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3章:像摔跤比赛

    “那好,那你们就尽快将详细计划拟定出来,如果没什么大问题,我们牛家先期投入五千万作为启动资金,然后每年投入五千万,直到项目达到设计规模……”马到成没跟牛旺天商量,就直接这样说,一方面是因为蓝梅在场总是用那种无比欣赏羡慕的眼光来看着他,他无路可退别无选择,再就是,这样说也算是想投石问路,假如牛旺天反对的话,当面说出的话,他也可以当面就反驳和否决嘛……

    “太好了,我们盼星星盼月亮,盼的就是这样大手笔的投资人跟我们合作呢……”蓝景祥一听,牛家二公子居然如此慷慨大方,让两亿元的投资这么明晰到位,高兴得直接站起身来,跟这个“大手笔”的牛家二公子握手,心说——难怪一向傲娇的女儿,会这么快就迷恋上他呢,原来还真是个具有特殊魅力的家伙呀!

    “老爸,您看看,我问的问题,做的决定有什么不妥,也好给我修正……”马到成看牛旺天一直眯缝着眼睛“观棋不语”的样子,还真猜不透他的心里到底是咋评价自己这个超级“外行”与对方谈判到底有没有严重疏漏,会不会给牛家造成什么投资上的损失,所以,赶紧这样问了一句。

    “既然我都全权授权给你谈这个项目了,也就不发表意见了,大面上过得去,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牛旺天睁开眼睛,居然这样表明了态度。

    “那老爸是同意我按照刚才说的那样做了?”马到成却心里没底,不知道牛旺天到底是全力支持自己就这么干了,还是保留了什么意见。

    “你觉得有把握,那就做呗,老爸既然敢把这么大的项目让你负责,也就是对你百分之百的信任,放手做吧,出问题老爸替你兜底儿……”牛旺天相当于给牛得宝打了包票一样!

    “谢谢老爸的鼎力支持——老爸累了吧,快会病房休息吧——今天的谈判可以结束了吧……”马到成看见蓝梅的眼神是在催促他快点呀,人家都有点等不及了……所以,才这样对牛旺天说。

    “可以了,具体事宜,特别是需要起草拟定相关法律文书的时候,我让孙广义去帮你做,记住老爸一句话,不敢迈腿向前的人,永远没路可走……”牛旺天末了还这样叮嘱了一句。

    “记住了老爸!”马到成先把牛旺天送回到了他的特殊病房,然后从来送蓝景祥和蓝梅,想不到,到了楼下的露天停车场,蓝梅居然对蓝景祥说:“爸呀,你先回去吧,我昨天买的那个婚房还有点装修的问题我要请教二公子呢,所以……”

    “好好好,反正爸爸今天的任务基本完成了,就等改天把各种文件材料凑齐了,再跟二公子谈判了,那我就先走了,你妈妈说中午给我做鲶鱼炖茄子呢,你们若是中午没地方吃饭,就到家里去吃吧……”蓝景祥又发出了这样的盛情邀请……

    “爸爸和妈妈就不用等我们了,若是到了中午还没完事儿,我们俩就自己找个地方去吃饭了……”蓝梅这样说话的时候,俨然跟牛得宝的关系就是到婚房去运作装修事宜的小两口一样,那种亲密无间的神情,傻子都看得出来……

    “也好,不过我还是要唠叨一句,啥时候需要回家,随时可以回去……”蓝景祥越是看女儿跟牛得宝有这样的亲密关系,心里就越是高兴外加踏实——今天的项目谈的这么顺利,一定有女儿的一半功劳吧,看来,今后再与这个牛家二公子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带上女儿才行呢,也就这样来了一句。

    “知道了爸爸,别磨叽了,我们走啦!”说完,蓝梅早已挎上了马到成的胳膊,直接将他带到了她那辆白色的别克昂科威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将他给“塞”了进去……

    “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你没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吧……”马到成想听听蓝梅对自己刚才自己表现的评价,所以,等蓝梅把车子开到了路上,就这样问道。

    “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蓝梅不愧是“干部”家庭出身的女孩子,居然能用这样的“套话”来回答问题。

