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42章:被春风一吹

    可能是牛畅受过类似的特技训练吧,车子如此翻滚碰撞她居然毫发未伤,车子刚刚停住,她竟拉开车门,还一把抓住了她之前从胡子大叔身上和车里搜刮来的钱物包袱,快速下车,到了安全地带,立即给哥哥打电话:“任务失败,目标消失……”

    “车主咋样了?”牛欢知道牛畅是从一个中年大叔手里搞到的车子,就这样问。

    “车子侧翻的时候,被甩出车外,看样子,是昏死过去了……”牛畅马上观察,发现那个胡子大叔躺在路上一动不动,就这样回应说。

    “立即解开绑车主的绳子和其他东西,然后快速往回跑一公里,在路边隐蔽等我接你……”牛欢也知道,牛畅用的是什么手段制服了胡子大叔,所以,要求她离开现场之前,将她留下的痕迹都清除掉……

    “好的哥,我这就办……”牛畅没挂哥哥的手机,就直奔了那个被甩到路上昏死过去的胡子大叔,解开绑他的绳索,揭掉眼睛上的蒙布,撕掉嘴上的封条,然后立即对哥哥说:“任务完毕……”

    “迅速撤离,往回跑一公里,十分钟后我去接你……”牛欢再次这样吩咐说。

    “好!”牛畅听完,撒腿就跑……

    “对了,你若是拿了车主手机的话,立即将里边的手机卡给抠出去顺手丢掉!”牛欢连这样的细节都要叮嘱牛畅,说明他具有多么审慎的指挥能力!

    “知道了哥!”牛畅边说边逃窜至百八十米外的一个地方,然后藏在路边的草丛中,将胡子大叔手机的芯片给抠出来,信手丢掉芯片,带上空手机和其他钱物,快速逃离,然后到哥哥指定距离的地方,等待哥哥来接她……

    马到成从天窗出来,一眼看见驾驶后边那辆车子的身影分明是个女孩子,尽管她戴了口罩墨镜,但还是让马到成认出了她一定就是牛畅!

    车库里那次空车失灵应该就是她干的,黄幼祥昨天在林海湖出的事儿,八层也是她干的,现在,又要用这样的法子把你死而复活的二叔再次干掉了,绝对不能让你得逞!

    小丫头,你哪里知道,你跟牛欢不一样,牛欢不是牛家的种,可你是啊!

    看来你还蒙在鼓里,看来牛欢没把真相告诉你,一定是他在继续蒙蔽你,挑唆鼓动你与你的血亲自相残杀,以此来宣泄他不是牛家种的逆天私愤!

    可是现在无论如何都没法把真相告诉你,让你幡然悔悟痛改前非,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

    没办法,只好用这仅有的一听啤酒罐,给你来个致命一击,来终止你疯狂的追杀了!

    马到成其实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准确无误地击中牛畅驾驶席前的挡风玻璃,但即便是孤注一掷,也只能看这一招领不灵验了!

    还好,投掷的功夫一旦学会,即便是动态中的物体,也差不多想打哪里打哪里,卯足了劲儿,猛地投掷出去,一秒钟后,就看到了那辆车子失去控制,横冲直撞之后,撞在山崖上,侧空翻几个跟头,再撞到崖壁上的惨烈情景……

    马到成知道后边的车子彻底报废,不可能再继续追杀,就马上回到车里,看见唐小鸥目视前方,浑身僵直,全神贯注目不转睛,似乎连呼吸都完全屏住了……就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说:“危险排除了,减速,慢慢靠到路边,换我来开车吧……”

    唐小鸥完全被紧张的突然事件给吓傻了,完全沉浸在某种如入无人之境的氛围中,宝哥哥的话似乎一句都没听到,继续保持那种高度紧张的状态,让车子继续快速前行……

    马到成知道这样很危险,所以,才主动干预,渐渐将车子给停了下来,直到完全静止,拉上手刹,打开紧急灯,再看唐小鸥,还保持那个姿势,完全无法自拔了……

    马到成只好将她的座椅缓缓放平,也将副驾驶席这边的坐席缓缓放平,然后,将完全僵直的唐小鸥给放平在了座椅上,却怎么扒拉她都缓醒不过来……

    没办法,马到成只好将车子开下了公路,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林子里,停好车子,才俯过身去,轻轻地吻住了她因为惊恐微微张开的嘴唇……

    这个法子还真像春风化雨一样,让高度紧张后,僵直呆傻的唐小鸥一下子松软下来,仿佛冰冻的河流,被春风一吹,就冰雪消融,春暖花开了一样,唐小鸥一旦缓醒过来,一下子将马到成给紧紧抱住,热泪盈眶地亲吻起来……

