌和刚刚在一起的时候,那些令人荡魄**的气息和情景,所以,对王大力的亲热十分的排斥和反感,就边推他边这样说。

    “咦,你的衣服扣子咋系错了呢?”王大力在抱住蓝梅的时候,距离近了,居然看出了蓝梅慌乱中穿衣服系扣子的时候,俩衣襟儿不一般长短,就看出是扣子系错了……

    “这是最新流行趋势懂不懂啊!”被王大力发现了这个几乎是致命的细节,蓝梅还真是心里突突乱跳了几下,但转而就这样聪明地回答说。

    “系错扣子也算是时髦?”王大力再次觉得不可思议了。

    “对呀,这才能张扬出个性来嘛!”蓝梅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还真是担心这个王大可还看呢从其他方面发现自己“偷情”的蛛丝马迹了……

    “真是不敢苟同呢……”王大力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洗错扣子算什么时髦。

    “苟个屁同——赶紧松开我,还有很多事儿要忙活呢!”蓝梅越发觉得今天可能要被王大力发现自己的“奸情”了,所以,想尽快摆脱他。

    “什么事儿也没有咱俩这件事儿需要立即忙活,你就答应我吧,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特别想跟你那个!”王大力似乎不再追究系错扣子的细节了,转而热切地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真的想?”蓝梅心说——看来,今天不答应他,他注定是要引起某种怀疑,索性,像之前跟二公子说的那样,囫囵着跟他好一把,将来无论是入洞房还是怀上了,都好解释了,也就开始妥协了。

    “都快想死了!”王大力气喘吁吁地这样回答说。

    “我倒是可以答应你,不过,现在我饿了,你不能让我提溜个瘪犊子跟你那个吧!”蓝梅心里打好了算盘,所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好好好,我这就请你下去吃饭!”王大可一听蓝梅答应跟他那个了,立即满口答应请蓝梅吃饭,等吃饱喝足了,再那个,或许更来劲吧!

    到了枫林阁小区外边的一家酒店,坐下来点菜的时候,蓝梅说要去趟洗手间,才得以脱身,到了洗手间,将二公子留存在她身上的痕迹都给清除掉,擦拭干净了,才回到了饭桌旁……正好菜饭都上来了,王大力就要开吃,却被蓝梅给止住了:“等等……”

    “还等啥?”

    “一会儿就要跟你那个了,咋地也得小小地举行个仪式吧!”蓝梅想圈拢王大力入自己的圈套。

    “举行啥仪式呀?”王大力却有点莫名其妙。

    “最起码,也得喝点酒庆祝一下吧!”蓝梅还在铺垫。

    “对对对,咱俩喝杯交杯酒,然后就算是举行完入洞房的仪式了!”王大力果然上道了。

    “嗯,我同意……”

    “服务员,来几瓶啤酒……”王大可一扬手,就要服务员上啤酒。

    “不喝啤酒……”蓝梅却直接给否掉了。

    “为什么呀?”王大力完全不懂对方的意思。

    “喝一肚子稀里咣当的,待会儿那个能好受嘛!”蓝梅居然用了这样的理由!

    “难道你想喝白酒?”王大力这样问道。

    “嗯,听说喝白酒很来劲的……”蓝梅再次抛出了神秘的媚眼这样暗示王大力某种意思。

    “好好好,就喝白酒——服务员,店里都有啥白酒?”王大力这才算是明白了蓝梅的意图——你是想借酒劲做那个呀——理解你,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嘛,是得有点酒精壮胆!

    “我们是小酒店,没有高档酒,只有散白和二锅头……”店员却这样说道。

    “那就来二锅头吧……”蓝梅这样回应说。

    “要什么度数的?”

    “有什么度数的?”王大力这样问。

    “有65°、53°、42°、36°……”店员马上这样回答说。

    “就来65°的吧……”蓝梅居然这样回应说。

    “为啥要这么高度的呀?”王大力压低声音这样问蓝梅。

    “低度都是勾兑出来的,要喝就喝高度的……”蓝梅给出了这样的解读。

    “65°——都快成酒精了!”王大力这样危言耸听地回答说。

    “我都不怕度数高,你怕啥呀,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儿呀!”蓝梅突然声高八度!

