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131.第131章:问你男人呀

    急匆匆赶到干部男办公室的是个三四十岁但却风韵犹存的女人,显然来这里是家常便饭的事儿,所以,连门都不敲,这让牛畅判断出来这个女人跟干部男的关系绝非一般,不是老恋人就干脆是他老婆!

    就在跟这个女人打照面的一瞬间,牛畅居然急中生智,将那到手的二十万直接塞进怀里,然后,做出一副孕妇显怀的样子,一手叉着后腰,有点身怀六甲行动不便地坐在沙发上,看见那个女人进来了,无比惊骇地看着她,竟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

    “你是谁?”那个女人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

    “别问我!”牛畅却拿出一副孕妇慵懒的样子这样慢条斯理地来了一句。

    “那我问谁?”那个女人被对方这样的回答给弄蒙了。

    “问你男人呀!”牛畅完全判断出,这个女人一定是那个干部男的老婆,不然的话,作为女同事或者老恋人之类的,不会见了一个孕妇在他的办公室里,如此震怒如此惊异,所以,竟这样来了一句。

    “你,你,你……”牛畅的一句话,真的把这个女人给搥得连句整话都说不上来了,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年龄都不到二十岁的小狐狸精腆着肚子从她眼前慢慢地朝门走去,而且,到了门口,还回头跟她笑眯眯地招手做了个“拜拜”的手势,一闪即逝地消失在门外了!

    等那个女反应过来,疯了一样追出来,傻眼了,整个走廊居然连个人影都没有,追出十几步跑到走廊尽头去往楼梯上下看,也不见人影,偏偏这个时候,看见干部男从走廊的另一侧回到了他的办公室,这个女人立即风驰电掣般地冲进了办公室,一把薅住不明真相的干部男,歇斯底里地叫骂道:“你快告诉我,刚才那个小狐狸精到底是谁!”

    “你瞎说什么哪,哪有什么小狐狸精啊!”干部男很是惊异和无辜地这样回应说。

    “就是刚刚躺在你沙发上的那个怀了孕的小狐狸精啊!”那个女人却动作很大地指着沙发这样说。

    “你大白天的跑到这里来,不会是为了说这句没头没脑疯话的吧!”干部男的眉头皱出一个大疙瘩,心里也纳闷儿,难道真的有个女人刚才被我老婆给撞见了?会是谁呢?

    “绝对不是疯话,我刚刚进到你的办公室,就看见沙发上半躺半坐一个不到二十岁的漂亮女孩,站起身来才发现,原来挺了个大肚子,我就跟她是谁,她居然说别问她!我又问那我问谁,她居然说问你男人去!然后,就大摇大摆地从你的办公室里出去了——你说,这不是你干的好事是谁干的好事——你说,这个小狐狸精怀的不是你的孩子是谁的孩子!”老婆一口气把她看到的情景都说了出来。

    “我说赖雅琴,你省省好不好,这是我的办公室,你突然闯来已经是有损我的形象了,咋还无中生有地说我的屋里藏了什么小狐狸精之类的呢?” 干部男在竭力狡辩说。

    “难道是我大白天的见鬼了?”他老婆此刻也觉得这事儿太蹊跷了,特别是追出去却不见了人影,也开始产生怀疑,是不是真的出现幻觉了……

    “我看你真是见鬼了,我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方面的能力早就被你给弄残了,哪里还会在外边跟别的女人干出那样的事儿呢?好了好了,赶紧说你突然来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儿吧,是不是咱儿子出什么事儿了?” 干部男也不怕说出自己的短板,以此证明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现所谓的怀了孕的小狐狸精完全是无稽之谈!

    “都被那个小狐狸精给气糊涂了,可不就是你儿子的事儿吗!”干部男的老婆这才算恢复了常态,想起了自己来这里要办的紧要事儿。

    “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干部男马上这样问。 )

    “学校马上就分重点班了,可是校长暗示咱儿子说,家长不去见她基本上没戏,儿子给我打电话,哭着让我去见他们校长,我就急忙去了,结果校长暗示没有一巴掌肯定挤不上槽儿了,我就急了,手头也没有一巴掌的现钱呀,没办法,才急匆匆地赶来找你了……”干部男的老婆说出了具体是什么事儿。

    “就为这事儿?”

