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2章:钟情与热爱

    吃完何招娣做的特色晚饭,安排好了明天带何盼娣去湖畔镇交纳九万罚金,然后再去给何家的六个姐弟去上户口的事宜,马到成着实感觉有点累了……

    这一天下来,经历的“好事儿”太多了,累到连家都不想回了,就给美仑打了一个电话,谎称何盼娣的父亲病危,需要人轮流照看,就不回家了。美仑也理解他,只是担心他别累坏了自己,马到成赶紧答应这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到了何招娣特地留出来的主卧,马到成舒适地躺在床上,本以为能马上就睡着,可是这一天经历的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各种事端,还真让他辗转反侧,浮想联翩……

    小半夜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响——会是谁呢?夜里不敲门,就要溜进来?

    马到成马上猜测各种可能性——会是何盼娣熬不住了,非要今夜就让老子帮了她那个忙?

    抑或是何招娣对老子今天的表现太满意了,感谢两次还觉得不够,非要再来感谢一次?

    正胡思乱想呢,进来的人已经摸到了被子,刺溜一下子就钻了进来……

    本来马到成想问:“谁呀?”可是话没出口竟嗅到了一股子特殊的香气,立即判断出不是别人,正是何招娣来了……

    “你咋不休息?”马到成主动跟对方打招呼。

    “白天谢你的那两次太匆忙了,一定很不舒服,今夜我一直陪你到天亮,让你舒坦一宿……”何招娣十分热切温柔地这样解释说。

    “他们都睡了?”

    “都睡了……”

    于是,何招娣使出浑身解数,让马到成获得了空前绝后的舒坦……

    “你这样跟我连措施都不用,万一怀上了,咋办呢?”事后马到成这样担心地问道。

    “怀上了才好呢,我就硬赖在邓汇清的身上!”何招娣居然这样说。

    “他能认吗?”马到成还是担心地问。

    “当然会认啊,那天你解救我们的时候,他就把我拖到后院强bao了一阵,假如我怀上了,我就说是他强bao的结果……”何招娣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可是生出来不像他,会不会引起他的怀疑呢?”马到成还是心有余悸。

    “怀疑的话,我就跟他离婚,然后跟弟弟妹妹们住在一起……估计那个时候,你给我家盖的小洋楼已经可以住人了吧……”何招娣居然是这样打算的……

    “嗯,是不用害怕他,对了,吃饭的时候说的开店的事儿,我可是当真了……”马到成又想起了这样个话题。

    “只要有个门脸儿,加上一些本钱,我保证做出来的东北炖菜在林海市的头一份!”何招娣对自己的厨艺很自信。

    “那好,那我明天就帮你寻找一个门脸儿,再给你一定的本钱,然后开一个特色的菜馆,这样的话,家里人吃饭的问题解决的同时,兴许还真能开出特色,赢得顾客,让咱们狠狠地赚上一把呢!”马到成心里在琢磨,自己的卡里有足够的钱给何招娣当本钱,若是能跟牛旺天要来一个可以免费使用的门脸儿房就好了。

    “是啊,我总觉得,自打你出现的那一刻起,我们何家的好日子就来了,就好像影视剧里拍的那样,你就像解放军一样把何家给解放了,我们现在相当于是到了解放区,一下子就有了翻身做主人的感觉了!”何招娣才二十一二岁,居然能说出这样的比喻来,她的心态几乎是三十几岁女人的感觉了……

    “是啊,再也不用去住那个山洞了,再也不用为衣食发愁了,年龄小的妹妹弟弟都去上学,年岁大点不能上学的,就帮你打理菜馆儿,这样的话,日子肯定越过越好了……”马到成已经畅想出了这个特色菜馆开业之后,将给何家带来怎样的改变……

    “都是托你的福啊,所以我的身子你只管用,想闻我身上的香气了,随时随地都可以来找我,哪怕只有几分钟,哪怕只有巴掌大个地方,我都会让你舒坦到不能再舒坦的……”何招娣这样说的时候,再次与马到成融合在了一起。

    “唉,你这么好的女人,咋就没让那个邓汇清珍惜你呢!”马到成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有一半是我的恶婆婆作的妖,整天骂我狐狸精,说我的心不在她儿子身上,所以才一直怀不上孩子,天天给我小鞋穿,天天拿着不是当理讲,这些我都逆来顺受了,可是她居然挑唆邓汇清休了我,邓汇清也是被他那个不着四六的娘给逼成了恶狼,对我非打即骂,最后到了无法收拾的程度……幸亏你的出现,打消了他的气焰,不然的话,说不定我这工夫已经被他给糟蹋死了!”何招娣居然还给邓汇清的暴虐找到了根源。

