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61章:应该装得下

    “好了,把我放在这里就行了,快进里边看我爹咋样了吧……”何招娣似乎感觉到了对方也在感受自己身上的特殊香气,脸颊居然绯红起来,小声说道。

    “好,我这就去……”马到成再也没有理由多留一秒钟了,那样的话,生怕自己做出深呼吸的动作,暴露自己对对方的气味儿特别感兴趣的心理……放下何招娣,起身就走进了何家住的“洞房”……

    这是马到成第一次步入何家居住的山洞里,不进来还没法想象,一旦进来才发现,这里哪里是什么“洞房”简直就是“狗窝”“猪圈”!

    没有炕,没有床,没有被子褥子,没有家具家电,有的只有分布在不同角落的草垫子,旧席子,当然还有来自何盼娣父亲溃烂的大腿发出的腐烂尸体的刺鼻味道!

    马到成的心里使劲儿疼了一下——想不到,还有比之前老子贫困潦倒还要惨烈的人生活在这样的贫困线以下,虽然他们是因为超生才被罚款,被驱逐,但他们毕竟还是人呀!

    那个该死的大姐夫,就知道霸占何家的大闺女,却不知道来拯救其他姐妹兄弟,让他们就这样挣扎在温饱线以下,没有足够的食物和衣物,没有必要的医疗和保障,甚至没有户口没有尊严!

    马到成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子立马拯救何家老小的念头——即便老子此刻还是一枚穷**丝,看见何家惨烈成这样,也不能坐视不管吧!

    “二姐夫,我爹快不行了……”若不是何八全拉了一下马到成的胳膊,这样提醒他,还不知道会在那种感慨中沉浸多久呢……

    “立即送医院吧……”马到成看见何盼娣父亲的模样简直不敢相信他还是个人类——面色枯槁几乎没了人的模样,骨瘦如柴不说,一条大腿下半段几乎溃烂掉了,却无药可治,没别的办法,只能立即送到牛家的私立医院去抢救,才可能挽救他奄奄一息的生命吧!

    “可是,我家哪里有给我爹看病的钱呢?”何盼娣这样担心地问。

    “别管钱的事儿,先送医院再说……”马到成却这样回应说。

    “医院都要押金的,看见我爹这样的,非要十万押金不可,我这点儿钱……”何盼娣的身上一直揣着王大疤瘌给她的那5万块钱,一听牛先生说要带她爹上医院,立即捂着钱这样说道。

    “放心吧,有我呢,一分钱押金都不用……走吧,快送医院吧,也许还来得及救活你爹……”可是马到成发现,虽然在场的何家姐弟默认了他的决定,但一个一个的都不动弹。

    什么情况,是不是他们都开始嫌弃来自父亲身上的那股子难闻的气味儿了,也都不伸手弄他爹上车了?

    唉,谁叫老子同情弱者,谁叫老子要像天使一样彻底拯救何家呢!马到成上前一步,屏住呼吸,两手一托,就把仅剩几十斤重的何家父亲给抱了起来,转而就快步出了“洞房”直奔那辆三轮车而去……

    “我大姐也必须去医院的……”何盼娣看见牛先生把父亲给放进了三轮车,就这样对他说。

    “那还等啥,一起送去呗……”没有何盼娣的提醒,马到成也会这样建议的。

    “那你把我大姐也给抱车上吧,我们谁都抱不动她……”谁知道此刻何盼娣藏的是什么心眼儿,也许真的是谁都抱不动,也许她觉察到了牛先生对大姐有特殊的兴趣?

    “没问题,交给我好了……”马到成当然愿意效劳,因为一旦有理由接近何招娣,就有机会再嗅到她的香气了……几步走到了何招娣坐的凳子上,将有气无力的她给抱起来,也给放到了三轮车上……

    “我陪爹和大姐都去了医院,三妹何来娣又在城里,留下的这些姐弟怕是要受大姐夫的欺负吧!”何盼娣这样担心地说。

    “那就一起走吧……”马到成被何招娣身上的香气给弄得兴奋异常,不假思索就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牛先生的车子能装下这些人吗?”何盼娣担心到了山外,牛先生的车子一下子装不了这么多人吧!

    “都是半大孩子,应该装得下!”马到成这个时候看了一眼何盼娣的那些妹妹们,说是半大孩子,其实除了最小的两个,其他都差不多是大姑娘了!

    “可是,那天牛先生给我家买的那些米面粮油什么,留在这里可惜了……”何盼娣居然还惦记着这个,看来,对于他们来说,这些粮油米面是多么来之不易的宝贝东西啊,就这样丢在这里,多可惜呀!