    “不为这事儿,我什么时候跑你办公室来过,可是头回来,就遇到了那个怀了崽子的小狐狸精……”干部男的老婆又勾起了刚才的疑惑。

    “打住,别再跟我提那个小狐狸精……”干部男边说,边回到他的办公桌前,哈腰想从他的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巴掌”的钱给老婆,赶紧去摆平儿子上重点班的事儿,可是拉开抽屉他傻眼了,里边的钱别说一巴掌,就连一根手指头都不见了!

    换了别人也许立即就惊慌失措了,可是干部男居然波澜不惊,短暂的惊骇之后,脸上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对老婆说:“你等我一会儿,我去财务处把我的季度奖领会来给你带回去给儿子的校长……”说完,就关上抽屉,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了……

    原来,干部男早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了鉴定科去取昨天加急的那份儿结果,本想马上就送给候在候诊大厅的那个开着悍马前来鉴定的小伙儿,可是觉得没到时间,不应该提前给到他手里,那样显得加急太容易了,就在办公室里等时间。

    突然接了个电话,是老同学黄幼祥打来的,说他有个最好的朋友要来这里做亲缘鉴定,马上需要接待一下……

    干部男撂下电话就到候诊大厅去找,看见了牛欢就避开了,因为没看见黄幼祥说的那个人到来,就又回办公室,半路路过复印室,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回到办公室,然后,把手头的几分儿鉴定结果都给复印了一份儿,再回到办公室,整理一下,这才安静下来……

    眼瞅九点了,才从办公室里出来,到了候诊大厅,看见焦急等待的牛欢,走过去,把加急完成的亲子鉴定证明递到了他的手上……

    打发走了这个年轻的小伙儿,干部男觉得这一单自己又算是小小地赚了一笔,心里正高兴呢,手机响了,原来,黄幼祥拜托的那个要做亲缘鉴定的人已经到了……

    干部男见了马到成就给让进了小会议室。

    临下车前,马到成对唐小鸥说:“你在车里等会儿吧,我尽快办完,等结果的时候,再送你去省护校吧……”唐小鸥善解人意,也是刚刚在小树林里过于欢实累着了,所以,也想趁机在车子后座上躺一会儿,就没说啥,马上答应了……

    马到成到了候诊大厅才给干部男打的电话,很快就对上了号儿,见了面,只是干部男觉得黄幼祥介绍来的要礼遇一下,才给让到了小会议室,单独跟他谈“业务”。

    “黄副院长跟我大概说了情况,您的材料都带齐了吗?”干部男热情地这样招呼说。

    “带齐了,包括需要鉴定的血液样本……”马到成将事先准备好的材料样本都如数奉上。

    “带齐了就好,只是按照正常程序,要到明天上午才能出结果……”干部男看了那些材料和样板,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我着急,下午必须返回林海市……”马到成直接说出了时限。

    “加急的话,需要一点费用……”

    “不怕花钱,就怕耽搁时间……”

    “那你给我1000块钱的加急费吧,我帮你一并交了……”干部男说出了具体钱数。

    “好好好……”马到成立即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来,都递过去说:“拿着吧,越快越好……”

    “您这是干什么,黄副院长介绍来的用户,我哪里会多收钱呢!”干部男一看这些钱足有四五千的样子,马上推辞说。

    “别客气,小小的意思,您笑纳吧……”马到成就想尽快得到结果,所以,想多给对方有些“小费”也好一路绿灯。

    “不行不行,假如您的材料不全,或者有其他问题,我多收一些打通各个环节,可是您带的各种资料齐全,完全不用另外做什么文章,所以,根本就不用多给一分钱,好了,我拿了1000,其余的还给您!”干部男居然边说边数出了十张,剩余的都退还到了马到成的手里。

    “您真是……”马到成想说,您真是清正廉洁,但这样的马屁却没拍出口。

    “好了,您等着吧,我这就帮您排号去,争取中午前就拿到结果!”干部男边说,边起身要离开。

    “等等……”马到成一看对方如此热情周到,就想起了临来的时候,牛旺天交给他的另一个任务,趁干部男还没离开,马上拦住他说:“还有件小事儿,想麻烦您……”

    “客气啥,黄副院长是我老同学,他介绍来的人,我也当成是自己的老同学吧,有事儿您只管说……”干部男又坐了回来。

    “我想知道昨天有没有一个叫牛欢的小伙儿来这里做亲子鉴定……”马到成直言不讳,直接这样说。

    “您的意思是?”干部男一听,就是刚刚打发走的那个叫牛欢的小伙,心头一惊,不知道对方是何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