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1章:难道你不想

    “首先是牛牛和你们二叔的亲子鉴定上,假如是被谁做了手脚,一旦查出来,也就会让他们不好收场了——所以,首先要查的就是两次都亲自经历亲子鉴定的黄幼祥,一定要从他的嘴里抠出真相来……”牛得才这样分析说。

    “假如亲子鉴定没问题呢?”牛欢这样质疑说。

    “那就说明你二叔有问题!”牛得才十分肯定地这样回答。

    “啥问题?”

    “为什么跟你爷爷做亲缘鉴定是亲孙子,却跟他没有血缘关系呢?”牛得才说出了其中的道理。

    “爷爷不是讲了牛牛的生身父亲是谁嘛,爹还追究这个干啥呢?”牛欢再次装傻充愣这样问道。

    “你们懂啥,你爷爷这个老不死的说的那个私生子压根儿就没听说过,为什么突然这个紧关节要的时候冒了出来?一定是他们为了掩盖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才刻意编造出来糊弄你们这俩小SB的!”牛得才坚信这一点。

    “那爹哋咋样才能查出爷爷说的这个私生子不存在呢?”牛欢以为牛得才是要查那个子虚乌有的私生子呢,就这样问。

    “这个无从可查,但假如在黄幼祥那里问出牛得宝和牛牛的亲子鉴定是真是假,然后,再到省里的鉴定中心去弄清牛牛和你们爷爷的亲缘鉴定是真是假,真相自然就在其中了……”牛得才说出了具体在哪个环节可以查明真相。

    “假如获得了真相,又能怎样呢?”牛欢又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你这个二叔的庐山真面目也就水落石出了,假如他真是个假冒的牛得宝,你们说,牛家还有他的立足之地吗?一旦你二叔被清除了牛家,那牛家将会是谁的天下,不就一目了然了吗!”牛得才说明了他的计谋最终呈现出的效果。

    “可是,谁去查出爹哋说的这俩真相呢?”牛欢开始引逗牛得才上他的全套了。

    “当然是你们俩呀,难道还要年过半百的爹哋亲自上阵呀!”牛得才马上说出了他的想法。

    “我就知道爹哋离不开我们俩,可是爹哋要知道,想让我们俩帮你查出真相那可是要花钱的……”牛欢果然开始收紧他的圈套了。

    “钱没问题,刚刚我死皮赖脸地跟你爷爷要了一张五十万的银行卡,假如你们需要经费的话,只管跟我说好了……”牛得才这样说,意思就是不能让牛欢牛畅白干活,事后是有补偿奖励的。

    “假如我说这次行动至少需要三十万,爹哋会给我们俩吗?”牛欢直接将圈套套在了牛得才的脖子上,一开口就是三十万!

    “难道你们俩要动用直升飞机吗!干嘛需要你们多!”牛得才完全想不到,牛欢一开口就要这么多,好像一下子挖掉了他半个心肝儿一样……

    “爹哋想啊,假如黄幼祥和省里鉴定中心的某个当事人被收买了,给二叔和牛牛,还有爷爷和牛牛的鉴定做了手脚,那么我们事后去调查的话,不给足人家可观的开口费,人家谁会说出真相呢!”牛欢马上说出了为什么要花很多钱。

    “那也不能给你们三十万!”牛得才拿出一副宁可这事儿不做了,也给不了你们多钱的样子。

    “那爹哋想给多少?”牛欢开始讨价还价了。

    “最多给十万……”牛得才还了了一口价。

    “爹哋不是一下子跟爷爷要来五十万嘛,咋这么抠门呢!”牛畅在这个时候,突然这样来了一句。

    “我在外边欠的高利贷还差三十多万没还上,债主说,这个月还不上就要祸害你妹妹牛畅……”牛得才说出了这些钱的具体用途。

    “爹告诉我具体是欠了谁的高利贷,我和牛畅直接找他们去算账……”牛欢却这样大包大揽地说。

    “算了算了,你们俩那点儿能耐,去了准没好下场——这样吧,你们若是能给我查出真相来,我给你们俩二十万,不过开始之前给10万,完事儿之后再给另外的10万……”牛得才终于妥协了……

    “爹哋说话算数?”牛欢觉得个差事能赚二十万也值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不算数你们这辈子就再也不认我这个爹!”牛得才算是发了某种毒誓吧……

    “那爹哋现在就先兑现十万吧!”牛欢趁热打铁。

    “难道我还会赖账不成?”牛得才心里一阵寒意袭来——小兔崽子,这哪里是我的儿女呢,完全是金钱交易的货色呀!

