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3章:不敢太靠近

    “其实我和何盼娣还有其他姐妹还真不是冲着你的身份和钱物才喜欢上你的,而是你那么勇敢地跟邓汇清斗争,每次都能出奇制胜地打败他,就冲这一点,我们姐弟就都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还没等咋地呢,就都叫你‘二姐夫’了,要知道,之前的何盼娣,号称这辈子都不嫁人的,可是一旦见你,她的性格居然一下子变了,从假小子,变成了多情的大姑娘了,跟我说你的时候,那种恋爱的样子完全无法自拔了……”何招娣说出了更多心里话。

    “想不到,我只是出自与生俱来的善良帮了你们何家一下,却一下子得到了你们如此隆重的回报,特别是你,给我的几次谢谢简直令我终生难忘……”马到成也说出了感激之情.

    “真的呀,在试衣间里我也是斗胆才那么做的,我再也无法用任何语言和办法来表达我对你的敬佩和爱戴了,只有用那种极端的做法让你知道,被拯救的人有多么多么的爱你,爱到可以不顾一切地将一切疯狂地给了你……”何招娣说出了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

    “当时我都蒙掉了,完全没反应过来,已经跟你融合在一起了,而且,还没等我做什么,已经被你巨大的漩涡给吸附下去,那种感觉绝对是蚀骨**,空前绝后,我当时完全沉浸其中,难以用语言来表达了……”马到成也说出了当时的感受.

    “不瞒你说,我也是平生第一次获得了那样的感觉,别看只有短短的两三分钟,可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感觉身体像一下飘升起来一样,整个人像瞬间融化掉了一样……完事儿之后我就想,这个男人太极品了,此生能与他有过一次,足矣——想不到,接下来我们又有了机会,还是同样的感受,而刚才,我们在这样舒适的环境中,尽情地展示所有的能量,我才彻底明白了为什么你会给我带来那样震撼灵魂的快慰——你真的不是普普通通的男人,你真的是所有女人心目中,最理想的男人——所以,何盼娣跟我说她的执着的时候,我马上就理解她了,换了谁,都无法抗拒你的魅力的……”何招娣再次表达了她对牛先生的真情实感。

    听了何招娣的肺腑之言,马到成再次感觉到,拯救何家姐妹并非是给自己建立了一个“后宫”而是开辟了一个适合穷小子马到成的“根据地”假如有一天老子穿帮露馅打回原形了,或许何家的姐妹还能这样喜欢,包容和接纳自己吧!

    就在马到成为拯救了何家姐弟而无比自豪和欣慰的时候,在另一个空间里,牛畅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她家的小二楼,到了牛欢的房间,直接要求说:“哥,累死我了,快让我飘一次吧……”

    “不行,必须先说你今天都有了什么新发现……”牛欢的意思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休想没功劳就得到奖励!

    “那,总得先给口水喝吧!”牛畅可怜巴巴地又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这有老东西送来的冰红茶,你喝一瓶吧……”牛欢指了指墙角的一盒饮料这样说。

    牛畅咕咚咕咚地喝了差不多一瓶的冰红茶,才算是缓过来一些,才开口对牛欢说:“我跟了二叔一天,腿儿都快溜细了……”

    “有啥新发现吗?”牛欢只关心他认为有价值的线索,就这样问。

    “具体我也说不清,从早上我就骑着电动摩托跟着二叔车子,发现二叔的车里坐的是何盼娣……”牛畅这样描述说。

    “何盼娣是谁?”牛欢有点对不上号。

    “就是那个家里养了奶羊的村姑家……”牛畅这样提醒哥哥说。

    “二叔带她出去干嘛?”牛欢似乎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只对这个细节提问。

    “具体我也不知道,跟来跟去的,居然到了何家屯,看见二叔和那个何盼娣在一片废墟上呆了一会儿,就又开车去了湖畔镇……”牛畅说出了这样的情况。

    “那个何家屯或许就是那个何盼娣原先的家吧……咋是废墟呢?”牛欢不可思议地这样猜测说。

    “后来我问了一个村头闲坐的大娘,她说是何家超生交不起罚款就都逃到了山里,家里的房子年久失修被大雨一浇就垮塌了,变成了废墟……”牛畅的调查还真是细致。

    “二叔他们离开了何家屯又去了哪里?”

    “去了湖畔镇呀……我一直跟到一个外号叫王大疤瘌的家院外,门口有保镖,我进不去,就从一个隐蔽的地方扒墙头往里看,居然看见王大疤瘌家的儿子在跑马场弄惊了胯下的马,谁都拦不住……”牛畅又说出了这样的场面。

    “又是二叔显能耐救了马上的孩子,拦住了惊马吧……”牛欢一下子就猜到了结果居然!

