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5章:这就让你飘

    “这个哥哥就放心吧,小妹永远都跟哥哥站在一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哥就说,咱们现在该咋办吧!”此刻的牛畅,无论精神还是**,都被牛欢牢牢地控制着,所以,对他也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现在情况到了这样复杂的程度,她似乎也失去了判断是非黑白的能力,继续表达她跟哥哥绝无二心的立场和决心。

    “钱你弄到手了?”牛欢觉得蒙蔽和拉拢牛畅的计谋成功了,就转移到了现实话题。

    “有惊无险,弄到手了……”牛畅边说,边拍自己隆起的肚子。

    “一共多少?”牛欢一看“体积”不小,就这样问道。

    “我没数,大概有二十来个吧!”牛畅边说,边从腹部将那些钱逐一往外掏。

    “这么多?该死的家伙,一定都是黑了像我们这样急于知道结果的鉴定者,偷了他的算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了!”牛欢看着牛畅偷回来的那些钱,居然还要给他们的行径找出堂而皇之的理由来!

    “哥,有了这些钱,咱们下一步行动就有底气了吧!”牛畅对自己完成了这样一项艰巨任务,有了这么大的意外收获感觉到了小小的成就感,就这样问道。

    “现在不容乐观,必须想办法,阻止二叔把咱们俩鉴定的结果传回去!”牛欢怕的当然不是他虚构的那种结果,而是怕二叔从干部男那里得知真正的结果传回去给牛旺天和牛得才听,那他与牛畅的差别可就立马天壤之别了!所以,他必须趁牛畅还蒙在鼓里,利用她的身手来尽快除掉二叔牛得宝,这样才会免除老大一块心病了!

    “哥说吧,用啥办法阻止二叔?”牛畅居然跃跃欲试了。

    “做掉他!”牛欢狠狠地这样回答说。

    “咋做掉,用什么方法,哥就直说吧!”牛畅似乎上了发条一样,只要牛欢一松手,她就会按照事先设计好的程序,成为不折不扣的冷血杀手!

    “我想了三个办法,你选一个吧!”牛欢不愧是经过这方面的严格训练,一眨眼,就想出了三个除掉二叔牛得宝的办法。

    “哥说吧!”

    “第一个是潜入二叔的车下,弄坏某些部件,等二叔开上公路遇到转弯或者其他情况的时候,刹车失灵,导致车毁人亡……”牛欢马上就说出了第一个做掉二叔的办法,因为他知道妹妹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会在任何车辆上做这样的手脚,开出几十公里才会显现出故障来,从而成为除掉对方的必杀技。

    “第二个呢?”牛畅并没有对第一个提出肯定和否定,而是直接问及第二套方案。

    “第二个就是潜入二叔的车里,将慢性毒药注射到他常喝的饮料或者矿泉水瓶子里,一旦二叔喝下这样的饮料,等个把小时后,就会发作,可能操控汽车失误出事儿,也可能直接将二叔给毒死!”牛欢想出的第二个办法似乎更加阴毒。

    “这两个怕是都难以实现!”牛畅却一下子将这俩方案都给否决了。

    “为什么不行?”牛欢不懂妹妹为啥会这样说。

    “因为我发现二叔的车里藏着一个人……”牛畅这才说出了她为什么一票否决了哥哥的前两个方案——二叔的车里有人,就基本上没法下手了。

    “二叔的车里有人?!”牛欢还难以置信。

    “对呀,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特地尽可能地接近二叔的车子,发现车子有轻微的晃动,就进一步靠近,终于发现里边有个人影在晃动……”牛畅进一步说明她的所见所闻。

    “会是谁呢?”

    “具体没看清!”

    “那,就只好用昨天别黄幼祥的办法在回去的路上再制造一起车祸了!”牛欢算是说出了第三个方案。

    “就用这个吧,哥负责开车盯着二叔的行踪,我负责弄辆车子尾随其后,到了理想的路段,就开始对二叔的车下手……”一听还是用偷来的车子对二叔的车子下手,牛畅就有了莫名的兴奋,似乎只有这样的行动才会让她充分展示她的猎杀技能……

    “嗯,这次不能再到林海湖边再下手了,掉进湖里会成为缓冲的条件,让车里的人有生还的可能,但如果下边不是水域,让掉下去的车子硬着陆的话,哪里还会有生还的可能呢?”牛欢又在这样的细节上,提出了问题。

    “那就选林海湖的前一站,绝命谷的那段路下手吧,虽然自身保全的难度很大,但越是危险,除掉二叔的可能性也就越大!”牛畅对省城回林海市这段路很是熟悉,所以,马上就说出了具体地点。

