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43章:留下来过夜

    牛欢将车子直接开回了自家的小二楼,一看被绑的牛得才被解开了绳子,早已不见了人影,就知道是被谁给营救了。

    “哥,现在咱们该咋办?”牛畅一看牛欢一脸的惆怅,就这样问了一句。

    “让哥睡一会儿,脑袋疼的厉害!”牛欢此刻什么都不想回答妹妹,就这样说了一句。

    牛畅一听哥哥这样说,就回她的房间去清点今天从胡子大叔那里弄来的“战利品”去了,牛欢则回到自己的房间,试图躺下来休息一下,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真不知道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何去何从还真是个难题……

    特别是想起刚才,牛畅说任务失败,目标逃逸的时候,牛欢觉得这个二叔还真的不好对付,按说他和妹妹的身手,一般人早就车毁人亡,跌下绝命谷摔他个粉身碎骨了!

    可是再一次让二叔逃脱了!

    十分钟后,牛欢开车在距离肇事地点一公里处接上了等在路边的牛畅,然后,开车上路,到了那个胡子大叔出事儿的地段,看见车子还在冒白烟,而那个胡子大叔已经醒来,坐在马路上,有气无力地向住过往的车辆求助……

    但似乎没谁愿意停下来帮他这个忙,生怕招惹什么是非,所以,只是减速表示同情,但谁都不真正伸出援救之手……

    “你趴在后座上别露面!”牛欢这样命令牛畅说。

    “哥要干啥?”牛畅不懂哥哥遇到了胡子大叔出事儿的地方,为什么要减速停车。

    “息事宁人……”牛欢倒是回答干脆。

    “咋息事宁人?”牛畅却不懂哥哥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且,用什么手段才能做到息事宁人。

    “帮他报警……”

    “哥你这是咋了呢?”

    “其实这也是救咱们自己!”牛欢似乎在为今天的行动做善后。

    “我不懂哥为什么这么说。”牛畅却难以理解。

    “没工夫跟你解释……”牛欢说完,已经在不远处停下了车子,还打了紧急灯,然后就跑到了胡子大叔面前,半蹲下来问道:“您还好吧!”

    “快帮我打救援电话,谢谢!”胡子大叔一看,终于有个好心人停下车来搭理自己了,就赶紧这样说。

    “您的手机呢?”牛欢算是答应对方的请求了,但不想用自己的手机打的意思。

    “都在车里,哪里找得到啊!”胡子大叔还不知道,他的手机早就被那个骗得他片甲不留的小女子给风卷残云了……

    “那好,那我帮您打救援电话吧……”牛欢其实早有准备,顺手掏出了他不常用的一部备用手机,刚要拨打却听胡子大叔说:“慢,打的话,就打省里的救援电话吧……”

    “省里的?那还是您自己打吧!”牛欢说完,将手机递到了胡子大叔的手里……

    胡子大叔边说谢谢,边拨通了他认定可以及时来救援的电话,果然对方痛痛快快地答应,并且立即前往这里来救援他了……

    “谢谢你,能留个姓名和联系方式吗,日后也好登门致谢……”胡子大叔还是那种知恩图报的人品。

    “不用啊大叔,见义勇为这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职责嘛,好了,如果没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我还赶着有急事儿要办呢!”牛欢的嘴里也能说出如此正能量的话来!

    “走吧,这已经很感激你了!”胡子大叔已经感激不尽了。

    “再见大叔!”牛欢说完,还将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放在了胡子大叔的眼前。

    “再见好心人!”胡子大叔差点感动得掉下眼泪来!

    回到车里,牛欢继续开车上路,过事发地点的时候,牛畅还偷偷地抬起头来,看了那个一直感激地朝牛欢这边招手致意的胡子大叔,随口对牛欢说:“哥的心可真好!”

    “既然任务失败,那就该做好善后,尽可能减少后顾之忧,这是咱们做事的原则,谈不上好心不好心的!”牛欢却给出了这样的解读。

    “哥做事儿就是比小妹有章程……”牛畅还真是打心里往外佩服哥哥处理事务的韬略和能力。

    “别拍马屁了,快把我刚才拿的手机卡给抠出来丢掉!”牛欢不想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胡子大叔找上自己的麻烦,就这样吩咐牛畅说。

    “嗯,知道了哥……”牛畅边说,边接过哥哥刚刚帮助胡子大叔报警请求救援的手机卡,顺手就丢出了飞驰的车外……

    牛欢将车子开到林海湖边那个事发地点的时候,居然停了下来。

    “哥,咱们干吗要在这里停下来呀?”牛畅又不懂刚刚的意图了——这里就是昨天她用偷来的跑车别得黄副院长的车子一头扎进林海湖的地方,刚刚咋不快点闪过,反而要停下里呢?

