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4章:结果偏偏是

    马到成当然还是忽略了鉴定结论书前边的废话,直接看了结果,不看还好,这一看,惊得他脑袋嗡的一声:天哪,咋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牛欢,不是牛得才生物学上的儿子!

    牛得才却是牛畅生物学上的父亲!

    咋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假如鉴定结果他们俩都是牛得才生物学上的儿女,事情就简单了,大家也就都不用怀疑什么了,既然都是亲生的,还有什么话说,该咋地就咋地呗!

    假如牛欢牛畅都不是牛得才亲生的儿女,事情就更简单了,既然挑明了大家都知道是非亲生的,也就可以做出聪明的选择了,要么一拍两散,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要么维系现在的关系,权当是养父与养子养女之间的关系相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问题偏偏是,这俩结果都不是,结果偏偏是,牛欢不是牛得才亲生的儿子,牛畅却是他亲生的女儿!

    马到成难以想象,牛欢知道了这样的鉴定结果会不会瞬间崩溃掉,他尽心尽力不惜一切代价搞的这个亲子鉴定,绝对想象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吧——得知他自己不是亲生的,而一向相依为命的妹妹却是牛得才的种,他心里会好受?会不起逆反心理?会平静面对这样戏剧性的却又是残酷的现实?

    他会因此弄死牛畅?然后再将牛得才和牛旺天都给弄死?反正就他一个人被亲子鉴定给弄出局了,索性来个鱼死网破,他不得好,大家也就都不得好?!

    那牛畅呢,知道了这样的结局会咋想?还继续跟她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像从前一样狼狈为奸绝无二心?还是心理上发生微妙或者剧烈的变化,从此与他产生各种隔阂和情感裂变,最终导致俩人形同陌路甚至不共戴天?

    看到这样的鉴定结果,马到成真的不知道接下来的局面会是怎样了,也不知道牛旺天知道了这样的结果会作何感想,特别是牛得才,若是知道了这样的结果,又会如何对待这样一对儿女呢!

    而马到成此刻不知道的情况是,牛欢看到了这样的结果之后,做出了一个谁都无法预料也难以置信的反应——首先是毁掉了鉴定结论证书的原件,试图让他以外的任何都不知道真正的结论是什么;其次就是告知牛畅,鉴定结果是,他和牛畅都是牛得才亲生的!

    他的这两个举动和选择,充分说明了他心里充满了矛盾和恐惧,绝对知道,他和牛畅鉴定结果不一样将导致的不可预料的结果,更是知道,万一妹妹与他反目反水,杀伤力有多大,大概就是考虑了这些因素,他才撕掉了鉴定结论的原件,转而告诉牛畅一个他精心编造的结果——鉴定结果显示,我们俩都是牛得才的种!

    但就在牛畅以为这样的结果岂不是很好的时候,牛欢居然出人意料地坚决不信这个结果是真的!

    他的聪明之处,或者高人一筹的地方大概就显示在这里吧,他先是伪造了一个鉴定结果,然后又马上否认这是真的,口口声声对牛畅说,一定是被人做了手脚,一定是有人操控了鉴定结果,目的就是不想让他们兄妹与牛家反目成仇,就是要维持现有的虚假局面!

    这样否定的目的当然很明显,就是想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让牛畅蒙在鼓里,继续受他的操控和指使,然后,按照鉴定的真实结果上显示出的结果,来实施他对牛家的仇杀和报复!

    这样阴险的心理和做法,牛畅当然是浑然不知,她完全相信了哥哥的判断和说法,鉴定书上说的一定是假的,不然的话,牛得才和牛旺天为什么对他们俩这样亲生的牛家后代那么不待见,逼迫他们俩用了这样的手段来做什么亲子鉴定呢?

    逻辑上是说得通的,而且在精神上严重依赖牛欢的牛畅,几乎没别的选择,只能选择继续相信牛欢,继续被他控制,继续成为他的冷血工具,让她做什么,还是一如既往,所向披靡……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牛畅得知鉴定结果是那样之后,主动要求潜回干部男的办公室,偷回那些她“辛辛苦苦”弄到手的钱。

    由于她的手段高明身手敏捷,居然在干部男的老婆闯进办公室的情况下,假装孕妇的模样,在问及你是谁的时候,丢下一句:“别问我,问你男人去!”竟带着那二十万,大摇大摆地从干部男的办公室正门走了出去……

    虽然她在干部男的老婆进来之前,已经戴上了口罩和墨镜,但她的身形和声音还是透露出了她的身份和年龄,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才在出了干部男办公室之后,选择飞一般地奔跑,转瞬消失在了楼梯的拐角,才在干部男的老婆追出来的时候,居然连她的影子都没见到!