    “你不是忽悠我吧……”马到成还真没听出是真话还是假话。

    “忽悠你干啥,知道我听你说那些话的时候心里在想啥吗?”蓝梅趁机回眸看了副驾驶席上的马到成一眼,丢过去一个无比妩媚的眼神这样问。

    “想啥了?”马到成还真被蓝梅投来的眼神给电到了,身体完全没接触,身子就已经酥麻了半边……

    “假如没有你爸和我爸在场的话,我早就扑上去跟你没完没了地那个了……”蓝梅这样说的时候,两颊瞬间绯红出了只有真正的热恋中的男女才会有的韵味……

    “难道你没听出来我其实是个外行,今天跟你父亲谈判的时候,都是随口就问,根本就没有事先准备的吗?”马到成还是想听听蓝梅对他的真正怕评价……

    “你问的每个问题都是那么的准确到位,我当时都听傻了,比我想象中的富家子弟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心里别提对你多崇拜了,真后悔跟那个该死的王大可订婚领证了……”蓝梅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不然你想咋样?”马到成其实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了。

    “还能咋样,一辈子跟你好呗!”蓝梅情不自禁立即这样回答说。

    “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马到成只好这样提醒她说。

    “当你一辈子的地下恋人总行吧……”蓝梅居然敢当这样的角色。

    “我有你说的那么好吗?”马到成心里别提多飘飘然了,就随口这样问了一句。

    “比我说的还要好百倍千倍呢……”蓝梅再次回眸看马到成的时候,似乎已经步入到了某种特殊的境界,估计身子已经非湿即软了……

    蓝梅开车的特点就像她的性子一样,就是个快!没多久,已经到了昨天在牛家二公子的帮助下,用成本价购买的那套空荡荡的毛坯婚房里……真的赫然在主卧里,落地摆放着一张没开封的席梦思垫子,下边没有床腿,只有一些旧报纸铺在地上而已……

    用钥匙熟练地打开房门,俩人进到屋里,连一句话都没说,就像一场摔跤比赛一样,摸爬滚打在了那张席梦思上……

    “你这样不用措施,真的怀上了可咋办?”半个小时过后,马到成才得以喘息的机会,这样有气无力地问道。

    “怀上了才好呢!”蓝梅居然轻柔地摸着马到成的下巴这样说道。

    “你不怕在王大力面前露馅吗?”马到成很担心这个,万一露馅,那可咋办!

    “露陷才好呢!”蓝梅又边用手指触碰马到成的喉结,边这样说道……

    “你不怕他知道了跟你拼命啊!”马到成本想说——你不怕他知道了孩子他爹是老子,回头王大力找老子拼命啊——但话出口的时候,却变成了这样,说明他已经比较稳重成熟了……

    “就他那个性格,三扁担压不出一个屁来,还敢跟我拼命?没等放马过来,早就被我一脚把他给踹沟里了……”蓝梅用了这样的语气来说明王大力是个什么性格的家伙。

    “可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这的让他当了活王八嘛……”马到成索性把问题的性质摆出来给蓝梅看,倒要听听她是个什么态度。

    “活该他!若是昨天他乖乖地把那十五万给结清了,我哪里会一怒之下跟他闹离婚,又哪里会蹽到我父母那里去要这笔钱,又……”

    “又哪里会遇到我这个牛家二公子,又哪里会用成本价买成了这套房子,又哪里会跟我有了这场风花雪月般的浪漫邂逅呢!”马到成生怕此刻欢愉的气氛变成了对王大可的声讨,所以,就这样抢过话茬说。

    “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他这个该死的活王八了?”蓝梅听出了对方的意思,就这样回应说。

    “我总觉得你不该太过分,还是低调一些才好,不然败露了,对大家谁都不好,适当的时候,还是原谅他吧……”马到成这才说明了自己的真正意图。

    “我咋不原谅他了,不原谅他的话,我能让他出这套房子的装修费嘛!”蓝梅却说出了这样的新情况。

    “这么说,你们俩已经和好了?”马到成一听,蓝梅不是一点儿不理那个王大力了,就这样问道。

    “算是吧,昨天我告诉他,我已经托关系把房子买下了,不过我没告诉他是用成本价,而是说,是我父母垫付了涨价的十五万,他听了还不信,我就拿钥匙给他看,他才信了,但我马上对他说,你若是不出装修钱,在这套房子里我跟谁结婚可就不一定了!”蓝梅说出了她为什么理了王大力。

    “于是,他就出装修钱了?”马到成这样猜测说。

    “对呀,他一听房子已经买下来了,也就如释重负了,赶紧问我装修需要多少钱,我开口就跟他要了十万,本以为他会再次拒绝,却忽然满口答应了!可能是怕我真的跟他吹了吧,没一个小时的工夫,十万块钱已经打到我的账户里了……”蓝梅说着,还特地展杨了一下她那张“私房卡”

    看着这个视财如命但又坦诚至极的蓝梅,马到成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