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4章:被女同学咬

    “装修这套房子要十万块?”马到成对装修这样一套房子需要多少钱还真是概念模糊,就这样问了一句。

    “这还是最简单的装修呢,豪华装修还不得二三十万呀!”蓝梅的表情绝对是一种可望不可即的样子。

    “这样吧,我给枫林阁项目负责人打个电话,问问他们能不能用十万装修成二三十万的感觉来……”马到成的本意是想少花钱多办事……

    “哎呀二公子,那可太感谢你了,我巴不得你帮我这个忙,可是又不好意思开口呢……”原来蓝梅在装修的问题上也想求二公子帮忙的……

    “咱俩都是这样的关系了,我咋会不帮你这个忙呢!”马到成说完,立即给开发商的总经理打电话,说明了他是谁,要干什么,对方一听是牛旺天的二公子,立马恭恭敬敬地回答说:“二公子开口了,别说是十万的装修款装出二三十万的感觉来,即便是一分钱不花,也能装出豪装的水平来!”

    “那我可真的一分钱都不花了……”马到成有点得寸进尺地这样跟对方说。

    “只要二公子过来签个字,也就一分钱不用花了……”对方心里一定在说,连整个枫林阁小区的开发都是你们牛家的,这套房子的免费装修算个球呢!也就满口答应了……

    “那好,那我这就过去签个字!”马到成挂断电话,转而对蓝梅说:“没办法,我一打电话他们就主动申请免费装修,而且是样板间的那种豪华装修……”马到成也想不到本想花小钱办大事儿,结果变成了不花钱也办事儿的大好局面,就只好这样装逼说……

    “真的呀,爱死你了……”蓝梅一听,连王大可昨天给她的那十万块装修钱也给省下了,顿时激动地眼泪都快下来了,急忙跟随二公子到了开发商总经理的办公室,把装修的协议书给签了,手里拿到了装修协议底单,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没别的表示,还是拉二公子回到毛坯房,再次疯狂地跟他在那张还没开封的席梦思上展开了一场欢天喜地的花式摔跤,直到筋疲力尽为止……

    “对了,咱俩都好成这样了,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马到成真觉得蓝梅是个魅力非凡的女孩子,性格爽快,样貌出众,可是都好成这样了,还不知道她是干啥的呢!

    “你猜猜看……”蓝梅似乎已经累得没有力气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了……

    “难道你是某个学校的美女教师?”马到成看蓝梅的气质谈吐还真有点像初中以上的美女教师……

    “我这样的性格,才不会去做孩子王呢!”蓝梅马上予以否决。

    “那,你该不是某个大公司老总的贴身秘书吧……”马到成心想,像蓝梅这样的长相气质,按说做个贴身秘书之类的绰绰有余吧!

    “少毁我,我才不会给谁当小蜜去呢!”蓝梅再次一票否决。

    “难不成,你是某个航空公司的空姐?”马到成真有点黔驴技穷了,真不知道猜什么职业会符合蓝梅的身份,索性,猜个有点玄乎的试试……

    “才不是呢,我恐高你不知道啊,刚才被你托举起来的几下动作我晕得都快不行了,你没看出来呀!”蓝梅再次否定了对方的猜测,而且还举出了实际例子。

    “我还以为你是飘飘欲仙才那样了呢——看来,我真猜不出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了……”马到成终于认输了。

    “告诉你吧,我在广播电视台做播音主持……”蓝梅这工夫有点缓过来了,就再次趴在了马到成的身上这样说。

    “我就说嘛,你为啥长得这么漂亮呢,原来你是播音主持啊!”马到成一听,原来蓝梅是做这个职业的,似乎一下子恍然大悟了——播音主持一般都是美女呀,难怪蓝梅漂亮到这个程度呢!

    “我是电台的播音主持,不露脸的,所以,样貌无关紧要的……”蓝梅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意思是,我不是靠脸吃饭的……

    “我说你的声音你们好听呢,原来你是个电台的播音员呀!”马到成赶紧自圆其说——不用脸,那就用好听的声音吧!

