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4章:荒芜的高地

    “现在就开车到何家屯去看我家倒塌的房子,然后制定计划,拿出方案,赶在今年入冬之前把我家的房子给翻盖完成,让我们一家从山洞里搬回家里过正常人的生活——这才不是光说不练!”何盼娣似乎对马到成目光的成分没什么觉察,还是沉浸在她的执着里,这样回应道。

    “那好,那现在就去何家屯!”马到成忽然觉得有点对不住这个纯洁无暇的村姑——收起那些想入非非,赶紧帮她实现梦想或许才算对得起她吧……

    沿着兴高采烈起来的何盼娣的指引,马到成将那辆胭脂红的宝马X6很快开到了距离林海市三十多公里外的何家屯……

    过了一座石桥,绕过一道山门,掠过一片庄稼地,才看见了一个各种房屋星罗棋布参差不齐在山腰的小山村……

    “你家在哪里?”沿着何盼娣手指的方向,马到成什么都没看到,就这样问。

    “房子倒塌了,根本就看不见我家了……”何盼娣只好这样解释,为什么只看到一片荒芜的高地……

    “那,总得有个院墙什么的标记吧……”马到成心说,即便是房屋倒塌了,也该有些残留的痕迹吧,比如说院套墙之类的。

    “我家房子一倒,就被就被鸡刨猪拱的祸害够呛,一看我家没人住了,也就有人来我家把能用的石头砖瓦什么的给偷走了,一会儿牛先生到了地方,就知道有多惨了……”何盼娣这样解释说。

    “或许是好事儿呢……”马到成却这样安慰何盼娣说。

    “咋是好事儿呢?”何盼娣不懂对方什么意思。

    “他们相当于帮家清理废墟了,省得再翻盖新房的时候还要清理现场……”马到成给出的是这样的回答。

    “牛先生可真会安慰人……”何盼娣的眼神里,对这个牛先生的好感越发加分了。

    终于到了何盼娣家的宅基地,那种荒芜和颓败真令人揪心,就好像这家在某次8级以上地震中被夷为平地,家破人亡的惨烈情景……

    站在废墟上,马到成倒是比较乐观:“还别说,你家的宅基地位置还不错,地势较高不说,距离马路也不远,前边有河沟,后边有山坡,也算得上是依山傍水了,假如将来在门前的小河沟上筑起一道小水坝,再盖上一座小洋楼,你家可以称得上是水岸花园了,呵呵……”

    “牛先生别开玩笑了,您就说,能不能帮我家把房子翻盖起来了吧……”何盼娣才没心情听牛先生在这里乱发感慨呢,只想实的惠地问出这样一个结果来。

    “你就说吧,要翻盖成什么样的房子?”马到成反过来征求何盼娣的意见。

    “看见那幢四层小楼了吧……”

    “看见了,那是谁家的房子?”

    “那是村长家的房子,三个儿子都在城里做事儿,凑钱盖了四层小楼,是我们何家屯最好最高的房子了……”何盼娣这样解释说。

    “那,那边那栋三层的小楼是谁家的?”一眼望去,看见距离村长家不远的地方,在各种植被的掩映衬托下,一幢漂亮的三层洋房小楼映入了马到成的眼帘,就这样好奇地问。

    “那是妇女主任家的房子,她男人死了,就活开了,到城里去做了几次买卖,赚了钱,就带着一个小男人回村里盖了这样的三层小楼,这是何家屯最漂亮,造价最高的房子……”何盼娣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造价最高?一共花了多少钱?”马到成心说,在乡下盖房子,估计花不了多少钱吧!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是谁给他们家盖的房子……”何盼娣这样回答说。

    “你家想不想也盖个那样的房子……”马到成这样问。

    “不想……”

    “为什么?”听何盼娣这样回答,马到成很是吃惊!

    “就像我饿了,牛先生问我想不想吃山珍海味一样,我家现在只需要一套可以遮风挡雨的瓦房就行了,从来没奢望能住上屋里有茅房的小洋楼那样的房子……”何盼娣倒是一点儿都不贪心。

    “这样吧,你这就带我去见给妇女主任家盖房子那个人,我问问他,盖这样一幢房子需要多少钱,多长时间……”马到成越是听何盼娣这样回答,就越有冲动要帮她和她家住上一栋漂漂亮亮的小洋楼——想想竣工之后,他们一家子兴高采烈搬进小洋楼的情景,马到成就有某种难以遏制的成就感!

