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0章:不是故意的

    幸亏这个紧关节要的时候,牛旺天突然打来电话:“得宝啊,湖畔镇的蓝景祥到了,你过来一下吧……”

    “我正忙呢老爸,能不能过晚点过去?”马到成生怕这样的局势下,美仑不会放自己走,抑或对蓝景祥来谈项目不感兴趣,就这样推辞说。

    “蓝景祥的女儿蓝梅也跟着来了……”牛旺天居然很小声地这样来了一句。

    “哦,那我这就过去吧……”马到成一听牛旺天这样带有暗示地提醒他,生怕他继续说这样的话被美仑听见了不好解释,所以,马上这样回应,然后,挂断牛旺天的电话,马上对美仑说:“老爸说要跟一个叫蓝景祥的人谈一笔上亿元的项目,需要我马上过去……”

    “那你收拾收拾快去吧……”美仑也意识到,这样临时动议的“热身”可能会失败,也就马上同意马到成离开了……

    “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怪你呀……”

    “那个……明天咱们到了别墅再……”马到成有点歉意地这样说。

    “去吧去吧,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美仑真不知道,明天即便到了别墅,像马到成这样的状态,能不能达到热身的目的,所以,才这样来了一句。

    “那好,那我走啦……”马到成从衣帽间里出来,如释重负般地一下子轻松下来,感觉马不停蹄,小步快跑地离开了家,开上那辆胭脂红的宝马X6,就直奔旺天大厦而去……

    剩下美仑一个人,在衣帽间里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问题出在哪里呢?想跟他做成这件好事咋就这么难呢?”

    这工夫,听到屋里有动静,美仑穿好衣服从衣帽间里出来,发现是美奂到她的房间来了:“你咋连门都不敲就进来了?”

    “咋了,姐姐是怕我撞见姐夫正跟姐夫好?”美奂总是这样怀疑姐夫和姐姐会好在一起。

    “瞎说,我是怕你偷偷摸摸地进来吓着牛牛……”美仑却找出了这样的理由来解释。

    “牛牛睡得这么香,咋会吓到他呢,还是姐姐怕我撞见正跟姐夫在一起——姐夫呢?我有话跟他说……”美奂这样说的时候,眼睛在姐姐的房间里四处寻觅。

    “早就被他父亲叫去商量一个大项目去了……”美仑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哎呀,走的时候咋不跟我打声招呼呢!”美奂一听姐夫已经走了,就这样抱怨说。

    “叫得急,说谈项目的人已经到了,让他即刻就赶过去呢——对了,我还有件事要问你呢——今天开完家庭会议,我公公单独留下你干嘛了?”美仑知道妹妹对马到成突然离开会一直抱怨下去,所以,马上转移话题说。

    “没干啥,就是给了我这个……”美奂边说,边毫不隐晦地将牛旺天给她的那张银行卡递到了美仑的眼前……

    “这是什么卡?”美仑也觉得有点意外,不知道牛旺天给徐美奂这张卡是什么意图。

    “你公公说,这是一张定额卡,里边有五十万可以让我自由支配——姐呀,你公公为啥要给我这么贵重的礼物啊?”美奂自己也是没懂牛旺天到底是什么意图呢!

    “这还不懂?”美仑好像一下子懂了。

    “不懂啊,难道他知道了我跟姐夫之间的关系?”美奂这样猜测说。

    “应该是吧,像他那样饱经沧桑阅人无数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你跟你姐夫之间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他之所以一下子给了你这么多钱,就是在表明他接受你为牛家的人,更是欢迎你跟牛得宝有那样的关系,最重要的是,还指望你给他生出个牛牛一样的孙子呢……”美仑是从这个角度理解了牛旺天为啥突然给了美奂这么大一个红包。

    “哎呀,原来他是这个意思呀,那这些钱我该咋办呢?交给姐姐支配吧……”美奂一听原来是这样,也就把那张卡交到了姐姐的手里。

    “瞎说,我公公单独留下你,给了你这些钱,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给你钱了,而且也是想让你定下心来,一心一意地跟他二儿子好,所以,这些钱你一定收好了,作为自己的私房钱,留作未来的某个时候急用的……”美仑却将那张卡推回到了美奂的手里,还这样对她说。

    “那好,那都听姐姐的……”美奂此刻的心里美滋滋的,盘算着,一旦怀上了姐夫的孩子,那就一定被牛家的老爷子更加器重和宠爱了吧……

    关于收养牛牛的家庭会议结束之后,牛得才带着牛欢牛畅回到小二楼,进了家门就一脸阴沉地说:“都别走,咱们也开个小型的家庭会议!”

