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63章:一竿子到底

    “买,你想要什么,就让你二姐买!”马到成这样回答说。

    “那我爹和我大姐呢?”何盼娣的意思是,我带弟弟妹妹们去买衣服了,那车上的俩病人咋办呢?

    “我负责送医院,等安排好了,我就来这里接你们到住地去……”马到成这样回答说。

    “牛先生,到底花多少钱算是合适呢?”何盼娣同意牛先生的安排了,但对花钱给弟弟妹妹们买衣服到底可以花多少钱,却心里没底,就这样问道。

    “只要需要你就买,你的钱不够就先开票,等我来了一并结账,没有上线限制!”马到成心说,一共加起来你能花多少钱呀,也就没加什么限制。

    “牛先生,你对我们家人太好了,让我咋感激你呢?”何盼娣此刻真是对这个牛先生彻底倾心热爱了,说话的时候,眼神完全是一种热切的热恋火焰!

    “感谢啥,就冲你的弟弟妹妹们叫我一声‘二姐夫’我就必须毫无保留地帮你家脱离苦海了……”马到成被对方的热切眼神看得有点腼腆拘谨了,就这样半开玩笑地说道。

    “那你就真的当他们的二姐夫吧!”何盼娣居然直接拉住了马到成的胳膊,这样热切地说道,估计心脏此刻要么跳得贼快,要么干脆不跳了……

    “那是后话,先办正事儿吧……”马到成立即酥麻了半边,但立即扒拉开何盼娣的手臂,边躲避边这样说道……

    何盼娣似乎也觉得这样的场合下,提出这样的问题,太不合时宜了,也就赶紧带着她的弟弟妹妹,跟那个小警察去步入了商场,而马到成则拉上何招娣和她爹直奔了牛家的私立医院……

    没到医院之前,马到成就给唐小鸥打了手机,告诉她:“何盼娣的父亲和姐姐需要抢救和救治,我马上就到,你做好准备……”

    “从哪个入口进来?”

    “就从我老爸的特殊通道吧,你通知一声黄幼祥,何盼娣的父亲已经休克,需要立即抢救……”马到成这样吩咐说。

    “好,我备好推床候在门口……”唐小鸥也很认真地这样答应说。

    没几分钟,马到成将车子开进了牛旺天特许的特殊通道,车子直接跟随电梯抵达十八层的牛家私立医院……

    唐小鸥果然已经将移动病床等候在门外了,看见电梯的门开了,就立即带着几个护士冲了上去,七手八脚地将何盼娣的父亲给抬上了移动病床,立即推到了急诊室,黄幼祥早已等组织好相关医护人员候在了那里,立即对何盼娣的父亲进行抢救……

    这个时候,马到成本想将何招娣给抱下车,去到诊疗室进行诊治呢,可是她似乎缓过来很多,自己就从车上下来了,马到成多少有些失望,但绝没有表现出来……

    马到成将她引领到了外科诊室,当班的医生一看是牛家二公子带来的病人,立即全力救治……还好,何招娣都是些皮外伤,经过一番处置,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我爹现在咋样了?”刚刚好了一些,何招娣就这样关心起父亲来了。

    “正在抢救,你若是能走的话,咱俩过去看看吧……”马到成边说,边带着何招娣往急救室走。

    “这里……真的不用花钱看病?”何招娣边走边这样担心地问。

    “这是我家开的医院,你们是我领来的病人,你说要不要花钱?”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牛先生,你对我何家恩重如山,让我们何家如何报答……”何招娣看着身边这个对何家一向慷慨解囊,且舍命相救的男人,心中油然升起了某种敬仰和爱戴。

    “说这话干啥,赶紧去看你爹咋样了吧……”马到成领着何招娣到了急诊室,发现人已经送到了重症监护室……去到了重症监护室,不让步入,马到成就招呼黄幼祥出来问情况。

    “人是抢救过来了,但面临两个选择:留腿还是留命……”黄幼祥这样回答说。

    “什么意思呢?”马到成是替何招娣问的。

    “病人的身体很是虚弱,主要是被那条溃烂的大腿给连累的,整个腿部几乎全部溃烂坏死,有毒的血液在身内循环,直接威胁病人的性命,所以,想保命,就得做截肢,不截肢,性命就保不住了……”黄幼祥分析病情给牛得宝和何招娣听。

