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65章:距离这么近

    可是谁知道试衣间小得让俩人之间没了距离,而且比较昏暗,哪里还能趁机看到点光景什么的呢?

    倒是给何盼娣拉一件连衣裙后背的拉链时,听何盼娣说:“牛先生,答应我吧……”

    “答应你啥?”站在何盼娣的身后,几乎就是贴在她身上了,马到成还是第一次距离何盼娣这么近,而且这件连衣裙本身就很美感,只要想,就可以趁机抓到自己想抓到的任何东西,脑子正胡思乱想,却听对方这样说,就有些猝不及防。

    “给我的弟弟妹妹们做二姐夫吧!”何盼娣居然趁机发起这样的进攻了!

    “这怕是不行吧……”马到成心中一阵暗喜——老爷子刚刚开了绿灯,还没想好如何追这个假小子性格的村姑呢,她却主动进攻了,但一定要绷住,拿出一副不急于求成的态度来才行……

    “咋不行啊?”何盼娣一听对方没答应自己,就有点失落。

    “我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而且,老婆以外还有个纠缠不清的小姨子,你觉得,这辈子,你还能弄到个什么名分,让我成为你弟弟妹妹们的二姐夫吗?”马到成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俩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结果。

    “我都说过我什么名分都不要的……”何盼娣这样强调说。

    “不要名分现在也不行……”马到成还在欲擒故纵。

    “那到什么时候行?”何盼娣的声音里,居然有点哭腔了——看来就处在绝望的边缘了!

    “地老天荒,水到渠成!”马到成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回答了,也就胡诌八扯临时弄了两个似是而非的词儿临时凑到了一起——爱懂不懂吧!

    “地老天荒我也等……”何盼娣说完,猛地回转过身来,由于试衣间过于狭小,所以,马到成根本就没有躲避的余地,一下子就被何盼娣给结结实实地拥在了怀里……

    “外边大家都等着呢,你千万别冲动……”被何盼娣这么一抱,马到成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尽管这样的结果相当于已经把七仙女中的“二仙女”给拿下了,但一定要拿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才显得老子不是那种急猴的家伙,而是值得信赖一辈子的男人!

    “我就不信你对我一点儿都不动心……”何盼娣这样说的时候,贴在马到成身上的部分明显在颤抖……

    “我承认,动过心,不过你现在千万别这样,这样让我很难堪……”马到成觉得自己已经就快受不了了,这样的天气下,穿得这么少,万一那样了,待会儿出去咋迈步子行走啊!

    “那好,那你答应做我男人,我马上就放了你……”何盼娣居然也会这一套!

    “我不是说过什么名分都给不了你吗!”马到成还强调这个重点。

    “我也说过什么名分都不要的……”何盼娣居然还会针锋相对。

    “那好,那我答应你……”马到成觉得应该见好就收了……

    “答应就要有所表示!”何盼娣真会趁火打劫!

    “咋表示呀?”马到成等的就是这一刻,但还表现得很被动,很局促的样子……

    “一吻定乾坤呗!”何盼娣仰着青春洋溢的脸,这样无比渴望地说道。

    尼玛,居然在这样狭小的试衣间里,在一帘之隔的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假小子般的丫头片子居然如此胁迫老子答应她的请求,还无法回绝地要求老子用亲吻来让承认板上钉钉——这也太不像话了!

    然而,越是觉得不合情合理,就越让人感觉到新鲜感,马到成二话没说,就吻了上去……

    吻了足有三五分钟,仿佛时间凝固了半个世纪,听到外边有人叫:“二姐二姐夫,还没试好啊!”才惊醒了春风沉醉中的二人……

    “牛先生不许反悔!”临出试衣间之前,何盼娣在马到成的耳边还这样来了一句。

    “谁反悔谁是……”没等马到成赌咒发誓,嘴巴却被何盼娣给封堵了:“不用说了,我心知肚明了……”说完,整理好衣服和头发,感觉谁都看不出什么了,才打开了试衣间的门,从里边一前一后地出来……

    想不到,马到成和何盼娣从试衣间里出来,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大姐何招娣!手里拿着一件更加丝滑飞薄的花边连衣裙,看见马到成就说:“你们试完了,我也要试这件……”

    与马到成擦肩而过的时候,又突然对他说:“你也进来帮我拉后背的拉链吧!

    尼玛,什么情况,有完没完了!

