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9章:故意迎上来

    “你这个大姐夫姓什么叫什么?”马到成总觉得叫“大姐夫”有点太尊重对方了,就想知道这个大姐夫姓啥叫啥。

    “姓邓叫邓汇清,在湖畔镇开电动车行,算是镇里的一霸,前年偶然看见我大姐,就要求搞对象,我大姐死活不同意,他就强暴了我大姐,我大姐寻死觅活好几回也没死成,最后被他三长两短没了办法,才答应嫁给了他,可是他因为我大姐总是怀不上孩子,就经常家暴我大姐,闹来闹去就闹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何盼娣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二姐夫,石头找好了,够不?”何八全很快收集了三五块鸡蛋大小的石头,递到了马到成的手里。

    “够了……”马到成一手一块石头,剩下的揣到了兜里,这才回应那个叫邓汇清的大姐夫刚才说的话:“姓邓的,别拿畜生吓唬我,有种咱俩单挑!”马到成来了个缓兵之计。

    “别想跟我耍花样,老子才不跟你单挑呢!”邓汇清感觉对方提出单挑肯定是个陷阱,何况,一对一估计未必能打过对方,所以,才这样来了一句。

    “你是怕了吧!”何盼娣马上这样揶揄了一句。

    “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现在就放狗掏了你!”邓汇清还真是不愿意听何盼娣说话……

    “让他放狗过来……”马到成立即在何盼娣的耳边小声嘀咕。

    “能行吗?”何盼娣很是害怕的样子,小声这样问。

    “有我呢,你就放心吧……”马到成立即给她打气。

    “好啊,有种你放狗过来掏我呀!”何盼娣这样挑衅地回应大姐夫邓汇清说。

    “那我可真放了!”邓汇清还继续恫吓。

    “不放你就是条狗!”何盼娣这样激将地喊道。

    “这可是你让老子放狗掏你的!吜!”邓汇清一声令下,身后那条训练有素的大狼狗噌地一下蹿了出来,直奔何盼娣这边奔袭过来……

    “他真放狗了……”何盼娣立即吓得对肚子发抖了……

    “快,你俩上车,掉头往前边那棵大榆树下跑……”马到成这样快速吩咐说。

    “那你呢?”何盼娣马上这样问。

    “别管我,我打完狗就追你们俩……”马到成这样吩咐何盼娣和何八全,还帮他们俩上了车,掉头朝百十米外的那棵根深叶茂的大榆树方向跑,而他自己留下来,面对凶猛奔袭过来的大狼狗……

    虽然上次邓汇清逃离的时候,被何盼娣的这个对象给打过一石头,才落荒而逃的,可是他并不知道这个二姐夫的投掷功夫到底有多厉害,所以,才想先放狗将他和何盼娣给撂倒,然后,再让手下的打手上去群殴……

    哪成想,这条本来凶猛无比,所向披靡的大狼狗,在距离“二姐夫”三五米远,就要腾空而起,直接扑向对方的时候,却见对方手起石落,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大狼狗的脑门上,当即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重重地摔在地上,十有**成了一条死狗!

    邓汇清的那些打手顿时都吓傻眼了,这个“二姐夫”会的是什么功夫啊,咋打得这么准呢!

    但这个结果一下子激怒邓汇清,立即声嘶力竭地对他的手下喊:“给我上,给我往死里打!”说完,他带头抄着一把一尺多长的杀猪刀就要冲过去,却被脚旁的大姐何招娣一把抱住了大腿!

    “死去吧你!”邓汇清一脚踹在了何招娣的胸口上,令其瞬间倒地,然后,抄起尖刀就大喊着招呼他的那些手下,朝马到成追去……

    马到成觉得自己的计划第一步算是完成了,马上转身追赶何盼娣开的电动车,二十米外追上了,却告诉何盼娣:“别开太快……”

    “为什么呀?那会被他们追上的!”何盼娣边减速边这样不解地问。

    “就是让他们追上……”马到成反倒这样说。

    “为什么呀?那样咱们就死定了!”何盼娣更加不能理解了。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马到成没说具体为什么,只这样给何盼娣信心。

    “牛先生有办法了?”何盼娣领教过这个牛先生应对危机的风采,所以,信赖地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有……”

    “啥办法呀?”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马到成不是不想告诉何盼娣,而是怕她知道了具体方案,回头反而在关键时刻耽误大事,也就先瞒着不告诉她。

    说话间,何盼娣开的三轮车已经到了马到成说的那棵根深叶茂的大榆树下。按照马到成的吩咐,将车头调转过来,对准了何家“洞房”的方向:“记住了,待会儿我喊快跑,你就把车开到最快往家的方向逃……”

    “那你呢?”

