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1章:一口接一口

    “爹哋还记得开家庭会议那天吧……”牛畅这样问道。

    “记得呀,没看出什么问题来呀!”牛得才以为牛畅铺垫这么邪乎,能说出什么重要的情况呢!

    “爹哋就没看出二叔抽雪茄有什么变化了?”牛畅提到了这样的细节。

    “什么变化,不就是为了撑门面,装逼耍酷才要抽那种顶级雪茄的吗……”牛得才印象中,牛得宝当众抽雪茄,纯属耍酷装蒜给别人看的,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是我观察到,二叔以前抽雪茄的时候,眉头总是皱起来的,像是在遭罪,可是那天二叔抽雪茄的时候,一口接一口的,却像在享受!”牛畅居然能观察出这样的细节变化,一定是因为受过专业的训练!

    “就凭这一点,能说明什么呢?”牛得才却还是没感觉出什么特别的来,遭罪也好,享受也好,抽个雪茄的不同反应,说明不了什么致命的问题。

    “还有哪,那天我发现,二叔看二婶的眼神儿也不对……”牛畅一看牛得才对抽雪茄的事儿不感冒,就又说出了新的细节。

    “有什么不对的?”牛得才一听就觉得牵强附会。

    “以前吧,二叔看二婶的眼神从来都是居高临下甚至还有点鄙夷的感觉,可是那天二叔看二婶的神情却完全变了……”牛畅却很认真地在谈论这个细节。

    “变成啥样了?”牛得才已经先入为主地对这个细节不感兴趣了。

    “变成二叔很敬仰二婶的样子,好像说话办事儿很在意二婶的意思,没二婶的旨意他就不敢行事了一样……”牛畅观察的还真细,跟当时发生的情况完全一致!

    “可是那天我看见你二叔执意要收养牛牛的时候,完全没跟你二婶商量就擅自决定的……”牛得才反倒拿出这样的实例来反驳牛畅的说法。

    “那好,那就说二叔决定收养牛牛的事儿,爹哋还记得瞿凤霞逼迫二叔签字画押的情节吧?”牛畅一听,牛得才对这个细节也不感兴趣,就马上转移了话题。

    “记得呀,大家都看见了……”牛得才还是觉得没什么可探究的。

    “可是爹哋有没有发现,二叔的字迹突然变得好看了?之前二叔的字迹像鸡爬拉的一样,完全没型没体的,那是那天签的名字我真真地看见写得可有型有体了,完全不像出自二叔之手……”牛畅又从这样的细枝末节来推演二叔发生的变化……

    “就凭一个签名变了字体,又能说明什么呢?”虽然之前牛得才在瞿凤霞的手里,看到牛得宝写给她的那个“一旦牛牛是他的种,就休了徐美仑转而娶了瞿凤霞”的承诺书的时候,也觉得牛得宝的字体突然变得好看了而表示过疑虑,但牛得才还是觉得牛畅观察到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完全不能佐证什么。

    “还有,那天咱家的牛犊子(藏獒)也反应异常,刚刚进到会议室的时候,见了二叔就呜呜地呲牙,若不是我制止,兴许就能冲过去咬二叔了,后来哥哥用牛犊子做游戏的时候,牛犊子居然真的去扑杀二叔了……”牛畅一看,牛得才将她的细节观察都给抹杀了,就又亮出了一个细节来。

    “就凭一条狗的反应,你们能断定出什么来呢?”牛得才似乎觉得更不靠谱了,连人的感觉都没那么准呢,一条傻不拉叽的藏獒能识别出什么真伪来呢!

    “还有啊,接下来就更说明问题了……”

    “说明什么问题了?”

    “咱家的牛犊子就要扑到二叔跟前了,想不到,二叔抄起一个苹果就打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牛犊子的眉心,当即就失去了战斗力,一下子就扑倒在地了……”牛畅索性将她看到的不符合二叔身份的细节都给说了出来。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牛得才还是没开窍。

    “说明二叔突然会功夫了呀!”牛畅一下子揭开了底牌。

    “会功夫了?”牛得才倒是有点吃惊。

    “对呀,除了用苹果一下子制服了咱家的牛犊子,还有那天二叔和二婶从旺天大厦出来,到地下车库去取车,遇到那辆失控的空车追杀的时候,二叔居然跑得那么快,就在车子要撞到他的时候,又一下子跳得那么高——假如不是练过特殊功夫的人,是绝对做不到的!”牛畅把那天的情况也一并拿出来作为例证了。

    “也许你二叔当兵期间,学过什么特种兵的本事吧……”牛得才却这样猜测说。

    “可是之前咋从来没见二叔露过这样的本事呢……”牛畅这样反问道。

    “可是,就凭你们说的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又能证明一个什么结论呢?”牛得才将牛畅说的所有细节满打满算都集中起来,也都是些捕风捉影的细枝末节,也许是巧合,也许是错觉,总是感觉不到牛得宝真的脱胎换骨变成了另一个男人!

