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0章:猝不及防啊

    “好你个小兔崽子,居然敢跟你爹这么说话,看我逮住你,不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牛得才一听牛欢干跟自己这样叫嚣,立马怒火冲冠!

    “好啊,有种你上来抽我筋扒我皮呀!”牛欢还是那副德行!

    “你小子等着,我这就叫人把你逮住,然后,看我如何收拾你!”牛得才说完,立即吩咐田龙邸虎:“快,快,快上去把这个小兔崽子给我逮住,五花大绑押到我面前来!,快去!”

    “大哥,这可是您亲生儿子,爷俩有话好说好商量呗!”田龙还这样劝解说。

    “叫我大哥就听我的,还不快上去逮住这个小兔崽子让我解气,我连你们俩一起炒鱿鱼信不信!”牛得才这样气急败坏地怒吼着.

    “大哥,这是何必呢!”

    “去不去!”

    “去去去,我们这就去,大哥消消火!”田龙邸虎一看规劝不了了,也就只好听命,一前一后就从小二楼的正门进到了楼里,打算冲到牛欢的房间门外,好说好商量地劝他跟老爸和解……

    可是谁都想不到的是,牛欢一看田龙邸虎真的进了小二楼,他居然一个高蹿上了窗台,然后,飞身一跃,眨眼间已经落地到了牛得才的眼前,唰地一下就亮出了那把锋利的匕首!

    “小兔崽子,你要干嘛,难道你连你爹都敢杀!”牛得才吓得后退了好几步,险些跌到.

    “爹哋错了,孩儿是献刀给爹哋,任由爹哋处置的!”牛欢边说,边用一个麻利的动作将那把锋利的匕首在空中飞舞了几圈,然后,啪地一下接住了刀身,将刀柄放在了牛得才的眼前……

    牛得才还真是被牛欢的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弄得蒙登傻掉了,这不是真的吧,这个小兔崽子转变的也太快了吧,猝不及防啊,是不是他在使诈勾我上当,趁我不备,然后,一刀要了我的老命啊!

    因此,牛得才一把抓住那把锋利匕首之后,片刻都没敢在手中停留,回手就朝一边扔去,想不到,不偏不倚,正好扎在了卧在院子里狗窝中的那个外号“牛犊子”的藏獒身上,尽管它皮糙肉厚,但匕首的尖儿还是刺破了它的皮肤,还好不深,但也流出了不少狗血,有一些,居然喷到了牛得才的头脸上!

    奶奶个熊,这还真他娘的是狗血喷头啊!

    那头冤大头的牛犊子委屈地叫着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被主人这般惩罚教训,呜呜的叫着,用粉红的舌头在不住地舔舐它自己的伤口……

    “小兔崽子,你什么意思呀!”牛得才还真有点蒙圈了,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还以为,今天回来,要来个你死我活的决斗才能制服这俩小兔崽子呢,想不到,还没真正交锋呢,居然变成了这样的结果!

    “都是我的错,我现在认打认罚!”牛欢居然扑通一下子跪在了牛得才的面前!

    “那你说,错在哪里?”牛得才虽然发懵,但还是趁机这样问道。

    “错在不该对爹哋那样动粗,不该强迫给爹哋抽血,不该开着爹哋的悍马到省里去做亲子鉴定……”牛欢历数自己都错在了哪里。

    “哎耶!你小子居然知道认错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那你告诉我,鉴定结果是什么?”牛得才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但他知道趁机要问的是什么。

    “没有结果!”牛欢的回答绝不拖泥带水,一言以蔽之。

    “放屁,既然去做鉴定了,无论什么结果,都要有个结果!”牛得才立即这样反驳说。

    “结果就是没有结果!”牛欢还在坚持同样的说法。

    “怎么会没有结果,你小子又玩儿什么花样!”牛得才的狐疑又起了。

    “因为我们的鉴定材料不全,他们不给鉴定,不给鉴定,哪里会有结果!”牛欢居然玩出了这样的花样!

    “那你们为什么在省城呆了一宿,分明就是在等结果嘛!”牛得才用这个来猜测鉴定应该有结果的。

    “我们俩是怕回来被爹重罚,所以,害怕不敢回家,也就在车里猫了一宿,可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家好,全世界算起来,还就是爹哋对我们俩好,也就开车回来了……”牛欢这样说的时候,居然有点可怜巴巴的样子,完全没了昨天冷血对待爹哋时候的残酷模样。

    “你小子,说的都是实话?没骗爹哋?”牛得才一看牛欢那个可怜的样子,还真有点含糊了,就这样将信将疑地问道。

    “我连刀子都给爹哋让爹处罚了,哪里还敢说谎话来骗爹呀,不信,你去问牛畅,听听她怎么说……”牛欢又亮出了撒手锏——爹哋可以不信我,那你不能连小妹都不信吧!

