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0章:桃运滚滚来

    “多谢门主任,我代表何家个您鞠躬了……”马到成心里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哎呀二公子,这可使不得,这都是我分内的工作嘛,应该做的,不必谢了!”门秀英还真以为对方在尊敬她,赶紧上来搀扶说。

    “我看,咱们带上何家的丫头一起去吃个饭吧,也好边吃边冰释前嫌……”蓝梅的父亲蓝景祥这样提议说……

    “我觉得还是改天吧,我怕何家二丫头没文化,见识短,跟你们闹出什么不愉快来,还是等明天办完了各种手续,然后再让何家的大丫头来当面谢谢门主任吧……”马到成还是这样婉言谢绝说。

    “也好,我们尊重二公子的意见,可是,关于无公害中药种植基地的事儿咱们什么时候谈呢?”蓝景祥还惦记着他那个两亿元的招商引资项目呢!

    “爸,二公子累了一天了,得回去休息了,你们的事儿,改天再聊呗,反正现在大家都熟悉了,都像一家人了,还在乎这点时间呀!”蓝梅看见二公子一脸疲惫的样子,知道是刚才在毛坯房里疯狂那个累坏他了,就这样出来帮他解围。

    “好好好,还是我女儿说的对,那就改天再聊那件事儿,今天就请二公子赶紧回吧……”从女儿的表现和神情里,身为父亲的蓝景祥似乎看出了端倪,有了女儿和二公子这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关系,害怕他跑了不成,也就欣然答应了……

    “谢谢您的理解,我这就告辞了,关于种植基地合作项目的事儿,我父亲原则上同意我来全权代理跟您谈判了,但我还是建议,明天抽时间,您带上相关人员,到市里去见见我父亲,当面把大框定下来,这样的话,具体的细节,咱们谈起来也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了……”马到成觉得,这件事还是让牛旺天当面拍板定夺的好,也就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哎呀,盼的就是这一天呀,过去就是苦于没人牵线搭桥让我们能跟你父亲接上头,想不到,阴差阳错居然通过何家超生的事儿,让我们见面相识了,这还真是缘分啊!”蓝景祥一听二公子居然有了这样的安排高兴极了,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是啊,真是缘分呢!”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情不自禁看了蓝梅一眼……

    “就是啊,如果没有缘分,我今天的婚房就催了,有了这个缘分,连我都跟着借光了……”蓝梅的表情里,涵盖了太多的故事,只有马到成知道全部内容吧……

    拿着那份儿来之不易的镇政府《关于何建国超生罚款的最终解决方案》的红头文件,马到成兴奋地回到自己的车里,看见何盼娣还在眼巴巴地等着他,还买个关子说:“咱们回去吧……”

    “牛先生不是说问题有眉目了吗?”何盼娣心急如焚地这样问道。

    “当然有眉目了,你看这个……”马到成真有点不忍心再欺负这个可怜的村姑了,就把镇政府的那份儿红头文件拿给她看。

    何盼娣虽然没正经八百地上过学,但文件上的字她还都认识,当然内容也就都能看得懂,可是看着看着,突然浑身颤抖,继而就呜呜大哭起来!

    “这是最好的结果了,你干嘛哭啊!”马到成知道何盼娣是因为压抑多年的包袱突然释放喜极而泣,但还是这样劝了一句。

    “都快二十年了,我们家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能有这么一天呀!”何盼娣简直就是泣不成声了。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你该高兴才是!”看着何盼娣激动成这样,马到成的心里似乎更加高兴了——终于有了拯救灾民于水火之中后的那种成就感了……

    “我是高兴啊,可是我就是止不住眼泪呀……”何盼娣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的泪水了……

    “好啦好啦,快想想回家咋跟你那些弟弟妹妹们说,明天咋到镇上来办手续吧!”马到成边说,边用手去抚摸何盼娣的后背,以为这样就可以安抚她了。

    “哎呀,不行啊!”何盼娣却突然止住了哭泣,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问题。

    “咋不行啊?”吓了马到成一跳,以为她发现了什么疏漏的问题。

    “牛先生还得借我一万块钱才行!”何盼娣却这样来了一句。

    “你借钱干啥呀?”马到成有点懵懂了,不知道对方这是想起了哪一出。

    “我手里这张卡里只有不到八万,还差一万多才够交罚金的呢!”原来何盼娣是开始琢磨明天如何交罚金的事儿了——她的卡里满打满算就八万块钱,而明天要交的罚金是九万块,可不是差一万块嘛!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都由我来筹集吧……”马到成一听是钱的事儿,就这样来了一句。

    “不行啊,牛先生都帮我家这么大的忙了,哪能还让牛先生再给我们家花钱呢?”何盼娣却觉得不应该再让牛先生出血了。

    “那句话你听说过吧……”

    “哪句话?”

