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7章:不信问你爹

    “咋不同了?”马到成假装不懂杨水花问的是什么意思。

    “尺寸巨变了不说,还猛得差点儿让我休克过去——不是吃特殊药物了,咋会突然变得如此强大了呢?”杨水花直接说出了昨天夜里的感受。

    “男人嘛,发育就是迟缓,常言道,二十五,鼓一鼓,二十八,发一发嘛!”马到成一听,突然乐了起来,这个娘们儿居然对这个提出了质疑,可老子哪里会告诉她真相呢!

    “你真的没吃什么特殊的药?”杨水花还是将信将疑。

    “真不骗你,不信你问你爹!”马到成灵机一动,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问我爹干啥呀?”反倒把杨水花给整蒙了。

    “除了你爹,谁能配出那么神奇的药来呢?”

    一句话惹得杨水花娇嗔不已,上来就掐了马到成一把,虽然有点疼,但不知道为什么,整个身子都酥麻了起来……

    车子刚刚驶入林海市区,马到成就对杨水花说:“找个有出租车的地方你就下车打车回家吧,被别人看见咱俩在一起不好……”

    “可以呀,可是,我身上没带打车的钱!”杨水花虽然马上同意了,但也立即提出了问题。

    “一个女人出门咋能不带钱呢?”马到成心想,你杨水花出门不能一分钱都不带吧!

    “像我这样国色天香的女人,出门还用带钱吗?”杨水花这样说的时候,特地搔首弄姿出一副妩媚绝伦的样子给马到成看。

    “好了,不跟你闲扯了,说吧,你打车需要多少钱?”马到成还真受不了她的过分妖媚,想来个快刀斩乱麻,赶紧打发了这个无处不风情的娘们儿……

    “50块钱够了吧……”杨水花居然一点儿都贪心!完全没有趁火打劫的意思。

    “那好,前边有家银行,我到ATM机上给你取钱……”

    马到成边说,边已经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上,跳下车,就直奔了银行外边设置的ATM机,碰出身上的两张卡,又有些犹豫——用哪张提现呢?

    对了,这次是出来给牛旺天农药,那就该花老爷子给的那张卡——也顺便看看卡里是不是有传说中的上不封顶那么多钱……

    可是原本想先查询一下卡里到底有多少钱呢,却在这张卡刚刚搥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杨水花在说话:“我来提醒你,ATM机提不出来50块钱的!“

    “这个我还不知道?”马到成真的被杨水花的言行给弄得无可奈何,但你又说不出她有什么不对,只是她已经到了ATM机前,老子就没法当着她的面儿查询这张卡里到底有多少钱了,只是直接操作取款这项,看见页面上有100-5000不同的选项,马到成毫不迟疑,直接选了5000那一档。

    “取那么多干嘛呀,有一百足够了……”一看马到成按下了取钱额度的最高限,杨水花还这样提醒了一句。

    “我还有别的用途……”马到成心里忽然想起昨天买包子还有后来的那些粮油给何盼娣家的时候,借用的都是唐小鸥的钱,说是不用还,可是一千块钱对于唐小鸥来说,差不多都她用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吧,找个机会还是要还的……所以,才多取一些,省得老子身上总是拿不出现金来应对各种事物……

    可是等到钱取了出来,马到成正要数出几张给杨水花的时候,却被她一把都给抢过去了……

    “你干嘛!”马到成心里一愣——这个娘们儿咋口是心非呢,车上说50 就够了,刚才说,100就行,老子取出5000来说是剩余的留作他用,你咋都给抢过去了呢?

    “既然是以臣妾的名义取出来的,那臣妾就悉数都收了!”杨水花居然是用这样的理由解释她为什么改了主意。

    “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呀?”马到成着实表示惊异。

    “购置更先进的露营设备呀,下次一定比这次更舒坦刺激的……”杨水花说出了这样的理由,并且完全不顾及马到成的感受,拿钱就离开了ATM机,到车里背起那个行囊,招手叫了开过来的一辆出租车,将行囊塞进后座,然后,身子一斜,一个令人**的动作,就坐在了副驾驶席上,扬长而去……

    尼玛,这娘们儿还真是会抢钱呀!

    虽然心里这样骂着,但马到成却越发喜欢起这个“神出鬼没敢想敢为”的娘们儿了……尤其是听她说,用这些钱要购置更好的露营设备留待下次“约炮野战”的时候用,居然有了某种无耻的期待!