    尽管心里这样呐喊,但马到成还是欣然答应了美人的请求:“没问题呀!”但转而看见了何盼娣的眼神,立即问她说:“你同意我帮你大姐这个忙吧?”

    “当然同意呀,又不是外人!”从何盼娣的眼神里,还真看不出她在违心这样说。

    “你可别吃醋……”马到成趁机在何盼娣耳边这样小声说。

    “去你的,我才不会吃自己姐姐的醋呢——快去吧,别时间长了就行……”何盼娣的脑海中,大姐早就是别的男人的女人了,哪里会跟她争男人呢?何况,他们姐妹患难与共好多年,从来都是同心同德的,从来都不会因为什么事儿,当然也包括男人的事儿闹掰的,所以,何盼娣才会给出这样的答复。

    “遵命!”马到成还调皮地给何盼娣行了个军礼,然后就尾随何招娣进了那间刚刚出来,刚刚在里边发生了某种令人浮想联翩的狭小空间……

    然而,进到试衣间内,何招娣立即将门关上,还没等马到成反应过来,已经用一个异乎寻常的动作,一下子将马到成给搥到了后墙上!

    尼玛,什么情况,她这是要干什么?让老子如此措手不及!

    短短的两三分钟里,马到成几乎没反应过来,该发生的就已经发生了!

    真是奇怪了,像何盼娣那样外向型进攻型的村姑见了老子这样的高地即便是冲锋陷阵也只不过夺走了老子的一个深吻,而这个一向是逆来顺受很是内向的大姐何招娣却闷声不响地利用这样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转瞬就将老子给彻底拿下了!

    什么情况?真的还没来得及仔细深呼吸体味她那特殊的香气呢,就已经结束了这次非凡的接触,比跟何盼娣进来的时间还短,但内容却是那么的丰富多彩,令人蚀骨铭心,终生难忘!

    只是让马到成始终搞不懂的是,何招娣之所以如此疯狂地行动,是因为疯狂地喜欢上了我这个“二妹夫”还是因为趁机要疯狂地报复那个姓邓的“大姐夫”?只有短短的两三分钟也要给那个人渣实实在在地戴一顶货真价实的绿帽子?反正在迅雷不及掩耳的短短两三分钟内,发生的令人始料不及的一幕,让马到成无论如何都难以忘怀……

    “你咋冒汗了?”出了试衣间,何招娣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十分从容淡定地就去跟售货员说那件衣服合适不合适了——其实她根本就没试,进到试衣间就是早已谋划好的一次果断行动——而何盼娣看见牛先生满头是汗的样子,就迎上来这样问道。

    “里边太热了……”马到成竭力回避何盼娣的眼神。

    “是我大姐跟你说啥了吧?”何盼娣却不依不饶。

    “嗯,是说了……”马到成居然敢这样回答!

    “说啥了?”何盼娣还一定要知道。

    “她说里边太热了,最好是快点帮她拉上拉链,可是我越想快,就越是拉不上,越是拉不上就越紧张,结果,就冒了满头大汗……”马到成还真会借题发挥。

    “你呀你,跟我大姐在一起有啥紧张的,又不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厮混什么的,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儿,就权当是跟我在一起,你就不紧张了……”何盼娣却完全没有任何怀疑,在这短短的两三分钟里,牛先生会跟大姐做出什么出格的好事儿来。

    “这话你早说呀,害得我紧张得都快窒息了……”马到成还趁机这样埋怨了一句。

    “是不是闻到我姐身上的那股子香气了?”何盼娣似乎找到了根本的原因。

    “对呀,你身上咋没有呢?”马到成觉得必须承认这一点,才不会因为怀疑。

    “我那个人渣大姐夫,就是因为闻到了我姐身上的那股子香气,才不依不饶非要把我大姐划拉到手的……”何盼娣说出了何招娣为啥招致了邓汇清的欺凌,根本原因竟是因为身上的香气。

    “你大姐身上的香气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才有的?”马到成倒是开始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了。

    “天生就有的,很多人都跟我大姐开玩笑说,要是在古代,非把我大姐当成香妃给选到宫里去给皇帝当妃子不可!”何盼娣毫不隐晦,将大姐身上的香气来源和后来发生的故事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马到成似乎对这个大姐何招娣印象更加深刻了,对她身上的香气也更加着迷了……

    “那你闻到我大姐身上的香气啥感觉呀?”何盼娣居然还傻不拉叽地这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