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74章:玩什么花样

    “我算明白了,你小子今天帮我抢回手包其实就是跟我演的一出好戏,那个抢包的就是你的同伙,你就是想用这样的办法来博得我对你的好感,然后才可以闯进政府部门来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这就报警抓你妨碍公务,敲诈政府工作人员,试图为违反计划生育的人翻案!”门秀英一下子感觉到了来自对方的敌意,所以,立即绝地反击!

    “好啊,有本事你就叫人来抓我呀!”马到成似乎不怕把乱子搞大,让全世界都知道了何家的遭遇处境,或许更有利于敦促各个先关部门彻底解决这个难题吧!

    “门卫,快叫人上来,我办公室里有闹事的歹徒!”门秀英居然真的抄起内部电话叫保安了!

    “你觉得这样就能阻止我为何家伸张正义?”马到成似乎对门秀英的举动不屑一顾。

    “我不跟你废话,让镇政府的保安带你到派出所去说清楚!”门秀英赌气中,一屁股坐回到了她那把办公椅上……

    这工夫,门秀英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推开,一下子闯进来三五个镇政府安保科的人,为首的是个中年大叔,手里还拎着一根已经通上电的警棍,进来就问:“歹徒在哪里?”

    “眼睛瞎呀,就是他了……”门秀英伸出略显丰腴的手指,剑指马到成的鼻梁骨!

    “他?他?他……”中年大叔转向马到成的时候,居然一下子从饿虎扑食变成了目瞪口呆,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田洪亮,你咋了,见鬼了你!”对田洪亮的表现门秀英完全不可思议,这个一向精明强干的安保队队长,咋突然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两腿都开始哆嗦起来了呢?

    “二公子,咋是你呀!”田洪亮手中的警棍居然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田洪亮,你脑子进水了,什么二公子,这个家伙闯进我的办公室无理取闹,严重影响了镇政府的办公秩序,我命令你马上立即将他给去驱逐出去,直接送到派出所查明他的身份,看看他来镇政府胡闹到底出于什么目的……”门秀英立即暴怒地发火了!

    “马主任,不用查了,他是牛家的二公子,我认识他呀!”田洪亮非但不作为,还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什么牛家,什么二公子?你咋胡言乱语了呢?”门秀英似乎也感觉情况有些不妙,就这样懵懂地问道。

    “他就是林海市首富牛旺天的二公子牛得宝啊!”田洪亮给出了这样准确的答案。

    “不,不,不可能吧……”一听田洪亮这样确定地介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门秀英一下子就傻眼了,张口结舌地也语无伦次起来了……

    “门主任,他进来的时候用身份证登记就是牛得宝,我看见他开的车停在院子里,就打电话到县交警支队查了他的车牌号,结果车主也是牛得宝……”刚才在楼下登记的那个年轻门卫马上这样佐证田洪亮的话……

    “你真的……是牛旺天的二公子?”门秀英因愤怒而扭曲变形的脸,此刻居然缓缓地切换成了一张和蔼可亲的大妈的笑脸……

    “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牛旺天的二儿子牛得宝!”马到成心说,这工夫,不趁机装逼打脸还等什么时候!

    “天啦,误会,误会,全他娘的是误会呀,这扯不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快请坐,田洪亮,快帮我泡最好的茶给二公子喝!”门秀英一下子像被激活了热情洋溢的模式,马上这样对田洪亮说。

    “是,门主任!”安保队的主任田洪亮马上给牛得宝沏茶倒水……

    “误会,误会——没你们什么事儿了,都回各自的岗位去吧……”门秀英马上将其他保安都给撵走了,回头就问田洪亮:“你咋认识二公子呢?”

    “我家田龙就在牛家当保镖呢,要不是前几天犯了个大错误,现在兴许就在二公子身边当贴身保镖呢!”田洪亮这样解释,才让马到成知道了这个田洪亮为啥会认识牛得宝,心里也就一下子踏实下来……

    “我说老田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二公子大驾光临镇政府,你咋不早点通报呢!”门秀英立即拿出一副打情骂俏的口吻来这样埋怨田洪亮。

    “我哪里知道二公子大驾光临了呀,还是进了屋才认出他来的!”田洪亮还是毕恭毕敬地这样回应说。

    “好了好了,我也不怪你了,你也赶紧回到工作岗位上去吧,我要单独跟二公子说话了……”门秀英居然连田洪亮也要撵走!