    “打人就打个死,救人就救个活——你家的这个事儿你就成全我,让我善始善终,把问题给彻底解决了,将来你们也好把全部功劳都记在我的头上不是吗?”马到成却用这样的角度来说明,这件事儿必须由他包办了才让他心安理得。

    “牛先生,你真是我们何家的大救星,不用回家商量了,我决定了……”何盼娣一听,交九万罚金的事儿都由牛先生给包了,立即很严肃地这样来了一句。

    “你决定啥了?”马到成看着她那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就有点忍俊不禁,这样问道。

    “我决定我们何家的七个女孩子,这辈子都是牛先生的女人了,啥时候想要就啥时候要,一句怨言都没,这辈子,任由牛先生享用调遣……”原来何盼娣做出了这样可笑到荒唐的决定——将何家的“七仙女”都许配给了牛先生!

    “看你说的,我是有家有室有老婆的人,拯救你家绝不是为了得到你们姐妹的美色才冲动的,再也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谢我了,我承受不起呢!”马到成心里别提多惬意了,但嘴上却这样道貌岸然地回应对方。

    “那牛先生想要什么样的报偿?我们何家除了我大姐嫁人了,剩下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黄花闺女,都长得漂亮,除了这些,再也没别的足以谢牛先生了……”何盼娣似乎觉得,只有何家“七仙女”的美色才算资本,才足以答谢牛先生的大恩大德。

    “其实知道感恩戴德就足够了,我现在在女人的问题上一点儿都不亏,你们家的姐妹是都很好看漂亮,但你们都各自有各自的前程和幸福,我的欣慰来自我能亲手将你们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这样的成就感已经够我展杨一辈子的了,所以,也就别无所求了……”马到成心里在畅想,假如这七个何家漂亮的女孩子将来都成了自己的女人,那该是怎样的良辰美景啊——但话到嘴边却还是这样道貌岸然,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太装逼了!

    “反正我已经把话都说出来了,只要牛先生想,何家的姐妹,随便牛先生挑选,想要谁,都不用商量,直接就可以跟她好……”何盼娣还在坚持她的说法。

    “我咋觉得你把你的姐妹都看成了宫里的宫女,把是硬是当成了皇上呢!”马到成在一瞬间,还真有了帝王可以随心所欲临幸宫女的感觉!

    “对于我们何家的姐妹来说,牛先生就是我们的皇上,我们就是随时恭候皇上的宫女……”何盼娣还真就把马到成的玩笑当真了!

    “好了,不开玩笑了,咱们还是合计正经事儿吧……”马到成觉得,这样谈下去,怕是真的被何盼娣给带沟里去,当真能把何家的七个姐妹都纳入自己的“后宫”?这都什么年代了,尽管是超级富二代牛得宝的身份,也不该如此骄奢淫逸吧!

    “这不是开玩笑牛先生,我既然这样说了,那就从我开始,牛先生说吧,什么时候要我吧,我随时随地都可以给牛先生的,现在都可以……”何盼娣边说,边真的要脱衣服了。

    “别闹了,我真不是那样的男人,你还是把话都收回去吧……”马到成怕的就是何盼娣这过于直爽的性格和举动,赶紧制止她说。

    “可是,牛先生之前是答应过我的……”何盼娣停止了脱衣服,但还是这样来了一句。

    “答应你什么了?”

    “假如那个螳螂能接受一个不是姑娘身又有了大姐夫孩子的我,那牛先生就要帮我实现这些才行呢……”何盼娣又提到这个话题了……

    “那要看螳螂能不能同意了,所以,现在说这些还早呢,等一下,去到银行取点钱,留给明天用……”这个时候,马到成的车子已经开回到了市里,见到一家大银行,就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用这样的方式打断了何盼娣没完没了的那个话题……

    “不行,牛先生必须答应我说的,我才让牛先生走……”何盼娣居然紧紧拉住马到成不放他下车。

    “答应你什么呀?”马到成被何盼娣的执着给逗乐了。

    “答应帮我那个忙呀……”何盼娣还在执着于她刚才说的那件事儿……

    “我帮我帮,只要是你们何家的事儿,无论什么忙我都帮,这总行了吧?”马到成心说,阴差阳错成了牛得宝之后,最大的变化就是桃运滚滚来,根本就停不下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