    “还开会呀!”牛欢牛畅差不多同时抱怨说。

    “难道你们不觉得今天你二叔和你爷爷演的这出好戏太蹊跷了吗?”牛得才强行将牛欢牛畅留在一楼的客厅里,这样提出质疑说。

    “都既成事实板上钉钉了,还管什么蹊跷不蹊跷的呀!”牛欢心里也充满了狐疑,但却装出一副不明真相的样子给牛得才看。

    “不行,这里边一定有事儿,必须弄清楚了才行,不然我就闹心死了……”牛得才还真是被今天的家庭会议给刺激着了,想不到牛得宝和老不死的玩出了这么绝妙的花样,给牛牛弄了个私生子所生,也就名正言顺地将牛牛当成亲孙子来让牛得宝收养了!

    “爹哋这是吃饱了撑的吧,收养牛牛的话是在瞿凤霞还活着的时候就定下来的事儿,现在瞿凤霞没了,收养牛牛岂不是更加顺理成章了吗,哪里还存在什么蹊跷呢?”牛欢却像旁不相干的人一样,这样阴阳怪气地说道。

    “你懂个屁!”牛得才顿时发火了。

    “我哪里不懂了?”牛欢就爱看牛得才发火的样子,因为这样他才会失去理性,回头让他有机可乘。

    “假如只是普通的收养我也就没话可说了,大家都没必要追究什么了,可是偏偏在今天的会议上,你爷爷亮出了一份儿亲缘鉴定——这意味着什么你们知道吗?”牛得才对这个耿耿于怀。

    “意味着啥?”牛欢心理很不愿意听牛得才说话,但碍于目前还不想跟他公开对立,所以,漫不经心地这样问了一句。

    “意味着牛牛是你爷爷的亲孙子呀,这跟牛牛是牛得宝的儿子有啥差别?”牛得才这样分析说。

    “这不是正好吗,之前两次亲子鉴定都说不是二叔的种,现在反过来,是爷爷的孙子了,收养起来,岂不是更加名正言顺了嘛……”牛欢居然说出了这样不咸不淡的风凉话。

    “要说你们灵感都是白吃干饭的小混混呢,咋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呢?”牛得才一听牛欢这样说,立马用手指指点点地臭骂这俩小鳖犊子。

    “啥道理呀?”牛欢还是装傻充愣。

    “这让我越来越觉得你们之前的怀疑有道理了……”牛得才居然这样说。

    “我们怀疑啥了?”牛畅一直在吃一只棒棒糖,到了这个时候,才这样问了一句。

    “就是怀疑你们现在的这个二叔不是原先的那个二叔了,只有这样,前两次的亲子鉴定牛牛才会不是他的种,而现在呢,一旦你爷爷跟牛牛做了亲子鉴定,还就真的是他的孙子了——你们知道一旦牛牛真的是老不死的亲孙子,意味着什么吗?”牛得才说出了他心中全部的怀疑,并且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意味着什么?”牛欢牛畅异口同声地这样问。

    “意味着将来是你们最强有力的遗产争夺者呀——而且我敢打赌,一旦这个牛牛真的是老不死的真孙子,将来他一分钱的遗产都不会给到你们俩的名下……”牛得才危言耸听地这样回答说。

    “为什么这样啊,我们也是他的亲孙子孙女呀!”牛畅貌似很认真地这样争辩说。

    “你们俩是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呀,这不是明摆着吗,假如老不死的认定你们俩是他的亲孙子孙女,还能你们急功近利地使出这么多花招来让你二叔收养这个牛牛?”牛得才居然这样挑拨离间地说道。

    “爹哋太磨叽了,假如觉得牛牛和二叔这么碍眼,只要爹哋一句话,我们俩立马就让他们人间蒸发!”牛欢却一脸杀气地这样说道。

    “我不想再打打杀杀的了,那样的话,随时随地都可能把咱们的小命也都给搭上……”牛得才的胆子真的被之前的几件事给吓破了,再也不敢让俩小王八犊子出去杀戮了……

    “放心吧爹哋,我们俩办事干净利索,保证神不知鬼不觉,一点儿痕迹都不留下……”牛畅却这样诡谲地说道。

    “那也不行,必须找到铁的事实来证明他们收养牛牛是在弄虚作假,那样的话,他们成心演的好戏可就砸了,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俩还是牛家百亿财富的唯一继承人……”牛得才是想通过铁的证据来替代对牛得宝和牛牛的杀戮。

    “咋找出铁的证据呀?”牛欢虽然对牛得才的想法不感冒,但心里有了别的想法,所以还耐着性子这样问。

    “我觉得这两个环节上肯定有问题……” 牛得才还真是深入思考了这个问题。

    “哪两个环节?”牛欢有点漫不经心,但心里的那个暗黑的小算盘已经打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