    “我不去……”

    “为什么呀?”马到成再次惊异何盼娣的回答了,本来以为她听了自己的提议,会立即兴奋得不得了,可是,却直接冷冷地这样回答说。

    “那个盖房子的叫王大疤瘌,要么你不去问他,一旦问了,就必须让他来盖房子,如果不盖了,肯定出不了几天,不是折胳膊就是断腿儿的,我才不敢带牛先生去问他呢!”何盼娣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我既然想去问他,也就没打算让别人给你家盖房子呀……”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可是,王大疤瘌盖房子比别人盖房子都贵的……”何盼娣生怕一旦招惹了王大疤瘌,回头再不要他,回头吃不了兜着走,连他们何家将来都不敢在村里镇里甚至县里跟王大疤瘌见面了……

    “那——款式和质量是不是也都高呢?”马到成却这样反问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何盼娣这样回答说。

    “妇女主任家的房子就是最好例子吧……”

    “应该是吧……”

    “走吧,带我去问问,只要我力所能及,就让那个王大疤瘌给你家盖房子了……”马到成心想,王大疤瘌再强势霸道,只要他说的钱数满足了他,还怕他什么呢?

    “牛先生可想好了,一旦问了,可就不能悔改了,王大疤瘌要多少钱,就得给多少钱了!”何盼娣还是担心这一点。

    “只要物有所值,要多少我给多少!”不知道为什么,马到成越是跟何盼娣接触,就越有冲动要给她和她家那些兄弟姐妹一个大大的惊喜——到底是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假小子”还是遇到这样拯救贫困的机会,就可以施展他改变他人命运的能量,从而给自己带来成就感——马到成连自己都一时分不清了……

    “那可事先说好了,这可不是我逼牛先生的,我只求牛先生给我家盖几间普通瓦房就行了,可没奢望盖什么几层小楼的……”尽管何盼娣看牛先生态度坚决,但还是要丑话说在前头。

    “好不容易盖一把,何不盖个像模像样,能住百八十年的房子呢?”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牛先生真的不怕花很多钱?”何盼娣是要试探牛先生的底线。

    “钱不是问题,关键是盖出的房子要结实耐用还有美观大方……”马到成关注的却是这些。

    “再说一次,这可不是我逼牛先生的……”何盼娣就怕牛先生反悔,才再次这样强调说。

    “不用再说了,都是我想这么干的,行了吧……”看见何盼娣谨小慎微的样子,马到成的心里居然疼了一下——换做自己在几天前还是那个穷**丝的时候,有人这样来帮自己,给自己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是不是也会瞻前顾后,生怕不成回头还落下埋怨呢?

    一旦理解了何盼娣的心理,马到成也就把所有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很快到了临湖县的湖畔镇,在何盼娣的指引下,马到成把车子停靠在了镇子东侧的一座足有几千平米大小的大院套外,一看雕龙刻凤的铁艺大门,还有三五米高的琉璃瓦院墙,马到成就知道这一定是当地的土豪暴发户了——这么大个院套儿,围个跑马场都够了!

    可是下了车,跟在何盼娣的身后,到了土豪气味十足的铁艺大门外,却被一个门卫给拦住了:“没有预约,不得入内!”

    “我是王大疤瘌的表妹你不知道啊!”何盼娣居然一脚跺在了那个二十来岁的小门卫脚面上,疼得他嗷了一声,但听了何盼娣的话,马上服软了:“你变成大姑娘了,谁还认得出来呀!”

    “说,我是变好看了,还是变难看了?”何盼娣又去揪对方的耳朵!

    “当然是——好看了,不然,我咋没认出来呢!”

    “这还差不多……走!”何盼娣松开小门卫,一扬手,招呼身后看傻眼的马到成就带头往大门里边走……

    尼玛,原来这个何盼娣还有这般飒爽英姿啊!刮目相看了!

    进了土豪家的大院,里边居然到处都是俗不可耐的各种摆设和风景,马到成心说,林海市的首富是牛旺天,估计这个王大疤瘌就是这湖畔镇的首富吧!

    这个时候,也就跟随何盼娣大步流星的脚步到了主楼的一楼门开,再次被一个三十来岁的精明男人给拦住了:“大哥正在休息,不得打扰……”

    “大白天的,又没到午睡的时候,你蒙我干啥!”

    “真没蒙你,大哥吩咐了,今天谁都不见!”

    “我来了,他也不见?”何盼娣边说,居然一个猴子偷桃的动作,一把掏在了那个精明男人的裆下,疼得对方连腰都站不起来了!

    马到成一看何盼娣居然有这两下子,心里还真是咯噔了一下——原来何盼娣在老子面前表现的算是最温柔的一面了,其实真正的她,原来是这样的呀!

    也难怪,那样一个穷困潦倒的大家庭,都靠她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忙里忙外地支撑,没有这样的性格和手段,还真是天天都得挨别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