    愣了一会儿神儿,发现身后有人来排队取钱了,才赶紧再次操作,又取出了5000块钱,生怕身后的人看见他查询的时候上边显示出一个“天文数字”来,也就放弃了查询余额,拿出钱,退出卡,迅速离开,回到车里,直奔旺天大厦,去见牛旺天了……

    为了快捷,马到成还是开车上了牛旺天专用的特殊通道,很快就出现在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里,一眼看见牛旺天,居然十分惊异——完全没了昨天那几乎弥留之际,勉强用回光返照的气力跟他说话的样子……

    “真是服用了杨半仙的灵丹妙药才出现这样奇迹的?”马到成直言不讳地这样问道。

    “是啊,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咱家的医院设备和医护人员都是顶尖一流的,可是偏偏在老爸关键的时候他们束手无措,每次都是求助于杨半仙,才把老爸从阎王爷的手里给抢回来……”牛旺天这样解释说.

    “那老爸为啥不一次多求点儿这样的灵丹妙药,以备不时之需呢?”马到成对这样的细节有所质疑——干嘛不多备点这么管用的灵丹妙药呢?干嘛到了病危的时候才想起来去找杨半仙弄药去呢?

    “杨半仙的神奇就在这里,每次老爸发病的情况都不一样,他事先配好的神药也都是不同的配方,就好像他能预料到老爸这次的症状到底处在哪里一样,所以,不到老爸发病,他的灵丹妙药也就没法再提前配好……”牛旺天又给出了这样神奇的解释。

    “原来这样神奇呀!”虽然马到成还是不能完全理解,但也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来。

    “你咋样,昨天夜里遭罪了吧!”牛旺天这才开始关心昨天夜里,牛得宝被困在山里是否经受了什么困境。

    “还行,幸亏事先带上了露营帐篷,不然的话,风餐露宿还真是受不了呢!”马到成只好这样来敷衍说。

    “嗯,有了这样的经验,那以后车上还要预备更多更好的露营设备,省得遇到这样的情况人跟着遭罪……”牛旺天居然跟杨水花的想法惊人地一致了!

    “谢谢老爸提醒,已经开始着手购置新的露营设备了……”马到成心说,难道老爸已经知道他刚刚取的钱中,有5000快钱用于购置新的露营设备了?这不可能吧!

    “好了,先吃早餐吧,边吃便告诉你一件事儿,正好你去省城做老爸和牛牛亲缘鉴定的时候,排查一下,最好能查出结果来……”牛旺天边说,边招手让营养师将他订好的两份儿早餐送到来了他和二儿子的面前。

    “需要我排查什么?老爸只管说……”看着摆在面前的那份儿从未见过的早餐,马到成没心思研究它的价格和口味,只关注刚刚牛旺天说的关于排查什么的话题。

    “昨天你不是打电话给我,说半路听那个小警察唐廊说,看见牛欢牛畅开着牛得才的悍马去了省城吗……”牛旺天这样问道。

    “老爸直说让我具体排查什么吧……”马到成直接这样问。

    “我接到你的电话觉得纳闷儿,你大哥的那辆悍马他从来不让别人乱动的,大概只有老爸说要开一圈儿他才会舍得,可是一听你说,那俩小兔崽子居然开上那辆悍马去了省里,我就纳闷是不是出了问题,赶紧让孙广义去找牛得才核实,你猜怎么着?”牛旺天此刻的精神状态真是好得难以置信,描述这些的时候,思路特别清晰,声音也很是洪亮,完全想象不出,昨天夜里已经是个近乎弥留之际的病危病人了……

    “怎么着了?”

    “那俩小兔崽子居然绑了你大哥,还抽了他的血,说是一定要到省里去做亲子鉴定,证明他们俩到底是不是牛得才亲生的儿女!”牛旺天说出了牛欢牛畅的真实目的。

    “还有这事儿?”马到成还真是大吃一惊——这俩小兔崽子到底要干嘛呢?干了那么多的坏事儿并没有追究他们,他们为啥反过来自己要挣命地要做这个亲子鉴定呢?莫非他们俩在知道结果后,要根据具体情况开始新的杀戮或者新的妥协?

    “对呀,我昨天晚上闹病,多半也是被这俩小兔崽子给气的,可是又不能过分兴师动众到省里去缉拿他们俩,生怕这俩小兔崽子狗急跳墙,做出某些过激的行为来,所以,就想让你到省里给我和牛牛做亲缘鉴定的时候,顺带查一下,这俩小兔崽子到省里做亲子鉴定的结果是啥,只要知道了结果,也就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俩小兔崽子了……”牛旺天说明了为啥一定要查明牛欢牛畅亲子鉴定到底是个什么结果的原因。

    “省城那么多家亲子鉴定中心,老爸咋地也得给我圈出个范围来,才有可能查到他们俩到底去了哪家,到底鉴定出什么结果了吧……”马到成觉得像大海捞针,就这样为难地说……