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8章:干嘛不敲门

    “这个你放心,我已经让黄幼祥通过他在省里的关系,查到了这俩小兔崽子具体去了哪家鉴定中心,你直接去那个鉴定中心去给我和牛牛做亲子鉴定,同时,就可以通过相关人员,查到他们俩鉴定的结果了……”原来牛旺天早把路子给牛得宝铺好了,就等他去查个水落石出了……

    “可是我听说,他们鉴定的结果都是严格为用户保密的……”马到成又提出了这样的难点。

    “这个就看你的手段了,花钱多少无所谓,得到真相才价值连城!再说了,你这次到省城给我和牛牛做亲缘鉴定不也是不走正常渠道嘛,可能两件事儿可以找一个人就给办了呢!”牛旺天给出了这样的吩咐。

    “放心吧老爸,我会竭尽全力,查明真相的……”马到成一听,不能再多说什么了,赶紧应下,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吧……

    吃过早餐就要出发的时候,牛旺天又对牛得宝说:“正好同路,你把唐护士长给捎到省城去吧……”

    “唐小鸥?”马到成有点吃惊!

    “对,每年咱家的医院都有到省护校招收两名护士的惯例,都是由护士长亲自去学校挑选的,正好她今天去,你就顺利带上她,适当的时候也可以给她做个参考……”牛旺天这样解释说。

    “好,我听老爸的……”马到成一听,唐小鸥要跟自己同行,心里还真有点喜出望外——一个人孤零零地上路都没意思呀,若是有唐小鸥陪同,而且俩人半路兴许还能有新的故事发生,想想就令人兴奋不已……所以,马上就欣然答应了……

    “另外,路过林海湖的时候,看看高迪他们的打捞有没有新的进展……”牛旺天顺带又给了这样一个搂草打兔子的任务。

    “好的,不过我预感到,基本上没戏了,假如有了什么消息的话,高迪还能不立即通报老爸呀……”马到成似乎已经知道结果了。

    “可也是,也许,这都是天意吧……”牛旺天叹了一口气,这样回应说。

    马到成匆匆吃过早餐,就从牛旺天的病房出来,直奔了唐小鸥的护士长办公室。

    推开房门发现她正在专心致志地背身做着什么,竟直接上去,一把抱住了她!

    “干嘛不敲门?”马到成以为会吓唐小鸥一跳,同时给她一个老大的惊喜呢,却听见她这样平静地问了一句——显然,她已经知道是她的宝哥哥进来了。

    “难道你还有什么怕我看见的吗?”马到成以为,他与唐小鸥之间已经到了那种可以之间没啥密码的程度了。

    “当然了,女孩子嘛,总有自己见不得人的小秘密的……”唐小鸥却还是背对马到成这样说道。

    “到底是什么秘密,我就是要知道!”马到成抱得更紧了,这样要求说。

    “哎呀,讨厌啦……”唐小鸥竭力掩饰手中的一个物件……

    “不给我看,我就一直这样抱着你……”马到成边说,还边将唐小鸥抱得两脚离地了。

    “放我下来,我就给宝哥哥看……”唐小鸥好像有点恐高,马上这样告饶地说。

    “好好好,我放下你了,你给我看吧……”马到成赶紧把唐小鸥放在了地上。

    “闭上眼睛,我数三个数,宝哥哥再睁开眼睛!”唐小鸥却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你不会趁我闭眼睛的时候,东西给藏起来了吧……”马到成还有所怀疑。

    “才不会呢!”

    “那好,那我闭上眼睛了!”

    “一、二、三!“

    马到成猛地睁开了眼睛,看见唐小鸥的两只手真的张开了,却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以为上当了呢,就又要抱起她进行新的要挟,却在这个瞬间,唐小鸥突然一下子拉开了衣襟,露出了里边一个特殊的内兜!内兜的右上方,居然还绣着一颗心形的图案!

    “专门为我绣的?”马到成的手,情不自禁就去触碰那个心形图案……

    “才不是呢……”唐小鸥却又这样说。

    “那你为啥展示给我看?”马到成有点莫名其妙了。

    “这是我新婚之夜留给新郎看的……”唐小鸥无比娇羞地这样说。

    “可是,咋让我提前看了呢?”马到成免不了要提出这样的问题。

    “因为……”

    “因为我早已是你心目中那个真正的新郎了对不对?”马到成替唐小鸥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还用说呀宝哥哥……”唐小鸥羞答答地变相承认了。

    俩人就这样腻乎了有一会儿,马到成才像呼啦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对唐小鸥说:“我听老爸说,要带你一起去省里去护校选护士的,是不是该上路了呀!”

