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5章:你可抓紧了

    “是啊,牛先生就是上帝派来拯救我们何家的天使,没有他,说不定我们何家一家老小都上吊自杀了也说不一定呢!”何盼娣一听螳螂这样赞美牛先生,也马上这样来了一句。

    “能认识牛哥绝对是你们何家的福分……正好,湖畔镇派出所的人我都熟悉,等你交完罚款,我带你上户口肯定一路绿灯……”螳螂赶紧面带笑容地这样讨好说。

    “可能牛先生也是考虑这个是你的强项,才让你赔我去的吧……”何盼娣再次摆明了,她是听了牛先生的安排才跟螳螂一起来的。

    “牛哥最了解我了,我一张嘴,他就能从我的嗓子眼儿,看到我的腚眼喯儿!”螳螂有点得意忘形,就这样来了一句。

    “你说话咋恁难听啊!”何盼娣突然这样嗔怪道。

    “口误口误,算我没说算我没说……”螳螂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太随意了,马上这样道歉说。

    “算了,今天是我求你办事儿,也就原谅你了……”一看螳螂那个可怜兮兮的样子,何盼娣就原谅他了。

    “谢谢你这么宽宏大量,再也不会说那样的话了,如果还说,你就打折我的腿,掰下来,直接**屁屁儿里!”为了赌咒发誓,螳螂说话又随随便便了……

    “哎呀,还不如刚才呢,你说话咋这么粗俗啊!”何盼娣突然觉得螳螂原谅是这么粗俗的一个男人……

    “我又说错了吗?对不起对不起,平时总是这样打比喻,都习惯了……”螳螂马上意识到自己又说嗨了……

    “好了啦,不跟你一般见识了,说吧,那天我跟你说的事儿,你考虑咋样了?”何盼娣开始主动进攻了。

    “什么事儿啊?”螳螂居然一时没反应过来。

    “算了,你都忘了什么事儿了,也就不必再提了……”何盼娣一听螳螂都给忘了,马上就掉脸子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关于咱俩搞对象的事儿吧,我当然想过了,而且夜不能寐想了整整一宿呢!”螳螂一下子想起了之前俩人的约定,赶紧这样说。

    “想出啥结果了?”何盼娣只想听结果……

    “你真的——被你大姐夫给糟蹋了?”螳螂还是对这个耿耿于怀。

    “这还有假,你听说过哪个姑娘肯主动承认被人糟蹋过呀!”何盼娣这样反问道。

    “那,你真的怀上了你大姐夫的孩子?”螳螂似乎更不能接受这个。

    “这个更是不能假呀,你听过哪个大姑娘敢承认自己坏了孩子呀!”何盼娣也提高的声调这样呛白说。

    “这个该死的大姐夫,这辈子别让我遇见他,遇见他我就打折他的狗腿,然后掰折了……”螳螂情不自禁,又要说脏话。

    “打住,我知道你接下来要说什么——还是说你的决定吧……”何盼娣却中途打断了螳螂的愤怒,这样引导他说。

    “那你——一定要把那个孽种给生下来吗?做掉不行吗?”螳螂这样商量说。

    “不行!”

    “为啥不行?”

    “因为我大姐不会生,我大姐夫才强bao了我,逼我替我大姐给他家生个孩子,假如这个孩子打掉了,他就扬言灭了我们全家……”何盼娣亮出了早就想好的理由这样对螳螂说。

    “他敢,有我在,他敢动你家一根汗毛试试!”螳螂立马拿出了警察的威风这样说道。

    “我大姐夫是混黑白两道的,你还能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地看着他?稍有疏忽,我们一家老小的小命就没了……”何盼娣将邓汇清描绘得十恶不赦的样子。

    “那你真的要把孩子生下来?”螳螂似乎就是无法接受这一点。

    “别无选择……我的情况就是这样,你觉得合适,能忍受这样的现状,咱俩就搞对象,不能忍受,就一边凉快去……”何盼娣相当于下了最后通牒。

    “我就是觉得,咱俩还没结婚你就有了孩子,我跟我家人咋解释呀!”螳螂又拿家里人说事儿。

    “你就说是你的不行啊!”何盼娣就是要听个痛快话。

    “可问题是,不是我的呀,我这个人又不会装,万一被我父母看出了破绽,穿帮露馅了可咋办呀……”螳螂想象不出,他搞个对象回头还带个孩子,家里的父母会咋想。

    “还有一种可能性……”

    “你快说!”

    “就是等我把孩子生出来,丢给我大姐养,这个时候,我就一身轻了,可以跟你搞对象了……”何盼娣算是退了一步,因为再这样僵持下去,怕这个螳螂真的被吓跑了。

    “这还差不多……”螳螂如释重负地这样回答说。

    “但有个前提……”何盼娣马上又设置了前提。

    “啥前提?”