    “我爹不能没有腿呀!”何招娣一听要截肢,马上这样说道。

    “那命就保不住了,来得太晚了,根本就没法救治了,只有截肢才能保命,道理就这么简单……”黄幼祥再次这样强调说。

    “可是我爹死活都不让人截肢他的腿呀,若是没了一条腿,我爹肯定不想活了……”何招娣之前不止一次跟父亲讨论多这个问题大概,所以,知道父亲宁死都不会答应截肢成为残疾人,成为再也没法走路登上的废人的。

    “那你们家属自己选吧,我作为医生,只能根据病患的情况,提出这样的选择供你们参考……”黄幼祥只好这样说了。

    “黄副院长,给我们点时间,商量好了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马到成说完,就把何招娣给拉到了一边:“现在到了关键时刻,要想保住你爹的命,就必须截肢,否则……”

    “牛先生,你现在就是我们家的主心骨了,你做决定吧……”何招娣这样说的时候,居然一下子抓住了马到成胳膊!

    “我现在不算你家的人呢,咋能做这个主呢?”虽然被何招娣抓住胳膊让马到成酥麻了半边,但还是要厘清这样的关系才行。

    “你不是已经跟何盼娣好上了吗?我弟弟妹妹也都叫你二姐夫了,你就算我我们家的人了,现在除了我爹和我小弟,再也没有顶事儿的男人了,现在遇到这样的大事儿,就只有你来做主了……”何招娣却从这样的角度来证明,你牛先生与何家已经密不可分,已经算是自家人了!

    “其实也没别的选择,我觉得还是保命要紧,即便是截肢了一条腿,人活着,将来拄拐还能下地走路的,可若是保守治疗,把命都丢了,那还何谈将来下地走路呢?“马到成也觉得没必要争执是不是何家人这个问题了,关键是如何快速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牛先生是选择给我爹截肢了?”何招娣当然听出了对方的意思。

    “这应该是最明智的选择——要不,你再给何盼娣打个电话,问问她什么意见?”马到成还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不用打了,她肯定也听你的——你决定这样,那就这样吧……”何招娣却这样回答说。

    “话可先说好了,这是你要求我做的决定,回头你爹怪罪下来,你可得帮我说话……”马到成还要丑话说在前头。

    “牛先生是在救我爹的命呢,我爹不会怪罪的,要是怪罪,责任也都我扛着,这总行了吧……”何招娣这才拿出了家里长女的身份来说话。

    “那好,那就这样告诉医生吧……”马到成和何招娣商量好了决定,就来找黄幼祥,黄幼祥知道了决定,就开始实施了,走之前,问了马到成一句:“这个病人算你家属?”

    “这话什么意思?”马到成有点没懂。

    “不是家属是要收费的,是家属你得让老爷子跟院方打个招呼……”黄幼祥这样解释说。

    “我懂了,我这就去跟老爷子说去……”马到成听懂了黄幼祥的意思,转身对何招娣说:“我到我老爸的病房去一趟,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我正好在这里守候我爹的消息,牛先生你去吧……”

    马到成离开何招娣就到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听说你送来了病人?”原来牛旺天已经听说了。

    “是何盼娣的父亲和姐姐……”马到成这样回答说。

    “何盼娣是谁?”

    “就是给牛牛提供羊奶的那个村姑啊——现在已经住在我家里,专门饲养那两只奶羊了,忽然接到家里电话,说他父亲病危,大姐也被打伤,我就去把她父亲和大姐还有其他兄弟姐妹都给接过来了……”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这个村姑你看上了?”牛旺天居然直言不讳,直接一竿子插到底,问到了问题的核心实质。

    “不是我看上她了,是她看上我了,她对她的兄弟姐妹说我是她对象,她的兄弟姐妹都叫我二姐夫……”为了让牛旺天接纳何家的病人,做免费医疗,马到成也只有把这样的情况说出来,求得想要的结果。

    “你小子,连村姑都不放过……”牛旺天居然诡谲地笑着这样来了一句。

    “没办法呀老爸,桃运盛开,根本就挡不住啊……”马到成还拿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给牛旺天看。

    “你刚才说,这个村姑还有很多兄弟姐妹?”牛旺天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是啊,她家是因为严重超生,一口气生了七个丫头片子,最后才生出一个男孩来,结果,母亲还因为难产死掉了,我刚刚去了他们家,就是住在一个山洞里,连被子褥子都没有,直接睡在草垫子上,好几个弟弟妹妹身上几乎没一件像样的衣服,我瞅他们太可怜了,加上那个大姐夫总是是报复和捣乱,我也就将他们都给接到城里来了……”马到成将何家的情况,差不多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你打算让他们住哪里?”牛旺天开始关心这样的细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