    “原来牛爷爷安排我跟宝哥哥一起去呀,太好了,早知道,就直接跟宝哥哥出发了!”唐小鸥原本以为会派别的人开车送她到省城护校去选护士呢,一听居然是跟宝哥哥一起去,立即高兴得兴奋不已。

    “那就快点收拾收拾出发吧……”

    上了车,边开车上路,马到成才边这样问唐小鸥:“你离开我家的时候,牛牛不哭不闹了吧?”

    “经过我一宿的调教,牛牛乖多了,在何盼娣的配合下,我用咱们买回来的奶粉和羊奶做了一个适当的配比,灌进奶瓶子,牛牛完全接受了,所以,早上起来,我把配比的比例告知了美仑姐,也告知了哄牛牛的一些小窍门儿,美仑姐试了试,牛牛还真就乖乖听话了……”唐小鸥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这太好了,不然的话,整天拴着你啥都不能干,那可就令人头疼了……”马到成一听,牛牛终于可以不用唐小鸥来看待了,好像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主要是,我就不可能这样跟宝哥哥一起外出了……”唐小鸥对今天又能跟牛得宝一起外出,感到特别的幸运。

    “对了,昨天夜里我没回家,家里没出什么事儿吧?”马到成还是觉得,昨天夜里他一宿没回家,是不是家里有谁闹出什么事儿来了。

    “当然出了呀!”

    “出什么事儿了?”

    “一定是美奂姐以为宝哥哥回来了,却没去找她,就拎着个垒球的棒子悄悄地到了我住的房间,我当时迷迷糊糊的正要睡觉呢,看见一个黑影潜入了我和牛牛的房间,立即警觉起来,等到美奂姐就要举起垒球棒要打过来的时候,我突然开了灯,让美奂姐看清了屋里除了我和牛牛没别人,她才瞬间消气儿了,还尴尬地说:我以为有谁要来偷走牛牛呢!”唐小鸥还真说出了美奂闹出的这档子事儿。

    “这个美奂,还真是多事儿!”马到成担心的就是美奂,一准知道她不见姐夫回家就会疑神疑鬼,结果还真是猜中了!

    “宝哥哥是不是真的跟美奂姐有那样的关系呀!”而唐小鸥却在这样的语境下,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又来了,我是她姐夫,她是我小姨子,虽然姐夫和小姨子天生就是一对儿隐形的情侣,但我跟美奂却一直保持着清白的关系……”马到成还竭力这样掩饰真相。

    “那昨天我在厨房外边听到里边发出了只有关系到了一定程度的男女才会发出的声响,宝哥哥该咋解释呢?”唐小鸥居然举出了具体事例,来证明自己的怀疑没错。

    “你监视我?”马到成心里有点胆怯了——莫非昨天在厨房里跟美奂腻乎在一起的时候,被唐小鸥给发现了?

    “我是要到厨房去告诉你们,烧羊奶的时候要加点白糖这样可以去除很多腥膻,结果,就听见你们在里边那样了……”唐小鸥这样解释说。

    “有句话你未必信……”

    “什么话?”

    “你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何况你只是用耳朵听到的呢?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马到成还试图用这样的话来掩盖事实,扭曲真相!

    “其实,我从门缝什么都看见了……别抵赖了宝哥哥……”唐小鸥却又这样说。

    “你这算吃我醋了?”马到成一听,完犊子了,都被她看见了,还抵赖啥!

    “我哪里有这个资格呀,别说宝哥哥跟小姨子有那样的关系,就是把那个四楼的女邻居,还有那个乡下来的何盼娣都给收了做恋人,我又有什么资格阻拦,我又有什么资格吃醋呢?”唐小鸥可怜巴巴地这样说道。

    “还说不吃醋,我都闻到一股子醋坛子打翻发出的酸不溜丢的味道了!”马到成却这样揶揄说。

    “人家又没直接去阻拦宝哥哥跟别的女人好,只是吃点干醋有什么不对的?”唐小鸥这样娇嗔地说道。

    “好好好,我有跟别的女人相好的自由,你也有随时随地吃干醋的自由,这总行了吧!”马到成还真是愿意看见唐小鸥吃醋的样子,假如她一点醋都不吃,还真觉不出她有多爱牛得宝呢!

    “其实吧,人家只要宝哥哥给足属于我的拿一份儿情爱就饱足了,其他的也就不奢求了……”唐小鸥末了还是那种知足常乐的性格。

    “对了,昨天我借你的1000块钱现在还你吧,正好我早上路过ATM机的时候,取出了5000块钱……”马到成赶紧趁机转移话题。

    “我早就说过了,宝哥哥跟我借钱是不用还的!”唐小鸥还是坚持不要。

    “那你让我还你啥?难道还是一套婚房吗?”马到成又提这样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