    “就是你得给这个孩子当名义上的父亲,不然孩子没法上户口!”何盼娣提到了这样的现实问题。

    “应该算你大姐夫的孩子呀,咋还让我担当这个名分呢?”螳螂不懂其中的道理。

    “你忘了,我大姐夫是跟我大姐结的婚,不是跟我,我生的孩子咋能挂靠在我大姐夫的名下呢,所以,这个现状你若是同意,我就答应跟你搞对象,给你做一辈子的媳妇儿,假如不同意,还是一边凉快去!”何盼娣再次这样敲打螳螂说。

    “这个……还是得让我想两天,才能给你答复……”螳螂又犹豫不决了。

    “你可抓紧了,我大姐知道我怀了我大姐夫的孩子,正在紧锣密鼓给我找个男人托底呢,万一哪个男人条件好,捷足先登要了我,可就没你什么事儿了,何去何从,你自己掂量着办吧……”何盼娣趁机这样吓唬螳螂说——你不抓紧,机会可能就便宜别的男人了!

    “别呀,再等我几天,让我好好消化消化,或许就能想开了,同意了呢!”螳螂还是在犹豫中不肯放弃。

    “就怕等你想开了,黄花菜都凉了……”何盼娣还这样火上浇油。

    “那好,那我现在就决定了!”螳螂沉默了一阵,终于一咬牙一跺脚这样来了一句。

    “你决定啥了!”

    “我决定,无论你有没有孩子,我这辈子都非你不娶了!”螳螂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从小就因为身体不好人就长得不高不壮,成人之后身体也单薄得像个大男孩,虽然真名叫唐廊,但实际上身体也瘦得像一只螳螂,好多次家里给介绍对象都因为他的身体弱得像麻杆儿,而告吹了……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夜里做梦早就跟她那个了,白天也总是想得不要不要的,可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淳朴水灵的村姑,去偏偏遇到了那么一个超级人渣的大姐夫,害得她没了姑娘身不说,还非要生出个孩子来才能饶过她全家!

    唉,也许这就是命吧,该着要给那个该死的大姐夫担个孩子父亲的名声——也罢,谁让自己爱上了这个村姑呢?谁让自己的个人条件很差,一般女孩子都看不上呢?认命吧,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傻样吧,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呢!”何盼娣一听螳螂答应了,一拳头打在了他的肩膀上,亲切地这样说道。

    被何盼娣这一打,螳螂整个人都酥麻掉了,心中所有的阴霾一扫而光,不为别的,只为这个喜欢的女孩子,让自己做啥都心甘情愿,在所不辞吧!

    可能跟螳螂开着警车还穿着警车的服装,外加还认识镇里的相关人员吧,何盼娣在镇里办事儿很是顺利和痛快,没多久,何家的户口本里,一下子添人进口从过去的三口之家一下子增加了六个人,变成了九口之家!

    拿着这样的户口本坐在螳螂的警车里往回走的时候,何盼娣紧紧地抱在怀里就像它会长翅膀飞走了一样……

    “那个——我请你吃饭吧……”螳螂这样说,既是在讨好对方,也是想听听对方表扬他几句办事能力强之类的赞誉之词。

    “别跟我说话……”何盼娣却像步入了某种特殊状态。

    “咋地了?”螳螂以为发生了什么情况,什么地方没做对,何盼娣生他气了还没觉察到,就马上小心翼翼地问道。

    “让你别跟我说话就是别跟我说话跟我费什么话!”何盼娣就像急眼了一样这样回应说,

    “好好好,不说话不说话……”螳螂突然觉得何盼娣的脾气还真是大,这还没咋地呢,就这样奚落自己,将来成了媳妇儿,还不整天受她欺负呀!

    可是被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欺负反倒心里高兴,恨不能让她直接用拳头来打自己——你说身为男人贱不贱!螳螂脸上的反应居然是笑眯眯的神情,开动警车,一路返回林海市……

    马到成接到牛旺天打来的电话说要开收养牛牛的家庭会议,吃了何招娣做的可口早饭,赶紧出发就到了牛旺天的病房……却发现来早了,别人还都没到场呢。

    “你把‘七仙女’都安排好了?”牛旺天见了牛得宝,开口居然就问这个!

    “都安排好了,连他们病危的父亲都接到咱们医院来抢救了,其余的姐妹兄弟,都安排在了您刚刚给到我名下的样板房里……”马到成如实地汇报说。

    “那就好,抓紧时间给我生孙子呀,多多益善,来者不拒!”牛旺天居然什么避讳都没有了,直截了当就这样亮明了他的愿望和述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