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4章:单独在一起

    “我以为也是呢,结果来抓二叔的安保主任认识二叔,一说才知道,原来是咱家的保镖田龙他爸,一说二叔是谁,那个女干部马上转变了态度,刚刚还像敌人,转眼就像亲人了……”牛畅却说出了这样的结果。

    “那后来呢?”

    “后来这个女干部说出了她男人要搞个什么项目,正愁找不到门路跟牛家说上话呢,二叔一听,马上就给爷爷打了电话,好像爷爷同意二叔跟这个女干部的男人搞一个中药种植基地之类的项目,好像要投资两亿元呢!”牛畅说出了她的新发现。

    “嗯,这个发现很重要,还有吗?”牛欢似乎觉得牛畅发现的这个细节很重要。

    “后来二叔正等那个女干部的男人来具体谈项目呢,却来了个漂亮的女人,进来就管那个女干部叫妈,然后就说她要买的婚房突然涨价,她的未婚夫一气之下要退房,她也就嚷着要跟未婚夫退婚……”牛畅继续说她的见闻。

    “好了,这样的事儿就没必要说……”牛欢以为,女干部的女儿来说她退不退婚的事儿,跟二叔没什么关系吧,也就不感兴趣……

    “哥你不知道,二叔听了这个情况,居然主动问在哪里买房遭遇了涨价,一听是枫林阁,就给爷爷打电话,很快就答应用成本价卖给女干部的女儿那套婚房了……”可是牛畅却以为自己又有了新发现。

    “还说咱家是牛家的败家子,我看二叔时时处处都在败家!”牛欢一听,二叔用成本价卖给别人牛家开发的房子,又像是挖了他的心头肉一样难受!

    “就是啊,可气的是,二叔还亲自坐那个叫蓝梅的女人的车去了枫林阁,不但抹掉了涨价的十五万,还倒找了那个蓝梅十五万,那个女人一定是为了感激二叔吧,居然带二叔去看了那个还真没装修的房子……”牛畅的心里也跟牛欢差不多。

    “他们在房子里又那个了?”牛欢又十分邪恶地这样问……

    “具体我不知道,反正进去的时候,俩人还不怎么亲昵,出来的时候,居然是挽着胳膊有说有笑的——房子没装修,里边连张床都没有,不会发生什么事儿吧!”牛畅是发现了一下细节,但她觉得在毛坯房里,男女不会发生什么吧!

    “你懂啥,二叔耍弄女人的手段多了去了……那后来呢?”牛欢却认定了二叔又是因为好涩而赔了牛家的财富!

    “后来那个叫蓝梅的女人就把二叔带回了湖畔镇,都快下班了,二叔很快就单独出来了,进了他的车里,把一张纸给了何盼娣,何盼娣就号啕大哭起来!”牛畅又说出了新情况。

    “为啥哭呢?”

    “具体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何家超生的事儿得到了妥善解决,何盼娣感动得痛哭流涕了……”牛畅不是很确定。

    “嗯,一家人超生你们多,肯定罚款数也不小,二叔一定又是出卖了牛家的利益,去给那些穷鬼谋福利去了!那后来呢?”牛欢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儿……

    “后来二叔就带着何盼娣回了海龙花园,进到了那个样板房,那是三楼,我没法接近,一直等到天黑,二叔的车子也没动,估计二叔是要在那里过夜了,我也觉得不会再有什么情况了,也才赶了回来——这一天,我不吃不喝眼皮子都不敢眨一下地盯着二叔的行踪,累得都快吐血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有价值的发现……”牛畅开始邀功了。

    “你发现了那个姓邓的,是个重要发现,咱们可以找到他,跟他联手来对付二叔,还有就是二叔要跟湖畔镇那个女干部的男人搞的什么基地项目,是个主要线索,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来阻止二叔弄成这个项目……”牛欢算是总结了牛畅这一天的发现中,什么算是有价值的发现……

    “既然我的发现有价值,那哥快点让我飘一把吧,人家都快难受死了……”牛畅只能直接要求了。

    “好吧,你去飘吧,我把这些情况跟老东西说说,看他有什么意见和想法……”牛欢这才开恩,给了牛畅想要的东西……

    “谢谢哥……”牛畅从牛欢的手里接过一个小小的纸包,立即跑到桌子前,麻利地吸到了鼻子里,顿时就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一天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整个人都陶醉在那种虚幻的快慰中……

    温香软玉中马到成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早上起来,本想陪何盼娣直接到湖畔镇去交纳罚金然后亲眼目睹何家的六个孩子都上上户口呢,却接到了牛旺天打来的电话:“到我这里来吧,牛牛收养的事儿有眉目了,我要开个家庭会议,把这事儿公开出去……”

    “好,我马上就到……”马到成心想,别的事儿还都可以请假不去,老爷子召开家庭会议,特别是美仑还要带着牛牛出席,自己不去怕的说不过去,所以,对何盼娣说:“抱歉了,我父亲突然有个重要的家庭会议让我出席,也就是关于收养牛牛的事儿,所以,我就不陪你去镇里了……”

    “可是,我一个人能办成这么大的事儿吗?”何盼娣心里一下子就没底了,没有牛先生跟她一起去,身上还带了十万块钱,遇到问题可咋办呀!

