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5章:王大力捉双

    “因为那个女同学一直暗恋追求王大可,眼瞅毕业了,鼓足勇气去跟王大可表白,却当头给她泼了凉水说,他心中的女神是蓝梅,你就死了这份儿心吧!那个暗恋他的女生痛不欲生,回到宿舍,看见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居然上来就在我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你看呀,现在还有牙印儿呢……”蓝梅边说,还边扭过她的香肩给马到成看……

    “看来你跟王大力还不是一般的缘分呢!”马到成边趁机欣赏蓝梅身上更多的风景,边这样来了一句。

    “啥缘分呀,太熟悉了,也就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了,哪像跟你,萍水相逢,一见钟情,毫不迟疑,就把最宝贵的一切都给了你……”蓝梅看出了二公子淡淡的醋意,所以,马上这样强调说。

    “可是,你们新婚之夜的时候,咋跟他解释呢?”马到成的意思是,你把第一次给了我,回头到了真正面对新郎的时候,你咋解释呢?

    “解释啥,这几天我找个机会灌醉他,然后跟他也囫囵好一把,也就什么都不用解释了……”蓝梅居然藏了这样一个心眼儿……

    “这样他就能认?”马到成心里还是不踏实的感觉。

    “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由不得他选择!”蓝梅却觉得她完全能驾驭王大力。

    “这事儿你还是想稳妥了才好,不然事情闹僵了,大家都难受……”马到成还是劝告对方,千万别硬来。

    “放心吧,从认识王大力那天起,他就从来没说过上句,到什么时候,都是以我为主来决定任何事情的,所以,你一百个放心好了……”

    然而,蓝梅的话音还没落地呢,忽然听到有人来敲门!

    马到成立即心惊肉跳起来!这里是新房,这会突然来敲门?

    说好了那些装修的明天来勘察设计呀,不会是装修的,难道是物业的看见有人在毛坯房里嘿咻,就来管闲事儿了?不能啊,物业的应该不会管这样的闲事儿吧!

    那会是谁呢?马到成的心里忐忑不安起来,这要是被谁给捉双了,可咋解释呢!

    越害怕就越是见鬼!

    而蓝梅听到敲门声,却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穿好衣服到了门口往外一看,立即对二公子说:“是王大力!”

    “天哪,他来干嘛呀?是不是发现咱们了,前来捉双的呀!”马到成一听果然是王大力堵在了门外,立即心慌意乱取来。

    “他敢!”蓝梅却异常镇定。

    “敢不敢的,不是已经站在门外了吗!”马到成越发觉得,今天是难以脱身了。

    “那也不用怕他……”蓝梅似乎在动脑筋想办法,如何逃过这一劫。

    “要不,我从窗户逃走吧!”马到成居然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这是七楼,你逃得走吗?跳下去还不摔个半死呀!”蓝梅却直接否定了他的提议。

    “可是,一旦被他捉住,你可就……”马到成担心一旦被王大可给捉双了,蓝梅和王大可的婚事可能就此告吹了……

    “俗话说,提上裤子不认账,咱俩沉住气,来个死不承认,看他有啥招儿!”蓝梅在这样的时候居然有这样的章程!

    “可是,席梦思咋解释呢?”马到成觉得,这个席梦思是最大的罪证,一旦被追究,如何解释呢?

    “不用解释……”蓝梅似乎有了主意。

    “可是有席梦思在,肯定让人想入非非呀!”马到成还是担心得不行。

    “没事儿,看我的!”蓝梅说完,居然一下子把房门给打开了!

    “你咋来了?”蓝梅假装惊异地这样问道。

    “我担心十万块的装修费不够,就又凑了几万块,可是到镇里去找你,你父母却说你可能在婚房里,我就拿着钱到这里来了……”王大力边说边从兜里掏出几万块钱来,表示他说的都是实话。

    “好啊好啊,把钱给我吧!”蓝梅还真是见钱眼开的女人,一把将王大力手中的钱抢了过去,算是占为己有了!

    “他是谁呀!”到了这个时候,王大力才发现站在蓝梅身后的一个大男人,有点惊异地问道。

    “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跟开发商谈妥了,看这个……”蓝梅顾左右而言他地完全不理睬王大力的问题,直接拿出了有牛得宝签名的开发商给她的装修合同底单给王大力看……

    “我不看这个,我问他是谁!”王大力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马到成,很是惊异地这样说道。

    “他就是开发商派来看房子准备立即装修的人呀!”蓝梅灵机一动这样说。

    “不是吧,我咋看他像……”王大力似乎认得这个跟自己的未婚妻独处一室的男人是谁!

