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7章:手都有点抖

    “那是四十多年前,我在牡丹江做生意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大车店的老板娘,被她灌醉留住了几宿,结果生下一个男孩子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存在……”

    牛旺天就像讲一个古老的故事一样,声音里带着某种沧桑和无奈:“就在前些年,这个长大成人的男孩子曾经试图来找我,我当时为了掩盖自己私生子的丑闻,就坚决杜绝与他见面,更别谈相认了……

    “可是就在不久前,他出车祸死去了,这件事儿一下子让瞿凤霞着慌了,因为她生出的牛牛就是跟我的这个私生子结合的产物,所以,狗急跳墙的瞿凤霞才想出了一个铤而走险的办法,试图诬赖牛得宝来蒙混过关达到牛家承认牛牛的最终目的……

    “想不到,DNA鉴定精准无比,即便是我生的儿子再生出的孙子也能检测出到底是不是生物学上的父亲……所以,瞿凤霞的计划彻底落空了,而且在第二次鉴定回来的路上遭遇罕见的车祸,至今生死不明……”

    “父亲说了半天,我咋觉得像天方夜谭呢?”牛得才越听越觉得这是一个成心编造出来的故事……

    “不管像不像天方夜谭,真相就是这样的,所以,我才根据实际情况,跟牛牛做了一个亲缘鉴定,以此来证明牛牛是我私生子和瞿凤霞所生,是我生物学上的亲孙子,这是省里权威部门的亲缘鉴定证明书,具有法定的效力,并且在相关部门的协助下,孙广义已经根据这分儿亲缘鉴定书,正式办理了牛牛由牛得宝和徐美仑夫妻收养的法定手续,今天在会上,他们夫妻俩签字画押之后,牛牛就正式被他们按照国家的收养法收养为义子……”

    牛旺天边说,边示意孙广义把收养文书拿给牛得宝和徐美仑,让他们俩当众签字!

    “慢——我有话说!”牛得才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

    “有话也等牛得宝和徐美仑签完收养证明再说!”牛旺天居然不给牛得才说话的机会!

    “可是我真的有意见……”牛得才居然站起身来要上前阻止。

    “又不是让你收养牛牛,你有个屁意见!别理他,继续进行!”牛旺天指令孙广义,别受任何干扰,立即签字画押,完成收养手续!

    马到成和徐美仑当然也知道他们收养了牛牛意味着什么,牛得才为什么要竭力阻止,所以,也就积极配合孙广义,很快完成了牛牛收养手续的签字画押……

    牛得才则气呼呼地坐回到了凳子上,眼珠子不停地乱转,心里在预谋着某种报复的计划……

    牛欢和牛畅则像两个乖宝宝一样,一副完全不参与,既不反对也不赞同地呆在一边玩儿手机游戏,就像这事儿跟他们俩毫无关系一样……

    其实在牛欢的心里早已是波涛汹涌,暗流涌动,与牛得才的区别在于,他的心里认定了一个道理——这个二叔不除就没有他和牛畅的好日子过,这个牛牛不除,他和牛畅就没有真正的未来!心里发狠,表面却装作若无其事,这一点,比牛得才强了不知道几个档次呢!

    牛旺天看着牛得宝和徐美仑签完了相关手续,这才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转而高兴地跟牛得宝和美仑商量说:“我给牛牛起了个名字用来上户口,你们听听行不行?”

    “老爸给起的名字肯定行啊!”马到成当然要这样顺着牛旺天的意思来。

    “我看叫‘牛宝生’咋样?”牛旺天居然给牛牛起了这样一个大名。

    “老爸的意思是?”马到成还想知道牛旺天为啥要给牛牛取了这样一个很普通很直白的一个名字。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这样叫比较上口,而且这孩子应该算你牛得宝给了他再生的机会,所以,我就打算叫他这个名字……”原来牛旺天的意图很简单,这个名字只有这样的纪念意义而已。

    “行行行,挺好听的,就叫牛宝生吧……”马到成心说,叫啥都无所谓吧,只要老爷子喜欢就行。

    “那我就让孙广义上户口的时候叫这个名字了!”牛旺天这样总结说。

    “没问题,都听老爸的安排!”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故意去看牛得才和牛欢牛畅,意思是,看到了吧,这些都是牛旺天安排的,你们也都面对现实接受这些吧!

