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3章:别光说不练

    “不用上户口,我就那么寸步不离地养他一辈子……”美奂想当然的这样说道。

    “那,你生的孩子不上户口,也就上不了学,没有身份证,坐不了飞机火车轮船甚至汽车,将来也没法登记结婚,等他再有了孩子还是上不了户口,你想让孩子做这样的黑户孩子吗?”马到成立即说出了一个孩子没有户口的话,将来会面临什么样的困境,一辈子都没法过正常人的生活!

    “那我也有办法……”

    “啥办法呀?”

    “让姐夫跟我姐离婚,然后跟我结婚呗!那样的话,孩子不就能上上户口了吗?”美奂居然想出了这样的办法来解决她小孩的户口问题。

    “那你姐咋办?”马到成马上这样反问道。

    “啥咋办呀,反正我姐也不能生,也就没有孩子上户口的事儿,干嘛还耗着姐夫不放啊……”美奂居然这样说。

    “万一你姐也生了呢?”马到成心说,你姐不生或许是没跟老子同房呢,一旦同房,兴许马上见分晓了呢!

    “那也好办,我再跟姐夫离婚,然后,姐夫再跟我姐复婚,孩子的户口岂不是都上上了吗?”美奂的点子还真多!

    “真有点乱……”马到成难以想象,像美奂那样说的做了,这个家会被折腾成什么爷爷奶奶样。

    “我跟我姐感情可好了,我姐肯定同意我说的这些……”美奂翘着小嘴很有把握地这样说道。

    “现在说这些还早,等你怀上了孩子,十个月之后生出来再说吧……”马到成心说,等你生出孩子的时候,世界不一定会变成个什么爷爷奶奶样呢,还是到了那个时候再说吧!

    “那姐夫也得先让我尽快怀上孩子呀!”美奂又是一副猴急得一刻都不能等的样子……

    “这事儿可不是着急的事儿,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必须听从天意,慢慢来……”马到成有点身心疲惫,所以,想来个拖延战术。

    “我可等不及了……”美奂边热切地说,边开始行动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马到成居然觉得神清气爽——莫非是昨天夜里喝了美奂给他弄的名贵的滋补夜宵才让老子如此精力充沛?

    到一楼吃早餐之前,看见唐小鸥耐心地给美仑讲解护理婴孩的各种具体常识和手段,美仑也在牛牛身上反复实践,那种认真的态度,就好像是自己生出来的孩子一样^

    马到成越发觉得,美仑真的把牛牛当成牛得宝的转世再生了,在他身上倾注的母爱和热情,绝对是对她与牛得宝六年婚姻的一种纪念和怀恋——也好,牛牛能收养到这个家里,对谁大概都有益,而且,还算得上是积德行善,何乐不为呢!

    早饭后,马到成对美仑说:“我答应何盼娣把她家那辆电动车的电池给送回去,然后到医院去看老爷子……”

    “有事儿你只管忙去,家里你不用操心了……”美仑一心都在牛牛身上,也就不多管马到成的闲事了。

    只是美奂过来缠磨说:“姐夫办完事儿可早点回来,要不姐姐不放心……”

    “知道了,外边没事儿,我立马回家——走啦!”马到成这样说完,还对唐小鸥说:“我顺利带你去上班吧……”

    “好呀,宝哥哥不说,我还不好意思开口呢……”唐小鸥撂下碗筷,这样来了一句。

    看着马到成和唐小鸥出去的背影,美奂的嘴马上就撅了起来:“姐呀,我咋觉得他俩有事儿呢!”

    “有什么事儿啊?”美仑一看,何盼娣和何来娣已经出去喂羊和检查她们充电的电池去了,饭厅里就她抱着牛牛和美奂说话,才这样问了她一句。

    “我总觉得唐小鸥是在度蜜月的感觉,看她脸蛋儿上的红晕,比我的还要红润呢,这说明什么?”美奂满心狐疑地这样问道。

    “说明什么?”美仑知道妹妹的脾气秉性,也就由着她的话题继续下去。

    “说明有男人在不断地滋润她呗……”美奂马上这样醋意十足地说.

