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8章:觉得不过瘾

    “谁答应你了?”马到成还真就吓了一跳,假如真的被这个丫头片子给绕进去,套牢了,还真就无法自拔了!

    “既然牛先生承认我有女人味儿,而且跟别的女人没有任何差别,那就等于说我跟美仑美奂姐,跟唐护士长一样了,也就算答应我做你的女人了吧……”何盼娣居然是这样一个思维逻辑!

    “这么说吧,我愿意跟你做朋友,但到什么时候,也没什么名分给你的……”马到成不能过分地回绝她,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在何盼娣的身上,有美仑美奂包括唐小鸥甚至杨水花身上都不具有的一种特殊气质,这样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他,但却无法给她任何承诺,所以,才会这样提醒她。

    “我什么名分都不要,就像牛先生对待美奂姐和唐护士那样……”何盼娣似乎看出了马到成跟美奂之间那种特殊的姐夫和小姨子之间的关系,还有他跟唐小鸥之间的那种少见的情侣关系!

    “我求你了,千万别再打我主意了,真的,我求你了……”马到成几乎就快坚持不住,把这个村姑给拿下了!

    “咯咯咯……”何盼娣一阵咯咯咯的笑……

    “你笑啥?”何盼娣的笑弄得马到成手发麻,心发慌,人发毛!

    “都是跟牛先生开玩笑呢,牛先生还当真了!”何盼娣却一下子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样子了……

    尼玛,又被这个丫头片子给耍了,马到成真想来个一时冲动,真想直接把车开到路边的树林里,先把她树咚了,假如她还说是开玩笑的话,就直接在树林里把她给办了,看她还敢不敢再耍戏老子!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马到成发现,车子正好到了昨天何来娣把电动车锁在树干上的地方,这才算化解了他心中那个几乎泛滥成灾的冲动……

    想不到,停下车来,刚要从车里搬下充好电的电瓶,然后装在那辆锁在树上的三轮车,却看见车厢里突然冒出一个孩子的身影!

    “八全?你咋在这里?”何盼娣一眼认出了是他们何家的老疙瘩何八全,就这样惊异地问道。

    “不好了二姐……”何八全开口就这么说。

    “咋的了?”何盼娣预感到家里出事儿了。

    “大姐夫带了十几个人来咱家的山洞来找二姐夫算账,大姐生怕二姐夫吃亏,就偷偷派我出来送信儿了……”何八全急切地这样说。

    “大姐夫来多久了?”何盼娣有点发懵,就这样问。

    “有一个多小时了!”何八全这样回答。

    “他到底要干嘛?”何盼娣想知道,大姐夫兴师动众到底想要什么。

    “大姐夫说,要么大姐跟他回家,要么他就一直等下去,等到二姐夫来了之后,跪地求饶给他赔不是,要不然……”何八全说出了大姐夫气势汹汹来的目的。

    “要不然咋样?”

    “要不然,他就让他带来的人,把咱家现在住的山洞给砸个稀巴烂!”何八全说出了大姐夫放出的狠话。

    “反了他了,太无法无天了,看我待会儿咋收拾他!”何盼娣脑袋一热,这样来了一句,可是转而却对马到成说:“牛先生,您都听到了吧,我那个大姐夫又来闹事儿了,可能是要报复昨天您让他难堪了吧——要不,您就直接回去吧,我和八全回去对付他,看不见您,他也许就消气了……”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他既然是冲我来的,我不出现,他肯定把火儿都撒在你们身上……”马到成一听何盼娣这样说,反倒没法退却了——刚刚在王大疤瘌家表现出的英雄气概,不能一听说她大姐夫要找老子算账,就连面儿都没朝,直接夹找尾巴逃之夭夭,把一大堆难题都丢给何盼娣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姐妹干受欺负吧!

    是个男人就不能这个时候退缩呀!

    “可是我怕他们人多势众,打不过他们,回头您吃个大亏呀!”何盼娣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没事儿,你不是知道我跑得快嘛,大不了我撒丫子跑掉呗!”马到成马上给何盼娣吃宽心丸。

    何盼娣听牛先生这样说,很是感动——他没临阵脱逃,让她觉得他的的确确是个大男人,敢作敢当的那种,假如他真的不露面了,她的心里还真是没底,那个大姐夫会闹到什么程度,而一旦他跟自己一起去面对的话,何盼娣觉得那个大姐夫再猖狂,也有几分胜算的把握了……

