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71章:消遣小鲜肉

    这个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渗透着“女干部”气质的中年妇女一旦开始“上手”马到成才突然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八层是被这个娘们儿当成一个可以任她调遣的小鲜肉了,所以,当下最重要的是如何金蝉脱壳,逃之夭夭,不再跟这个女干部继续这样磨叽纠缠下去……

    说来还真是巧合,就在这个时候,何盼娣从车里来了电话,马到成赶紧接通了,还没等何盼娣说话,就抢先说:“对不起老板,我这就回车里!”说完也不听何盼娣说什么,直接挂断,转脸就对女干部说:“对不起您了,我老板让我回车里呢!”

    说完,也不等对方允许答应,挣脱了她的手,就朝那辆停在街角的宝马x6跑去……

    在场的人都有些傻眼,开始还觉得这小子遇到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混进”镇政府工作,居然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很是可惜,可是看见他真的跑到了街角的一辆原装进口的“好车”前还拉开驾驶席的车门,进去之后,很快就开走了,才有人来了一句:“这小子没撒谎,开的真是宝马x6啊!”

    “估计是给大款开车吧!”

    “难怪给个镇政府的差事都不稀罕呢,人家这是有饭吃啊!”

    听见这些议论,那个女干部心里很不是是滋味,如此青睐这个家伙,居然驳了老娘的面子,哼,不识好歹的东西,由他去吧!转身就悻悻地里去……

    马到成刚刚把车子开动,一直猫在车里的何盼娣就问了一句:“牛先生跟那个女人咋地了?”

    “她的包被抢了,抓住我说是同伙,没办法,我去帮她追回来,她就拿出女干部的架势非要给我找工作,到他们单位去工作,给她当司机不可……”马到成把刚才的情况说了出来。

    “幸亏牛先生没答应……”何盼娣却这样来了一句。

    “为啥呀?这个女干部你认识?”马到成觉得有点吃惊。

    “烧成灰我都认得出来!”何盼娣这样说的时候,居然是一副仇家相见才会有的神情。

    “咋了,你跟这个女干部有仇?”马到成更是惊愕不已了。

    “还不是一般的仇,我们何家惨到这个程度,都是拜她所赐!”何盼娣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怎么会呢,她到底是谁呀!”

    “她叫门秀英,是湖畔镇计生办的主任,我家三妹何来娣超生之后,就是她亲自带人到我家去罚款的,当时按照规定,处罚的金额是当年农村年均收入的3到5倍,她当时为了所谓的政绩,直接拉到了上限,硬是开出了5倍的罚单……”何盼娣说出了那个女干部模样的中年妇女是何许人也。

    “5倍是多少?”

    “当时我们村里差不多年均收入在5千块钱,若是3倍的话,也就是一万五,可是她居然直接开出了两万五的罚单,当时是十七八年以前,别说两万五,就是两千五我们家都没法一下子拿出来,也就只好硬着头皮不交罚款,于是三妹何来娣也就上不了户口……”何盼娣这样讲述当年的情况。

    “是不是当时罚单是一万五,你家东拼西凑还能交得上?”马到成这样假设说。

    “是啊,我爹当时想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交罚金呢,可是一下子从一万五长到了两万五,砸锅卖铁都凑不上,也就愁眉苦脸地硬扛着了……不过在门秀英的操控下,村里对我家进行了全面的‘封杀’什么待遇好事儿都没我家的事儿了,收入当然也就直线下降,本来还过得去的日子,就一天不如一天了,可是我父母不甘心没生出儿子家也败了,居然又怀了小四儿……”何盼娣说出了更多与门秀英之间的恩怨。

    “你四妹生出来,岂不是要罚得更多?”马到成也被代入了何家的境遇中……

    “对呀,我三妹超生的事儿,让门秀英没拿到评先进的奖金还有晋升提干的机会,就已经恼羞成怒了,我四妹再一超生,就彻底把她激怒了,直接到我家去下罚单,按照第一个超生的一倍进行罚款,也就是除了三妹的两万五,现在又多了四妹的五万块钱!”

    “真有这样的规定?”马到成还真有点难以置信。

    “具体我也不知道,反正门秀英总是拿着什么条例说话,而且总是取上限对我家处罚……”何盼娣这样回答说。

    “那你家岂不是更交不起罚款了?”

