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62章:这回干不干

    “交警能管得了这帮子穷凶极恶的家伙吗?”何盼娣一听大惑不解——牛先生为什么不报警,而是找了一个交警过来?

    “也就是狐假虎威吓唬吓唬他们……”马到成居然这样说。

    “可是……”何盼娣还真是有点担心了……

    “别怕,听指挥就行了……”马到成边说,边让四妹五妹开动电动车,朝自己停车的地方进发了……

    被那么一大窝马蜂蛰得面目全非的邓汇清和他手下的十几个兄弟,逃出山口才算躲开了那些马蜂的“绝杀”,等把人都凑齐了,正要离开回去的时候,却发现了路边有一辆宝马越野车,难道这辆车是那个“二姐夫”的?

    开始还不信,但也表示有些疑惑,万一是那个牛先生的车子,是不是老子就可以“劫持”在手,等他出山回市里的时候,再跟他算之前被他“欺辱”的总账呢?

    一等不来,二等不见人影,邓汇清都想放弃了,因为被马蜂蛰的伤口一直在隐隐作痛,手下也都个个哼呀嗨地叫苦连天……

    可是这个时候,一个眼尖的手下突然喊道:“大哥,他们出山了!”

    邓汇清定睛一看,可不是嘛,这回像是倾巢出动了——好啊,算总账的时候还真就等着了!

    可是看着看着,他们却在山口停了下来。

    “大哥,是不是他们发现咱们了,就不敢过来了呀!”手下这样怀疑道。

    “应该是在合计妥协策略吧,他不会不要这辆宝马x6了吧!”邓汇清这样分析说。

    果不其然,很快就看见那个“二姐夫”带着何家老弱病残一家老小地朝这边过来了……

    “大哥,这回怎么收拾他们?”手下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要来个彻底复仇了。

    “都别乱动,听我吩咐,他若是不赔偿咱们,咱们就砸了他这辆宝马车!”邓汇清却给出了这样吩咐……

    “好,我们都听大哥的!”

    看着“二姐夫”带着何家老小越来越近了,邓汇清眯起眼睛——不,是被马蜂蛰得睁不开眼睛,只好眯着看人了——看见对方距离只有十来米了,就开口说道:“别说这辆车不是你的!”

    “是我的,你想怎样?”马到成心里有谱,所以,也就不想隐藏什么,直接承认,那辆车就是他的。

    “昨天你弄伤了我,我没让你赔我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可是今天你再次用了阴招,让马蜂蛰伤了我和我的兄弟,这回可不能就这么饶过你了……”邓汇清本来以为,对方不会承认这辆车是他的,也就可以趁机做文章了,可是对方完全不在乎承认,他就再次出乎意料,只能说这样的话来讹一下对方了。

    “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赔偿我们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

    “若是不赔偿呢?”

    “我们就当着你的面儿,砸了这辆宝马车!”邓汇清边说,边用那把锋利的杀猪刀,搁在了车子的前盖上。

    “砸我的车,是要赔偿的!”马到成却波澜不惊地这样提醒对方说。

    “你弄伤了我们弟兄也是要赔偿的!”邓汇清还这样强词夺理。

    “我属于被群殴的情况下,正当防卫!”马到成也义正词严地这样回应。

    “我们也是在得不到赔偿的情况下,采取的特别措施!”邓汇清也觉得他这么干有理有据。

    “这样吧,我看你们也是很可怜的,就把你给何家的这辆三轮车还给你,算是给你的补偿了吧,行不?”马到成居然想出了这样的办法,因为一会儿要带何家一家老小都进城,这辆三轮车不能就这么丢在路边,或者用宝马车拖到城里去吧,索性还给这个斤斤计较的大姐夫吧!

    “你这是成心耍老子吧,信不信我这就下令兄弟们砸烂你的车!”邓汇清一听对方要这样答对他,就有点恼羞成怒。

    “如果砸了我的车,你可就一分钱的补偿都得不到了,包括这辆三轮车……”马到成立即这样提醒对方。

    “你说,你要给我们补偿?”邓汇清似乎从对方的话里,听出点门道来。

    “是啊,这辆三轮车咋说也值几千块钱吧,就算是给你和你受伤的弟兄一点象征性的补偿吧,行不?”马到成还是那那辆三轮车说事儿。

    “放你娘个狗臭屁,你就是成心要耍我们,这就下令砸了你的车!”邓汇清终于被激怒了。

    “且慢且慢,你看,这是什么?”马到成边说,边从何盼娣背的包袱里,要来一沓王大疤瘌给她的钱,在手里摇晃着。

    “就赔偿一万我们不干!”邓汇清看出那就是一万块钱……

    “不干是吧,那就减少这些!还剩这些,这回干不干?”马到成边说,边从那沓钱里抽出两三千的样子,退还给了何盼娣,还警告对方说。

    “我是说一万太少了,不是太多了!”邓汇清心疼啊,本来以为对方会加钱,哪成想一下子减掉了两三千的样子,就这样强调说。

    “还觉得多?那就再减少三分之一——这回差不多了吧!”马到成边说,边又从那些钱中,抽出了两三千!