    “二叔的身手还真不一般,跑得贼快跳得贼高,救了王大疤瘌的儿子,也驯服了那匹惊马,王大疤瘌高兴极了,马上就跟二叔称兄道弟了……”牛畅给出了这样简单的描述。

    “看来这个二叔是要跟王大疤瘌联手干点什么呀!”牛欢怀疑二叔是要联络王大疤瘌这样的人成为他可以调遣的兵马吧!

    “我侧面打听了,这个王大疤瘌是靠给农民盖房子起家的,方圆几十里新盖的乡村小洋楼什么的,都是他名下的施工队盖的……”牛畅却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二叔先去看来何家屯何盼娣家宅基地上的废墟,然后又去找王大疤瘌,这是要给何盼娣家盖房子啊!”牛欢又这样猜测说。

    “应该是吧……”

    “那二叔和那个村姑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牛欢还想知道更多。

    “没多久,二叔和何盼娣就从王大疤瘌家出来了,我就一直尾随,一直跟着进了山里,发现何盼娣的大姐夫带着十几个人在等二叔出现,见了面就打,后来是二叔把树上的一个脸盆大小的马蜂窝给打下来,才驱散了何盼娣大姐夫带来的打手……”牛畅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那个大姐夫姓啥叫啥?”牛欢问到了这样的细节,说明他很重视这个情节。

    “我听何盼娣他们吵架的时候叫他姓邓的……”牛畅也只知道这么多。

    “那后来呢?”

    “后来二叔就把何盼娣像个骷髅模样的父亲给弄上了车,还将家里六七个大大小小的孩子都给带出了山,可是出了山口又遇到了那个姓邓的把二叔的车子给围上了,眼瞅二叔的车就被那个姓邓的给祸害了,却来了个警车把姓邓的吓跑了……”牛畅继续讲述她的见闻。

    “估计是二叔看见姓邓的要琢磨他的车,就给那个螳螂打电话了……”牛欢猜的还真准。

    “可能是吧,姓邓的被吓跑了,二叔就和那辆警车,把何家的七八个人都带到了市里,直接送到了咱家的医院,那些衣衫不整的孩子则被那个螳螂给带到了百货商场……”

    “看来二叔是花了大本钱要救这家人啊——看出二叔跟何家的姐妹有什么特殊关系吗?”牛欢又变换了角度问问题。

    “别的没看出来,就是在商场里,我发现二叔跟何盼娣进过试衣间,但很快就出来了,这个不算什么,紧接着,何家的大姐,也就是那个姓邓的老婆居然也要跟二叔进试衣间……”牛畅居然发现了这个细节。

    “他们俩在试衣间里那个了?”牛欢直接想到了这样的情景。

    “具体我也说不清,我不敢太靠近,只能老远瞄着他们,只是两三分钟他们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我发现二叔满脑门子都是汗……”牛畅将她的发现都说了出来。

    “一定是跟那个大姐有一腿了,不然的话,那个姓邓的咋会找二叔拼命去呢!”牛欢是从这个角度,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哥,这算不算我有了新发现?”牛畅这是在索要奖励了。

    “先说你接下来都发现了什么吧……”牛欢似乎觉得还不够。

    “接下来就是给这帮穷孩子买了很多衣服和用品,个个都焕然一新了之后,还给带到了海龙花园的样板间里……”牛畅说出了二叔新的行动路线。

    “样板间?什么意思?”

    “对呀,我也搞不明白呀,就到了售楼处,以顾客的名义要去看样板间,结果售楼小姐说,对不起,样板间已经都售出了……”牛畅的跟踪还真是卓有成效。

    “嗯,估计那个老不死的把样板间送给二叔来安置这帮子穷鬼了!”牛欢这样说,就好像从他的身上挖下一块肉来给了别人吃一样痛苦!

    “可是二叔在样板间里没呆多久,就跟何盼娣出来了,然后直奔了湖畔镇……”

    “又去湖畔镇干嘛呢?”牛欢就想从二叔的行动中,发现有价值的线索,从而对二叔展开新的猎杀行动。

    “我也纳闷呀,就一路跟去,结果二叔把何盼娣搁在车里,自己一个人进了镇政府……”

    “你没跟进去?”

    “没进去,我爬到了二楼的窗外,听见二叔跟一个女干部吵架……”

    “吵架?啥内容?”

    “听了半天才明白,是为何家超生的六个孩子没上上户口跟那个女干部吵,结果女干部叫来了保安,想把二叔给拿下送派出所去……”牛畅绘声绘色地描述当时的情景。

    “二叔被抓了?”牛欢显得有点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