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8章:先热热身吧

    但美仑就是那种心里有啥却在脸上表现不出来的大家闺秀,看见何招娣带着弟弟妹妹们给她行礼致意,马上笑着说:“谢什么呀,你们家的奶羊算是救了我们家牛牛的命呢,要说感谢,我还要谢谢你们家呢……”

    “看来帮助是相互的,大家也就不用谢来谢去的了……”马到成赶紧出来和稀泥,打圆场……

    “你们的父亲现在还好吧……”徐美仑开始询问病情了。

    “刚才黄副院长出来说,我父亲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可以做截肢手术了,所以,我们姐弟就都过来守候了……”何招娣这样认真地解释说。

    “哦,有什么需要只管跟我们打招呼,不用客气——我家牛牛可能饿了,我得带他回家喝羊奶去了……”说话的时候,牛牛又开始哭闹了,所以,美仑马上这样说。

    “您请回吧,我们现在已经够好的了,您就放心吧……”何招娣再次表示感谢地给美仑行礼致意,其他弟弟妹妹们也都跟着鞠躬行礼。

    “那好,那再见了……”美仑被牛牛闹得有点局促,说完转身就走了……

    “再见……”何招娣和弟弟妹妹们直起腰来,看着“二姐夫”跟那个美艳绝伦的女人抱着孩子离开了,都有些傻眼,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个道理……

    马到成本来还想找个机会把把刚才开会前,老爷子答应给门脸儿的事儿快点告诉何招娣,让她踏实和高兴呢,可是这工夫却被从牛旺天的特殊病房出来的找到这里的美奂一把给捉住:“姐夫呀,快点跟我们回家吧……”

    “家里有事儿?”马到成从美奂那热切的表情中,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她让他回家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天不见姐夫,她就煎熬不住的样子了。

    “好多事儿等姐夫回去解决呢……”美奂边说边已经将手臂挽住了马到成的胳膊。

    “是啊,我找你也有重要的事儿呢!”美仑抱着牛牛也这样跟了一句……

    “好啊,那我跟你们回家……”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说,也就不能再推辞了,只好跟着美仑美奂带着牛牛一起回到了家里。

    这两天光顾了忙活何家的大事小情了,还真就把家里的两个女人给撂一边了……马到成心说,若是孙猴子就好了,拔一根汗毛再变出一个自己来,那样也就有了分身术,也好同时做很多想做的事情了……

    然而,现在确实老子一个人担当多个角色,顾了这头就顾不了那头啊!

    唉,没办法,跟着感觉走吧,走到哪步算哪步吧!

    不出所料,到了家里,还没等马到成去问问何来娣的奶羊养得咋样了,就被美奂直接给拉到了三楼,一阵疾风骤雨过后,才算是饱足了她的渴望:“姐夫这两天不在家,都快想死人家了……”

    “你不是说家里有很多事儿要等我处理吗?”马到成喜欢美奂那种萝莉范儿的小作和幼稚,但绝不能表现出多么喜欢她,那样的话,就更会被她缠磨得无法脱身了……

    “对呀,别的不说,就说我吧,人家想死姐夫了这是一个问题吧,人家夜里想姐夫睡不着这是一个问题吧,人家因为想姐夫吃不好睡不好便秘了这是一个问题吧,还有……”美奂说了半天都是她如何想姐夫这点儿事儿……

    “好了好了,你的问题刚才不是一并解决了吗!”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使劲儿揽住了美奂的腰肢,提醒她,你想要的刚才不是都给你了吗!

    “姐夫答应人家,今天晚上还跟我一起过夜,才算完全解决了人家的问题……”美奂立即夸张地撒娇说。

    “但愿我能有这个时间吧……”马到成却一下子松开了美奂,这样冷冷地说。

    “姐夫又找什么理由不跟人家过夜呀!”美奂一下子就撅起嘴来这样埋怨说。

    “刚才你姐不是说也有重要的事儿要找我吗,我咋地也得去问问你姐到底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要找我吧……”马到成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除了我姐,谁的事儿你都不许答应了……一听姐夫是要跟姐姐说事儿,美奂才算是答应了。”

    “好好好,我什么都听你的……”马到成只好这样安抚美奂说。

    到了美奂的房间,看见何来娣正好把刚刚挤好烧开的羊奶用奶锅端了进来,美仑就吩咐她将羊奶装进奶瓶子,试好冷热,才拿到手里给牛牛喝……

    “好了,这里没你事儿了,你可以出去了……”美仑看见马到成进来,就这样对何来娣说。

    “美仑姐有事儿只管吩咐我,我走了……”何来娣出来的时候,与马到成擦肩而过,瞥了他一眼,不知道为啥,两颊居然一下子羞得像了红苹果……这个丫头心里想啥呢?只有她自己的心里才知道!

