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6章:马踏了飞燕

    “不信也就算了……”马到成当然要玩儿欲擒故纵。

    “我信我信,你只管去救我儿子,别管那匹马的死活!”王大疤瘌的老婆几乎都快疯掉了,拉住马到成的胳膊继续这样央求说。

    “您确定,能做主?”马到成这样问对方的时候,却是在看王大疤瘌。

    “我确定,能做主!”王大疤瘌的老婆也边看脸色铁青的丈夫,十分肯定地这样来了一句!

    “那好,那我这就去了……”马到成说完,就撒丫子奔跑起来,看得在场的人都傻眼了,见过跑得快的人,可是从来没见过跑得这么快的人,唰唰唰眨眼的工夫,他已经跑到了那匹奔跑的中的汗血宝马的前边十几米,而且停下来,张开双臂在前边等待那匹受惊的汗血宝马朝他视而不见地奔袭而来……

    王大疤瘌看傻眼了,他老婆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其他在场的人也都拭目以待,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用什么办法能把惊马背上的小少爷给安全地救下来!

    何盼娣虽然想起了那天大姐夫开电动车冲向牛先生的时候,牛先生一跃而起,从他头顶跳过的情景,可是面对这样一个完全失去了理性的惊马,真不知道牛先生到底如何才能救下王大疤瘌的儿子王赟了……

    马到成当然是利用了他的跑功先追上了那匹汗血宝马,然后超越十几米之后,停住脚步,回转身来,正面张开双臂来阻拦惊马继续奔跑……

    然而,想拦住它是不可能了,但用身躯来阻挡它的风驰电掣,下场也只能像“马踏飞燕”那样,死在它的铁蹄下吧……

    其实也就是一两秒的事儿,马到成没时间多想对策,只有一个办法,也只有一次机会,成败就在此一举!

    王大疤瘌和他老婆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一头雾水搞不明白——这个家伙站在疯狂奔跑的惊马前面是什么意思呢?

    你是跑得快,大家都看到了,可是你的脑子是不是太慢了,你站在惊马前边岂不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纯属脑子一根筋地找死吗?

    “哎呀,他能行吗?”王大疤瘌的老婆双手合十大概在心里一个劲儿地求菩萨保佑,但嘴上还是这样担心地问。

    “谁知道啊,这家伙脑子一定有问题!”王大疤瘌也搞不懂,何家二丫头的这个男朋友会用什么办法,能从疯狂到无法阻挡的惊马背上把他儿子给救下来,同时,他的心里还在一直在企盼着千万别以伤害他价值连城的汗血宝马为前提才好,虽然救了儿子,可是老子这匹汗血宝马,不亚于一辆进口的豪华宝马车的价值呀!

    而此刻的马到成则凝神静气心无杂念,瞅准了时机,就在那匹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汗血宝马奔袭到他眼前三两米的时候,一个下蹲,然后迅速跃起,那种高度就像背后带了威亚一样,整个人十分轻松地腾空而起……

    就在那匹汗血宝马从他脚下飞驰而过的瞬间,马到成一把抓住了马背上的那个少年的双肩,就好像空中俯冲下来的雄鹰,用双爪抓住猎物一样,将王赟从马背上一下子给扥了下来……

    汗血宝马瞬间闪过,王赟却被留下,而且跟随马到成的下落,利用马到成落地的时候双腿的弹力缓冲而轻松落地……

    这样的场面把王大疤瘌彻底看傻了,完全想不到,这个传说中“少林寺”里练过功夫的家伙还真是名不虚传!

    “王赟得救了,王赟得救了!”听见老婆哭喊着扑过去,王大疤瘌也跟着朝儿子那边跑……何盼娣也跟着那些手下一起朝那边跑……

    然而,大家都朝得救的王赟那边跑的时候,却看见救了人的英雄居然放下王赟,转而又去追逐那匹身上没了负担,但还处在惊恐失常状态中的汗血宝马……

    马到成心想,救了这个小少爷算是完成了一半,只能让孩子的母亲高兴,但感觉那个王大疤瘌还是多少有些遗憾,所以,只有将那匹汗血宝马也给降服了,才会彻底征服这个瞧不起何家和老子的王大疤瘌……

    马到成撒腿去追那匹汗血宝马,使出了**成的力气还真就跟上了它的奔袭速度!

