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0章:看结果蒙了

    “我只是从窗外爬了进去,也找到了他放钱的地方,不过,没哥哥的允许,我没敢动……”牛畅一看哥哥马上就要急眼了,就这样小声地解释说。

    “幸亏你没动,咱们现在要的是亲子鉴定的结果,假如你动了,咱们就拿不到结果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知道吗!”牛欢说明了为什么不能把钱偷回来的道理。

    “所以我没动啊!”牛畅还觉得她做得很对。

    “那你的行为也太危险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很可能有监控录像的!”牛欢担心的是这个。

    “我仔细观察了,我从楼外的窗户爬上三楼的办公室,正好没有任何探头能发现呢!”牛畅还这样狡辩说。

    “那也是冒险,下次再敢擅自行动,罚你三天没得飘!”牛欢居然用这个来制约和警示妹妹说。

    “哥,小妹错了还不行吗?”牛畅一听哥哥要这样惩罚自己,马上服软认输地拉住哥哥的胳膊这样哀求说……

    牛欢这才叹了口气,没再说啥,算是原谅了妹妹……

    接下来的等待特别无聊,就好像时间停滞了一样,而越是这样的时候,牛畅的瘾头也就越是折磨她开始浑身难受……

    “哥,给人家一包吧,难受死了!”牛畅懒洋洋地这样恳求说。

    “一大早上的,不行!”牛欢坚决制止!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牛畅拿出了撒娇的口吻,央求哥哥说。

    “等结果出来之后再说吧……”牛欢给出了大概的时间。

    “啥时候能等出结果来呀!”牛畅还是觉得浑身难受,所以,好像一刻都不能等的样子了……

    “那个干部男不是说,上午九点就能出结果吗!”牛欢牢牢地记得那个干部男昨天拿到他们钱的时候说的话。

    “唉,还要等那么久啊!”牛畅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倒在了汽车的后座上……

    就这样一直煎熬到了上午的8点半了,才看见那个干部男姗姗来迟地进了鉴定中心的大楼,牛欢马上对牛畅说:“呆在车里别动,没我的命令,哪里都不许去!”

    “为什么呀哥……”牛畅惊异地问,因为只要出来,没有特殊情况,兄妹俩都是一起行动的……

    “你昨天夜里的行动谁知道被谁看见过,万一认出你的体型报警抓了你咋办?”牛欢说出了这样的理由——不过他真正的心理却是:具体是个啥鉴定结果还不知道,最好先自己看,然后再让牛畅知道才好,所以,才找了这样的理由把她留在车里……

    “哦,那我就呆在车里了,哥也多加小心呀!”牛畅一听,也没话说了,就这样叮嘱了一句。

    “以后做啥事儿多用用脑子,哥就不用这么费心了!”牛欢说完,下车后,关上车门,就步入到了鉴定中心的大楼,可是在候诊大厅一直等到快九点了,才见那个干部男拿着一份儿鉴定证书走到了他的面前:“还算快吧!”边说,边将那份儿亲子鉴定证书递到了牛欢手里。

    “还算快,这才九点嘛……”牛欢接过那份鉴定证书,还跟对方客气。

    “那好,那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再见!”干部男说完,扭头就离开了……

    “谢谢你,再见!”牛欢目送那个干部男离开候诊大厅,才找个角落打开了鉴定证书,想第一时间知道鉴定结果。

    不看还好,一看到结果,牛欢一下子蒙掉了!

    使劲儿眨眨眼就,再仔细地看了好几遍,最后确定了结果,居然头冒虚汗,一屁股坐在了候诊大厅的长椅上……

    “不行,这样的鉴定结果绝对不能让牛畅知道!”这是牛欢在心里马上跳出来的一个念头!

    “而且,这样的结果也不能让任何人,包括牛得才,牛旺天,以及所有跟牛家相关人员知道!”这是牛欢接下来在心里强迫自己做到的提醒!

    无论如何牛欢都想不到,鉴定出的是这样的结果,简直像闷棍一样直接敲在了他的脑壳上,让他眼前直冒金星,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

    居然连站起来回到车里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像被重刑折磨过了一样,奄奄一息有气无力的感觉,这样的打击真的让牛欢瞬间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过了足足半个来小时,牛欢才蔫头耷脑地从鉴定中心里出来,到了车里,听牛畅问他:“哥拿到鉴定证书了吗?”

    “拿到了……”牛欢十分沮丧的样子这样回答。

    “在哪里呀,给我看看呗!”牛畅急于知道结果的样子。

    “让哥给撕掉扔厕所用水冲掉了……”牛欢咬牙切齿地这样回答说。

    “为什么呀?”牛畅惊骇到了极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让哥哥恼怒到了这个程度啊!