    牛畅金蝉脱壳满载而归地正要离开鉴定中心,却忽然发现在候诊大厅里有个熟悉的身影!

    不,不是一个,而是两个都熟悉!

    一个是那个该死的干部男,另一个——天哪,是二叔!

    发现了这样的情况,牛畅更觉得必须立即马上片刻不能停留,立即离开,并且将这样的情况,在回到那辆悍马车里的时候,第一时间对牛欢说:“哥,不好了,二叔来了,正在跟那个干部男说什么呢!”

    “你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而且出来的时候,我还在停车场看见了二叔的宝马车!”牛畅这样肯定地说。

    “不好,这一定是老不死的派来的!我就说鉴定结果有人做了手脚嘛,果不其然吧,一定是二叔受了谁的指派,直接窜通了那个干部男,做出了那样一份虚假的鉴定!”牛欢趁机巩固他编造的那个虚假结果。

    “哥,那现在咱们该咋办呀!”牛畅也觉得情况不妙,就有些慌张。

    “让我想想——二叔这个时候出现,而且就是跟那个干部男接触,充分证明他们是一伙的,是在成心设计咱们的……”牛欢心里却在琢磨——万一二叔知道了真正的鉴定结果,那可就糟了,回去告诉牛旺天和牛得才的话,岂不是真相大白,最终连牛畅都骗不了了吗?但此刻,还要继续蒙骗住牛畅才行!

    “要不,咱们将计就计,既然鉴定结果说咱俩都是牛家的种,就假装是他们亲生的,然后,继续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蹭吃蹭喝地混日子呗!”牛畅却异想天开地这样说。

    “你傻呀,鉴定结果是他们做了手脚的,所以,你以为他们看了鉴定证书还会像从前那样对咱俩吗?”牛欢怕的就是牛畅有这样的想法,所以,马上这样纠正说。

    “他们,表面上还应该让咱们过得去吧!”牛畅还在做这样合情合理的假想。

    “做梦吧,我最怕的就是,他们把鉴定结果弄成这样来麻痹咱们俩,让咱俩不会再对他们实施报复行为,同时,他们抓紧时间,逮住机会,然后,把咱们这俩孽种给悄无声息地铲除掉!”牛欢当然要这样危言耸听地挑唆牛畅信他而不信其他。

    “哎呀,那咋办呀哥,我现在真的很害怕了……”牛畅一听情况如此糟糕,似乎更加慌乱了。

    “怕啥,咱们俩一身的本事,弄死他们谁还不算易如反掌?”牛欢这样阴森森地说。

    “哥说吧,先弄死谁?”牛畅一听又要大开杀戒了,仿佛身上的冷血又开始沸腾了。

    “一定要阻止二叔把鉴定结果传递回去……”

    “传就传呗,反正都是他们自己做的手脚!”牛畅还在这样得过且过。

    “假如只是二叔自己做的手脚呢?回去之后,牛得才和牛旺天都信以为真了咋办?”牛欢却要及时修正牛畅的任何不合乎他意图的想法。

    “那就像我刚才说的,来他个将计就计呗!”牛畅还没彻底改变原初的想法。

    “你傻呀,我敢打赌,假如二叔把现在的鉴定结果传回去,牛得才和牛旺天肯定以为是咱俩花钱做了手脚,不然的话,咋会出来这样他们不希望看到的鉴定结果呢?”牛欢却极力说服牛畅按照他的想法来思考问题。

    “哥是说,无论怎样,他们都会想办法置咱们俩于死地了?”牛畅终于听出了哥哥的意思是什么。

    “你以为什么呢?连自己的爹哋都怀疑儿女是不是他亲生的,连自己的爷爷都不认可是他的血脉——你觉得,咱们俩在牛家还有好日子过吗?”牛欢在知道鉴定结果的那一刻,就从骨子里彻底跟牛家对立起来了,他之所以编造了兄妹俩都是牛家血脉这样的假鉴定结果,就是为了蒙蔽牛畅,继续跟他同心同德,共同与牛家决一死战!

    “那到底该咋办呢?我什么都听哥哥的!”牛畅似乎终于被牛欢给说服了。

    “咱俩到什么时候,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咱俩是一个娘生的,所以,到什么时候,咱俩务必拧成一股绳,同心协力,才能跟他们斗出个你死我活!”牛欢趁机还跟牛畅打亲情牌……他要牢牢地抓住这个身体里流淌着牛家血脉的妹妹,成为他与牛家决战的冷血杀手!

    让他们亲情之间自相残杀,该是一件多么令人兽血沸腾的情景和画面啊!

    牛欢内心里顿时暗潮汹涌,兽心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