    一听牛欢这样说,牛得才还真有点骑虎难下了,拉开架势要惩治这俩小兔崽子,转瞬间他们居然这般虔诚地请求惩罚他们,原谅他们——正好这工夫看见田龙邸虎空手回来,看见牛欢已经跪在牛得才面前,也就顺水推舟地劝说道:“大哥,小少爷都这样了,够诚意了,您就信他一次吧……”

    “好好好,我信你说的了——你们俩可以回去了,告诉我老爸就说家里的问题解决了,不用他老人家多操心了……”牛得才还真是妥协了,还给出了这样的吩咐。

    “是,大哥,我们这就回去了……”田龙邸虎其实不愿意惨呼牛得才家里的事儿,之前没少吃瓜捞背黑锅,现在得过且过,一听放人,赶紧脚底抹油,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到了小二楼的客厅里,牛得才坐在破旧的沙发上,还心有余悸地对牛欢说:“那你快叫你妹妹一起下来说个清楚吧……”

    “我这就上去找牛畅下来……”牛欢三步并作两步,蹿上二楼,到了牛畅的房门外,敲门进去,然后,压低声音对牛畅说:“听见我跟他说的话了吗?”

    “都听到了哥,我该咋办?”牛畅一直躲在二楼自己的房间里,听院子里牛得才和牛欢的对话,所以,马上这样回答说。

    “见了他就下跪,然后,能哭多惨就哭多惨……”牛欢居然给出了这样的指令。

    “为什么要这样啊哥,咱俩还可以把他绑了,任何任由咱俩摆布呀!”牛畅还想用昨天那一招来对付牛得才呢!

    “你傻呀,现在情况不同了,咱俩必须改变打法,一反常态地完全跟他讲和……”牛欢似乎已经在他的房间里,苦思冥想地做出了新的战略部署,不能在与牛得才为敌了,必须联合他共同对付二叔和那个老不死的牛旺天,才会最终实现想要的目的,所以,才会这样对牛畅说。

    “为啥要讲和呀!”牛畅当然不能理解,为什么突然转变了对牛得才的态度。

    “因为我们俩太势单力薄,必须借用老家伙的力量,才能对付二叔他们……”牛欢说出了为什么要这样做的道理是啥。

    “可是,他能原谅咱俩昨天对他的行径吗?”牛畅觉得,昨天的行为,基本上把牛得才彻底得罪了——儿女绑了老子然后给他“放血”还开了他的悍马蹽到省里去做什么亲子鉴定,分明就是要跟他公开叫板,彻底决裂,可是才一天的工夫,转而就向他低头认罪,求得他的原谅了,这能行吗?

    “那就看你能不能哭出眼泪了……”牛欢却这样回应说。

    “只要这是任务,哭出血我都做得到!”牛畅居然好不含糊地这样回答。

    “这就是任务,你必须做到……”牛欢再次强调说。

    “好,我都听哥的……”牛畅时候做好了一切准备……

    牛欢把牛畅带到牛得才的面前,俩人齐刷刷地跪在了他面前……

    “爹哋……我们错了……”牛畅说着就哽咽起来,眼泪也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估计受特种训练的时候,这也是必修课吧,打悲情牌,也算是拿手好戏了……

    “知道错了就好……说到底,咱们还是一家人,一家人到什么时候也不能残害一家人呀!都说虎毒不食子,也不能反过来虎子吃虎爸吧!”牛得才又婆婆妈妈地来苦口婆心那一套了。

    “爹哋呀,我们再也不敢了,都是我们一时糊涂,才对爹哋做了那样的事儿,我们再也不会那样了……”牛畅哭的简直是声泪俱下,逼真得连牛欢都觉得不像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发自内心地在忏悔之前的罪过……

    “你们能幡然悔悟就好,其实咱们一家三口,拧成一股绳都未必斗得过你二叔和那个老不死的,哪里还能窝里斗,削减战斗力,变相助长你二叔和那个老不死的威风呢!”牛得才还真是信以为真了。

    “是啊是啊,我们也觉得二叔不除,我们没有好日子过,大概永远都不得翻身了……”牛欢趁机这样回答说。

    “咱们现在就该集中精力,同心协力琢磨着如何都夸你二叔他们……”牛得才在失去了瞿凤霞和牛牛这张王牌之后,大概就只能指望眼前的这俩小孽障了。

    “爹哋呀,我们发现了很多关于二叔的重要情况呢……”牛畅忽然就收住了哭泣,转而,像个乖宝宝一样,过来就坐在了牛得才的身边,很是认真地这样说道。

    “是嘛,都发现什么重要情况了,快说说看!”牛得才就想找出牛得宝的致命弱点呢,所以,就爱听这样的消息和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