    “那我走了,再见二公子!”

    “再见田叔!”马到成知道了田洪亮是田龙的父亲,觉得这样称呼他比较合适,就这样来了一句。

    “哎哟二公子,别叫我田叔,我可承受不起呢,叫我老田就行了……”估计从前的牛得宝从来没这样叫过田洪亮,所以,令他受宠若惊不敢接受。

    “客气啥田叔,哪天我请田叔吃饭!”马到成在门秀英面前,当然要更加对这个为自己解围的田叔倍加客气了……

    “二公子太客气了,能宽容我们家田龙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您上次大难不死才让我们家田龙逃过了一劫,若是有机会我一定让田龙请二公子来家里吃饭……”田洪亮无意间提及了牛得宝死而复活那件事儿,更加印证了他真是田龙的父亲。

    “别客气了田叔,忙去吧,我还有事儿跟门主任说呢……”这次是马到成主动催他离开了,因为,接下来,才到了真正谈业务的时间……

    “那好,我先下去了二公子……”

    “再见田叔……”

    等到田洪亮离开了办公室,就剩下马到成和门秀英两个人的时候,她立即像丈母娘见了女婿一样,热情洋溢地从她的办公椅起身过来,跟马到成并肩坐在了长条沙发上……

    “哎呀,这扯不扯,全是误会,全是误会呀——可话又说回来,你一个堂堂的牛家二公子,咋跟穷困潦倒的何家扯上了关系呢?是不是他们家的哪个丫头片子讹上你了,你身不由己才跑我这里来胡说八道了?”门秀英的态度彻底改变了,但狐疑的心理却还在,居然这样猜度这个二公子为什么会帮何家的忙。

    “说来话长,但我简短节说,我老爸年轻的时候犯了个错误,有了一个私生子,可是还没等跟他相认呢,人就没了,正悲哀呢,却冒出个女护士长说她生的孩子是我老爸的孙子,我老爸一看那个孩子长得很像牛家人,就答应认下,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这个女人出车祸死掉了,剩下个可怜的孩子哇哇乱叫,嗷嗷待哺,给他吃什么都吐,唯独喝了何家奶羊的奶兴高采烈……

    “就这样,我去到了何家住的山洞,看到了何家过的非人的生活,实在是看不过去,就跟我老爸商量,把他们一家都接到了市里,可是何家八个孩子六个没有户口,这让大家都不好过,所以,我老爸就派我来打算跟镇计生办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适当减免罚金,给这些孩子上上户口,也趁几个孩子还小,让他们接受教育,成为将来可以在社会上立足的人……不至于在山洞里像野兽一样自生自灭……”马到成只好将与何家如何结识的来龙去脉给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我的好二公子哎,你咋不早点跟我说出你是谁呢,知道你是牛家的二公子,我们哪里会急赤白脸地那样针锋相对地吵架呢!现在好了,知道你是谁了,事情也就好办了……”门秀英这样说的时候,居然一巴掌拍在了马到成的肩膀上,亲切地这样来了一句。

    “您是说,何家六个孩子的户口问题可以通融可以解决了?”马到成真不敢相信,转瞬间事态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就这样试探着问。

    “小事一桩,小事一桩啊……”门秀英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哎呀,那可谢天谢地,我先替何家的六个姐弟给您鞠躬行礼了……”马到成一听,立即站起身来,就要给对方行礼鞠躬……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您这么高贵的身份可千万别给我行礼,我会折寿的……”门秀英也立即站起身来,双手扶住了对方的肩膀,受宠若惊地这样说道。

    “那您说说看,具体咋解决何家六个孩子的户口问题呢?”马到成有点急功近利,想即刻知道到底如何才能真正解决何家六个孩子的户口问题,别只是说个“小事一桩”就把人给打发了,要听具体细节!

    “这个不急,等你见过一个人,自然就有答案了……”门秀英居然给出了这样回应。

    “见谁呀?”马到成当然很是吃惊。

    “见了你就知道了……”门秀英居然还不亮底牌,直接抄起电话拨了个号码,然后兴高采烈地说道:“老蓝呀,你的难题有解了,快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你的救星就在我办公室呢!”

    “到底让我见谁呀,这个老蓝到底是谁呀?”马到成不知道这个女干部在玩儿什么花样,就这样严肃地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