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72章:面对母老虎

    “别做梦了牛先生,换了谁我都相信还有得谈,可是遇上了门秀英这样的女人,跟我家结下的仇怨已经快二十年了,哪会那么轻易就消解呢?”何盼娣把情况说的更加严重了……

    “你是说,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被何盼娣这么一说,马到成心里都没底了,遇到这么一个跟何家恩怨深重的女干部,是不是真的没希望了呢?

    “除非实打实地把全部罚金都交齐了,不然的话,基本没戏……”何盼娣似乎早就看透了这件事儿不是你们容易办到的。

    “一共多少罚金?”马到成这才开始关心具体细节。

    “牛先生自己算吧,三妹两万五,四妹五万,五妹十万,六妹二十万,七妹四十万,何八全八十万……”何盼娣掰着手指给牛先生说细账。

    “一共下来是——一百五十七万五!天哪,这对于你们家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啊!”马到成一听,居然有这么多,即便是现在的他,卡里有了**十万,面对这样的数字,也望而却步了好像。

    “所以我觉得我大姐跟牛先生提出这样样的问题是脑子出了问题,这辈子,我身下的六哥弟弟妹妹就别想上户口,过上真正人的生活了……”何盼娣好像早就悲观失望,对下边的几个妹妹弟弟上户口的事儿,不抱任何希望了……

    “你别灰心,或许会有途径让他们减少罚金,然后补交齐了,就能让你身下的六个弟弟妹妹上上户口,甚至有机会去接受义务教育,将来也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呢!”马到成却还没死心……

    “我觉得,基本上是天方夜谭,我连做梦都没这样想过……”何盼娣算是彻底死心了……

    “我要去找一个人,看看他有没有办法……”马到成似乎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找谁呀?”何盼娣真是想象不出,牛先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界上,能去找谁帮忙。

    “王大疤瘌呗,他不是号称湖畔镇一霸吗,那遇到这样的事儿应该有点办法吧……”马到成能想到的可以利用的“人脉”也就是救了他儿子和汗血宝马的那个王大疤瘌了……

    “牛先生想使用暴力?”何盼娣却这样认为。

    “找王大疤瘌就一定是使用暴力?”马到成有点惊异,何盼娣咋会这么想呢?

    “对呀,你没看见王大疤瘌那个野蛮德行啊,除了暴力解决问题,他还会啥!”何盼娣好像早把王大疤瘌给看透了。

    “也许这件事儿,就得从暴力开始,才能重新启动,然后彻底解决你家的难题吧……”马到成却没将王大疤瘌“一棒子打死”。

    “谁知道呢,反正我也不看好王大疤瘌……”何盼娣好像拦不住牛先生了,也就这样来了一句。

    “死马当成活马医,试试看吧,觉得不行,咱俩再撤!”马到成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

    就这样,马到成将车子开到了王大疤瘌家的大院套外,门卫这次见了这辆宝马车,立马进去禀报,王大疤瘌居然是两口子同时迎了出来……

    “是为宅基地上盖小洋楼的事儿着急了吧,我已经派人去勘察何家的宅基地摸清情况了,明天就正式开始动工了……”刚进屋,王大疤瘌就这样解释说。

    “我们俩这次来,不是为了宅基地上盖小洋楼的事儿……”马到成马上这样纠正说。

    “有事儿只管说,只要我王大疤瘌能办到的,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王大疤瘌又大声豪气地拿出了有求必应的豪爽劲儿。

    “何家八个孩子有六个没户口这事儿您知道吧?”马到成算是开门见山了。

    “知道啊,湖畔镇怕是没谁家不知道这件事儿吧,咋了,有进展了?”看来何家严重超生的事儿,在当地还真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了……

    “就是因为没进展,才来找您问问,有什么途径能把这笔陈年老账给结算清楚了呢!”马到成算是说明了来意。

    “听说要罚一百五六十万,这可不是小数目,少来少去,大家还能通融帮忙,可是这么大个数目,还真是不好办吧……”王大疤瘌知道问题的难度,也就这样说道。

    “我来找王大哥,就是问问有没有谁认识镇计生办的主任门秀英,通过关系能不能减免一部分,别让六个孩子一辈子都活在没户口的阴影里,当一辈子的黑人吧!”马到成还是在强调问题的必要性和紧迫感。

    “愿望是好的,可是这个门秀英可不是善茬子,除非没过节,一旦结下了梁子,这辈子都别想解开了……”王大疤瘌好像领教过门秀英是个什么脾气,就这样回应说。

    “所以,我才来找王大哥,看看有没有路子可以通融接近她……”