    “她们何家姐妹表现得还好吧?”马到成是想知道,何盼娣和何来娣在家里饲养那两头奶羊表现如何……

    “见了活儿就干,不怕脏不怕累的,而且还会干,我连保姆都不用请了好像……”美仑还真是对何盼娣和何来娣的表现赞赏有加。

    “咱们那么对待他们一家,也才让她们有了感激之情吧……”马到成这样分析何家姐妹的心理。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白使唤她们的,回头该给工钱给工钱,该给东西给东西……”美仑却这样来了一句。

    “其实也不用再多给她们什么了……”听美仑这么说,马到成觉得应该趁机纠正她,也就这样跟了一句。

    “为啥这样说呢?”美仑却觉得对方这样说有点不合情理。

    “知道今天为啥没看见何盼娣吧……”马到成是想提及一个重要的情况来说明他的说法。

    “为啥呀?”

    “今天她跟螳螂到他们家的镇上去给那六个超生的弟弟妹妹交罚金办户口去了……”马到成心说,这样的事儿最好别隐瞒,主动告诉美仑知道了好,省得何盼娣回头说到这件事儿,美仑再过问,就显得被动了。

    “是你帮的忙?”美仑似乎猜到了。

    “当然是啊,我给镇里的计生办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对方一听我是牛旺天的二公子,立马网开一面,把积压了快二十年的老大难问题给迎刃而解了,过去滚雪球要罚何家一百五六十万,经过我调停,最后只罚款九万……”马到成将情况简要描述。

    “这九万是你给的?”美仑居然关心这个细节。

    “不是我,是老爷子……”马到成尽可能让美仑知道,这事儿不是他一人所为。

    “即便是九万,对于他们家来说也是天文数字了吧……”美仑看出马到成有点局促,就这样来了一句。

    “是啊,我去过他们家住的地方了,就像原始人一样,山洞里只有草垫子当被褥,五六个姐弟衣衫褴褛营养不良加上他们的父亲烂了一条腿没钱医治,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啊……”马到成这样描述说。

    “这下好了,你算是成了他们家的大救星了——回头何家这么的漂亮姑娘,说不定会投怀送抱都要献身给你吧……”美仑趁机将心中的狐疑说了出来。

    “说啥话呢,我有你和美奂这样美艳妻子和漂亮小姨子,哪里还会对别的女人动心呢?”马到成当然要据理力争,说自己如何清白了……

    “我说的不是你动心,而是别人硬生生地非要献身给你不可!”美仑一想起刚才在医院,马到成介绍何家那个大姐何招娣的时候,从她的身上看到的那股子掩饰不住的风情,就觉得一旦对方主动献身给马到成的话,他能抵挡得住?

    “我可不是从前的牛得宝了,绝不会做出对不起你和美奂的事儿来!”虽然马到成把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但嘴上还是要这样强调说。

    “别赌咒发誓什么的,像你这样身份地位的富二代,在外边多几次艳遇养几个女人都是正常的,只不过,别忘了我给牛得宝定的那三条约法三章就行……”美仑还是把把之前的话题重复着提醒马到成说。

    “记住了,不染病不生娃不跟你离婚娶别的女人……”马到成立即倒背如流地重复那约法三章说什么。

    “记住了就好……”美仑一听马到成居然记得这么清楚,就算撂下了这个话题……

    “对了,刚才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说找我有要紧的事儿要说吗?”马到成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因为刚刚在美奂的疾风骤雨中摸爬滚打后稍显疲惫……

    “明天就是周六了,我想跟你单独出去呆两天……”美仑说出了这样的安排。

    “单独出去?去哪里呀?”马到成有点惊异,美仑这是要干啥呢?

    “我的身子利索了,想跟你去凯撒庄园的别墅去小住两天……”美仑的意思是,她的大姨妈走干净了,所以,可以跟马到成到另一个空间去圆房了……

    “你是想跟我……”马到成似乎还没这个心理准备。

    “本来应该等到两周后我排卵的时候再跟你去,可是我怕到了那个时候咱俩一点儿接触都没有过,手忙脚乱的错过了怀孕的机会,所以,这次去算是先热热身吧,等到正日子的时候,也就可以轻车熟路,一蹴而就了……”美仑含情脉脉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