    “听说唐小鸥马上就要订婚了,那个男人是个转业军人,一表人才的,也许他们婚前就耐不住寂寞,已经在一起了吧……”美仑却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来疏导美奂的想法。

    “才不是呢,我是觉得唐小鸥看姐夫的眼神有问题……”美奂还是凭直觉发觉了什么好像。

    “啥问题呀?”美仑边给牛牛喂食,边有一搭无一搭地问道。

    “我也说不好,反正觉得不看拉倒,一看就秋波荡漾的感觉,说不清是一往情深,还是含情脉脉,反正不是普通的眼神,里边包含了太多的内容……”美奂眯缝着眼睛,悻悻地说道。

    “你呀你,总是怀疑你姐夫这你姐夫那的,那你问没问过你自己,你姐夫一旦到了你手里,是不是都被你一点儿不剩地都给掏空了?”美仑却从这个角度来帮妹妹分析“敌情”。

    “反正我没让姐夫闲着过……”一听姐姐问这事儿,美奂十分满足地这样回答说。

    “既然这样,他哪里还有精力让唐小鸥也过什么蜜月的生活呢?”美仑抓住话柄,马上这样问道。

    “听姐这么说,我的心里还真是好受多了——对了姐,昨天晚上我跟姐夫说,也要生个牛牛这样的孩子,姐猜姐夫咋说的?”美奂算是释然了,转而有提及了这样的话题。

    “咋说的?”

    “姐夫说,生孩子没问题,就是孩子的户口以什么名义上……我就说,姐夫可以跟姐姐离婚,然后跟我结婚,那孩子的户口不就能上上了吗?”

    “他听了咋回答的?”美仑只想知道,马到成对美奂的这个要求是啥态度,也好侧面了解他的人品。

    “姐夫就说,那你姐要是也生了小孩又咋办呢?”

    “你咋回答的?”美仑一听,原来马到成还能替自己着想,心里还真是一下子暖融融地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我就说,那我就跟姐夫离婚,姐夫再跟姐姐复婚呀!”

    “亏你想得出来!”美仑这样嗔怪妹妹说。

    “姐夫听了也觉得有点乱,就对我说,还是等你怀胎十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吧……”

    “是啊,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开始胡思乱想了……”美仑听闻马到成是这样的态度,也就基本放心了。

    “咋是胡思乱想呢,不瞒姐说,我感觉已经有了……”

    “不可能,这才几天呀!”美仑这样揶揄说。

    “真是姐,尤其是昨天晚上,我觉得跟姐夫彻底融合在一起了,真的,真体验到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感觉——姐就等着看吧,过几天我那个要是不来的话,那就一定是怀上了……”美奂说的时候,脸上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喜悦神情。

    “好好好,但愿你的感觉对——快,快去拿便盆儿来……”美仑突然发现了牛牛的一个小动作,就这样吩咐美奂说。

    “咋了,牛牛又要撒尿了?”看来美奂不是第一次听姐姐这样吩咐她了。

    “嗯,我品出来了,他的小手一使劲儿抓我手指,可能就是需要给他把尿了……”美仑这样分析和回答说。

    “好好好,我这就去拿,我可愿意看牛牛撒尿了,嘻嘻……”美奂大概就是从牛牛撒尿这个细节才开始喜欢小孩子的吧……

    马到成把唐小鸥送到旺天大厦,分手后就带着何盼娣出城直奔她家的方向去了……

    可是刚刚出城不久,马到成就听何盼娣说:“那件事儿……牛先生没忘吧?”

    “哪件事儿啊——最近我忙得焦头烂额……”马到成还想不起来自己答应过何盼娣什么要紧的事儿了。

    “就是帮我家翻盖村里倒塌的房子啊!”何盼娣念念不忘的就是这点儿事儿!

    “哦,那件事儿啊,我哪能忘呢,只不过,翻盖房子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等我这阵子忙完了,肯定想办法帮你家这个忙……”马到成不止一次听何盼娣来提醒他央求他帮何家这件事儿了,可是这几天的确太忙了,一件事儿接着一件事儿,还真是没腾出时间把这件事儿拿到日程上来。

    “我觉得牛先生就是在有意推迟,每次说到这事儿您都这样说,假如我不提了,牛先生也就给忘得一干二净了……”何盼娣居然开始抱怨了。

    “不会不会,我还真不是那样的人,只要答应你的事儿,百分之百会帮你实现……”马到成听何盼娣这样说话,就扭头着重看了她一眼,这个“假小子”性格的村姑还真是执着,说话的样子居然让他心头一动——是她身上的什么地方一下子让老子喜欢上她了呢?

    “牛先生就会这样敷衍,纯属光说不练!”何盼娣居然直言不讳,嗔怪地这样来了一句。

    “哎我说,你这个丫头片子咋这么说话呢!你就不怕我挑你说这话的理,不帮你家这个忙了?”马到成顿时有了要成心耍弄他的兴奋!

    “不帮就不帮,那就更说明牛先生是个说话不算数的家伙了……”何盼娣还迎难而上,直接用眼神刺向马到成!

    “好好好,我算服你了,你就说,我该咋样才不算光说不练吧!”马到成以为已经练成刀枪不入的功夫了,哪成想,与何盼娣目光对峙的瞬间,突然因为内心对对方产生了想入非非的画面而自惭形秽地把目光快速闪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