    马到成把他的车子停靠在了安全地带,锁好,把何盼娣家的电动车电池装好,就急忙开车进山了……

    何八全坐在车斗里,马到成还是跟从前一样,跟何盼娣并排坐在那个一个人坐有点富余,两个人坐有点拥挤的驾驶座上,颠簸的时候,免不了还是要用手揽住何盼娣的腰肢……

    这次跟上次可不一样了,上次俩人还没有深入交往,可今天通过去王大疤瘌家经历的那些事儿,特别是事后俩人的那些对话,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虽然最后何盼娣说她的那些“请求”都是开玩笑的,可是在马到成的心里还真是开始重新定位这个不到二十岁,却有一副飒爽英姿性格的假小子一样的村姑,是否能跟他发生一段特殊的感情了……

    所以,此刻再揽住她腰肢的时候,也就有了更多的内容——搂得太紧吧,怕她误会,以为老子开始喜欢她,趁机跟她亲近;搂得太松吧,又怕她以为老子心里有了什么坏想法,心虚虚才不敢大大方方地搂住她的小蛮腰!

    唉,关系一旦微妙,尺度也就不好把握了,害得马到成是搂紧也不是,放松也不是,很费劲也很别扭……

    还好路途不很遥远,也就几分钟,距离何盼娣家住的“洞房”还有百八十米的时候,就看见了大姐夫带来的十几个打手,手持各种器械,气势汹汹地等待猎物的出现呢!

    “牛先生,看他们的架势,今天是要干废你呀,还是趁早躲开吧,现在还来得及!”

    也许何盼娣不说这样的话,马到成看到大姐夫带来的那些打手气势汹汹,或许还可能退却,可是一旦听何盼娣这样说,哪里还有退却的余地呢?硬着头皮也要表现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样子给她和那个眼巴巴看着自己如何回答的何八全看的呀!

    “越怕越有鬼,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把老子怎么样!”马到成只好硬着头皮这样回答说。

    其实马到成他们看见大姐夫他们的时候,对方也看到了他们,那个大姐夫也就认出了,坐在何盼娣身边的那个“二姐夫”就是昨天让他受辱难堪且受了轻伤的牛先生,所以,立即命令带来的打手:“目标出现来了,都给我听好了,今天老子要废了他,打死打伤都算我的,回头一人奖励你们一千块钱!”

    越来越接近的马到成和何盼娣,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大姐夫的吩咐,心情当然也就紧张起来,而且渐渐的,还看清了对方的那些打手,手里有的是镐把,有的是铁棍,有的甚至是匕首砍刀!

    这是真要往死里整老子啊!

    以一当十,这也是找死的节奏啊!

    可是,哪里还有退路呢!

    马到成赶紧观察周边的地貌地形,不为别的,单为能在必要的时候逃离也应该看清周围的环境啊!

    可是哪容他有更多的心理准备,何盼娣的大姐夫已经出现在十几米外,撇嘴开始喊话了:“说吧,你今天想怎么个死法?”

    “说吧,一共几种死法?”马到成一听对方想用这样的狠话造势压制自己,马上从车上下来,毫不示弱针锋相对地这样反问道。

    “要么自己一头撞树碰死,要么让我的兄弟乱棍打死,觉得不过瘾,那就乱刀砍死……”大姐夫气势汹汹地这样回答说。

    “大姐夫,打死人是要偿命的!”何盼娣马上这样喊。

    “谁说我要打死他,我要打得他半死不活,生不如死,下半辈子生活不能自理!”大姐夫转而又这样说。

    “大姐夫,不要欺人太甚,我对象也不是好惹的!”何盼娣还试图警告对方,别得意忘形,谁打谁还不一定呢!

    “二丫头,你别不知死活,等我跟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算完了账,再收拾你们何家的人!”大姐夫这样说的时候,还将被他折磨得披头散发的大姐何招娣从地上一把拎起来再丢到地上给何盼娣看!

    “大姐夫,我可警告你,我对象会功夫的,回头谁被打得半死不活生不如死还不一定呢!”何盼娣没别的招儿了,就只能这样苍白无力地吓唬对方。

    “你少吓唬我,他不就是跑得快吗?看,他跑得再快还能有我的大奔快?”大姐夫边说,边从身后扥出一只高大凶猛的德国黑背来!

    “牛先生,他有狗!”何盼娣赶紧小声对身边的马到成说。

    “狼都不怕,狗算什么!”马到成心说,他不怕这条狗被老子一石头打残了,就只管放狗过来好了!同时,赶紧对身边的何八全小声说:“帮我找几块鸡蛋大小的石头!”

    “二姐夫等着……”何八全立即哈腰去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