    “现在好了,再也不用跟他打交道了,除非……”马到成是想说,除非像你刚才说的,怀上了孩子还要回去跟他打交道……

    “我也想好了,即便是有了孩子,我都不跟他见面了,回头请个律师跟他打交道就行了……”何招娣听懂了马到成的话,就这样回应说。

    “嗯,那样的人渣,还是少见面的好……对了,我想起一件事儿,趁这个时候跟你探讨一下……”马到成跟何招娣心情特别愉快,也就很想跟她讨论更多的话题。

    “有啥事儿,你就只管说,咱俩再也不用分你我了……”何招娣这样说的时候,也正是俩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时候……

    “我想跟你说的是,你二妹何盼娣一心把火要跟我那个,我真不知道该拿她咋办!”原来马到成想征求一下何招娣的意见,这样也知道该如何对待何盼娣的一再请求。

    “黄花闺女都送到你跟前了,你还客气啥?”何招娣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不是我客气呀,我要为她的将来着想啊,她跟你不一样,还没嫁人呢,破了身也就掉了价,这还不算,假如真的怀上了,我还没法给她个身份,将来可咋办呀……”马到成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这个事儿啊,刚才我跟何盼娣唠嗑的时候已经提到了,她的意思是,这辈子一定要把姑娘身给了你,而且还一定要给你生个孩子才算真正了了她的心愿,至于名分的事儿,她也想好了,打算跟一个叫螳螂的小警察摊牌,说她不是黄花闺女了要不要,已经怀上了大姐夫强bao怀上的孩子了要不要,假如对方答应了,那她的着落不就有了吗?”原来何盼娣把什么都跟大姐说了……

    “假如螳螂不要她呢?”马到成还是把最坏的结果说出来了。

    “那就再找下家呗,像我二妹这么年轻貌美又会干活的女孩子,总会有男人动心吧,实在不行,嫁个半大老头子何盼娣都认了……”何招娣却马上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唉,还是劝劝她,别那么执着了,直接去跟那个螳螂谈情说爱吧,不瞒你说,我的女人缘够多了,你们何家有你一个就足够了……”马到成还真不是那有一个要一个的男人,还在考虑对方的前途幸福……

    “何盼娣正是因为你不是见到女人就扑上去的那种男人才这样执着爱上你的,你可别辜负了她对你的一片痴情,而且她还对我说,她已经将何家的‘七仙女’都许配给你了,吐个吐沫就是钉,这辈子都算数的!”何招娣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她那么说,你也这么想?”马到成真觉得何家的姐妹想法太奇葩了。

    “是啊,不但这么想,而且我已经开始行动了……”何招娣这样说的时候,好像她自己再次步入了某种舒爽的境界……

    “其实吧,我真的不需要你们用这样的方式来感激我,我拯救你们的同时,也是在拯救我自己……”马到成把心里话都说出来来了。

    “这话咋说呢?”

    “我觉得身为一个富二代,带有太多的幸运和福气,这辈子尽情挥霍都浪费不完,之前我的生活里,完全没看见你们这个阶层的人是如此的水深火热,而一旦接触之后,才惊异地发现,原来我的生活是多么的奢靡可耻,稍微拿出点爱心来,就能改变你们这些人的命运——我就尝试着帮你们改变命运,而你们的命运一旦改变,我也就在成就感中获得了极大的心灵满足,人格都因此而一下子升华了好几个逼格呢!”马到成此刻对自己的“扶贫”行为给出了这样的自我评价。

    “真爱听你说话,我这两天就时常想,假如我也像二妹何盼娣那样还是黄花闺女的话,无论如何都要把第一次给你的,而且也会像她那样,执着地要为你生个孩子,而且不要任何名分的!”何招娣再次表达出了对这个“二姐夫”的钟情与热爱。

    “我真的有那么好?”马到成也处在了飘飘欲仙的边缘。

    “当然了,你不但是我们何家的大救星,而且是所有女人心目中最理想的男人呢!”何招娣有点喘不上来气儿了……

    “假如有一天我不是富二代了,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丝男,你们还会想现在这样,把我当成心中的偶像吗?”一阵极致的欢愉之后,马到成又涉猎了这样一个可能随时发生的话题,只不过,是用假设的口吻提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