    “好好好,都听你的,行了吧——就来一瓶65°二锅头吧!”王大力立马没电了,直接妥协认输了……

    三五杯下肚,蓝梅没咋地,王大力却已经有些扛不住了……

    “这酒的劲儿太大了,我有点晕乎了……”王大力说的还真不是假话,平时他就不胜酒力,喝一瓶啤酒就会微醉的主,今天突然喝了几杯高度白酒,立马就有些头脑眩晕,舌头不利索了……

    “这说明劲儿还不够大……”蓝梅耍了手段,早已将高度酒换成了白开水,所以,十分清醒,竟这样来了一句。

    “你咋这么说呢?”

    “假如真的劲儿大的话,你现在还能这么清醒啊,早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蓝梅这样回答说。

    “不行了,不能再喝了,再喝的话,待会儿就跟你办不了那件好事了……”王大力真的接近醉酒的边缘了……

    “小点声儿啊,让别人听见了,还以为咱俩是约炮的呢!”蓝梅这样提醒王大力说。

    “怕啥,咱俩已经领证了,谁来抓咱俩,就给他们看结婚证!”王大力借着酒劲儿,直接大声豪气地说……

    “少说两句吧,好了好了,不逼你喝了,最后喝了这杯交杯酒,咱俩就回去吧……”蓝梅却小声在他耳根子这样提醒说。

    “好好好,咱俩……喝,交杯酒……”一听要喝交杯酒,王大力不再推辞了,将满满一杯一饮而尽……

    交杯酒下肚,王大力站起来就打晃了,走路也像脚踩棉花的感觉……蓝梅结了账,将剩菜打包,剩下的几两二锅头居然也打包带走,搀扶着醉意朦胧的王大力,就回到了枫林阁的毛坯婚房……

    倒在那个没开封的席梦思上,王大可觉得自己仿佛在云里雾里,飘飘忽忽的,几乎没了行动能力……

    蓝梅却凑过来,贴近王大力说:“咱俩这就那个了,你还行不行啊!”

    “谁说不行了,老子到啥时候都是顶天立地的一条好汉……”王大力越是醉酒就越是逞强,哪里会服软呢!

    “还敢吹牛……”蓝梅继续激将他。

    “不是吹牛,这点儿酒撂不倒老子,不信你试试!”王大力还在继续拉硬……

    “你若真是条武松那样的好汉的话,敢不敢跟我喝对口酒?”蓝梅趁机提出了新的花样。

    “对口酒是啥酒?”王大力果然有点发懵,就这样问道。

    “就是我把酒喝在嘴里,然后,嘴对嘴地吐送到你的嘴里……”蓝梅这样解释说。

    “跟我亲嘴儿呀,没问题,别说是对口酒,就是你喝了毒药跟我亲嘴儿,我都敢把毒药吞下去,大不了一起死呗,到了那边,咱俩变成蝴蝶,像梁祝那样翩翩起舞,咋样?”王大力没喝对口酒,就已经彻底醉意朦胧了……

    “你以为我像潘金莲会毒死亲夫呀,算了,不跟你喝对口酒了……”蓝梅反倒玩儿起了欲擒故纵。

    “求你了,算我口误,赶紧跟我和对口酒吧,我真的等不及了快……”王大力一看蓝梅要不理他了,赶紧拉住她,这样央求说。

    “这可是你求我的……”蓝梅还要丑话说在前头。

    “是我求你的……”王大力这样确认说。

    “那好吧……”蓝梅一看火候到了,就真的那么做了……

    这杯对口酒下肚,王大力几乎失去了正常的意识,懵懵懂懂的,觉得蓝梅在他的身上忙活了好一阵,一阵特殊的爆炸释放,让他有了这样的印象——终于跟自己的未婚妻把那件好事儿给办成了,从此以后,俩人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了……

    其实,他连蓝梅的毛儿都没碰着,但却以为拿走了蓝梅的第一次呢……

    马到成金蝉脱壳,离开枫林阁,打车到了旺天大厦楼下,坐进了自己的那辆宝马车里,才觉得自己安全了……

    放倒了坐席,躺平自己,回想刚才的经历,还真是有惊无险,若不是自己机灵,蓝梅也反应快的话,被她未婚夫捉了双的话,可真就没法交代了,看来今后再跟蓝梅约会的时候,一定要选个安全可靠的地方,再也不要这样的担惊受怕了……

    本想在车里多单独躺一会,充分休息一下,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何盼娣打来的,接通了,听见她说:“牛先生嘛,我是何盼娣,我和螳螂把罚金交了,六个弟弟妹妹的户口也在螳螂的帮助下,都给上好了,您现在哪里,我要跟你见面,我有重要的话要跟您说……”

    重要的话?难道是那件事儿?马到成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