    “那是当然啊,可是我父母怀着侥幸的心里,打算再生一胎,生出儿子再一起想办法交罚款,哪成想,生出我五妹来,又是个丫头片子,气得门秀英火冒三丈,强行带人来我家,除了增加十万罚款,还要带我娘到城里去做结扎,而我父母一心要生出儿子的愿望没有实现,哪能做那个断子绝孙的手术呢!我爹就操起镐头跟门秀英拼命,幸好她及时逃走了,才没被我爹打伤,但我父母也觉得村里是待不下去了,就带着刚刚出生的五妹,跑到大兴安岭的一个姨娘家里去躲避,把我和大姐还有三妹四妹留在村里勉强过活……”何盼娣说到这里,神色很是暗淡。

    “那你娘生出了后来的三个孩子,门秀英开出了多少罚单呢?”马到成一并将后来超生的几个姐弟一下子都问了出来。

    “你算吧,每增加一个超生的孩子,就会在前一个的基础上增加一倍,到了五妹的时候,已经是十万了,六妹也就是二十万,七妹就是四十万,到了何八全的时候,当然就是八十万了……”何盼娣如实回答那个门秀英是如何给他们家下罚单的。

    “这样处罚下去,你家根本就交不起这样的罚金呀!”

    “对呀,罚得越多我家越是交不起,越是交不起,也就越是不在乎她罚多少了,所以,门秀英气急败坏,多次带人来我家,使出各种招数来折磨我父母,逼迫结扎之外,还见到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拿去变卖,冲抵罚款……

    “应该说,整个湖畔镇因为我们家的严重超生,给门秀英这个计生办主任搞得年年都被上级通报批评,评先啦,奖金啦,晋升了,都被我们家的超生给耽搁了。所以,对我们家也就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了,最后听说我娘又怀了第八胎,居然丧心病狂地亲自到深山老林里去追踪我娘的踪迹,结果在何八全出生的时候,被逼到了瓢泼大雨中的树下临盆生产……

    “何八全生出来,我爹一看是男孩子,剪短了脐带,裹进了怀里抱着就跑,生怕被门秀英给抱走送到福利院去……结果,我娘没人搭理,加上难产大出血,就死在了暴雨中的大树下……”何盼娣说到这里,眼里居然噙满了泪水……

    “人死了,门秀英应该消气儿了吧……”马到成缓了一会儿,这样问道。

    “才没呢,变本加厉地折磨我家,害得我爹抱着刚刚出生的何八全到处躲藏,连我娘的尸首落到了门秀英的手里都没法要回来,索性也就不要了,爱咋地咋地吧,有种她门秀英就把我娘的尸体掐一辈子当要挟!”何盼娣又说出了新的情况。

    “那你娘——现在入土为安了吗?”马到成又沉了一会儿,才这样问道。

    “何八全三四岁的时候,换了个新镇长,听说此事,就严厉地批评了门秀英,说何家超生再严重,你也不能拿对方家的尸体做要挟,这样影响极坏,才让我和我大姐去认领了我娘一直冷冻的尸体,火化后,也不敢埋,生怕门秀英把骨灰刨出来再做要挟,就一直放在家里……

    “直到后来,我家的房子被门秀英派人弄得摇摇欲坠,根本就不敢住在里边了,逃到了山里,也就是现在住的那个‘洞房’才找了个朝阳的山坡,偷偷把我娘的骨灰给掩埋了,连个墓碑都不敢立,只能栽了八棵松树作为我娘的墓碑了!”何盼娣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那,你家住进了‘洞房’之后,门秀英没再找你家麻烦吧……”马到成还这样奢望道。

    “更猖獗了,她认定了是我们何家耽搁了她的仕途前程,不然的话,像她那么能干的女干部,早就应该混进县委当个主管妇女工作的副县长了,可是偏偏在我家超生的问题上,屡屡让她受到批评,也就对我家恨到了骨头里,谁说情都不好使,定好的罚金一分钱都不能少,否则,超生的六个孩子一个都不能上户口,也得不到任何资助和待遇,就连我和大姐还有我爹应得的扶贫福利待遇都给强行剥夺取消了,害得我们一家九口人只能跑到山里来,自生自灭地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人生活……”何盼娣擦干了眼泪,这样愤愤地说道。

    “原来这个女干部是这样一个人呀!”马到成这才算彻底了解今天偶遇的这个中年妇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牛先生后悔帮她抢回包了吧……”何盼娣却这样跟了一句。

    “也许因此给她留下了好印象,回头跟她谈及你家的事儿,会顺利一些……”马到成还心存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