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9章:硬给也不要

    “宝哥哥,那都是开玩笑的,人家什么都不要,只要宝哥哥在人家婚前怀上孩子就行了,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的……”唐小鸥再次表达了她最想要的是什么。

    “真的什么都不要?”

    “别再这样问了宝哥哥,人家说的都是真心话……”

    “那我要是硬给呢?”马到成就想试试对方的底线。

    “硬给也不要,给到手里我就丢在街上谁爱要谁要!”唐小鸥居然说出了这样极端的做法。

    “那要是你丢不到街上的东西呢?”马到成心里想的是,假如我给你买一套婚房的话,你咋把房子扔大街上呢?

    “不管是什么,我跟宝哥哥好,不是图任何东西的……”唐小鸥再次强调她的述求。

    “好了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正好这个时候,马到成的车子开到了林海湖畔,昨天出事儿的那个地方……

    马到成将车子停靠在安全地带,让唐小鸥在这里等着,他自己下来,看见路边空地支着露营帐篷,就走了过去……

    高迪居然一直在值守,看见牛家二公子出现了,马上愁眉苦脸地对他说:“二公子啊,你可来了,我们真的尽力了,实在是……”

    “我说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马到成还是这样要求说。

    “可是,我们忙活到现在,只找到了这些东西……”高迪边说,边带二公子到一个铝皮箱子前,打开了,从里边拎出几件女人的衣物对他说:“这一定是那个女人身上穿的衣服吧,衣服都捞上来了,就是不见人影啊!”

    “难道沉底了,被湖底的水鬼给直接吞噬了?”马到成这样说,其实是想给高迪找个结束救援打捞的借口。

    “也许啊,这一带的水可馋了,每年都要吞噬几辆过往的车辆,听螳螂说,这里已经死掉十几个人了,其中有三四个,到现在还不见尸骨呢!”高迪举出这样的例子,就是在暗示对方,估计是捞不上来了。

    “这样吧,你再坚持一天,我大概下午回来,到了那个时候还没新的进展,就可以鸣金收兵了……”马到成也算是善解人意,给出了这样的时限……

    “太谢谢二公子了……”高迪一听这话,马上就作揖致谢。

    “好了,我还急着到省里去办事儿,这就走了……”马到成觉得这次事故的救援基本也就这样了,瞿凤霞是死是活估计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都是个谜了,那就让时光流逝,让真相沉入湖底,等待某一天的某个时刻因为某个原因给揭晓吧……

    “再见二公子,我会继续尽力的!”高迪看着牛家二公子开车远去的背影,总觉得这个二公子跟之前的牛得宝判若两人了,至于具体在什么地方,却一时半会说不清……

    重新上路后,马到成又想起了刚才要还钱给唐小鸥,她坚持不要的话题,发现这个唐小鸥跟杨水花的差别可真是天壤之别,杨水花是有钱必要,而且逮到机会一把就给抢过去,有多少要多少!

    可是唐小鸥就不同了,之前揭发瞿凤霞的时候,美仑给过她5万块钱的购物卡,可是她却当然回绝了,后来给何盼娣家卖包子和米面粮油之类的,明明是借了她1000块钱,却咋说都不让还她,是她的性格就这样,还是人品与众不同,抑或真像她说的那样,只要能让她怀上孩子也就心满意足了,其他的钱物,对于她来说,都无关紧要,都不用在乎了?

    说实在话,马到成真心喜欢的还真是唐小鸥这样的女孩子,假如还是原先的自己,遇到唐小鸥这样的女孩子肯定会一见钟情地爱上她,不管她对那个穷**丝咋样,马到成都会不遗余力地追求她,甚至承诺一辈子跟她白头偕老的……

    只是现在的身份不同了,完全不是那个身无分文且是个**丝孤儿的马到成了,而是一个可以超越几乎所有同龄人的超级富二代的牛得宝了,这样的情况下,才得以有机会与唐小鸥有这样的交往,虽然很畸形,但也很舒畅,那种愉快是在美仑美奂甚至包括在杨水花的身上找不到也得不到的,所以,马到成此刻也决心真的要帮这个邻家女孩般的唐小鸥获得更多的幸福了……

    “宝哥哥,今天还有机会去小树林吗?”估计是唐小鸥的心里盘算了很久,也忍了很久,最终还是没忍住,就这样小声地喃喃低语地问。

    “你要干嘛?”马到成明明知道唐小鸥的意思,但还是要故意这样逗她一句。

    “宝哥哥,人家要干嘛还用问呀!”唐小鸥一副含苞待放的不胜娇羞……

    “当然有啊……”马到成这才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看,前边就有个小树林……”原来唐小鸥远远的已经看到了一片小树林。