    “你这是成心耍我,我真的要下令砸车了!”邓汇清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了。

    “剩下这些也有三四千呢,你真是不想要了?”马到成却继续摇晃手中的钱,这样问道……

    “你,你,你……”邓汇清被对方气得连话都说不上来了……

    恰恰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警车的警报声,邓汇清和他的手下顿时就慌了手脚。

    “对不起大姐夫,是我报的警,假如识相的话,拿着这三四千块钱,还有这辆你送给何家的这辆三轮车,立即从我眼前消失,警察来了,我就说没事儿了,对你们不再追究了,不识相的话,你就等着警察来了,带你们去蹲笆篱子吧!”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最后通牒。

    “大哥,还是识相吧,这个人咱们惹不起!”手下似乎比邓汇清识相……

    “对呀大哥,警察来了没咱们好果子吃……”又有手下跟风。

    “撤吧大哥,管咋说还有几千块,也够咱们看病的了吧!”还有手下苦苦相劝……

    “都给我闭嘴!”邓汇清脑袋都快炸了,但末了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钱我可以拿,三轮车我也可以开走,但打死我也不会跟何招娣离婚的……”邓汇清说完,亲自跑过来,从牛先生的手中抢过那三四千块钱,然后,开上那辆他家送给何家的三轮电动车,在那帮子手下的跟跑簇拥下,在螳螂的警察抵达之前,落荒而逃得无影无踪了……

    “牛哥,遇到什么麻烦了?”螳螂的警车抵达之后,立即从车上下来这样问。

    “看到病人了吧,必须尽快送我家医院去抢救……”马到成指着车子后座上的病人这样说道。

    “救人你咋不大120呢?”螳螂有些疑惑地问。

    “叫你来其实不是救人的……”马到成却又这样说。

    “那是干啥来了?”

    “叫你来是拉人的……”

    “拉人?”螳螂一脸的不解。

    “对呀,这个病人情况特殊,不能让你的警车拉,可是跟这个病人在一起的人太多了,我的车里装不下,所以,叫你来,就是帮我拉上四个人,然后在前边帮我开道,也好尽快把亟待抢救的人送到医院去……”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明白了牛哥,全听你的安排……”螳螂还真是那通情达理的人,马上就这样欣然接受了。

    “叫你的四妹五妹六妹七妹坐在警车里……”马到成立即这样对何盼娣说。

    “他——可靠吗?”何盼娣却小声在马到成的耳边嘀咕,似乎对螳螂也不是很放心,把这么几个年幼的妹妹交到他手里,心里没底……

    “铁哥们了,比我还可靠呢!放心吧,咱们是一起进城的……”马到成却这样幽默地说。

    “好,我信牛先生,也信他……”何盼娣边说,边吩咐几个妹妹上了螳螂的警车,然后把大姐安排在了副驾驶席上,让她抱着小弟何八全,然后她坐在后座上,抱着父亲的上身也好一路上照料他……

    就这样,一路上螳螂的警车开道,马到成开着宝马车一路跟随,一路上无论什么灯都畅通无阻,用了最短的时间就回到了林海市的城里……

    “螳螂,前边的百货商场停一下……”马到成用电话叫停了前边的螳螂。

    “没到医院干嘛停下……”螳螂回应说。

    “你就不用去医院了……”

    “那我干啥?”

    “看见你车里这帮孩子了吧,身上几乎没一件像样的衣服,你就负责带他们去买衣服和需要的东西……当然,不用你花一分钱……”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这个我能做到……”螳螂似乎愿意给这些衣衫褴褛看似贫穷,但各个都长得水水灵灵的女孩子们当导游和保镖……

    “你就带着四个妹妹还有何八全跟螳螂到商场去,每人都要从里到外把里衣外衣鞋帽都给买齐了,包括秋冬的,能卖都买,先花你手头这些钱,回头我都给你补齐了……”马到成又这样吩咐何盼娣说。

    “二姐夫,我还要书包……”何八全这样嚷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