    “没关系,一共加起来也就千把块的……”马到成知道这些东西是从唐小鸥那里借来800块钱买来的,也就这样回答说。

    “还是等我几分钟,我带着弟弟妹妹把这些东西藏起来吧……”何盼娣却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藏哪里?”

    “就是山洞后边的一个缝隙里,谁都找不到的……”

    “那快去吧,越快越好……”

    何盼娣得到马到成的允许,立即带领众姐弟,将“洞房”中二姐夫给他们家买的那些米面粮油之类的都搬出来,陆陆续续地转移到了“洞房”后边植被深处的一个山崖上的缝隙里,还做了各种枯枝败叶的掩蔽……

    “好了,可以出发了……”

    “有没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躲开那棵大榆树?”马到成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就这样问。

    “牛先生是怕那个姓邓的在那里埋伏?”何盼娣这样猜测说。

    “不是怕他,估计早就被马蜂给蛰得逃走了,我是怕那些马蜂还不依不饶,见了人就往死里叮!”马到成担心的却是这个。

    “还真有一条小路正好绕过那棵大榆树……”何盼娣琢磨了一下,这样回答说。

    “那好,那就能躲过那些马蜂了……”马到成一听还有路可走,就轻松下来,可是到了三轮车钱才发现,算上他,一共有9个人,大姐和何家父亲躺在车斗里,车下除了何盼娣和何八全,还有四个妹妹穿着极其破旧寒酸地站在那里——这么多人,这个三轮车无论如何都装不下……

    “我腿脚好,跟着跑就行,你们都上车吧……”马到成首先这样说。

    “我也腿脚好,我跟牛先生一起跑……”何盼娣马上跟着说。

    “还有我,我也跟二姐夫二姐一起跟着跑!”何八全似乎就爱跟二姐夫在一起。

    “那好,四妹五妹开车,六妹七妹在车上照看爹和大姐,出发!”何盼娣马上做出了这样的安排……大家才开始正式上路……

    真正要离开这个一住就是好多年的“洞房”何盼娣还真是有点舍不得了,一步三回头地看了好几回,但最终还是坚定不移地跟着牛先生的脚步,跟这几乎是非人的生活彻底说了再见……

    只是令大家都想不到的是,绕过了那棵被激怒的马蜂肆意猖狂的大榆树,顺利地抵达山口,就要到马到成停车的地方,还有百八十米的时候,何八全眼尖,一眼看见了什么,就对大家喊:“快看,那是大姐夫和他带来的人吧!”

    马到成定睛一看,可不是吗,邓汇清居然带着他的手下,将马到成的那辆宝马x6给团团围住——看来,这是要跟老子算总账啊!

    “停一下!”马到成招呼开车的四妹五妹……

    “这可咋办?”何盼娣也看到了大姐夫和手下围住了牛先生那辆宝马车的情况,立即这样问马到成。

    “还能咋办,这回没了马蜂帮忙,估计干不过他们……”马到成好像一时也没了办法。

    “要不我们姐妹跟你一起上,跟他们拼了吧!”何盼娣撸胳膊挽袖子,好像真的豁出去要跟大姐夫他们拼命了一样。

    “绝对不行,现在他们是被马蜂给蛰疯了的疯狗,就我们这几个人,根本就打不过他们……”马到成这样劝阻何盼娣说。

    “那到底咋办呀?”何盼娣好像没了办法。

    “别急,我看看这里有没有信号……”马到成立即掏出手机,一看,还行,有信号,立即拨打了一个号码,接通了,立即说:“螳螂吗?我是牛哥……”

    “牛哥呀,找小弟有事儿?”螳螂一听是牛得宝的声音,马上这样客客气气地问。

    “还记得我家那辆丰田霸道在林海湖出事儿的地方吧?”马到成说出了具体地点。

    “记得呀,咋了,救援有新发现了?”

    “不是,我到这里来办事儿,遇到点麻烦,你必须赶紧过来救我……”马到成发出了这样的求救信号。

    “出啥事儿了?”螳螂有些惊异。

    “别问了,赶紧过来吧……”马到成却不说具体出了什么状况。

    “真巧了,我正在这一带巡逻呢,几分钟就能到你说的那个地方……”螳螂也不多问,直接这样回答说。

    “那好,那我等你,你可快点来呀!”马到成生怕螳螂来晚了,他和何家的姐弟门支撑不住。

    “放心吧牛哥,小弟啥时候说话不算数过!保证不掉链子!”螳螂给出了这样的保证。

    “那就好!”马到成挂断手机,心里才托底了。

    “牛先生报警了?”何盼娣这样问道。

    “其实是个交警……”马到成只好实话实说,并不隐瞒何盼娣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