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60章:干草垫子上

    看到大姐夫邓汇清两眼通红,手持杀猪刀,真的要跟牛先生玩儿命了,最担心的要数何盼娣了,虽然他们之间并非大家叫的“二姐夫”那样的关系,可是此刻就好像自己的亲人就要面临生死危险了一样,何盼娣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而手持两块石头的马到成,面对邓汇清锋利的杀猪刀,却还是从容不迫,就好像他有什么能力能用两块普通的石头,来击溃对方锋利的杀猪刀一样……

    邓汇清尽管很心虚,但由于他手里的杀猪刀很锋利,且身后还有十几个弟兄,而且已经逼到了这个份儿上,硬着头皮也要跟这个二姐夫拼个你死我活了!

    一旦老大冲锋陷阵到了最前沿,与对方近距离对峙,邓汇清的那些手下也开始狐假虎威地围拢上来,一旦老大得手,他们也就会一拥而上,省得回头老大说他们是吃干饭的,到了关键时刻不卖力气!

    然而,就在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一场殊死搏斗在所难免,刀光剑影一触即发的时候,何盼娣却看见牛先生的身子一个后仰,挥起手臂将右手中的那块鸡蛋大小的石头一下子抛向了空中!

    这是干啥呢?

    邓汇清和他的手下完全没懂,假如要打,也该先打老大吧,咋把手中的石头白白扔掉了呢?

    何盼娣也纳闷儿,牛先生这是要放弃吗?但却很清晰地听到了他在高喊:“快跑!”

    何盼娣听到了事先定好的暗号,以为牛先生其实就是要趁机逃离,也就启动电动车,开始朝家里住的“洞房”开动……

    看见这个二姐夫朝空中抛掷石头不可思议的邓汇清,听到他高喊快跑,好像忽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原来他是纸老虎,拉开这么大的架势,到最后还是缴械投降认怂了,不然的话,不会喊出“快跑”这样的话来!立即喊道:“给我上!”

    那帮手下也是听了被围困的这个二姐夫喊了“快跑”才一下子觉得这个家伙原来是外强中干,不堪一击,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呢,现在是时候一拥而上,尽情群殴他的时候了,也就一下子围了上来……

    哪成想,这个二姐夫居然将左手的石头倒到了右手,一甩膀子丢了出去,打到了一个围上来的打手,瞬间从那个“缺口”逃离出去……

    几乎是同时吧,大家谁都没注意到,空中正有一个脸盆大小的马蜂蜂巢坠落下来,正好掉在了包围圈的中央!落地的瞬间,轰的一声,仿佛地雷爆炸一样,蜂巢里边被激怒的马蜂飞散出来,直接奔向了包围圈的所有人……

    而此刻,马到成早已快步追赶上了何盼娣开动的三轮车,快速逃离了被疯狂马蜂肆虐的现场……

    原来,在来的路上马到成就细心地观察如何逃离的地理环境,本想在这唯一的出路上,再找出另外一个被对方追不上的途径,却在经过这棵根深叶茂的大榆树下的时候,看见了挂在高高树杈上的那个老大的马蜂蜂巢,心里也就有了引蛇出洞,调虎离山,到了树下,利用自己的抛掷功夫,用手中的石头将蜂巢击落,利用愤怒的马蜂来驱逐击溃邓汇清这帮子混蛋的计划……

    听到“快跑”就开动三轮车的何盼娣并没有看到这一幕,而是坐在车厢里的何八全看到了二姐夫击落马蜂蜂巢的情景,立即告诉何盼娣说:“二姐夫击落了地雷蜂子——地雷蜂子咬得大姐夫他们到处乱跑!”

    “那你二姐夫呢?”何盼娣最关心的还是牛先生。

    “已经跑过来了,就快追上咱们了……”何八全根据他的观察,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一股子从未有过的喜悦和敬佩从何盼娣的心头油然而生——这个牛先生,太有办法了,我咋就没想到利用大榆树的蜂巢来对付大姐夫这帮子人呢?他太心细了,也太有绝招了!芳心深处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这样的绝品男人,这辈子,真是非他不嫁了!

    而追上三轮车,一下子跳上车厢的马到成,回头再看邓汇清和他的十几个手下,被成千上万只被激怒的马蜂给团团围住,轮番进攻,所以,只能是鬼哭狼嚎,抱头鼠窜,个个都是屁滚尿流,落荒而逃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爽了……

    “二姐夫快看!”马到成刚想喘口气,却听见何八全这样大呼小叫地嚷道。

    马到成定睛一看,奶个熊,那条大狼狗居然没被打死,此刻正站在路中央,虎视眈眈地好像要扑到车上撕咬刚才打中它的那个人类呢!