    “奸夫?王大力,你也太卑鄙小人了吧,你……”蓝梅心直口快,居然直接这样反馈和质问起来……

    “不是不是,我看他像……”王大力却不是来捉双的意思。

    “王大力,你给我听好了,你若是怀疑我跟开发商的人有那样的关系,我马上就跟你离婚!”蓝梅直接扔出了撒手锏!

    “你看你,急啥呀,我说他像的那个人,是刚刚在我叔叔家里听说的一个人,我叔叔拍了合影照片我认得他……”王大力这样解释说。

    “你认识他?”蓝梅感觉王大力不是成心来捉双的,而是真的认识这个牛家的二公子……

    “他是不是叫牛得宝?”王大力居然说出了对方的名字!

    “你真认识他?”蓝梅真的有点惊异了,一旦王大力认识牛得宝的话,这将意味着什么呢?她的心里也没底。

    “对呀,就是他昨天在我叔叔家的跑马场,拦住了惊马,救了我大侄子王赟呢!”王大力居然说出了这样的惊人事实。

    “你昨天真的干了这些事儿?”蓝梅真的很吃惊,绝对想不到,这个二公子在王大力的叔叔王大疤瘌家还有如此上乘的表现,就转而去问二公子。

    “小事一桩,何足挂齿……”马到成心说,呵呵,又到了可以装逼的时刻了,所以,很是谦逊地这样来了一句。

    “哎呀,你真是那个救人英雄啊,太巧了,在这样的地方遇到你了!”王大力居然热情地伸出双手过来跟马到成握手!

    “枫林阁是我们牛家全资的开发商,我现在挂职在这里做监理,正好人手不够,我就先过来看看这套房子的装修该如何设计……”马到成赶紧自圆其说地这样解释他为何跟他未婚妻在这套毛坯房里……

    “他可仗义了,明明咱们只交了十万块,经过他的努力,能给咱们装修出二三十万的档次来呢,看看,这个底单上写得清清楚楚的……”蓝梅对二公子的解释心领神会,马上趁机再次将那个底单递给王大力看。

    “真的呀,谢谢牛哥!”王大力居然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牛哥也是你叫的!”蓝梅心里特别鄙视王大力的德行,在奸夫面前居然什么蛛丝马迹都嗅不出来,还要跟奸夫热情搭讪——唉,这样的男人不给他戴绿帽子才怪呢,所以,气不打一处来,就这样嗔怪说。

    “那我叫什么呀?”王大力还一脸的懵懂。

    “对了,他该叫你什么呢?”蓝梅似乎更加来气了,死逼无奈,只好把球提给奸夫牛得宝了。

    “就叫我牛监理吧,这是我现在的身份嘛……”马到成只好借题发挥,说出了这样一个稀奇古怪的称谓来。

    “那我就叫您牛监理了……”王大力还真就这么叫了!

    “好了,这里我也看得差不多了,我该回去跟施工的人员汇报,让他们准备好明天如何开始装修了……”马到成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所以,想趁机金蝉脱壳……

    “那好吧牛监理,多谢您这么关照帮忙,回头找机会好好谢谢您啊!”蓝梅恋恋不舍地这样说道。

    “不用谢,凡是我们枫林阁的业主,都是我们开发商的衣食父母,所以,让业主满意是我们最大的心愿……”马到成知道蓝梅的眼神里充满了难舍难离,但还是用这样的言语来暗示她,我必须离开才可以脱身……

    “那再见了牛监理,日后有事儿再联系……”蓝梅真想上来与他吻别,却碍于王大力在场,只好十分隐晦地表达对二公子的依恋……

    “好好好,日后有事儿常联系!”马到成一秒钟都不想再多呆下去了,摆摆手,就闪出了房门,然后,快步从楼梯逃之夭夭了……

    毛坯婚房里就剩下蓝梅和王大力的时候,蓝梅立即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质问道:“你到这里来,咋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呢!“

    “我不是想带着钱给你个惊喜嘛!”王大力嬉皮笑脸地这样解释说。

    “这叫啥惊喜,害得人家牛监理以为你是来捉双的呢!”蓝梅故意往这上面说,倒要看看王大力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啥!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们俩又没——咦,这里咋还有席梦思呢!”王大力刚刚说到一半,一下子看到了主卧的地上有个没开封的席梦思,立即转移话题,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一听王大力这么问,蓝梅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儿,果不其然,这个席梦思引发了王大力的怀疑,这可咋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