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41章:来个硬着陆

    “好,我就按宝哥哥说的做,打开天窗吧!”唐小鸥边说,边拆开那箱啤酒的包装,拿出几听,就站起身来,将身子探出车外,然后,奋力将手中的几罐儿啤酒丢在了车后的路面上……

    那些啤酒罐儿到了路面上,有的居然一下子就摔爆了,爆出的泡沫居然吓得后边的车子边紧急刹车边竭力躲避,凄厉的刹车声瞬间传到了马到成的耳朵里,心说:果然见效了吧!

    然而,当后边的车子发现,丢到路面的只不过是些易拉罐的啤酒而已,居然回复了正常驾驶,完全不顾及路面上是否有啤酒罐儿在爆炸或者在滚动,被落下的距离,很快就被追赶上来……

    “还扔吗?”唐小鸥这样对宝哥哥喊。

    “继续!”马到成心想,除了这个办法,也没别的招数来阻止后边这俩已经发疯的车辆要置他们于死地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这样命令说。

    “好的宝哥哥!”唐小鸥一听宝哥哥这样命令,立即回到车里,再次抓起几罐儿啤酒,奋力丢了出去……

    由于后车知道了前车这小小的把戏,也就有恃无恐,完全不再躲避,甚至将车子越来越逼近了前车,有几次,唐小鸥丢出的啤酒罐儿,都差点儿打在后车的前盖儿上!

    但已经无法阻止后车靠近前车了……

    唐小鸥发现了这样的情况,回到车里问道:“没用了,还扔吗?”

    “还剩多少?”马到成想知道还有多少“弹药”了。

    “还有五听!”唐小鸥粗略数了一下,马上这样报数说。

    “继续扔,不行再说!”马到成的大脑几乎空白了,在没有新的办法想出来之前,也只能继续,继续,继续这样做了……

    “好!”唐小鸥听令,马上再次探出天窗,将四罐啤酒丢了出去……

    可能是后边的车距离前车太近了吧,其中一罐居然真的砸在了后车的前保险杠上,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但却完全没影响后车继续追逐……

    “还是不行啊宝哥哥!”唐小鸥撤回到车里,这样急切地说道。

    “还剩几听?”马到成想确定到底还有多少可以利用的武器弹药!

    “还剩一听!”唐小鸥上下左右都找遍了,就剩下她手里拿着的一听啤酒了!

    “好了,咱俩马上换位子……”马到成立即这命令说!

    “啥意思呀宝哥哥?”唐小鸥紧张中,完全不懂宝哥哥这是啥意思!

    “就是你来驾车,我把剩下的这听啤酒给扔出去!”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宝哥哥,我怕我不行啊!”一听是让她开车,唐小鸥立即心惊肉跳起来,刚刚学会,还是坐在宝哥哥的怀里才能开车的,现在让她独立驾驶,天哪,换了谁也没这个胆子吧!

    何况,还是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后边还有个穷凶极恶的车子随时可能撞上来!唐小鸥真觉得自己难以胜任……

    “必须行!”马到成这样命令说的时候,已经准备跟唐小鸥换位置了……

    “可是万一!”唐小鸥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没有万一,只有必须!前边就是绝命谷了,再不阻止后边的车子撞我们,到了那里路更窄,坡更陡,拐弯更急,说不定那一下我们就被后边的车子给别到绝命谷里了,所以,你必须来开车,我负责用剩下的这听啤酒打碎后边那辆车子的挡风玻璃,只有这样,才能摆脱致命的追击,听懂了吗!”马到成用一只手一下子抓住了唐小鸥的肩膀,并且急切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听懂了——可是我还是有点……”唐小鸥还是没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

    “没时间害怕了,只有这样咱俩才能活命,知道了吗!”马到成抓住唐小鸥肩膀的手,使劲儿用了用力,以此来激励她,勇往直前!

    “知道了!”唐小鸥被宝哥哥这样抓住了臂膀,顿时像把某种能量传到到了她的身内一样,之前积累的全部情爱与信赖,此刻瞬间都变成了很大的勇气和动力,才让唐小鸥和宝哥哥在行进中完成了位置的交换……

    牛畅接到哥哥的指令,目标出现,立即行动的时候,看见一抹胭脂红从眼前飞速驶过,就知道这是二叔的车在风驰电掣,只是不明白,一向不飙车的二叔今天为什么突然发飙,会在省道上把车子开到这样快。立即启动,加足马力,追赶上去……

    可是没追多远,也就是刚刚步入山道附近,前边二叔的车子就慢了下来,居然只有六七十公里的样子了……牛畅也只能减速,不远不近地跟在后边,心里还在想:或许刚才二叔开快车不是为了逃避我的追杀,而是一时兴起才突然飙车的吧,或许车里坐的是个女孩子,令二叔情不自禁就用飙车来讨那个女孩子的欢心了吧……

    这个该死的二叔,死到临头了还要风情快活呢,等一会儿就让你们死得很惨,从绝命谷掉下去,来个硬着陆,不粉身碎骨也绝对无法生还了!