    “我给你推荐一个人,应该是比我还实用呢!”马到成马上这样回答说。

    “谁呀,谁还能比牛先生更尽心尽力帮我家办这件事儿啊!”何盼娣不相信谁能替代牛先生。

    “就是螳螂啊!”

    “他?!”

    “对呀,他本身是警察,身份本身就会让你办事儿一路绿灯,加上他对你还有那个意思,所以,我觉得肯定比我跟你去强一百套!”马到成竭力推荐螳螂。

    “牛先生是说,我还可以趁机跟他提那件事儿?”何盼娣却觉得这是另外一个机会。

    “哪件事儿?”马到成却一时没懂何盼娣这话是啥意思。

    “就是我不是黄花闺女而且怀里大姐夫的孩子他还要不要的事儿啊!”何盼娣马上这样提醒说。

    “啊,那就随你了,你想问,谁也拦不住你呀!”马到成还是让何盼娣自己拿主意,省得成不成的,回头埋怨他。

    “那我可真问他了!”何盼娣还在试探对方到底愿不愿意她跟螳螂直接提及这件事儿。

    “你的重点应该放在交罚金和给你的弟弟妹妹们办理户口上,别的都是搂草打兔子,捎带的事儿……”马到成却这样提醒何盼娣说。

    “好了,我知道牛先生的意思了,那就给螳螂打电话吧,我同意他陪我一起去……”何盼娣似乎心里有谱了,也就这样答应了。

    于是,马到成就给螳螂打了手机:“螳螂吗,我是牛哥,有时间没?”

    “我的工作就是在这一带巡逻,谈不上有时间没时间,牛哥找我有事儿?”螳螂一听是牛得宝找他,马上屁颠屁颠地这样回答说。

    “不是我有事儿,而是何盼娣有事儿要求你……”马到成马上这样回应说。

    “她有什么事儿?只管说好了……”螳螂一听是心仪村姑找他有事,马上这样回答说。

    “本来应该我陪她今天去湖畔镇去办点儿事儿,可是我家里突然有个重要的家庭会议务必要参加,所以,一下子就想到了你,也就你陪她去办这些事儿我比较放心了……”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牛哥说话了,我还有啥话说,她在哪里,我这就去接她!”螳螂立马就答应了。

    “那你到海龙花园来吧,何盼娣在大门口等你……”马到成说出了具体地点……

    “那好,一会儿见!”

    挂断手机,马到成对何盼娣说:“好了,我都跟螳螂说好了,你只管跟他一起去吧,有他为你保驾护航,肯定会事半功倍一切顺利的……”

    “那好,我都听牛先生的……”何盼娣眯缝着眼睛,嘴上这么回答,心里却在琢磨着见了螳螂如何跟他开口说那件事儿呢!

    海龙花园大门口,螳螂开着警车如期而至,看见亭亭玉立的何盼娣已经等在那里了,就把车子停靠过去,打开车门招呼说:“等急了吧?”

    “我也是刚到……”何盼娣边说,想自己拉开车门,却被螳螂抢先了一步,把副驾驶的车门给拉开,让何盼娣坐了进去……

    螳螂关好车门,跑回了驾驶席这边,进到车里,很是兴奋地问了一句:“说吧,让我陪你去哪里?”

    “湖畔镇……”何盼娣好像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湖畔镇?具体是哪里?”螳螂却想尽可能地多跟对方说话,所以,还要问这样的废话。

    “镇政府……”

    “你这是要办什么事儿呢?”

    “我家超生的六个弟弟妹妹没交罚款就没上户口,昨天牛先生带我去了镇里,把一百五十万的罚款减免到了9万块,还拿到了镇里的红头文件,今天交了罚款,就可以给我六个弟弟妹妹上户口了……”何盼娣还是说明了去镇政府到底要干啥。

    “牛哥就是厉害,镇政府给了他这么大个面子……”螳螂听懂了何盼娣到底要去办啥事儿,就这样赞扬起牛得宝来……与此同时,偷眼瞄了一下打扮一新的何盼娣,咋瞅咋觉得可爱,心里就更加感激牛哥给他一个单独与何盼娣在一起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