    可能是刚才打过照面,有过领教,特别是从它背上将那个用锥子扎它的家伙给瞬间薅掉了,这匹汗血宝马对这个人类就有了某种惧怕或者钦佩,所以,一旦他二次跟随过来,与它“并驾齐驱”就觉得这个人类不服不行,就开始减速,甚至当他抓住它的缰绳的时候,立即打着响鼻,前蹄高高扬起,仰天长啸了一声,当四脚着地的时候,居然乖乖地站在了马到成的身边……

    马到成也立即做出了友好动作,用手去触碰它脖的脖子,甚至用脸去贴它的马脸……

    这一幕都让在场的人看到了,王大疤瘌居然热泪盈眶地奔跑过来,到了马到成跟前,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最后还是来一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亲兄弟!”一个粗暴的拥抱,让马到成感觉到了他发自内心的感激和认可,心说,何盼娣家的小洋楼估计这回会很顺利地盖起来了吧……

    王大疤瘌立即设宴款待马到成和何盼娣,让他们俩成了座上宾。

    那个打了马到成胸口一拳的二杠子,赶紧过来赔不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得罪大哥了,现请大哥随便打我几拳解解气吧……”

    “算了算了,我理解你,换了我,也会跟你一样的……”马到成却拍了怕对方的肩膀,这样原谅地说道。二杠子立即抱拳作揖表示:“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今后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只管吩咐,小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王大疤瘌的老婆则按着王赟的头让他给救命恩人磕头认干爹!给马到成磕完了头还给何盼娣磕头认干娘!

    “我们还……”马到成刚要解释——我们还是普通朋友,但话已经被王大疤瘌给打断了:“还没结婚是吧,放心吧兄弟,我这个表妹可非同一般,只要她看上了谁,抓到手里这辈子就别想跑掉了,结婚是迟早的事儿,所以认干娘肯定没错!哈哈!”

    “是啊,是啊,王赟快磕头!”王大疤瘌的老婆赶紧让王赟磕头认干娘……

    “说吧兄弟,你要什么奖励和回报?”王大疤瘌转而又问马到成,想要什么回报。

    “什么都不要,只要王大哥答应给何盼娣家盖一幢跟村里妇女主任家一样的小洋楼就行……”马到成这样说,正好扣了今天来这里的主题。

    “没问题,何家的小二楼我全包了!”王大疤瘌一听儿子和汗血宝马的救命恩人只有这一点要求,马上这样信誓旦旦地说。

    “大表哥,您是包工呀,还是包料呀?”何盼娣还一直保持清醒,想弄明白王大疤瘌这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当然是包工包料包质量了!今后,只要你们何家有需要我们王家的时候,只管随便说一声,我王某,眨巴一下眼睛都不是人做的!”王大疤瘌大包大揽地这样说道。

    “在乡下盖那样一个小洋楼大概需要多少钱呀?”马到成想知道到底需要多少成本。

    “不多不多,也就十几二十万的事儿!”王大疤瘌说了个大概齐。

    “真的一分钱都不用我们出?”何盼娣有点不敢相信,今天来这里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你对象救了我儿子一命,你说值多少钱?你对象救了我的汗血宝马,你说值多少钱?要是这么算账的话,我王大疤瘌把家产给你们何家一半都不算多!”王大疤瘌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我家可没那么贪恋,只要在我家宅基地上,盖出一幢跟妇女主任家一样的房子就心满意足了……”何盼娣马上表达出她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小意思,完全不在话下……”王大疤瘌满口答应说。

    “那,多长时间能盖出来呢,我们一家人可都还住在山洞里呢……”何盼娣索性想知道,盖这样一幢小洋楼需要多少时间。

    “本来吧,今年的工程都排满了,有人来定明天这个时候的合同我都没签,可是你们家情况特殊,我马上组建一个特殊的施工队,今天就勘察,明天就动工,争取两三个月就让你家从山洞里搬回村里住!”王大疤瘌真是受了感动,也真是动了真格的,就这样答应说。

    “大丈夫一言既出……”何盼娣还要王大疤瘌当众来个像模像样的发誓,也好让这件事儿不打水漂……

    “八匹马都难追!”王大疤瘌痛痛快快地板上钉钉说!

    虽然听到了王大疤瘌这样的誓言,但马到成还是提出了要看看将来要盖的房子示意图和施工图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王大疤瘌毫无保留,立即让手下将十几种乡间已经完成的小洋楼的示意图、实景图甚至施工图纸拿来给马到成和何盼娣看,让他们随便挑选其中的一个作为施工的标准。

    末了,马到成和何盼娣商量了一下,定了一套比何家屯妇女主任家还要多几个房间的一套漂亮的三层带阁楼的小洋楼……

    就要离开的时候,王大疤瘌带着老婆和儿子出来送行,一看何盼娣这个对象居然开的是宝马X6,立即觉得之前对他的所有鄙夷和揶揄都自惭形秽起来,十分抱歉地对马到成说:“兄弟别介意俺是个粗人,之前多有得罪,见谅见谅!”

    王大疤瘌这样说的时候,用眼睛使劲儿瞪了手下一眼,意思是,来人开什么车来的,咋不早点禀报我呢?害得我差点儿没误伤了这么值得交往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