    牛畅开的车子像草原上狩猎的豹子一样,尽可能地隐蔽自己不让对方发现,等待最佳时机,然后突然出击,将猎物一举捕获!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二叔的车子时而颠簸,时而摇晃,就好像二叔完全不是在正常驾车,倒像是边开车边跟车里的女孩子谈情说爱一样!

    或许这已经是绝佳的机会了?刚才飚了那么快的车,现在慢下来又这样摇摇晃晃注意力不集中,这工夫下手,也许比到了绝命谷要好吧?因为谁到了绝命谷都会格外多加小心,不会再在车里扯淡泡妞了,也就不好下手了吧!

    想到这里,牛畅也就不想在隐藏跟踪的身份了,而是开始试探着出击了……

    只不过二叔似乎发现了后边的车子图谋不轨,几次试探居然都给躲了过去,尤其是撞了一下后边的保险柜,却没能让二叔的车子停下里试图跟后边的车子“说理索赔”而是继续前行,这就让牛畅失去了直接将路边的车子撞下深谷的机会,只能继续追击……

    一定是二叔警觉了,所以,车子开始稳固操控,在蜿蜒的山路上,流畅地前行,牛畅几次试图超越,都没能成功,最后只能采取追尾或者找到超越的机会,在超越的时候,往外打轮,将二叔的车子别出护栏,掉进山谷……

    然而,令牛畅匪夷所思的是,二叔预感到死期将近的时候,居然打开了天窗,让一个女人——尽管人一出来头发就在风中凌乱,但牛畅还是看出了那就是新晋的护士长唐小鸥——闹了半天,二叔就是为了这个女人发飙的呀,也就是在车里跟这个女人胡搞的呀!

    牛畅心里更加发狠了,完全不知道二叔让这个女人从天窗探出头来要做什么,是要喊话让我别再追他们的车了?笑话,这可能吗?

    但看见唐小鸥往下丢东西的时候,牛畅还真是吓了一跳——二叔不会是在什么地方搞到了手雷之类的东西,这工夫抛出来要炸了后边死死追击的车辆吧!

    噗的一声唐小鸥丢下的东西喷出很多泡沫的时候,还真是吓得牛畅心尖儿一抖,方向盘不稳,险些撞在护栏上,吓得心里扑扑一阵乱跳,但看见路面上同样滚动的东西居然是易拉罐的啤酒罐儿的时候,牛畅居然轻蔑地笑了一声:二叔啊二叔,你可真是小儿科,居然想用听装的啤酒罐来吓退追击你的人,这可能吗!

    一旦知道从二叔车子天窗由唐小鸥投掷出来的只不过都是些听装啤酒罐的时候,牛畅也就再也不可以回避躲藏了,而是观察周边环境,等待绝命谷的路段好急加速,将二叔的车子毫不留情地给撞下深谷……

    然而,在牛畅躲避了唐小鸥丢下的二十几罐听装啤酒之后,天窗上披头散发的唐小鸥居然不见了身影——是啤酒用完了,弹尽粮绝了,就等着姑奶奶送你们上西天了吧!

    牛畅一阵欣喜,就将档位减低了一档,然后,将油门一踩到底,来了个急加速,估计这次撞到二叔的车尾之后,也就到了绝命谷的危险地段,任何水平的驾驶技术,也难逃致命的一撞吧!

    但令牛畅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二叔的上半身突然从天窗上冒了出来!

    不是吧,难道他们在车里调换了驾驶的位置,让那个唐小鸥去驾车了,而让二叔出来投掷听装啤酒罐了?

    牛畅害怕的还真不是二叔手里拿的那罐啤酒,怕的是二叔认出正在驾车的是他的侄女牛畅……

    牛畅的心里稍微有了这样的顾忌,也就有点分心,没在第一时间留意二叔抛投出来的易拉罐啤酒正直奔她面前的挡风玻璃而来!

    瞬间的一声巨响,整个挡风玻璃哗然炸裂,瞬间模糊了所有视线,本能的躲避让牛畅手中的方向盘向右一打,转瞬就撞在了路边的护栏上,听见动静牛畅快速回拨方向盘,却因为操之过急矫枉过正,车子又一头窜到里车道并且越过路基的壕沟,与山崖上的石壁严重剐蹭,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牛畅再想往回打方向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车子重心偏离,猛地侧空翻腾空而起,在空中连续翻转两个跟头,居然是四只轮子落了地,然后,一头再次撞到了里车道路基下的石壁上,这才算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