    “我们觉得,这个二叔变化太大了,完全不是从前的那个二叔了!”牛畅却还在固执己见!

    “你们是说,真的二叔已经死掉了,那天从冰柜里做起来的这个二叔是另外一个人冒名顶替的?”听见牛畅如此执着坚持,牛得才也有点含糊了,想起当初在牛得宝家的地下室冰柜里,看见那个冻僵的尸体突然活过来的时候,差点儿下晕死过去的情景,就这样问了一句。

    “应该这样怀疑才对吧!”牛畅马上这样肯定说。

    “不可能,假如现在的二叔不是之前的二叔了,那你二婶还有她妹妹会认不出来?你爷爷再老眼昏花,还能认不出自己的亲生儿子?我这个当大哥的,也差不多是看着他长大的,还能感觉不到他不是你们从前的二叔了?一定是你们俩神经太过敏了,跟你二叔斗过几次都成了手下败将,就觉得二叔是不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样就能为你们的多次失败找到合情合理的解释了!”末了牛得才还是凭借他年过半百的经验主义将牛畅牛欢的说法给一票否决了……

    “还真让爹哋说着了,假如二叔没有这些蛛丝马迹的表现和变化,尤其是突然具有了跑得快,跳得高,扔得准这样神奇的功夫,还有突然临危不惧,处事不惊的表现变化,我们也不会对他产生怀疑……”牛畅还是不死心。

    “假如真像你们怀疑的那样,你们真的二叔已经被毒死了,这个二叔是用了传说中的易容术,举止样貌跟你二叔几乎一样,但骨子里却完全是另外一个男人的思想和能力——你们觉得,这样的分析和判断,有谁会相信呢?除非你们拿出更加直观确切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才行!”牛得才做出了假设,同时也提出了诘问。

    “对了,找个机会,试试二叔到底是不是用了易容术!”牛畅受了牛得才的启发,居然异想天开地这样来了一句。

    “你咋试啊?让你二叔当众洗脸?还是假装给他敷面膜,趁机观察是不是他的脸上蒙着一层假面具?”牛得才带着揶揄的口吻这样反问道。

    “真兴许啊,二婶一看二叔死了,知道家里的天就塌下来了,赶紧花钱雇了一个易容大师,然后给某个年龄体型跟二叔差不多的男人,让易容大师给易容成了二叔的模样,这样的话,也就可以瞒天过海,躲过被扫地出门的命运了……“这个时候,一直不说话的牛欢也出来帮妹妹自圆其说了……

    “那好啊,你们俩马上行动,给我找出那个易容大师,从他嘴里逼出真相,然后,再找个机会撕下这个假冒二叔的面纱,露出他的庐山真面目,只有这样我才会相信你们俩的怀疑和推论……”牛得才一看牛欢也是这么执着地认定这个二叔有问题,也就给出了这样的题目让他们俩去做。

    “那好,那爹哋给我们三天时间,我们争取找到突破口,证明这个二叔是个假冒的赝品!”牛欢居然真的领命了……

    “那好,就给你们三天时间,看看你们能不能找出真相来说服我!”牛得才心说,就让这俩小兔崽子折腾去吧,反正不是去杀人,就是为了解除他们心中的疑惑,索性就让他们俩弄去吧……

    爷仨就这样狼狈为奸地和好如初了。

    牛畅跟随牛欢去了他的房间,小声问:“哥,咱们真能找到那个易容大师?”

    “都是虚构的,到哪里去找!”牛欢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那哥哥咋还答应爹哋了呢?”牛畅不解地问。

    “你没看他那副德行啊,你说啥他都不信,你观察到的每个细节其实都很重要,可是他偏偏什么都视而不见,还固执己见,再跟他耗下去,什么进展也不会有!”牛欢是看透了牛得才的德行,才会假装这样答应下来的。

    “可是,哥哥答应三天给爹哋答案的!”

    “答应是答应了,能不能搞出结果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可是,回头咋跟爹哋交代呢?”

    “完全不用考虑他的存在,咱俩干咱俩的,这三天里,咱俩一定把二叔的真面目给弄明白了,假如他真是易容的假二叔,咱俩直接做了他又何妨?”牛欢似乎有了自己的新想法……

    “哥有主意了?”牛畅身内那股子冷血杀手的瘾头又被勾起来了,就这样好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