    甚至一下子翻滚到了宝哥哥的身上,迫不及待不管不顾地与之融合在了一起……

    “宝哥哥,我感觉,这回我真的怀上了……”十几分钟过后,俩人才恢复了平静,唐小鸥却这样娇羞地说道。

    “为啥有这样的感觉呢?”马到成此刻再看身边的这个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唐小鸥,心中充满了特殊的爱恋……

    “因为,这次我感觉到宝哥哥触碰到了我的心灵深处,让我们的身心完全彻底地交汇到了一起,刚才有一瞬间,我第一次感觉有一股暖流畅然流进了我的心里,就好像有一棵种子播进了我的心田,我居然看到了它真的在我的心里生了根儿,发了芽儿,所以,我断定,这次肯定能开出花儿来,结出果儿来……”唐小鸥发自内心地这样甜美地描述说。

    “你的感觉真好!”马到成也觉得,这次俩人大难不死,生死与共,同心协力逃离险境,这样的经历势必让俩人蚀骨铭心,心心相印,在今后的岁月中,成为比夫妻还要相互信赖的**和灵魂的双重伴侣吧!

    马到成和唐小鸥再次开车上路之后,俩人相互再看对方的时候,那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真得不需要任何语言来表述了……

    只是车子到了昨天出事故的路段附近,有了两个意外让他们俩很是吃惊,一个是何盼娣的三妹何来娣站在路边,一个是看见救援现场,停靠着牛得才的那辆悍马越野车!

    马到成先把车子停靠在了何来娣的身边,问她:“你在这里干啥?”

    “我给二姐打电话了,二姐让我在这里等二姐夫的!”何来娣可能是叫顺口了,不叫牛先生,而直接叫了“二姐夫”。

    “等我干啥?”马到成听对方还是叫自己二姐夫,也没时间跟她较真纠正,就直接这样问。

    “我家的电动车没电了,装上备用电池开到这里也没电了,又不能叫大姐夫来帮忙充电——没了电动车,家里办什么事儿都不灵了,我就给二姐打电话,二姐就说让我把空车锁在路边的树上,卸下充电电池在路边等二姐夫,然后让二姐夫想办法……”何来娣说明了情况。

    “那好,那你把电池放我车上,我带回去充完了电,再找时间给你送回来吧……”马到成觉得这样的忙必须帮,也就没多想,直接这样吩咐说。

    “不行啊二姐夫……”何来娣似乎还有话说。

    “咋不行了?”马到成不知道对方又有啥说法。

    “我二姐说,到什么时候都不让我人离开电瓶,我必须跟二姐夫一起去城里给电瓶充电的……”何来娣特别认真地这样说。

    “也好,那你和电瓶一起上车吧……”马到成觉得这也没什么,就直接答应了。

    看着何来娣费了洪荒之力将那个老沉的电瓶搬上后备箱,然后又拉开车门上了后座之后,马到成才将车子缓缓地开到了救援现场,将车子停靠在了牛得才那辆悍马车的旁边……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马到成看到牛欢牛畅正在现场跟高迪说话呢,看见他从车上下来,都迎了上来,就这样问。

    马到成特地去看牛畅的眼睛,却发现,她却假装去看周边的风景!

    这个小丫头片子,以为老子不知道她就是刚才的那个“马路杀手”!?

    也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假装老子根本就没认出她是凶手,这样或许大家暂时都会相安无事吧……

    “我爹哋的车子后雨刷器不灵了,在林海修不了,爹哋就让我们俩开车到省城原先买车的车行去修……”牛欢睁着眼睛说瞎话,居然编出了这样的理由。

    “修好了吗?”马到成一听,你小子这是不说真话呀,那老子也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修好了——回来的路上,我们到了这里,就想看看救援有没有新的进展……”牛欢这样解释为什么会在救援现场……

    “哦,有新进展了吗?”马到成当然不会说破真相,就这样顺口问了一句。

    “没有,高叔叔说,基本没戏了——林海湖每年都会淹死好多人,也是每年都有几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尽管高迪已经过来了,但牛欢还是替他这样解释说。

    “嗯,我也觉得没必要再继续耗时费力继续打捞了,可以结束救援了……”马到成看见高迪疲惫不堪的样子,就这样来了一句。

    “二公子英明,那我们这就鸣金收兵了……”高迪如释重负地这样问道。

    “立即结束吧,不过你们要负责报警,说明情况,特别是失踪人员的情况,也好让警方对失踪的人员有个备案……”马到成又这样叮嘱说。

    “二公子说的对,我这就报警……”高迪马上答应说。

    安排完了这些,马到成和牛欢各自开着各自的车子,就像不曾发生任何恩怨一样,十分友好和谐地一前一后,回到了林海市区……

    只是马到成明显感觉到,这样祥和的背后,似乎蕴含着更大的危机和灾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