    “那好,那就这么定了——不过,你有把握这么短的时间里,搞到一辆理想的车子吗?”牛欢对这个有点担心。

    “哥就放心吧,小妹的手段哥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我想,分分钟都会搞定那些好涩男司机的……只不过,哥要先让小妹飘了才行……”牛畅接受了任务,但也趁机提出了小小的先决条件。

    “好好好,哥这就让你飘,不过,你可千万被耽误事儿啊!”牛欢边给牛畅想要的东西,边这样叮嘱说。

    “哥放心吧,小妹越是飘,做事就越利索漂亮……”牛畅得到了盼望已久的东西,立即欣然地答应说……

    马到成在获悉了牛欢牛畅这次来省里做亲子鉴定的真正结果之后,心情很是纷乱复杂,假设了各种可能性和危险性,但回到车里的时候,见到了唐小鸥,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听唐小鸥问:“大事儿办完了?”

    “办完了,现在该办你那件事儿了——时间还来得及吧?”

    “才十点半,正是时候呢,走吧……”

    于是,马到成守口如瓶地透露一个字给唐小鸥他到底办了件什么样的一下子花掉50万的大事,唐小鸥也聪明,宝哥哥不说,她也就不问,只把注意力集中在她到省护校去替牛家医院挑选护士这件事儿上来……

    到了省护校,通过事先联系好的老师接洽,很快就选定了两个护士作为考核的目标,于是,在一间空教室里,唐小鸥和马到成坐在前边,教室的空地上,就成了两个护士考核的场地……

    “我坐这里……不合适吧!”马到成趁考核对象还没到,就这样问唐小鸥。

    “咋不合适啊?”唐小鸥却奇怪地看着牛得宝,之前也曾来这里选过护士,他咋给忘了呢?尽管之前几年是瞿凤霞和牛得宝来这里选的护士,具体情况她不知道,但今年宝哥哥咋忽然像什么都不懂了呢?

    “我一不懂医,二又不是医院的领导,啥名分都没有,坐在这里算什么呢?”马到成说出了具体原因。

    “算牛家的代表啊!”唐小鸥立即说出了牛得宝的身份是什么。

    “我能代表牛家?”马到成居然提出了这样小儿科的问题。

    “当然了,刚才我在车里躺在的时候,牛爷爷还特地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到了考核现场,让宝哥哥多发表意见呢……”唐小鸥又拿出了新的佐证。

    “我对挑选护士也不在行啊!”马到成继续表达他这方面真的什么都不懂。

    “业务方面宝哥哥不用管,只管挑长相性情什么的就行了……”唐小鸥还真是性格好,耐心解释牛得宝具体的职责是什么。

    “选护士还挑长相性情?”马到成有点吃惊地问——不是主要看学习成绩和护理的业务能力吗,咋还在长相性情上有什么明确规定呢?

    “对呀,丑八怪哪个医院都不愿意要,因为病人见了心情会不好,这点道理宝哥哥应该懂吧……”唐小鸥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当然懂,谁不愿意看漂亮女孩子呢!”马到成当然要承认这一点。

    “就是啊,所以,牛爷爷才叮嘱我,要用宝哥哥的眼光来定今天到底选不选这俩女孩子做牛家医院新招的高薪护士呢!”唐小鸥再次说出了牛得宝在这次挑选护士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地位。

    “让我一锤子定音?”马到成的确有点惊异。

    “牛爷爷就是这个意思!”唐小鸥还是拿牛旺天说事儿。

    “这又不是给我选妃子,为什么一定要我一锤子定音呀!”马到成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在怀疑牛旺天让他参与此事的真正用意何在,难道老爷子真的是在为他心爱的二儿子储备将来可以成为儿媳妇,或者可以生出牛家富三代的肥沃土壤?

    “谁知道日后被选中的女孩子是不是宝哥哥的……”唐小鸥的话还没说完,接洽的老师将两个重点候选的女护士给带到了空教室里,所以,唐小鸥也就马上打住,转而开始了对这俩女孩子的考核……

    马到成正要听唐小鸥把话说完,然后表明自己的态度和观点的时候,却被进来的老师和身后前来考核的女孩子给打断了,也就不再问问题,而是正襟危坐,扮演起考核女护士颜值和性情的主考官了……

    “做个自我介绍吧……”唐小鸥一看俩个穿戴一样,长相也几乎一样的女孩子站在了空教室的中央,就这样说了一句。

    “我叫罗晓曼,是姐姐……”

    “我叫罗晓兰,是妹妹……”

    本来马到成见了这样标致漂亮的女孩子就心动过速,再一听她们俩的名字,似乎就更呼吸不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