    “别管我,我随后保证追上你们……”

    “你可多加小心呀!”此刻的何盼娣真的把牛先生当成自己的亲人了一样,关切地这样说道。

    “放心吧,你就等着看好戏吧!”马到成却十分轻松自如地这样说道。

    假如何盼娣把电动车开的很快,邓汇清觉得追不上了,也可能就放弃,回头去祸害何家其他人去了,可是看见前边的三轮车开的不紧不慢的,快跑几步就能追上的感觉,邓汇清就再次高喊和驱赶他的手下:“快给我追,追上就给我往死里打!”

    很快就追到了那棵足有水缸粗细的大榆树下,马到成故意迎上来,赤手空拳地拉开了架势,吸引对方的十几个打手将他团团围住,而让何盼娣和何八全坐在电动车里躲在了一边……

    “跑啊,你倒是继续跑啊!”邓汇清边说,边用舌头舔了一下他那把杀猪刀的刀尖儿,那架势,恨不能给这个“二姐夫”像杀猪一样开肠破肚了才会解了心头之恨一样!

    “都别过来呀,我手里有石头!”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手伸进兜里,一手碰出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来!

    居然真的把邓汇清手下的十几个打手给吓得后退了一步。因为刚才这个“二姐夫”一招致命地撂倒那条大狼狗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别听他瞎忽悠,他手里一共就两块石头,顶多打到咱们两个人,其他人立即冲上去砍死他!”邓汇清一看手下居然被对方手里的两块鸡蛋大小的石头给镇住了,就这样蛊惑说!

    可是这帮手下居然没听邓汇清的话,还是没有缩小包围圈……就有点吃不住劲了,亲自冲过去,带头缩小对“二姐夫”的围困……

    身处“圈外”的何盼娣此刻心急如焚,不知道牛先生到底用什么绝招能破解大姐夫这多人的包围猎杀!而牛先生本人却从容不迫的样子,手里攥着那两块何八全给他找到的鸡蛋大小的石头,煞有介事地转着身子,在包围圈的中央拉开架势,要与对方十几个人决一死战的样子……

    “二姐夫能行吗,我下去帮他吧……”小小年纪的何八全都看出了“二姐夫”寡不敌众,肯定吃亏,说不定真的被大姐夫和他的手下给打个半死,就这样央求二姐何盼娣说。

    “别动,听你二姐夫的话,他肯定有办法!”何盼娣似乎真的对这个牛先生有了特殊的信赖——好像遇到什么样的难题他都敢于面对,并且身体力行地给漂漂亮亮地解决掉——在王大疤瘌家的跑马场,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英雄壮举,连王大疤瘌那样的人物都被震撼和征服了,估计像大姐夫这样的狗东西,牛先生一定会用一个意想不到的绝招,也让他们闻风丧胆,一败涂地吧!

    何盼娣心里这样畅想着美好的结局,也就没让何八全轻举妄动,她自己也坚守着牛先生给她的吩咐,什么时候听他喊快跑,就马上启动车子,朝家的方向快速撤离……

    而此刻,邓汇清带着他的手下,已经将包围圈缩小到了距离对方只有三五米了,却有些心虚地这样来了一句:“你放下石头乖乖让我们揍你一顿,我就饶你不死!”

    “怕了吧,我手里的石头从来都是百发百中的,一石头就会要了你的狗命,不信你们就试试!”马到成当然要继续跟对方打心理战——他们人多势众,硬碰硬老子肯定吃亏,索性多说些大话来震慑他们,削弱他们的战斗力,也好实施自己拟定的那个破敌计划!

    “你打死了老子的狗,老子还没跟你算账呢,你若是再打死我还有我的弟兄,你就等着偿命吧!”邓汇清似乎越来越心虚了,没别的来应对,只好这样说了。

    “我练的功夫是想打哪里打哪里,我不往死里打,打死谁我还要去偿命,但我可以打你们身上的死穴,一旦打中,这辈子就是高位截瘫,赔几个钱养他一辈子就不必偿命了吧!”马到成看出了对方已经被他的心理战给打败了,也就乘胜追击这样说道。

    “别听他瞎忽悠,既然他不是抬举,大家就给我往死里打,回头出了事儿,都我一个人担着!”邓汇清边说,边带头靠近对方……

    可是邓汇清越是这样喊,十几个手下却越是不跟他同步缩小包围圈,这样就让他一个人向前跨了一步,也进到了圈子里……居然真的形成了他与这个“二姐夫”一对一的局面……

    邓汇清十分无奈,只能手持杀猪刀,拉开架势,准备与对方决一死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