    就这样,这次家庭会议只完成了这样一个话题就结束了。

    牛得才悻悻地带着牛欢牛畅离开了,美仑抱着牛牛和美奂也要起身离开,却听牛旺天说:“你们两口子先到外边去等会儿,我要跟徐美奂说几句话……”

    美仑和马到成相互看了一眼,不知道老爷子这是要干嘛,但也没有理由反对,就点头答应了,转而再去看美奂,也是用眼神来问姐姐姐夫要不要单独留下来,看见他们俩都点头,这才有点胆怯地看着姐姐姐夫抱着牛牛离开了,她单独留了下来……

    “美奂啊,之前开家庭会议你都没来参加,我还埋怨你姐和你姐夫呢,今天来了我很高兴,这就对了嘛,本来就是一家人,何况还住在一起呢,来来来,作为见面礼,这张卡你拿着……”牛旺天顺手就拿出一张特殊的银行卡递给了徐美奂。

    “什么卡呀,您这是?”美奂猝不及防,接过了那张卡,却不知道该要不该要。

    “这里有五十万的额度你可以随意支配,密码是六个零,回头你到ATM机上改成你自己的密码就行了……”牛旺天这样解读这是一张什么卡。

    “您——干嘛要给我这么贵重的礼物呀?”美奂一听,里边居然有五十万的额度可以自由支配,手都有点抖了,之前生活在姐夫家,从来没有过独立的花销费用,所以,也就从来没经手过什么钱,现在突然得到了这么多的钱,美奂还真是有点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我不是说了嘛,既然住在了姐姐姐夫家,那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也就不用客气了吗,这辈子,你跟牛家都是一家人了,拿着吧,不用告诉你姐和你姐夫……”

    牛旺天之所以要对美奂有这样的举动,完全是他用饱经沧桑的感觉判断出了二儿子牛得宝与这个徐美仑的妹妹,也就是牛得宝的小姨子之间的特殊关系,所以,今天有了见面的机会,也就要趁机表现一下他的胸襟和诚意——假如你这个牛得宝的小姨子能给牛家生出孩子来,我牛旺天绝不会亏待你的——当然,这层意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不好吧……”美奂却猜不透对方的真正意图,拿着卡,愣在那里。

    “有什么不好的,拿着吧,只要跟你姐和你姐夫一条心,凡事都多为牛家想,我的这点儿心意不算什么……”牛旺天不能说的再透了……

    “那我恭敬不如从命……”美奂心说,不拿白不拿吧,先拿了再说吧……也就收下了。

    “这就对了嘛……好了,快点追你姐和你姐夫去吧……”牛旺天一听徐美奂终于接受自己的好意恩赐了,心里也就踏实下来了好像……

    出了牛旺天特殊病房门,马到成正要去把老爷子会前答应他的,在海龙花园有了门脸房的消息告诉何招娣呢,却听抱着牛牛的美仑说:“走吧,带我去看看何盼娣的父亲吧——你不是说他住进了咱家的医院吗?”

    “啊,是住进来了,可还是不看的好……”马到成生怕这工夫若是何招娣来医院照看她父亲了,与美仑见面有点不好,就这样说。

    “为啥呀?”美仑一听马到成阻拦,心里就有点纳闷儿,

    “有点——惨不忍睹……”马到成只好从何盼娣的父亲已经被折磨得没了人样这个角度来解释。

    “既然到了咱家的医院,现在何盼娣和何来娣又在咱家养奶羊,她们的父亲住院了,我咋地也得看看吧,而且,人已经在医院了,又不是特地来的……”美仑却执意一定要去看看,这样算是尽到了礼数。

    “那好吧,那我带你们去……”一看美仑那个执着的样子,马到成就没了办法,只好带她拐过了几个过道,去到了重症监护室——果不其然,一眼看见了病房外,何招娣带着何盼娣何来娣身下的四个妹妹还有何八全正候再门外呢!

    马到成最担心的就是那几个年轻的的何家弟弟妹妹当着美仑的面儿叫他“二姐夫”这若是让美仑听见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可是,见面是难免了,就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见了何招娣就赶紧介绍说:“这是我爱人徐美仑,这就是何盼娣的大姐何招娣,还有她的四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何招娣知道牛先生是成了家的人,但绝对想象不出,原来他的爱人美艳绝伦到了这样的程度,比那些影视明星还光彩照人,无形中,就觉得自惭形秽起来……赶紧带领那些弟弟妹妹们给徐美仑鞠躬行礼道:“多谢你们家的医院收留救治了我们的父亲……”

    而徐美仑一听马到成介绍这是何盼娣的大姐,定睛一看,居然是这么高挑漂亮的少妇,低头顺目间流露出的那种迷人的风情就连她都有几分醋意萌生了——马到成该不是看中了何盼娣的大姐如此风情万种,才要帮何家的人脱离苦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