    “给不给吧,给了我们俩立马行动,不给的话……”牛欢起身就要带牛畅离开。

    “好好好,你俩等着,我这就到银行提现去……”牛得才十分无奈,只好这样答应说。

    回到牛欢的房间,牛畅就问:“哥,他给钱咱们就为他卖命呀!”

    “卖命?他想得美!”牛欢却不屑一顾地撇嘴这样回应说。

    “可是哥都收他钱了呀!”牛畅说出了事实。

    “收他钱只是帮他打探消息而已,绝对不是为他卖命,懂我说的道理了吗?”牛欢将办事和卖命区分开来。

    “咋打探消息呀?”看来,刚才牛欢和牛得才讨价还价的时候,牛畅基本上没听他们说什么,所以,才没听懂哥哥要打探消息是什么内容……

    “他不是说要俩真相吗:一个是二叔和牛牛的亲子鉴定做没做手脚,二是二叔到省城去给牛牛和老不死的做亲缘鉴定是不是做了手脚——只要把这两件事儿给弄清楚了,咱们就有二十万到手了——你说,这俩活儿是不是值得一干!”牛欢趁机圈拢牛畅说。

    “我听哥的,哥说咋干吧!”牛畅一听这次任务如此简单,就马上这样说。

    “凭你的本事,拿下黄幼祥和那个干部男不是什么难事儿吧!”牛欢直接说出了行动目标。

    “哥的意思是?”牛畅一听哥哥这样说,有点吃不准到底是不是让自己像之前对付胡子大叔和那俩大货车司机那样展开行动……

    “他们这样的臭男人,稍微使点儿美人计,就都会原形毕露,趁机逼出真相的……”牛欢没明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哥又让人家舍身呀!”牛畅这样说的时候,分明是在撒娇的样子。

    “这就看你自己愿不愿意了,假如愿意,从中能得到快乐,那就舍好了,假如不快活,那见好就收呗……”牛欢最了解牛畅了,舍身对于她来说,早已没了任何的羞耻感和心理负担,只要是任务,只要她觉得可以换回更多飘的奖励,她就会不计较任何形式的舍身。

    “可是万一我控制不了局面呢?”牛畅的意思是,万一我不想舍身,但被对方控制了咋办呢?

    “你又不是头一回了,吃点亏又能咋样,俩活儿干利索了,哥保证双倍奖励你!”牛欢就怕牛畅打退堂鼓,所以,立即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那好吧,我都听哥的,什么时候行动吧!”牛畅一听给双倍的奖励,也就不再讨价还价了,立马答应了……

    “等他答应给的十万一到手,立马行动!”牛欢边说,边到了小二楼的窗口处,看看牛得才是不是把钱取回来了……

    马到成接到牛旺天的电话,说蓝景祥带着蓝梅已经到了他的特殊病房,立即与美仑结束了失败的热身,匆匆离家,很快就到了旺天大厦,通过特殊通道,就到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来的路上马到成满脑子都在想——跟美仑之间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是一物降一物,老子被她美艳绝伦的气场给降住了,完全无法像一个正常男人那样尽情发挥了,还是老子至今还无法摆脱牛得宝的影子,总觉得冥冥之中,他在看着老子敢不敢动他的女人他的妻子他的老婆,所以,每到关键时刻,都是被潜意识给控制,无法完成美仑想要的夫妻好事!

    或许还需要时间吧,也许明天的周末别墅约会,能改善俩人目前的尴尬局面吧!

    而一旦站在了牛旺天特殊病房的门外,马到成也就使劲儿晃了晃脑袋,将这些胡思乱想一下子都甩掉了,然后用两手干洗了一把脸,就推门进去了……

    看见牛得宝这么快就到场了,牛旺天很是高兴,转而对在场的蓝景祥和蓝梅说:“那咱们就去隔壁的小会议室吧……”

    于是,大家就随牛旺天“移驾”到隔壁的小会议室。蓝梅则趁机暗中拉了马到成一把,俩人的脚步就有点拖后,稍微跟前边的牛旺天和蓝景祥有了点距离,蓝梅就小声在马到成的耳边说:“席梦思买好了,待会儿结束了,咱俩就去吧……”

    马到成立即想起了昨天帮蓝梅成本价买房后,去那套毛坯房里站着好了一把,离开的路上,蓝梅说的一定要买套席梦思放在空房子里,也好用来日后的约会——居然这么快就做到了,看来她还真是喜欢上老子吧!

    “这有点……也太急了吧!”马到成看见今天的蓝梅穿着一套藏蓝色的西服裙正装,更衬托出了她那迷人的风情,再听他那样一说,心里就扑通扑通乱跳起来,可是嘴上却还是这样来了一句。

    “难道你不想?”蓝梅立即凑近了,用勾魂的眼神紧盯马到成的眼睛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