    “还是等去省城办完事儿了再去吧……”不过马到成却觉得,应该先去省城办完事儿,回来的时候,再找个小树林好好约炮。

    “宝哥哥,就不能去的时候进一把小树林,回来的时候再进一把呀!”唐小鸥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叫,但还是充满了娇羞的期待和渴望……

    “一天进两次小树林?”马到成听了,早已是骨酥筋麻,但还是假装正经地这样问了一句。

    “咋了,宝哥哥还嫌多呀!”唐小鸥觉得自己被被羞辱了,就提高了声音这样反问了一句。

    “不是嫌多,而是怕进了小树林,弄了一身的树叶子什么的,到省里去办事儿让人家看见了,不好解释……”马到成说出了这样一个理由。

    “我想好了,这次不到草地里去了……”唐小鸥又娇羞地低下了头,小声地这样说道。

    “那在哪里呀?”

    “就在车里呗!”

    “你想要——传说中的车震?”马到成早已是心花怒放了,但还是压制住了内心的狂喜,这样问道。

    “嗯,可想可想了……”唐小鸥抬起眼睛,盯看宝哥哥的眼神,但转瞬就移开了……

    “也好,那就算我还你那1000块钱了……”马到成说完自己都觉得太煞风景了,这个时候,干嘛说这样庸俗不堪带铜臭味儿的话呀!

    “宝哥哥,咋还提还钱的事儿啊,以后不许再提了!”果然把唐小鸥给撩急眼了!

    “好好好,我从今往后跟你是‘先解风情后解衣,只提裤子不提钱’,这总行了吧!”马到成也忘记了是从哪里看到的这句话,随口就给派上了用场……

    “嗯,可行可行了……”唐小鸥一听宝哥哥这样说,满足地骄矜着点头……

    “其实我……”马到成刚要解释其实他也“可想可想”跟她那个了,可是话刚刚开了个头,就被唐小鸥给打断了——

    “宝哥哥看,就这片小树林吧……”

    “好,只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这样的时候,马到成居然还有理性控制时间……

    半个小时后,俩人从小树林里出来,继续开车上路,唐小鸥满心欢喜地还在嘀咕:“这辆车真软乎,就像在席梦思差不多……”

    “咱俩在席梦思上有过吗?”马到成成心要耍弄唐小鸥一下下,看她作何反响。

    “宝哥哥你坏,人家就是这样形容的,你咋这样埋汰人家呢!”果然唐小鸥娇嗔起来了。

    “你看你,连这点儿玩笑都禁不起……”唐小鸥越是这样,马到成的心里就越是喜欢。

    “人家就是禁不起宝哥哥开这样的玩笑嘛……”唐小鸥本能地撒起娇来……

    “好好好,再也不开这的玩笑了……”马到成赶紧这样哄劝道。

    “那好,那宝哥哥说吧,什么时候跟人家在席梦思上再好一次!”唐小鸥却抓住了宝哥哥的一次口误,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补偿要求。

    “你不是说这辆车的减震就像席梦思嘛,那就回来的时候,再在车里好一次呗……”马到成倒是会借题发挥,马上给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答复。

    “真的呀,谢谢宝哥哥了,人家真是期待呢……”唐小鸥又是一副亟不可待的样子。

    “现在得打起精神把去省里的事儿办好了,回头再说咱俩的好事儿吧……”马到成知道,再多浪费时间,今天的几项任务就真的无法完成了。

    “行,我都听宝哥哥的……”唐小鸥也马上正经起来……

    就在马到成早上起来那个时间段里,睡在省亲子鉴定中心停车场那辆悍马车里的牛欢牛畅也正好醒来。

    睡在车里就是令人腰酸背痛,揉揉猩红的眼睛,牛欢和牛畅一起到了鉴定中心的公共盥洗室,洗了一把脸,用手指当牙刷在嘴里磨蹭几下,漱了口,上了厕所,这才出来,瞅见鉴定中心外边街道上有一家沙县小吃,就到里边囫囵吃饱了,瞅瞅时间,还不到上班时间,就只好再回到车里等。

    “说吧,昨天夜里你说上厕所咋去了那么长时间?”牛欢这样逼问牛畅。

    “我便秘了哥!”牛畅闪烁其词地不敢看哥哥的眼睛说话……

    “胡说,你一定是去了那个干部男的办公室!”牛欢却直接揭穿了牛畅到底干了什么。

    “哥,我费了那么大的劲儿弄到的几万块钱,就这样给了那个该死的家伙,真有点不甘心呀!”牛畅还真承认她是去了那个干部男的办公室,而且说明了原因。

    “你都给偷回来了?”牛欢紧张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