    “路子不是没有,就怕有了路子也行不通啊……”王大疤瘌并没有彻底回绝,而是透露出还是有路子的。

    “什么路子王大哥说说看?”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马到成都不会放过。

    “正好我侄子王大可跟门秀英的大女儿搞对象,眼瞅就要结婚了,假如说想找门路的话,我也只能通过我侄子王大可去跟门秀英的女儿说情,然后再由门秀英的女儿去跟她母亲说情——你觉得,这种关系会有什么力度吗?”王大疤瘌是说出了一条可以跟门秀英说上话的途径,但连他自己都一点儿信心都没有。

    “最好是直接的关系,这样是有点绕远了,怕是隔山打牛远水解不了近渴……”马到成也觉得,通过女婿在女儿枕边吹风,然后再通过女儿把风吹到丈母娘的耳朵里,怕是黄瓜菜都凉了!

    “就是啊,我也觉得遇到这件事儿太头疼,换了别的人别的事儿,我王大疤瘌出面,咋说也能给三分薄面,现在好,即便我想跟那个门秀英动硬的,都要念在我侄子王大可跟她女儿即将婚配的份儿上,也得消气儿了……”王大疤瘌连这条道儿都给堵死了。

    “这么说,就再也没别的门路了?”马到成还是不死心。

    “真的没有了,你是我们家大恩人,找机会报答你还来不及呢,但凡有别的门路,我绝不会藏着掖着的——这样吧,假如你能找到别的门路摆平这事儿,我出十万当路费,也算我没帮上你什么忙表示歉意吧……”王大疤瘌说完,就让他老婆拿钱去,却被马到成给拦住路:“现在还没到动钱的时候,将来真的有需要了,我再来找王大哥要也不迟……”

    “也好,那我真的抱歉帮不上这个忙了——至于小洋楼的事儿,你们就一百个放心吧,保证保质保量还保期包你们满意……”王大疤瘌似乎只能保证完成之前的这个承诺了……

    “这就十分感谢您了,那我们就告辞了……”马到成一无所获地带着何盼娣从王大疤瘌家出来,回到车里也叹了一口气。

    “我就说没戏吧!”何盼娣从开始就没对王大疤瘌抱有期待,结果果然是这样,也就这样来了一句。

    “越是没戏越是要靠咱们自己了……”马到成到了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没放弃希望。

    “就咱俩,咋演这出戏呀!”何盼娣完全找不到可以办成这件事儿的途径和感觉,也就这样悲观失望地来了一句。

    “还是我去碰碰运气吧,兴许今天我帮门秀英夺回了她的手包,给她留下了好印象,一下子开恩给我面子,把你家六个姐弟的户口问题就给迎刃而解了呢!”马到成以为,那会儿帮门秀英夺回了手包算是一面之交吧,而且她当时那么死乞白赖地让自己给她当司机去,说明给她留下的印象不错吧,或许真的会凭借这一面之交的好印象,就能找到突破口,把积压快二十来年的何家和门秀英之间的恩怨给一笔勾销了,也说不一定呢!

    “太异想天开了吧,牛先生明知山有虎咋还偏向虎山行呢?而且还是一只地地道道的母老虎!”何盼娣把门秀英描绘得极其可怕,因为在她的心目中,门秀英无异于一只凶猛无比的母老虎!

    “不管是什么老虎,看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即便是真的龙潭虎穴,我今天也要去闯一闯了……”马到成越是听何盼娣这样说,好像就越是没了退路——老子不是见到困难就退的性格,现在不像从前了,现在老子是牛得宝的身份了,林海市首富家的二公子,遇到这点儿困难就退缩了,也太对不起这个身份名头了吧!

    “牛先生可千万多加小心呀,那个门秀英可真不是善茬子呀!”何盼娣再次这样提醒说。

    “这个你放心,虽然不一定老虎嘴里能拔出牙来,但觉得不好,逃出虎口的能力我还是有的——你就在车里等我消息吧……”马到成也给自己找好了退路,实在不行,还是老办法,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那万一……”何盼娣真不敢想象牛先生单独跟那个母老虎在一起会是个什么结果……根据她对门秀英见了小鲜肉就恨不能一口给吞下的虎狼状态评估,总觉得一旦牛先生主动去找她,兴许真的就在办公室里要求牛先生跟她那个,假如不从,就直接喊非礼,将牛先生扭送派出所都有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