    “这可咋办呀?”何盼娣手心直冒汗,车把都有点攥不稳了。

    “别担心,继续开,八全给我捡的石头还剩一块呢!”马到成说完,从车斗里翻过车座后边的护栏,坐到了何盼娣的身边,在距离那条大狼狗十几米外,一个抛掷动作,就把身上最后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给扔了出去……

    这次没打中狗头,而是打中了狗腿,其实那条大狼狗是被疾驰而来的三轮车给吓呆了,不知道躲避了,而被飞来的石头这一打,才一下子惊醒过来,嗷嗷叫着,窜入路边的草丛中,转瞬就不见了踪影……

    “二姐夫太厉害了,我要二姐夫教我这个功夫!”何八全再次看见了“二姐夫”的真本事,就这样央求说。

    “上次我让你练的跳功你练得怎么样了?”虽然是个小屁孩这样恭维自己,但马到成还是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就拿出一副师父检查徒弟的口吻这样问道。

    “那个坑都挖了快两尺深了,我一跳就能跳上来了……”何八全很是认真地这样说道。

    “好好好,等你的坑挖到没你头顶你都能跳出来,我就教你学投掷的功夫!”马到成给出了明确的目标。

    “一言为定!”何八全居然还要跟马到成拉钩上吊!

    “一言为定!”面对小小的崇拜者,马到成当然要满足他的心愿……

    回到何家住的“洞房”才发现,大姐何招娣被邓汇清给打得遍体鳞伤,刚刚又被他不管死活地踹了一脚,就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马到成和何盼娣蹲下来查看何招娣病情的时候,发现这个何招娣的的脸型媚眼是那么的俊秀,被搀扶起来的时候,又发现她的身材是那么的高挑修长,同时还是特别有型的那种,从被撕开的领口望进去,居然是……马到成赶紧收回目光,生怕被何盼娣给看到了,以为他是个不正经的男人呢!

    “要不要送你姐上医院?”马到成这样问了一句。

    “我不打紧,快去看爹吧……”何招娣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却这样对何盼娣说。

    “爹咋了?”何盼娣一脸惊讶地这样问。

    “邓汇清来家里闹,把爹气吐血了,现在咋样我都不知道了……”何招娣有气无力地这样回答说。

    听大姐这样说,何盼娣立即松开了大姐让牛先生一个人搀扶着,三步并作两步就跑进了她家的“洞房”很快就传出了何盼娣哭着喊的:“爹,你醒醒,你醒醒啊!”

    “你别管我了,快去看我爹咋样了吧……”站都站不住的何招娣,听见何盼娣的叫喊声,就对身边的牛先生这样说道。

    可是马到成一松开何招娣,她的身子就一下子倒了下去,只好一下子将她的身子给托住,就形成了一个抱住她的局面,而且为了不让她真的倒在地上,马到成往上一使劲儿,就让何招娣的上身和脸颊距离他很近,虽然只是瞬间,但也嗅到了一股特殊的香气——虽然这香气中带有她身上被邓汇清打伤的时候,流血的血腥味儿,但还是掩盖不住她自身的那种迷人体香……

    “快,把我放平在地上,你去看看我爹到底咋样了吧……”何招娣似乎也感觉到了距离这个“二姐夫”有点近,而且嗅到了他身上特有的“男人味儿”传统保守的观念里,这个男人虽然比她大,但却算是自己的“妹夫”了,她算是大姨姐了,所以,无论咋说也该是授受不亲才对的,就赶紧找了这样一个理由让他赶紧离自己远些,尽管嗅到他身上的“男人味儿”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享受!

    “我抱你进到里边,把你放在炕上吧……”马到成潜意识里不愿意马上离开何招娣,就找出了这样的理由想多跟她呆一会儿。

    “不用了……”

    “为什么呀?”

    “不怕你笑话,这个山洞里,哪里有炕呢……”何招娣有些窘迫,但还是说出了实情。

    “那你们都睡在什么上呢?”马到成随口不假思索就这样问。

    “干草垫子上啊……好了,快听我话,把我放平在这里,快到屋里看看我爹是死是活吧……”何招娣生怕她嗅到的对方“男人味儿”太多沉迷其中难以自拔,回头让二妹子何盼娣看见了,没法跟她解释……

    “那好,那我把你抱到院子里的凳子上吧……”马到成看到院子里有个长条凳子,也就一下子抱起了何招娣的身子,走了过去,轻轻放下的时候,居然有点舍不得放手离开——来自何招娣身上的那股子香气太迷人了——这么好的女人,那个混蛋大姐夫居然一点儿都不珍惜,真是白瞎了这么香喷喷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