    “其实吧,我考进了广播电视台,是有机会做电视播音主持的,可是我父母一致反对我抛头露面,招惹不必要的绯闻和麻烦,所以,才让我只当电台的播音主持,从来都不抛头露面的……”蓝梅又说出了自己为什么没选择电视出镜的那种播音主持,这与她的家庭教育和自身的性格决定的……

    “嗯,你父母还真有正经的,也说明你是个正经的女孩子……”马到成赶紧给了这样一个妥帖的评价。

    “难得你这么理解我,不像王大力之类的亲友,经常问我,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不去电视台那边做播音主持……”蓝梅趁机这样抱怨了一句。

    “对了,王大力是做什么工作的?你咋跟他搞了对象呢?”听蓝梅提到了王大力,她的未婚夫,马到成很好奇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就是市里计量局的一个普通职员,但他父亲却是财政局的副局长,我父母就是出于攀龙附凤的心理,才答应了王大力他们家的提亲,我也是不想找那些特别张扬的男人当丈夫,所以,看着王大力还有点男人的模样,性格也好,心甘情愿受我欺负,也就答应了……”蓝梅强调了两点,一个是王大力的父亲是财政局的副局长,另一个是王大力是个任由她欺负的性格好的男人……

    “原来是这样啊……”尽管马到成还没见过王大力,但从蓝梅的描绘里,大概也知道了王大力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别提我跟王大力之间的关系了,还真是一波三折呢——你若是爱听,我就讲给你听……”蓝梅好像有很多故事要讲给这个特别心仪的二公子听。

    “故事本身我无所谓,只是特别爱听你的声音,只要你开口说话,听起来就是一种享受……”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去你的,你这样说,那我可就不讲我跟王大可是咋处成的对象了!”蓝梅这样娇嗔地来了一句。

    “讲吧讲吧,我爱听……”马到成立即哄劝道。

    “上小学的时候吧,我跟王大力是同班同学,而且还是同桌,有一天我觉得身上发痒,起了红疙瘩,刺挠得钻心,就知道是被跳蚤给咬了,知道王大可家里养狗,就哭着埋怨他说:跳蚤一定是你身上带来的!王大可听了,马上辩白说:瞎说,我身上只长虱子不长跳蚤,我发誓!听他这样说,一下子把我给逗笑了,不过整个小学期间,我动不动就找个理由欺负他,他居然总是逆来顺受,从不正面反抗我……”蓝梅开始用她那标准而优美的声音讲述她跟王大力的恩怨故事了……

    “他的性格也真是奇葩……”马到成也被王大可的话给逗乐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到了初中的时候,他居然又跟我分在了一个班里,人长大了,但性格居然还是没变,有一年夏天,我忽然被窗外飞来的一只蜜蜂给蛰了胳膊,立即哭闹着责备他:都是因为你开的窗,才把蜜蜂给放进来的……他居然不解释,急忙带我去了校医务室进行处理,事后才知道,他那天拉肚子,课间操之后才来上课,窗户根本就不是他打开的……”蓝梅的故事越来越有戏剧性了。

    “那你没因此向他道歉吗?”马到成觉得这是最起码的道理吧。

    “道了呀,可是他却说,你能赖我,说明你心里有我——我当时就骂了他一句没出息,就再也不理他了——可是上高中之后,居然又跟他在了一个班里,我一直怀疑他是动用了所有的关系才做到从小学一直到高中都一直跟我在一个班里的……”

    “那你们后来搞对象了,没核实验证这一点吗?”

    “当然问过他,但他坚决否定我的‘阴谋论’说都是机缘巧合天意所为,跟他个人的喜好选择没有任何关联……”蓝梅这样解释说。

    “到了高中,就没什么故事发生了吧……”马到成其实是想听到蓝梅跟王大可之间发生更多类似的故事。

    “才不是呢,高一的时候,我们入学军训,结果,我被一只小花蛇给咬了……”蓝梅的命运还真是多舛——先是被跳蚤咬了,后是被蜜蜂咬了,现在居然又被一条花蛇给咬了——难道是她娇嫩的身子特别招蚊虫叮咬?

    “这回你没什么理由赖在他身上了吧……”马到成却这样来了一句。

    “还真找出了理由……”

    “啥理由啊?”

    “我当时疼得直哭,看他过来要帮我,马上就埋怨说:都怪你,把蛇给招来了,他听了一脸懵懂,我马上就说:就是因为你属蛇,才把蛇给招来咬我的……我边说边哭得不行,他听了,也不辩白也不解释,直接背起我就朝医院跑……”蓝梅果然讲出了怪罪王大可的理由。

    “那后来上大学呢,你们不会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吧……”马到成心说,或许你的故事就止步高中不会延续到大学吧!

    “还真让你猜中了,真的又在大学里跟他见面了,只不过,我考的是播音主持,他考的是电子计量专业,我当时就质问他,是不是像狗皮膏药一样,这辈子就算黏上我了!他一脸无辜地说,真不是成心的,我报考了好几个学校的十几个专业,唯独这个学校的这个专业录取了我……我当时一句话没说,从大一到大三,拒绝他的任何帮助和来往,直到大学毕业的时候,我被一个同班的女同学咬了,才再次有机会埋怨他了……”

    “你被女同学咬了,咋能赖上王大可呢?”马到成真有点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