    “因为哥觉得鉴定的结果是假的!”牛欢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假的?到底什么结果呀?”牛畅还是蒙在鼓里不明真相,就这样问道。

    “算了,还是不告诉你吧……”牛欢欲言又止。

    “那咋行啊,我不知道结果肯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牛畅还真是有了抓心挠肝的感觉——到底是啥结果给个痛快话呀,不然还不憋死个人呀!

    “告你你怕你更闹心!”牛欢还这样铺垫了一句。

    “到底什么结果呀,哥快告诉我吧,我都快闷死了!”牛畅真的有点上不来气的感觉了。

    “唉,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牛欢还在做铺垫。

    “什么结果呀到底哥!”牛畅几乎都要窒息了。

    “鉴定结果上说,咱俩都是牛得才亲生的!”牛欢终于说出了所谓的鉴定结果!

    “真的呀,怎么会呢!”牛畅先是惊喜,但马上就提出了质疑——一心把火地以为她和哥哥都是妈妈跟别的男人厮混才生下的他们兄妹,鉴定结果咋又都是牛得才亲生的了呢?这有点太戏剧化了吧,这有点太不可思议了吧!

    “所以我觉得是假的,一定是谁做过手脚要蒙骗咱俩的,所以让我把鉴定证书给撕掉了!”牛欢这样跟了一句。

    “那咱们现在该咋办呀哥?”牛畅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面对这样的鉴定结果了。

    “首先是坚决别信这个亲子鉴定,然后是绝对不告诉任何人有过这样的鉴定结果!”牛欢立即做出了这样两个决定。

    “哥,要不要再换一家鉴定中心鉴定一次呀?”牛畅还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没必要了,我感觉,去到哪里都会被他们给跟踪,然后做出这样虚假鉴定结果的……”牛欢似乎认定了,到了哪里,鉴定结果都是一样的!

    “哥,那咱们的钱不是白花了吗?”牛畅还惦记着她费了洪荒之力从两个好涩的卡车司机那里弄来的、昨天都给了那个干部男几万块钱呢!

    “是啊,我也觉得窝囊啊!”牛欢居然这样跟了一句。

    “那咱们就给偷回来吧!”牛畅一听哥哥这样的态度,马上这样提议说。

    “这大白天的咋偷啊?”牛欢提出了这样的难题。

    “其实这里本来就僻静,加上那个干部男的办公室正好在更僻静的北边,还掩映在许多高大的树木中,如果我还是从窗户爬进去的话,只要屋里没人,我就能躲过监控和所有人的耳目,把咱们的钱都给拿回来!”牛畅似乎对完成任务充满了信心……

    “你真的有把握?”牛欢再次确认。

    “百分之百!”牛畅信誓旦旦。

    “那好,那就行动吧,我在楼下给你望风接应,遇到情况给你发信号!”牛欢给出了这样的部署。

    “好,马上行动——哥,现在给人家一包呗!”牛畅趁机向哥哥索要她最喜欢的东西。

    “这个时候不行,一旦成功了,一下子给你两包奖励!”牛欢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那好,要的就是哥说这句话!”牛畅满心欢喜,立即下车,开始行动……

    这家亲子鉴定中心原本是省城最大的医院设置在后院的高级住院部,新的高级住院部建成后,这里被空置出来,正好亲子鉴定成为一项新的医疗与法律的经营项目,医院就将这个腾空的旧的高级住院部改成了省城最大最权威的亲子鉴定中心……

    楼房是老建筑,所以,周边的环境也就比较“幽静”特别是北向的房间,就更显得“阴暗”到了楼下,给人某种“阴森森”感觉。

    正是这样的环境下,牛畅才有了大白天就入室行窃的条件和机会……

    牛欢在楼下给牛畅望风,牛畅则身手敏捷地从排水管道攀爬到了三楼那间干部男的办公室,轻轻开启半掩的窗户,人影一闪,就潜入了房中……

    因为昨天夜里牛畅已经来过一次了,所以,算是轻车熟路了,很快找到了干部男藏钱的抽屉,拉开了发现,里边又多了一些,粗略数了一下,居然有二十来万!

    正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携带出去呢,却听到走廊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牛畅立即抱着钱跑到窗口,却看到了牛欢发来的信号——楼下有人巡逻,千万别从窗户下来!

    牛畅一下子没招了,听到门外迫近的脚步声,真觉判断就是冲着这个房间来的,牛畅还从来没在行动中如此紧张过,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带着这些到了手的钱,逃离这“腹背受敌”的险境了……

    这个时候,门把手已经开始扭动了,干部男办公室的房门转瞬就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