    “等二叔啊?”牛欢的回答就是出人意料。

    “等二叔?他们应该早就回林海了吧……”牛畅却这样提醒说。

    “才没呢,刚才我看见路边的树林里有一抹胭脂红了,那一定是受到惊吓的二叔和那个护士长停下来缓解紧张的……”原来牛欢一路上左右观察,居然看到了二叔的车子就停靠在路边附近的一个树林里,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主意。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等二叔呢?见了面会不会被二叔揭穿呢?我感觉今天二叔从天窗探出身子扔啤酒罐的时候,看出我是谁了!”牛畅这样担心说。

    “就是要测试一下他到底认没认出你来!”牛欢原来是这样的用意。

    “万一认出来了呢?”牛畅好像有些担心,因为今天在路上飞奔着追杀二叔的车子到了绝命谷的路段,最后二叔从天窗出来,投掷那罐啤酒的时候,牛畅明显感觉到二叔认出了她,虽然当时她做了伪装,戴了口罩还有墨镜,但从整体身形上,二叔一定认出她是谁了!所以,才这样担心地问牛欢说。

    “那就看二叔的反应了,假如二叔直接撕破脸皮要跟咱们咋样,那就陪他一起到局里去,因为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场车祸是你我干的;假如二叔装作若无其事,或者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你我干的,那咱们接下来的日子还好过一些……”牛欢给出了多角度的分析。

    “原来这样啊……那我都听哥的了……”牛畅这才算没了问题……

    牛欢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想起了见到二叔牛得宝的时候,他那副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心里就愤恨至极:这个二叔跟之前还真是发生了巨变啊,为什么遇到了这么大的一场危险,大难不死之后,咋一点慌乱惊恐的神情都没有呢?

    是他知道了真相刻意掩盖,还是压根儿就不知道是谁有人故意要制造这样一场车祸?抑或完全跟自己和牛畅联系不到一起?

    看今天二叔风轻云淡若无其事的表现,即便是知道了是他和牛畅干的好事,也不想立即把事情挑明搞大,而是采取按兵不动,静观其变的策略来应对复杂的局面。

    当然,牛欢还在心里琢磨二叔在省检测中心跟那个干部男接触之后,是否知道了他和牛畅与牛得才的亲子鉴定结果,假如知道了,又会怎样?回来之后,是否直接告诉牛旺天这个老不死的?牛旺天知道了之后,又会作何反响?

    未知数,什么都是未知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之前,或许只有这样静静地等待吧!

    躺在暗黑的屋子里,牛欢陷入了极度的忧虑和烦恼,他就像那些昼伏夜出的食肉动物一样,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与猎物们面对面地捕杀角斗,而是要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或许有胜利的把握……

    那么面对这样不明朗的局面,下一步该如何行动呢?牛欢一时也没想出什么办法了……

    马到成则将车子先开回家,让何来娣将电动车的电池抬下去,放在车库充电的平台上,马上开始充电。何盼娣看见了三妹就对马到成说:“我三妹能不能留下来过夜?估计要充电一宿吧……”

    “没关系,你们俩睡一起就行了……”马到成也没多想什么,就这样回答说。

    马到成和唐小鸥本来还要跟美仑美奂打招呼和看看牛牛,却听何盼娣说,美仑美奂带着牛牛到公园去看孔雀去了,就对何盼娣说:“我们还有事儿,必须去见我老爸,她们回来告诉她们一声就行了……”

    马到成说完,立即返回车里,开车去到了旺天大厦,还是走的特别通道,跟唐小鸥直接到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当然,在进到牛旺天病房之前,马到成的心里还在七上八下,见了牛旺天,到底如何向他汇报今天发生的几件事儿呢?

    牛旺天跟牛牛做亲缘鉴定的事儿应该好说,只要把过程说出来就行了;还有帮助唐小鸥去选护士的事儿,也差不多实话实说就行了,唯独是老爷子叮嘱的,关于牛欢牛畅跟牛得才做亲子鉴定的结果最是要命!

    今天牛欢牛畅如此大开杀戒,不惜闯下那么大的车祸也要置老子于死地,说明牛欢是多么不想让老子知道亲子鉴定的结果!

    那么,见了牛旺天,到底要不要把真相告诉他呢?告诉了真相之后,又会发生什么剧变呢?谁都无法预料结果……

    唉,究竟该如何向牛旺天汇报这些呢?直到见了牛旺天的面,马到成的心里还没个准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